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十九章 千里驹

作者:独孤红

郭玉龙望了望关山月和海善,摇头说道:“你们俩这真是打出来的交情,行了,好戏收场了,两位打架的请房里坐吧,唯一的遗憾是山月他露的太少,几乎全不关痛痒,难慰人饥渴!”

“少?”海善瞪眼叫道:“玉龙,你想干什么,就这几手已够我受用不尽了,难道你就非见我鼻青眼肿,浑身带伤,血淋淋的不可?好朋友,好心肠,那容易,想看好的你自己下场试试!”

说笑着,大伙儿进了书房,燕南也跟在后头进了门,可是他还在愣愣地出神,一付失魂落魄的模样!

谈笑中,海善看见了,他诧声说道:“燕南,你在干……这是怎么了?”

燕南开了口,但眼却望着关山月,道:“我在想关叔那第二招……”

海善道:“想第二招?第二招怎么了?”

燕南道:“那该叫险中取胜,出敌不意,攻敌无备,而且要胆大,心细,反应快,这三者缺一不可……”

海善“哦!”了一声!

关山月目中又现异采!

郭玉龙为之动容,叹道:“的确是郭家的千里驹……”

燕南接着说:“假如关叔那双臂穿出,一震之力再大一点,恐怕海叔那双腕子就要先废了!”

海善脸色一变,霍地转注关山月,道:“阁下,是这样么?”

关山月赞喝说道:“我仍是那句话,燕南小小年纪,难得!”

海善怔住了,良久始道:“在那一招上他就留了情,燕南,海叔浸婬武学几十年,看来不如你……”

转望郭玉龙,道:“阁下,这孩子将来不得了,是块好材料!”

郭玉龙点头说道:“我也这么想,只是如果没有名师……”

海善道:“郭玉龙当世称最,家学傲夸寰宇,你还为他求的什么名师?”

“我?”郭玉龙一笑摇头,道:“恐怕会糟蹋了他。”

海善叫道:“你恐怕会糟蹋了他?那我就不值一提了!”

“怎么?”郭玉龙凝目说道:“你有意思教这个徒弟?”

“我?”海善忙摇头说道:“你知道,新疆家里的那个浑小子我都怕教不好,我还能收这个?别省我了,我是个笨拙匠,永远不敢摸好材料!”

郭玉龙笑了笑,道:“那是燕南福薄,坐下聊吧!”

大伙儿落了座,郭玉龙望着海善道:“阁下,你该不是只为来我这儿坐坐的!”

海善道:“你厉害,我来告诉你件事!”他没说下去!

郭玉龙却问道:“什么事?”

海善向着关山月溜了一眼,有点迟疑!

关山月淡淡笑道:“贝勒,承蒙降尊纡贵,折节下交,那是我的荣宠,但相信你不会因彼此的结交而放弃自己的立场,同样的,我也不会,不过撇开那些事不谈,你我总是朋友,尤其在郭大侠府里,这如果还不够,我可以暂时告退回避!”

海善黑脸一红,摇头说道:“不必,阁下!你说的对,公归公,私归私,大丈夫要认清立场,公私分明,撇开公事,你我是打出来的交情好朋友,一旦沾上公事,你我就成冤家对头,誓不两立,如今,在这儿,你我是朋友……”

转望郭玉龙道:“龟壳到了,二阿哥派我来请你去一趟,他跟几位御前大臣在宫里等着你呢!”

郭玉龙道:“现在就走?”

海善道:“别让他久等,越快越好!”

郭玉龙皱眉说道:“你阁下怎么一来就扫人的兴?下次你最好别来……”

站了起来,向关山月道:“兄弟,你陪……”

关山月忙站起来说道:“不了,出来太久了,我正准备告辞!”

郭玉龙摇头说道:“别,兄弟!你大嫂还有话跟你说!”

关山月“哦”地一声,望向了东方玉翎!

东方玉翎浅浅一笑,道:“兄弟多坐会儿!”

关山月只得含笑点头:“是!大嫂!”

郭玉龙招呼了一声,和海善贝勒两个人走了!

关山月送到了书房门口!

跟着,东方玉翎支走了六员小将!

那六位走后东方玉翎轻抬皓腕,含笑说道:“兄弟请坐!”

郭玉龙不在,关山月表现得很恭谨,答应着欠身一礼坐了下去!

坐定,东方玉翎望着杜兰畹笑问道:“妹妹!是您说还是我说?”

杜兰畹微笑说道:“姐姐还跟我客气,你说好了!”

她姐妹俩这一礼让,使得关山月暗暗纳闷,他不便问,只有耐着性子静待下文!

东方玉翎转向了关山月,含笑说道:“兄弟,在六个孩子里,论习武,你看谁的天份最高?”

关山月没有迟疑,当即说道:“大嫂,那恐怕要推燕南为最!”

“不错!”东方玉翎点头说道:“你大哥跟我姐妹多年来的观察也是如此,事实上,燕南在他六兄弟中,的确是禀赋最好的一个,如果善加琢磨,很有可能替郭家大放异采!”

关山月道:“是的,大嫂!”

杜兰畹突然说道:“诚如你大哥刚才所说,那非有名师教导不可,否则的话他最多是块好材料,也很容易被糟蹋掉,兄弟以为对么?”

关山月已猜透了几分,他点头说道:“二嫂,大哥所说极是,不过恨铁不成钢,爱之越深,寄望也越高,这是天下父母心,俱皆如此,然而,若因此而过于担心,以至自嫌不够,迟疑不前,那似乎不必!”

东方玉翎含笑说道:“前者,我有同感,后者,兄弟大概是误会了,你大哥生平自视高,当世称最也是实情,他之所以怕误了孩子,糟蹋孩子,却不是因为这,而是另有原因,若让你大哥亲自教孩子们习武,按说该天下去得,也很够了,但你大哥并不这么想,他不是过于奢望不知足,而是另有目的,一半正如兄弟适才所说,爱之越深,寄望越高!”

关山月迟疑了一下,道:“大嫂,大哥那另有的原因及目的是……”

东方玉翎道:“兄弟,你知道你大哥的当年,他仗一身所学及掌中一尊‘八宝铜刘’,纵横南海,天下无敌,被当世江湖尊称为‘南海王’……”

关山月点头说道:“大嫂,不但是我,天下人都知道!”

东方玉翎道:“人生于世,岁月有限,充其量不过八九十年,甚至百年,然而你大哥已经过了一半,年届五十了,他,非常人,志气高,抱负大,雄心万丈,气势如虹?虽然这些并不会随岁月之逝而稍减,毕竟人生他已过了一半,所剩下的屈指算算,没有多少个日子,看眼前情势,为种种原因所迫,他自度已没什么作为,纵然转回南海,重振郭家声威,那也仅仅限于郭家的声威,对大局并无补……”

关山月目光一凝,道:“大嫂,大局?”

东方玉翎从容点头,道:“是的,兄弟,大局!”

杜兰畹嫣然笑道:“天下有一大半认为郭家已变节移志,鬻身满虏,其实他们没有看见郭家的一切,更看不见你大哥的一颗心!”

关山月神情一肃,点头说道:“我明白,大嫂,请说下去!”

东方玉翎道:“他虽自度有心无力,难有作为,但郭家后起有人,也算得上个个俊彦英杰,郭家的后世子孙更是生生世世,承继不绝,所以他把希望寄托在第二代身上,也把毕生心血花费在第二代身上,教他们文武,灌输他们民族大义,诫他们勿忘山河变色,社稷易主之心,这一点,你可以看得见,你大哥家在这儿,但家里的每一个人,甚至洒扫应对,一器一物,莫不沿先朝习俗,大汉本色……”

关山月点头说道:“是的,大嫂,这我看得见。”

东方玉翎浅浅一笑,道:“我刚说过,你大哥虽然把毕生心血花费在第二代身上,但是他却没敢更进一步地动燕南,固然,燕南将来的成就必在他五个哥哥之上,但在目前他却差他五个哥哥一大段,兄弟知道这是为什么?”

关山月道:“那该是哥嫂为钟爱燕南!”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东方玉翎点头说道:“爱,是不错!但十根指头咬哪一根都会痛澈心肺,在我夫妇来说,更不会厚此薄彼,有所异同!”

关山月道:“那么!莫非是因为燕南禀赋最好,天份最高?”

东方玉翎微笑摇头,道:“俗话说,‘癞痢头的儿子是自己的好’,在做父母的心目中,便是呆子、傻子,也该是一样的!”

关山月惑然说道:“那只是……”

东方玉翎微微一笑道:“恐怕兄弟还不知道,燕南,并不是你大哥的亲骨血,而是你大哥的螟蛉义子!”

关山月呆了一呆,道:“这,这我的确不知道!”

东方玉翎含笑说道:“燕翎、燕惕、燕飞三个是我所生,燕凡跟燕翔是兰畹妹妹所生,至于燕南,他只是你大哥当年在南海收养的一个可怜孤儿!”

关山月道:“燕南原来是……这,他自己知道么?”

东方玉翎道:“他知道,我夫妇没有瞒他,也不须瞒他,没有这个必要,好,怎么样都好,倘不肖不教,便是亲生的子女也会忤逆的,兄弟以为对么?”

关山月由衷地点头说道:“大嫂高见,是的!”

东方玉翎道:“兄弟如今明白你大哥的用心了么?”

关山月道:“大哥毫无私心,令人敬佩!”

东方玉翎微微一笑,道:“你大哥视他如己出,钟爱则较己生尤甚,你大哥不仅把重振郭家声威的责任寄托在他身上,同时更希望他对大局能有所效劳,有一天能肩负起比重振郭家声威更艰巨的使命!”

关山月道:“所以大哥不敢更进一步地动他!”

“是的!兄弟!”东方玉翎道:“你大哥在当世之中称最,他却那么慎重,我跟兰畹妹妹所学浅薄,难及你大哥十之二三,就更不值一提了!”

关山月道:“大嫂过谦!”

东方玉翎道:“兄弟!你大哥跟你一见投缘,他没有把你当外人看待,对你,我没有谦虚的必要,有多少是多少……”

关山月没有接口。

东方玉翎接着问道:“兄弟,你该明白我为什么对你说这些话!”

关山月当然明白,他如今是完全明白了,一点头,道:“大嫂,我明白,只是我……”

东方玉翎道:“你大哥他打心底里钦服你,我清楚,有生以来,他没服过人,就连傅侯那么神通过人,万夫不当,他也从没轻许过一句,所以,对你,该不是偶然,也绝不是没有道理!把燕南交给你,我夫妇都很放心……”

关山月道:“大嫂,此事体大……”

杜兰畹突然说道:“兄弟,恕我插句嘴,站在你的立场上,你义不容辞!”

关山月陡扬双眉,猛一点头,道:“是的,二嫂,当初袁大将军把使命交给我,我也该找个接棒的人,只是有一点我要先说明……”

东方玉翎难掩惊喜地道:“兄弟,有什么话只管说!”

关山月道:“第一,我不敢以师自居……”

杜兰畹忙道:“兄弟,这是什么话?难道……”

关山月摇头说道:“二嫂,我有我的道理,我愿尽倾所学,也愿尽心尽力,只永远别提一个师字!”

杜兰畹诧异地道:“兄弟!这是为什么?”

关山月笑了笑,道:“二嫂,仍是那句话,我有我的道理!”

东方玉翎浅浅一笑,道:“兄弟,你是怕超越了你大哥?”

关山月一点头,道:“是的,大嫂!”

杜兰畹愕然转注,道:“姐姐,这话……”

东方玉翎含笑说道:“妹妹是难得糊涂,咱们那位在当世之中称最,他都不敢教燕南,兄弟他又怎好以师自居!”

杜兰畹明白了,“哦”地一声,目光投向关山月,道:“兄弟也真是,哪来那么多顾忌嘛!”

关山月道:“二嫂,这是礼,也是理!”

东方玉翎道:“这我得等你大哥回来,跟他商量商量……”

关山月道:“大哥最好答应,要不然……”

东方玉翎忙道:“行了,兄弟,我擅做次主,代他答应了!”

关山月欠身说道:“谢谢大嫂!”

东方玉翎道:“别谢我,不答应也得行呀……”

关山月脸一红,赧然而笑。

东方玉翎道:“兄弟,你刚才说了个第一,谅必也有第二!”

关山月点头说道:“是的,大嫂,第二是不能把燕南交给我!”

东方玉翎凝目说道:“这话怎么说?兄弟!”

关山月道:“大嫂该知道,我名义上在侍卫营当差,实际上我是胤祯的人,我不能整天在这儿教燕南……”

东方玉翎呆了一呆,道:“这一点我姐妹跟你大哥却忽略了,不错,你是不能整天留在这儿,也不能整天往这儿跑,这该怎么办?”

杜兰畹道:“要是兄弟能住在家里就好了!”

东方玉翎道:“只可惜兄弟他不能,难就难在这儿!”

杜兰畹皱起黛眉,道:“那可怎么办呢?”

东方玉翎望着关山月道:“兄弟,你有什么好法子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千里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