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廿一章 语如锋

作者:独孤红

关山月在日头偏西时,回到了“侍卫营”。

奔波忙碌了一天,他是够累的,到了自己房里,刚躺下,拜善来了,关山月慌忙翻身坐起,拜善已然笑道:“老弟,回来了!”

关山月站了起来,道:“是的,统带,您也刚回来?”

“不!”拜善道:“我回来有一会儿了,累了吧,老弟?”

关山月道:“谢谢您,统带,还好。”

拜善犹豫了一下,未语先露三分歉然的笑意:“老弟,我有件事儿……”

关山月道:“统带,您请吩咐!”

拜善道:“别跟我客气,老弟,说来真不好意思,你累了一天,刚回来,又得麻烦你出去跑一趟……”

关山月道:“统带,这是我的份内事,我希望您像对别的领班一样的对我,别让特殊,否则我会很不安,您吩咐就是!”

拜善窘迫地笑了笑,干咳了两声,道:“是这样的,老弟,鱼侍卫到京了,他要见你……”

关山月道:“统带,鱼侍卫?是鱼壳?”

拜善凝目说道:“老弟知道他?”

关山月道:“我听王爷说起过。”

拜善“哦!”了一声,关山月接着问道:“他是什么时候到的?”

拜善道:“来了好久了,而且进过宫了!”

关山月道:“他为什么要见我?我跟他素昧平生……”

拜善道:“也许他听说‘侍卫营’里有老弟这么个高手!”

关山月沉默着,没说话,

拜善不安地一笑说道:“老弟,你知道,他是官同四品的御前带刀侍卫,我又不便告诉他老弟的真正身份,所以……”

关山月忙道:“统带,我不是这意思,也不会让您为难的,他在哪儿?”

拜善忙道:“谢谢你,老弟,他现在在郭玉龙府里。”

关山月一怔,道:“郭玉龙府里?我刚从那儿出来没多久?”

拜善点头说道:“是的,老弟,刚才郭玉龙跟鱼侍卫一起来过,郭玉龙也许知道你快回来了,所以也留话让你去一趟!”

郭玉龙也叫他去,难道还有别的事?

关山月沉默了一下,道:“那么,我这就去,统带,案子有了眉目么?”

拜善道:“鱼侍卫到处看过了,他认为这三件案子是一个人做的,所以要我把这件案子都交给他,我乐得卸责轻松……”

关山月“哦”地一声道:“不愧是武林奇人高手,也不愧是官同四品的御前带刀侍卫,他有过人的眼光,只是统带,康亲王府的那件不是破了么!”

拜善道:“谁知道鱼侍卫是什么意思?不过那娄四始终不承认,也许……管他呢,他要办,就让他办吧,多拿几个也是好的。”

关山月没多说一句:“说得是,统带,我去了。”欠身一礼,行了出去。

拜善不好意思,也感于关山月的好说话,一直送出了“侍卫营”的大门。

关山月回到“侍卫营”时候,日头已经偏了西,而且垂得很低,等他如今再出来的时候,内城各府邸已经上了灯。

他踏着满街的灯光到了郭府,两盏大灯的灯光下,郭府大门那高高的石阶上,站着一位小将,那是六少燕南。

关山月老远便瞧见了他,但是碍于还远,他没有出声招呼,倒是郭六少,他飞也似地扑下石阶迎了上来。

近前,燕南他施了一礼,含笑说道:“关叔,一会儿工夫,您跑了两趟。”

“是啊!”关山月笑道:“嫌多了么?”

燕南摇头说道:“不!关叔,燕南盼你天天来,甚至于住在家里!”

关山月伸手抚上了他肩头,道:“谢谢你,燕南,你站在门口等谁?”

燕南道:“等您啊,爹说您会来,我等了大半天了。”

关山月道:“怎么,燕南,有事儿么?”

燕南道:“我想接您,也想第一个看见您,还有两件事儿要告诉您!”

缘仅不过一面,燕南竟依恋如此,大概这就是缘。

关山月暗暗一激动,拍了拍燕南,道:“什么事,燕南?”

燕南扬了扬入鬓的长眉,道:“关叔,姓鱼的来了,跟爹在书房里闲聊呢!”

关山月道:“我知道了,燕南,鱼壳长得什么样子?”

燕南撇了撇嘴,道:“糟老头子,既瘦又小,加上一对圆圆的鱼眼,活像南海的老人鱼!”

关山月笑了,道:“燕南,好譬喻!还有一件事呢?”

燕南眨了眨眼,突然笑了,道:“关叔,这件事您准爱听,关婶来了!”

关山月一怔,忙道:“怎么,她……她已经来了?是谁去……”

燕南笑道:“三位老人家等不及,让燕翎大哥拿着爹的信物去的,要不是不方便,大娘跟二娘准会亲自去!”

关山月暗暗又是一阵感激,道:“燕南,她什么时候到的?”

燕南小人鬼大,促狭施了刁,眨了眨眼,道:“她?您说谁?关叔?”

关山月自然明白,笑了笑道:“你红姨!”

燕南道:“您怎么不说是关婶儿!”

关山月道:“别跟关叔斗,现在你不行,再过十几年也许差不多!”

燕南笑了,道:“我一辈子也斗不过您,也得敢哪?关婶儿刚到没多久!”

关山月一拉燕南,道:“走,燕南,别让侍卫大人久等,咱们边走边谈!”

这一“老”一少往大门走着,关山月问道:“燕南,那五个呢?”

燕南道:“大哥燕翎,二哥燕惕,三哥燕飞,四哥燕凡围着关婶儿,唯有五哥燕翔爱看糟老头子,我也舍不得关婶儿,可是我更想看见您!”

赤子之心,赤子之语!

这些话也朴实无华,而往往朴实无华的话,远较那雕饰华美的词藻更为感人!

关山月何止激动,简直胸气翻腾,他没有说话,周旋在内城里,他有过人的机智,犀利的词锋,能言而善辩,可是如今面对着善良而淳厚的燕南,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假如以对付那些大人的来应付燕南,那该是一种罪孽,他自己心里这么想。

当然,在他的心里,郭家一家人跟那些人绝然不同。

沉默着进了郭府大门,灵巧聪颖的燕南忽地—笑:“关叔,燕南说句话您信不信?”

关山月忙道:“燕南的每一句话关叔都信!”这是发自肺腑的实话!

燕南眨了眨眼,道:“关叔,关婶儿好美!”

关山月一怔红了脸,他没想到燕南会是这么一句,这句话他信,但是叫他怎么说出口?

燕南的聪颖,令他这有过人智慧的人也不得不暗暗赞叹,他一瞪眼,带笑叱道:“燕南,你敢跟关叔……”

燕南笑道:“既然燕南说的是实情,您何必?”

关山月摇摇头道:“燕南,这世上也唯有你能堵住关叔的嘴!”

燕南笑了!

说话间已进了后院,郭玉龙的书房里,灯光透窗,而且还可以听见阵阵的笑声,但那不是郭玉龙的笑声。

燕南当即扬声叫道:“爹,‘侍卫营’的关领班来了!”

“侍卫营”的关领班?这话当不会是无因而发!

关山月目光一凝,望向了燕南!

燕南刚要说话,一声惊呼,书房门大开,五少燕翔疾若鹰隼般扑了出来,人在半空便已叫道:“关叔!”

他就不如燕南机灵!关山月忙道:“五少!”

书房内,迎出了盖世美男,飘逸,洒脱的郭玉龙,他笑道:“关领班,你令人好等,快快请进来!”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却未见那位官同四品的御前带刀侍卫鱼老爷,鱼大人出来,本来嘛,皇上身边的人,他会出来迎—个“侍卫营”的小小领班?

关山月快步行了过去,浅浅一礼,道:“郭大侠,山月来迟了,累您久等!”

郭玉龙施了个眼色,道:“我倒不要紧,鱼侍卫却等得早就不耐烦了。”

关山月会意,提高了声音,道:“我刚由‘雍王府’回营里去,雍王爷拉着我喝酒,脱不了身,两位福晋亲自下厨,我又怎好意思?回营后听统带说鱼大人要召见,我停都没敢停就赶来了!”

郭玉龙笑了,他有意支走不够机灵的燕翔,跟不喜欢鱼壳的燕南,然后含笑摆摆手,道:“鱼侍卫在里面,请进去吧!”

关山月应了一声,偕同郭玉龙进了书房。

书房里,客座上站起了那位官同四品的御前带刀侍卫,鱼老爷,鱼大人鱼壳,诚如燕南所说,他既瘦又小,稀疏疏的几根胡子,一双既圆又大的鱼眼,身上穿着一件很气派,很讲究的缎面夹袍。

除了那身夹袍外,他一点也不起眼,十足的糟老头子乡巴佬,要不是事先知道,谁会看出他就是水性冠天下,一身软硬工夫也极为高绝,大名满武林的“微山湖”鱼壳?

如今,鱼壳站在那里,脸上堆着一丝丝笑意,他就是不说话,这意思,任何人都懂,关山月跨步趋近,欠身施了一礼:“卑职见过大人!”

鱼壳脸色微微一变,抬眼望向郭玉龙,道:“郭大侠,这位便是名满京畿,‘侍卫营’的关领班?”

郭玉龙含笑说道:“是的,雍王很赏识他,跟他称兄道弟……”

鱼壳一笑说道:“既然跟雍王爷称兄道弟,我还敢计较什么,关领班,咱们坐下谈!”

他是不高兴关山月没向他打千,说完了话,他一摆手,那只手的中指直递向关山月左肋。

郭玉龙看得清楚,扬了扬眉。

关山月一欠身,道:“谢大人!”

恰好躲过了那一指,鱼壳那只手堪堪落空!

鱼壳沉腕收回了手,一双鱼眼中的犀利目光,盯着关山月直瞧,他没动,也没说话!

郭玉龙一旁淡然说道:“鱼侍卫,关领班,二位请坐!”

鱼壳这才收回目光,含笑点头坐下!

他一坐下,关山月也跟着落了座!

坐定,关山月开门见山地道:“大人召见,不知有什么……”

鱼壳微一摇头,道:“关领班,不急,等会儿我自会说明。”

说完了话,他随即转望郭玉龙,天南地北的扯了起来!

他是有意冷落关山月,也是有意羞辱关山月。

然而关山月表现得毫不在意,你说你的,他乐得坐在一旁清闲,郭玉龙看在眼里,也不禁笑在心头。

不过,鱼壳虽然架子十足,很倨傲,可是言谈之间他对郭玉龙却没敢有丝毫随便。

半晌之后,他突然转过头来唤道:“关领班!”

关山月微一欠身,道:“卑职在!”

鱼壳眯了眯鱼眼,大剌刺地道:“听说你自进‘侍卫营’以后,办过不少案子,而且都很漂亮!”

关山月道:“那是大人夸奖,称职而已,谈不上漂亮!”

鱼壳咧嘴一笑,道:“别客气,关领班的大名,我有如雷灌耳之感,一进‘东宫’,二阿哥便要我今后多跟关领班亲近亲近,贝勒爷也挑起拇指夸赞关领班是个高手,是个英雄奇豪,令得我大有自觉渺小之感。”

显然他是不满关山月声名响亮盖过了他!

关山月焉得不懂,含笑说道:“怎么说卑职也是‘侍卫营’一个小小的领班,怎及得大人御前带刀,官同四品,倘蒙大人垂青,那是卑职无上的荣宠!”

鱼壳微微一笑,道:“关领班的口才很好!”

那意思是说,你别的也许不怎么样!

关山月道:“卑职也唯有这一点尚能差强人意,要不然怕连这官家的饭碗都保不住。”

郭玉龙笑了,笑得很轻微!

鱼壳也笑了,他笑得有点阴沉,捋了捋那几根胡子,他偏着头,半眯缝着眼说了话:“关领班,内城里的三件大案子,你可经过手?”

关山月道:“卑职只经办了海珠格格被劫掳的案子,至于另两件大案,卑职因为能鲜力薄,没有参与!”

“别客气!”鱼壳道:“海珠格格被劫掳的案子.也不能算是小案子,关领班,这案子破了没有?”

关山月心知麻烦来了,但他答得很泰然:“回大人,卑职只拿住了嫌疑犯,由统带亲自押往了‘宗人府’,这件案子有没有破,这全在‘宗人府’的判决。”

郭玉龙暗暗点了点头。

鱼壳微微一笑,道:“这个我到‘宗人府’问过了,案子算不得侦破!”

关山月“哦”地一声道:“卑职班里的弟兄,在那个叫娄四的人身上,当场查获了海珠格格的饰物,这难道不算证据?”

鱼壳点头说道:“算,当然算,而且是有力的证据,只是,据娄四说,海珠格格那颗珠花是他无意中拾获的。”

关山月淡然一笑道:“大人相信这话,相信这种巧合么?”

鱼壳笑道:“审案的不是我而是‘宗人府’,我信不信无关重要,也起不了作用,不过据‘宗人府’表示,人犯在这时候总会狡辩的,可是也不能说没有这种可能,关领班以为有道理么?”

关山月道:“大人,卑职官职小,不敢置喙。不过,按以往的惯例,人赃俱获,案子就该称之为破了!”

鱼壳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一章 语如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