《丹心录》

第十八章 南海王

作者:独孤红

吃过了中饭,关山月歇息了一下,然后换过一件长袍,打扮得洒脱飘逸,干净利落出门而去。

他轻易地在西四牌楼北,“护国寺”附近找到了郭府。

郭府气派宏伟,庭院之广大,深邃,不下于王侯之家。

这地方靠“护国寺”很近,“护国寺”每当盛会,是万头攒动,水泄不通,其热闹盛况,非笔墨所能描述万一,在平常日子,“护国寺”那份热闹也够瞧的,所以这一带是不会看不见行人的!

瞧吧,大街小胡同里,全是正在到处追逐嬉戏的半大孩子,一个个看上去那么天真活泼!

关山月负手站在那石阶下朱门前,正在向郭府里张望,以便找个人通报,忽听一个清脆话声在身后响起。

“喂,你这个人在这儿探头探脑的,想干什么?”

别让人家拿自己当探路的贼看,关山月忙转过身望去,目中异采飞闪,暗暗喝了一声:“好俊的后生,好一块上驷美材!”

不错,他眼前站着个十二岁的孩子,孩子穿一身袄裤,穿着打扮,十分简朴干净,一双长长的眉,斜飞入鬓,凤目重瞳,小小的悬胆鼻子,chún红齿白,俊是俊到了极点,更难得眉宇间有一股逼人的英气,扎眼的是,这孩子没有发辫。

关山月心里当即明白了几分,抬手一指那两扇闭着的朱漆大门,含笑问道:“小兄弟,这是郭家?”

小孩子一点头,道:“是郭家,你是……”

关山月道:“小兄弟,我是来找个人的!”

那孩子道:“找郭家的人?”

关山月点头说道:“是的!”

小孩道:“郭家的人很多,你要找哪一位?”好伶俐的口齿。

关山月道:“我找郭玉龙!”

小孩子目光一凝,凤目之中充满闪闪精光:“请问你是……”

关山月道:“小兄弟,我是‘侍卫营’来的……”

小孩双眉一扬,道:“哪儿来的?”

关山月道:“‘侍卫营’!”

小孩子脸色微变,一摇头,道:“你要找的人不在!”

说完了话转身要走!

关山月忙伸手一拦,道:“小兄弟……”

小孩停步回目一瞪,道:“别叫我小兄弟,我不认识你,也别拦我,告诉你,别人怕你‘侍卫营’的,我可不怕!”

关山月失笑说道:“小兄弟,没人让你怕……”

“要你别叫我小兄弟!”小孩子脸色一寒道:“你要再叫,可别怪我不客气要揍人了!”

好凶!关山月自然不会在意,他淡然一笑道:“你,想必姓郭!”

小孩道:“是姓郭,怎么样?”

关山月道:“不怎么样,我没猜错,郭玉龙是你的……”

小孩道:“是我爹,又怎么样?”

关山月道:“也不怎么样,我听说郭玉龙有六位少爷……”

小孩道:“我行六,最小!”

关山月道:“你叫……”

小孩道:“叫什么那是我的事,你管不着!”

关山月微笑说道:“怎么,不敢说?”

“笑话!”小孩道:“为什么不敢说?你还能吃住我?我叫郭燕南!”

关山月笑了,道:“你毕竟还是说了!”

本来嘛,再机灵,究竟是个孩子。

小孩脸一红,道:“好哇,你敢冤我,瞧你人长得像个人,却一肚子坏水,根本就不是好东西,我揍你!”话落,手起,握起小拳头当胸便捣!

别看拳头小,出手之快捷,拳风之劲道,还真见功夫,等闲一点的也应付不下来!

关山月笑道:“强将手下无弱兵,虎父毕竟有虎子,郭玉龙的儿子自是不差,不过,小兄弟,对我恐怕不行!”身形不动,翻腕一掳,已轻易地抓住了那小拳头。

郭燕南一惊沉腕猛挣,没挣脱,他双眉扬处,左掌一挥,斜劈关山月右肋,同时飞起一腿跺向关山月膝盖!

这两招,快捷如电,令人昨舌!寻常一点的,要不放手,就非伤在这两招之下不可!

无如,他碰见的是乃父犹极推崇的关山月。

关山月一笑轻喝:“好手法,家学渊源,的确高绝,只是小兄弟,还不行!”

他右腕一抖,郭燕南那不算小的身形被抖得一转,那凌厉的两招偏斜同时落了空,关山月右掌下挥,“叭!”地在郭燕南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然后趁势收了右手,郭燕南踉跄冲出好几步去,站稳身形,霍然转了过来,脸涨得通红,目光逼视关山月,尽射羞怒,一眨不眨。

关山月一招手,笑道:“小兄弟,不服再试试,否则就为我通报一声去!”

郭燕南突然说道:“放眼江湖,像你这样身手找不到几个,但‘侍卫营’里却有那么一位,请教,你姓……”

关山月含笑说道:“关,小兄弟,汉寿亭侯那个关!”

郭燕南凤目一亮,急道:“您的大名是山月?”

关山月道:“正是关山月,小兄弟!”

郭燕南突然欠下身去,道:“关叔,您该早说!”

关山月忙道:“不敢,小兄弟,想必是令尊重赐厚爱……”

郭燕南道:“老人家那天从内城回来,对您推崇备至,并且说您的一身所学犹在他之上,说您是位奇人,英雄,豪杰……”

关山月道:“令尊过于厚爱了,小兄弟,今天一见,恐怕你很失望!”

“不,关叔!”郭燕南目光凝注,摇头说道:“我觉得老人家的话有很多不及之处!”

关山月笑道:“小兄弟,你会说话,也会捧人!”

郭燕南道:“关叔,燕南有付不会拐弯的直肠子!”

关山月道:“那么我谢谢你,小兄弟,令尊在么?”

郭燕南忙点头说道:“如今在了,关叔,不但在,老人家无时无刻不在盼着您!”

关山月暗暗一阵激动,道:“小兄弟,令尊太以……”

郭燕南截口说道:“老人家生就一双慧眼,他识真英雄,跟您,恐怕也还得委诸一个缘字!”

关山月叹道:“关山月足慰平生,虽死无憾了,小兄弟,请为我通报!”

郭燕南道:“您请,关叔,郭家不是官宦门第,这儿也不是衙门,尤其对您,您是郭家全家盼望殷切的贵宾!”

关山月含笑举步,道:“小兄弟,别忘了,我是‘侍卫营’的!”

郭燕南道:“郭家只知道您那三字关山月,不管其他,而且郭家认为您这个吃粮拿俸的,跟别个不同!”

关山月心里一跳忙道:“小兄弟,不同在哪里?”

郭燕南赧然一笑,摇头说道:“我说不上来,关叔,总之一句话,‘侍卫营’的要是个个像您,玄晔就没有什么忧心的事了!”

关山月吃了一惊,道:“小兄弟,你敢直呼皇上……”

郭燕南淡然一笑,道:“关叔,郭家是先朝遗民,我只有这样称呼他!”

关山月热血猛地一涌,说话间已进了大门,转过了影背墙,院子里正负手站着个身材颀长,英挺俊美的十八九岁少年,顾盼生威,气度夺人。

他一见郭燕南陪着个生客进来,刚一怔,郭燕南已然叫道:“大哥,快来,瞧瞧是谁来了!”

那俊美少年凝目一望,立即快步迎了上来,步履之间稳健快捷,分明一流好手,他近前再凝目:“您是……”

关山月尚未说话,郭燕南已抢了先:“大哥猜猜看?”

俊美少年,深深一眼,道:“能让老六这么欢迎的……”陡然一脸惊喜色,接道:“您是关叔?”

关山月含笑说道:“不敢,正是关山月!”

俊美少年脸上惊喜色更浓,激动地道:“关叔,您盼坏了郭家老小,燕翎给您请安!”

一撩袍子,就要拜下。

关山月比他快,伸手握住了他双臂,笑道:“大少,别折我!”

郭燕翎道:“关叔,我爹说遇见着关叔,这个头一定得叩!”

关山月道:“那是令尊厚爱,大少不能……”

郭燕翎趁关山月说话分神,双臂凝力,猛然向下一沉,劲道是很足,可惜,他没能挣动分毫,郭燕南眨了眨眼,笑道:“大哥,不行吧,别忘了,是关叔当面,不是别人!”

郭燕翎红着脸笑了,道:“关叔,恭敬不如从命,只是,恐怕您要害我挨顿好训……”他转望郭燕南,接道:“老六,去,告诉老人家一声!”

郭燕南望了望关山月,一脸的不舍神色,摇头说道:“要去你去,我不去!”

郭燕翎道:“别不听话,关叔既然来了,你还怕他跑了不成?”

郭燕南笑了,一声:“关叔,您请慢慢走!”长身窜起,天马行空一般奔向后院。

郭燕翎横了他背影一眼,轻叱说道:“冒失,鲁莽,更班门弄斧,让关叔见笑!”

关山月道:“大少,郭家……”

“关叔!”郭燕翎截口说道:“我叫燕翎!”

关山月微微一笑,道:“是,燕翎,郭家武学震寰宇……”

郭燕翎道:“恐怕得向关叔低头!”

关山月摇头说道:“看来贤父子把关山月高估了……”

郭燕翎道:“恐怕燕南已经告诉您了,老人家生就一双慧眼,他向不轻许,对胡姑、傅侯,他从来没赞过一句,唯独对您,他那天回来后,推祟备至,自叹不如!”

关山月道:“关山月以前草莽,如今也不过‘侍卫营’中一名小小领班,怎敢跟胡准提、傅侯相提并论!”

郭燕翎微微一笑,道:“对您来说.那恐怕很委曲。”

“对,燕翎说得对,简直是太委曲了!”一阵清朗豪笑由对面传了过来!

关山月忙抬眼望去,只见郭玉龙一袭青衫,洒脱飘逸地带着郭燕南行了出来,他忙迎了上去,含笑拱手:“郭大侠……”

郭玉龙含笑回拱,眉宇间满是喜意,道:“兄弟,我失迎!”

“不敢,郭大侠!”关山月道:“您这是折……”

郭玉龙截口说道:“兄弟,你既然光临,那表示看得起我这个飘泊海上的海寇,那么,请叫我一声哥哥!”

关山月一阵激动,道:“郭大侠,关山月怎敢……”

郭玉龙道:“兄弟,我明白,真要说起来,该是我高攀!”

关山月道:“您太厚爱了,刚才大少跟六少……”

“兄弟,别折他们!”郭玉龙道:“燕翎跟燕南!”

关山月赧然一笑,道:“他二位的对我,很使我不安,如今您更是让我诚惶诚恐,不知所措,也深感羞愧汗颜!”

郭玉龙微一抬头,道:“兄弟,我一颗赤心,你也有一付热肠,我自视颇高,你尤其不凡,在你我之间用不着这些字眼,对郭家的人,你也不会不了解,你要真不知所措,我教你,叫声哥哥!”

关山月道:“关山月何时修来这大福份,这大造化,我遵命,大哥!”

郭玉龙猛然一阵激动,星目慾湿,伸手抓住关山月,手颤抖,还带着阵阵感人的暖流,道:“兄弟,福份,造化,该是我的,我是太高兴了,几十年来,这才是我真正最高兴的—天,燕翎!”

郭燕翎忙欠身下去:“爹!”

郭玉龙道:“给关叔叩过头么?”

郭燕翎道:“还没有,爹!”

郭玉龙双眉一扬,道:“怎么说?”

郭燕翎嗫嚅说道:“关叔不让,您知道,燕翎这点所学抵不过关叔……”

郭玉龙倏然而笑,道:“那不怪你,就是我也不行……”

转望关山月道:“兄弟,孩子们的这个头,你……”

“大哥!”关山月忙道:“您说过,咱们之间用不着这一套,您要是认我这个兄弟,还打算让我来第二趟,您就收回成命!”

“好厉害!”郭玉龙皱眉说道:“这句话扣人,兄弟,这样吧,燕南最小,我让他……”

郭燕南福至心灵,未等说完,便笑道:“爹,我叩,关叔一定得受!”

翻身拜了下去,关山月没来得及阻拦,再者中间还挡着郭玉龙,他刚要出声喝阻时,郭燕南已一拜而起,他只有叹道:“大哥,您这是……燕南,关叔生受了!”

郭燕南忙道:“谢谢您,关叔!”

郭玉龙脸上泛起一丝奇异笑容,道:“走,兄弟,咱们后边聊去!”拉着关山月行向了后院!

这后院,亭、台、楼、榭,狼牙高飞,画廊复回,其深,其广,其美,其清幽,不下于王侯之家。

郭玉龙拉着关山月过画廊,穿重楼,进了他那精雅的书房里,书房里坐定,郭玉龙藉着献茶,支开了燕翎与燕南,两兄弟走后,郭玉龙凝目含笑,道:“兄弟,营里忙么?”

关山月道:“还好,没什么事。”

郭玉龙点头说道:“我明白,兄弟,你干得有声有色,件件震动内城,名传大内,尤其整‘九门提督’那宝贝儿子事,令人叹服叫绝!”

关山月赧然笑道:“您知道了?”

郭玉龙道:“事已传遍内城,震动大内,我还会不知道,兄弟,也许是你我一见投缘,我渴望着结交你,所以对你我知道的不少,也比别人了解你的多!”

这话,听得关山月心里一跳,他刚要开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南海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