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二十章 甘凤池

作者:独孤红

而,这片静默旋即就被关山月打破了:“大嫂,关于甘凤池……”

显然,他是有意转移了话题。

东方玉翎自然不会不明白,她浅浅一笑,道:“兄弟,关于甘凤池,我有个浅见在此……”

关山月道:“大嫂,您客气,请指教。”

东方玉翎笑了笑,道:“兄弟,别客气,你比我有过之无不及……”

顿了顿,接道:“关于甘凤池,你可以去见见,逼他离开,然后让他留意远在西南的甘瘤子,回去后,除晓胤祯以利害外,还可以建议他去拉甘瘤子,至于怎么个建议法,各人有嘴,运用之妙全在各人,你该会说,用不着我多罗嗦。”

关山月点头说道:“我明白,大嫂,假如没有别的事,我想……”

杜兰畹笑道:“兄弟是巴不得赶快走。”

关山月脸上一热,忙道:“不是的,大嫂,我出来太久了,胤祯还等着我的回话,让他等的过久不好,所以我想……”

杜兰畹玉手轻挥道:“好,好,好,没人再留你,没人再留你。”

关山月赧然而笑,站了起来。

东方玉翎翻腕自袖底取出一张折叠着的信笺,递向关山月,含笑说道:“这是甘凤池住处的住址。”

关山月忙伸手接过,道:“谢谢大嫂,那么,我告辞了。”

他欠身施下礼去。

大嫂东方玉翎,二嫂杜兰畹,破题儿第一遭送客送到大门,还有那六员小将。

她二位叮嘱常来,六员小将更依依不舍,尤其燕南,他像跟关山月有缘,虽然没比谁多说一句,可是他脸上的表现,较别个更明显,更清晰。

关山月出了郭家大门,他没回雍王府去,也没有往红姑住处走,片刻之后,他出现在一家客栈前。

客栈的伙计朝送南北,暮迎东西,眼睛雪亮,瞧关山月的打扮,他立即知道这位是什么来路,尤其关山月手里还提着他那柄巨阙。

他满脸堆笑,赔小心地迎了上来,道:“这位爷,请,请,您请里边坐。”

关山月迈步进了门,边走边道:“伙计,我来找个人。”

伙计“哦!”地一声道:“这位爷,您找哪一位?”

关山月道:“我找位姓甘的客人。”

伙计忙道:“有,有,甘爷住在后院上房里,您请等等,我给您带路。”说着,他转身就要走。

关山月抬手一拦,道:“不用了,谢谢你,我自己去好了,别耽误了贵宝号的生意。”说完了话,他迈步径自往后行去。

这客栈后院相当宽广也很大,两边十几间客房,正面三间上房,边上两间都上着锁,很明显地,只有中间那间上房住着客人。

关山月走过去轻轻地叩了门,剥啄声才起,只听房间响出个中气十足,劲道异常的话声:

“哪一位?”

关山月应道:“我,不速之客。”

房里静默了一下,突然话声又起:“听步履便不像客栈里的伙计,门没锁,请进来。”

关山月抬手推开了门,这间上房布置雅洁,窗明几净,点尘不染,房里,中间,对着门站着一个身材颇见魁伟的中年汉子,他,长眉,凤目,挺直的鼻粱,方方的嘴,chún上留着些胡子,眼神十足,威仪夺人。

他背后炕上,横放着一个长长的行囊,除此,别无他物。

关山月含笑一声:“我告进了。”迈步行了进去。

房里的中年汉子两眼没离开关山月手里提着的那柄“巨阙”,尤其没离开过关山月这个人。

关山月一进门,他立即抬手说道:“阁下请坐。”

关山月谢了一声,老实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坐定,中年汉子亲手替关山月倒了一杯茶,这份超人的镇定,使得关山月暗暗大为心折,甘凤池他毕竟不愧江湖高手,江南八侠之首。

倒过茶后,他自己坐在炕边上,这才开口说道:“阁下怎么称呼?”

关山月道:“有劳甘大侠动问,关,汉寿亭侯关夫子的关。”

甘凤池淡然说道:“原来是关朋友,关朋友认得甘某人?”

关山月笑道:“甘大侠当代高手,江南八侠之长,哪个不知,谁个不晓,再说,我要是不认得甘大侠,我也就不来了。”

“说得是。”甘凤池点头说道:“只是甘某眼拙……”

关山月截口说道:“只我认得甘大侠就够了,甘大侠又何必非见过我不可?”

甘凤池突然笑了,目光落在关山月那柄“巨阙”上,道:“关朋友是个有意思的人,甘某正感到旅舍孤寂苦闷……”

关山月道:“这么说,我来得正是时候。”

甘凤池未置是否,笑了笑,道:“关朋友既然知道甘某是个武夫,此来莫非为这柄‘巨阙’要个高价?”

关山月动容说道:“甘大侠好眼力……”

“好说,”甘凤池淡然笑道:“甘某只是大胆猜测。”

关山月道:“看剑,甘大侠是看对了,只是后者,我还不至于落魄如此,再说卖字也俗,只要甘大侠豪爽,便是双手奉送又何妨?”

甘凤池长眉微扬,凤目之中顿现异采,道:“关朋友是个难得的雅人……”手往前一摊,道:“可否让甘某饱饱眼福,开开眼界。”

关山月毫不犹豫,随手递了过去。

甘凤池接剑在手,凤目中异采大盛,凝目笑问道:“关朋友虎胆,甘某生平仅见,佩服得很。”

“夸奖。”关山月笑了笑,道:“如果怕甘大侠,多一柄‘巨阙’又何补?”

甘凤池长眉陡又一扬,凤目逼视关山月,良久始一叹敛态,道:“关朋友的确虎胆,也该是甘某生平唯一对手……”

一按机簧,“巨阙”龙吟出鞘,甘凤池凝目剑身,连连叹道:“好剑,好剑,不愧古来几大名剑神兵之一,剑是‘巨阙’,剑主人可想而知,甘某荣幸,这趟‘北京’没白来。”

手一推,“巨阙”入鞘,他双手递还关山月。

关山月欠身接了过来,道:“甘大侠,关某人也有同感。”

甘凤池笑了,然而他旋即敛去笑意,凝目说道:“关朋友是哪位皇子的人?”

关山月道:“四阿哥‘雍郡王’府里当差,也是‘侍卫营’的一名领班。”

甘凤池脸色微变,道:“原来关朋友是雍郡王的左右,关朋友的来意……”

关山月把“巨阙”放在茶几上,道:“除这柄‘巨阙’外,还有九种珍宝,谈价值,都不下这柄前古神兵,四阿哥府中侯驾,命我来恭请。”

甘凤池突然笑了,他摇头说道:“单这一柄‘巨阙’已令人垂涎,只是,甘某不信。”

关山月微愕说道:“甘大侠不信什么?”

甘凤池道:“甘某不信雍郡王的消息这般灵通。”

关山月道:“甘大侠这话何指?”

甘凤池道:“就是指关朋友能找到这儿来。”

关山月也笑了,他道:“那么甘大侠以为……”

甘凤池凝目说道:“关朋友跟郭玉龙是什么交情?”

关山月笑道:“甘大侠真厉害,谈交情,承他不弃,我们是朋友,他叫我一声兄弟,我叫他一声大哥。”

甘凤池道:“关朋友该早说。”下地抱拳就是一礼。

关山月忙站起还礼,摇头说道:“郭玉龙不愧当代之最,天下共尊,我沾了他的光……”

从腰间取出“雍王府”的腰牌递了过去,道:“甘大侠请再看看这个。”

甘凤池没接,凝目一看,不由一怔,抬眼说道:“关朋友这是什么意思?”

关山月笑了笑道:“只在证明我确是‘雍王’的人。”

甘凤池道:“如何?”

关山月道:“奉雍王之命,特来礼聘也是真的。”

甘凤池道:“又如何?”

关山月道:“甘大侠点头最好,要不然,雍王交待,他得不到的,任何人别想染指,请甘大侠永留‘北京’。”

甘凤池脸色一变,道:“他只派关朋友一个人来?”

关山月道:“是的,甘大侠。”

甘凤池道:“雍王实在太看得起甘某人了……”

关山月道:“在雍王心目中,甘大侠一人足抵千百高手。”

甘凤池道:“甘某在此谢了,想必关朋友一人也抵得千百高手。”

关山月道:“尚差强人意。”

甘凤池道:“那么,关朋友有留下甘某的把握?”

关山月笑道:“甘大侠可愿试试?”

甘凤池目光一凝,道:“就在这儿?”

关山月道:“这间房颇为宽敞,该够了。”

甘凤池道:“关朋友,用兵刃?”

关山月道;“我无所谓,悉听尊便。”

甘凤池道:“关朋友,甘某号称江南第一。”

关山月微微一笑,道:“甘大侠,试过之后,再说不迟。”

甘凤池长眉一扬,道:“关朋友,请站稳了。”

关山月道:“甘大侠请只管出手就是。”

话声方落,甘凤池一拳捣了过来,闪电一般袭向关山月左肩,不但快捷绝伦,而且拳风逼人,不愧江南之长。

关山月笑道:“取肩而不取心窝要害,多谢甘大侠留情。”

他未动,但容得甘凤池铁拳沾衣,他左肩突然一晃,甘凤池不慢,一沉腕,改拳为掌,斜斜劈了下去。

这一招高,令人没办法躲,可是,关山月他根本就没躲,肩头那一晃,不过是虚着,他一见甘凤池改掌斜劈而下,立即轻笑一声道:“甘大侠,分毫之差,足墨全盘,你怎好大意上当?”

手随声动,左掌跟着落下,直向甘凤池右腕脉砍去。

甘凤池这时候也知道上当了,心中当然惊慌,他想变招,但是关山月那一掌快捷如电,使他连变招的念头都来不及转,当即他一叹说道:“关朋友,甘某这只手给你了。”

话落,关山月掌到,砍势忽地一软,指头在甘凤池右手背上轻轻地划了一下,陡即收手笑道:“雍王不要残废人,断了甘大侠这只铁掌,我如何向雍王交差。”

甘凤池凤目暴睁,道:“那么,关朋友,把甘某整个人带去。”

铁掌一翻,竟然向自己天灵拍去。

关山月忙道:“甘大侠,这样的话,我就更难交差了。”

飞起一指头点在了甘凤池的手肘上,甘凤池那只手臂立时无力垂下,突然,甘凤池竟笑了:“关朋友,你使我大大地吃惊。”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关山月微愕说道:“甘大侠吃惊什么?”

甘凤池道:“关朋友的身手,竟然不下郭玉龙。”

关山月明白了,笑道:“甘大侠夸奖,郭玉龙当世称最……”

甘凤池一敛笑容,冷冷说道:“关朋友,你打算把甘某怎么样?”

关山月笑了笑道:“那全看甘大侠的表现如何了。”

甘凤池道:“关朋友,你如果真要甘某进‘雍王府’,那么你就抬一个死甘某去。”

关山月双眉微扬,道:“甘大侠为什么对‘雍王’这样……”

甘凤池截口说道:“关朋友不像糊涂人,我以为关朋友不会不知道雍王的性情跟他的为人。”

关山月道:“这么说,甘大侠是执意不点头了?”

甘凤池道:“甘某还是那句话,关朋友如果真要甘某进‘雍王府’,那么请抬一个死甘某去见雍王。”

关山月道:“甘大侠,你要三思。”

甘凤池慨然笑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甘某这条命能拿得走的可以随时拿去。”

关山月笑了,摇头说道:“甘大侠真是一条铮铮的硬汉子,那么……”

抬手一指炕上那长长的行囊,接道:“请甘大侠带着它,即刻离开‘北京’!”

甘凤池愕然说道:“关朋友这话……”

关山月道:“甘大侠,可要我再说一遍?”

甘凤池道:“那倒不必,只是关朋友适才说过,雍王命关朋友……”

关山月道:“甘大侠,那是他的意思,这是我的意思。”

甘凤池凝目说道:“关朋友,这是你的意思?难道你……”

关山月含笑说道:“甘大侠,你可知道是谁把你的住处告诉了我?”

甘凤池道:“我这住处,只有郭玉龙一人知道。”

“这就是喽。”关山月道:“郭玉龙知道我的身份,他会让我来杀你么,我跟他称兄道弟,我会陷他于不义么?”

甘凤池圆瞪凤目怔住,半晌始道:“那么,关朋友放走甘某,将如何向雍王交差?”

关山月笑了笑道:“甘大侠不必管那么多,我自有办法交差。”

甘凤池道:“关朋友一定要甘某离去的意思是……”

关山月道:“甘大侠不愿进‘雍王府’,可以,但是我唯一的条件就是甘大侠也不能进‘东官’,这,甘大侠明白么?”

甘凤池长眉微扬,道:“甘某明白了,关朋友的来意只为逼使甘某不得保‘东宫’……”

“不!”关山月摇头说道:“甘大侠,我的来意不只是逼使甘大侠不得保‘东宫’,我不瞒甘大侠,倘若适才甘大侠点了头,你甘大侠就得在我的‘巨阙’剑下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甘凤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