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廿二章 服鱼壳

作者:独孤红

关山月笑了笑,道:“大人,二阿哥只有这一个条件么?”

“不!”鱼壳道:“二阿哥仁厚,也宽怀大度,他也为关领班留了退步之路,要是关领班不愿投效‘东宫’,也可以,只是那要请关领班即刻离开‘雍王府’,离开‘北京’,二阿哥并愿赠送一笔不算少的盘缠!”

关山月道:“这意思是说,卑职要是不愿投效‘东宫’,也不许为任何一位阿哥效力卖命,是么?大人!”

鱼壳点头说道:“不错,二阿哥就是这个意思,两个条件,请关领班你任选其一。”

关山月点头说道:“二阿哥的确仁厚,的确宽怀大度,只是大人,卑职以前的种种,二阿哥能……”

鱼壳点头说道:“这个请你关领班放心,二阿哥既然仁厚,既然宽怀大度,既然开出了这条件,他就必然能不究既往!”

关山月摇头说道:“没想到二阿哥这么垂爱……”

鱼壳道:“二阿哥认为,只有你关领班一个人,足可抵势力遍及南七北六的‘京华武术馆’!”

关山月道:“二阿哥确太垂爱了,的确太垂爱了……”抬眼道:“大人,可否容卑职考虑考虑?”

鱼壳道:“关领班要考虑多久?”

关山月道:“多则五日,少则三天……”

鱼壳摇头说道:“抱歉得很,那恐怕办不到,二阿哥他求才若渴,岂能渴得太久,二阿哥他只给关领班片刻的考虑!”

关山月道:“大人的意思是说,二阿哥还等着大人的回话?”

鱼壳一点头,道:“不错!二阿哥守在‘东宫’,随时等我的回话!”

关山月道:“二阿哥就那么相信卑职么?”

鱼壳笑道:“当然,要不然他不会要关领班投效。”

关山月道:“二阿哥不怕卑职是诈投?”

鱼壳笑了笑道:“关领班,二阿哥并不怕什么!”

那是,他有把柄在手,又怕什么?

关山月沉吟了一下,道:“大人,假如我两样都不选呢?”

鱼壳笑道:“那事态恐怕就要扩大了,这种事别人求也求不到,关领班又何乐而不为?这是天大的便宜呀!”

关山月微微一笑,点头说道:“好吧,大人,卑职选第一个条件……”

鱼壳一怔道:“怎么,你选第一个条件,我还当你……”

关山月摇头说道:“大人,世上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事了!”

鱼壳没再多说,阴阴一笑,道:“那好,请关领班带点东西,去见二阿哥!”

关山月道:“大人,卑职背叛四阿哥已是万不得已,卑职不能再……”

鱼壳笑道:“关领班放心,二阿哥没有意思要你伤四阿哥……”

关山月凝目说道:“那么大人是要……”

鱼壳道:“关领班,不是我,是二阿哥!”

鱼壳的确是老姦巨滑,他时时事事不忘摆脱自己!

关山月道:“那么二阿哥是要……”

鱼壳嘿嘿一笑,道:“跟二阿哥设‘京华武馆’一样,四阿哥有一座‘集贤馆’!”

关山月心头一震,道:“大人的意思是要卑职……”

鱼壳笑道:“关领班,二阿哥的意思,当初你怎么挑‘京华武馆’的!”

关山月微一摇头,道:“大人,当初挑‘京华武馆’的……不是卑职!”

鱼壳笑道:“关领班,那情形跟眼前三大案件一样,不是么?”

好厉害,他简直令人无从招架!

关山月突然笑了,摇头说道:“大人好不高明,大人,这些话大人该在私底下对卑职说,跟卑职商量!”

鱼壳嘿嘿笑道:“真要那样的话,我这条命就交给关领班了!”

关山月“哦”地一声,道:“原来郭大侠是二阿哥的人!”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不!”鱼壳摇头说道:“郭大侠不是任何一位阿哥的人,可是郭大侠绝不会眼看着关领班下手皇上的侍卫而袖手旁观,所以我才选上郭府,让郭大侠也在座,这样我安若磐石!”

关山月仰天笑道:“高明,高明,大人真是太高明……”

笑声敛住,微一摇头,道:“只是,恐怕大人这如意算盘打错了!”

鱼壳不在意地笑道:“是么?”

关山月抬手一指一直在旁静听的郭玉龙,道:“如今郭大侠在座,大人可以问问他,如果我被逼情急,下手大人,他管是不管!”

鱼壳笑容微微敛去了些,转望郭玉龙,道:“郭大侠,这还用鱼壳问么?”

郭玉龙淡然一笑,摇头说道:“固然不必,不过我要说明一点,关将军奉袁大将军遗命,代表着亿万汉族世胄,先朝遗民,他有权诛任何不肖汉族子孙,先朝遗民,便连我也不例外!”

鱼壳脸上变了色,忙道:“郭大侠,你……”欠身慾起。

关山月一抬手,道:“鱼大人,请坐着别动,我还有话说!”

鱼壳没理他,只惊骇地望着郭玉龙,道:“郭大侠,您怎好忘记您的处境。”

郭玉龙笑道:“鱼大人,我更忘不了我是汉族世胃,先朝遗民!”

鱼壳忙道:“郭大侠,为郭大侠自己及郭大侠的家小,请……”

“鱼壳!”郭玉龙脸色一寒,沉声叱道:“在武林中,我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你敢威胁我!”

鱼壳一惊,忙赔笑说道:“郭大侠您别误会,鱼壳天胆也不敢威胁您,鱼壳只是提醒您,也替您担心……”

郭玉龙威态倏敛,淡然笑道:“谢谢你的好意,那用不着,我可以告诉你,我这就是为自己的妻子着想,信不信由你,我帮不了你的忙!”

鱼壳忙道:“不,不,郭大侠,鱼壳不信,说什么鱼壳也不信,您纵横南海,当世称最……”

郭玉龙截口说道:“那除非这世上没有他关山月。”

鱼壳忙道:“郭大侠……”

郭玉龙道:“鱼大人,事实上你刚才亲手试过了,你当时是怎么说的?”

鱼壳一怔,脸色再变,强笑一声,道:“面对当世两大好手,看来鱼壳只有认命了!”

郭玉龙微一摇头,道:“鱼大人,你用不着拿话扣我,我这个人永远中立,谁也不帮,你若有自信,尽可以放心出手!”

鱼壳一喜忙道:“郭大侠,您的一诺……”

郭玉龙道:“比任何人的一诺都要重些!”

鱼壳大喜,忙道:“多谢郭大侠,鱼壳永不忘这份情!”转注关山月,道:“关领班,说吧,你打算……”

关山月笑道:“鱼大人何用多问,刚才郭大侠已经代我说清楚了!”

鱼壳厉笑一声道:“好吧,鱼壳就借郭大侠这书房跟你拼拼!”

霍地站起,往后退了一步,以手探怀,哗啦一声脆响,自腰里抽下一条宽约三指的皮带!

他这条皮带跟任何一条皮带都不同,皮带上缀满了鱼鳞状,其薄如纸,其利若刀的钢片,一动叮当响,映着灯光闪闪发光跃人眼,这是鱼壳的独门兵刃。

关山月坐在那儿没动,抬眼笑问道:“鱼大人,你这别出心裁的怪异兵刃叫……”

鱼壳冷然说道:“别管它叫什么,鱼壳仗着它纵横武林多少年了!”

关山月笑问道:“有了它,你就自信能活着闯出去?”

鱼壳道:“你何不试试看?”

关山月点头笑道:“说得是……”转望郭玉龙,道:“郭大侠,请往后挪挪,别让误伤了您。”

郭玉龙笑道:“我倒不要紧,我心疼我这些摆设!”

关山月失笑说道:“我拿我的月俸赔你就是!”说着,他缓缓往后起站,而……

“忽!”地一声,鱼壳那奇异的独门兵刃,挟带着一股锐风,当头卷了过来!

关山月一偏头,恰好躲过,抬手一指点出,“铮!”地一声,震得那“皮带”向外一荡,他趁势站了起来。

鱼壳一惊沉腕收势,再一抖“皮带”笔直,闪电一般地点向了关山月的眉心,既快又辣,好不高绝!

关山月微微一笑,道:“鱼大人,你的确有过人之处。”头往后微仰,抬掌便封!

孰料,鱼壳这一招只是可虚可实的一着,他猛一沉腕,“皮带”带着慑人心神的脆响闪电扫下,直划关山月的小腹。

这一下若被划中了,关山月势必破肚肠流不可!

关山月似乎没料到,也躲闪不及,鱼壳脸上,刚浮起得意狞笑,他猛然一吸小腹,差一发那“皮带”落了空!“叭!”地一声扫在地上,花砖立即碎了好几块!

关山月笑道:“鱼大人,是你毁的,你赔!”身随话动,跨进一步,一脚踩在那“皮带”上。

鱼壳猛然一抖,没能抽动分毫,他刚刚一惊,关山月一声:“鱼大人,小心尊目跟虎腕!”

两指一腿,如飞而至!

那右手的食中二指,点的是鱼壳那双既圆又大的鱼眼,那一脚,则是踢向鱼壳持兵刃的右腕。

他是逼鱼壳撒手,不撒手也行,招子跟腕子,总得毁上一处,当然,鱼壳他先顾双眼,惊慌中头往后一仰,右手松的只慢了那么一丝丝,关山月的一脚已到,正好踢在腕子上,关山月这一腿能踢断一根石柱,一根带肉的骨头还有不断的,鱼壳大叫一声,丢了兵刃握住右腕!

关山月并没有追击,他微微一笑,脚前拨,那兵刃一下冲到了鱼壳面前,他笑着说道:“鱼大人,再试试你有多少逃命的机会。”

眼看快过年了,这么冷的天,鱼壳只穿一身夹袍,再不怕冷,可是他也不该头上直冒汗珠子!

他没有说话,脸色忽转狰狞,抬腿一踢,那条皮带应腿飞起,直射关山月,然后他转身扑向后窗!

关山月笑道:“怎么,鱼大人,不打了,恐怕你再有两条腿也跑不了,再说,那上等木料雕花的后窗你也赔不起!”

话落,他便抬手,岂料,“嗤”地一声,那皮带上的钢片突然脱落,精光点点,满天花雨般罩向了关山月!

关山月做梦也没有料到这兵刃还有这种奇妙处,他着实地吓了一跳,匆忙间演出了一式最俗的“铁板桥”,数十片钢片带着锐风擦脸打过,险极!

钢片打过,他挺腰而起,再看时,鱼壳已扑近了后窗,就要往起窜,往外冲,郭玉龙说到做到,他始终没动一动,便连如今他也只望着鱼壳,毫无出手之意!

关山月冷笑一声,道:“鱼大人,你若能逃出这书房半步,关山月我自剁双手,马上离开‘北京城’!”

话落身动,由他立身处纵向后窗,距离不下丈余,他却是一步跨到,扬掌劈向鱼壳后心!

郭玉龙突然开了口,轻喝说道:“兄弟,手下留情!”

关山月没答理,却闪电翻腕,一把揪上鱼壳后领,只一扯,硬生生地把鱼壳揪了回来!

鱼壳,他还要拼,冷哼一声,一记飞肘撞向了关山月心窝,两人的距离这么近,他这一手又快又猛……

不知怎地,他忽然闷哼一声,手肘立即无力垂下!

关山月道:“鱼大人,请到这边坐坐!”

推着鱼壳走回了原处,鱼壳面如死灰,只低着头!

到了郭玉龙面前,关山月凝目说道:“大哥,我听了您的!”

郭玉龙笑了笑,道:“兄弟,半生英名得来不易,他这身所学也令人可惜,看我薄面,留他一条命吧!”

转载时请注明此信息:(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关山月道:“大哥,您曾为我想过么?”

郭玉龙道:“兄弟,人心总是肉做的,鱼壳他也是江湖英豪,也有一腔热血……”

鱼壳突然抬头说道:“郭大侠,谢谢你,技不如人,夫复何言?那怪我鱼壳学艺不精,要割要剐,随他姓关的了!”  .

郭玉龙脸色一沉,喝道:“鱼壳,你不要以为我是替你向关将军求饶,我是为了犹在稚龄的鱼娘,鱼娘跟晚村先生的孙女儿四娘很要好,我也是看晚村先生的面子!”

鱼壳身形倏颤,垂下头去!

郭玉龙又道:“鱼娘虽然出身草莽,是你生你养,可是她受晚村先生孙儿的熏陶,小小年纪,深明民族大义,你呢?年逾半百,犹卖身投靠,腆颜事贼,前前后后,你对得起谁,可曾为你的稚龄女儿想过么?他日长成,要她永远抬不起头,以有你这么一个父亲为耻么?”

一番话义正辞严,直骂得鱼壳羞红透耳根,抬不起头来!

郭玉龙抬眼望向关山月,道:“兄弟,我只向你求他一条命,别的我不敢奢求!”

关山月点了点头,扬眉说道:“大哥,我明白……”

转望鱼壳,道:“鱼大人,请抬起头来!”

鱼壳迟疑了一下,缓缓地抬起了头!

关山月目光一凝,两眼威棱闪射,道:“鱼大人,看郭大侠金面,我留你一条命,离此之后该怎么做,我认为你自己明白,用不着我多做赘言,至于你是否不泄露我的身份,放不放过金飞,那随你,也看你是不是还有良知,是不是还懂民族大义。话,郭大侠说得很清楚,我希望你能三思,言尽于此,你请吧!”

鱼壳一怔抬眼,疑惑地望向了关山月!

关山月淡淡笑道:“别看我,我的一诺跟大侠的一诺有同等份量。”

鱼壳没说话,转望郭玉龙一眼,头一低,举步行了出去。

的确,关山月没拦他,便连动也没动一下!

鱼壳走了,就这么走了!

郭玉龙跟关山月对望一眼,他道:“兄弟,看来你我都很能相信人!”

关山月道:“本来,大哥,人性总是善良的!”

又坐了一会儿,关山月告辞要走!

郭玉龙却含笑说道:“怎么,兄弟,不到后院看看去,你也真忍心。”

关山月脸一红,笑了……

郭玉龙陪着关山月到了后院,后院暖阁中,正欢愉一团,大娘东方玉翎,二娘杜兰畹跟六员小将成一圈儿围坐,把个柳绡红围在中间,问长问短,亲热异常。

二位郭夫人准六员小将叫关婶儿,她二位则妹妹长,妹妹短的叫个不停,那真挚的热络劲儿感人,简直就把柳绡红当成了一家人!

她几位一见郭玉龙陪着关山月来到,便预备先支开六员小将,然后再跟郭玉龙来个全面撤退!

但是被关山月拦住了,他表示不能多停留,惹得二娘杜兰畹直取笑他,其实他是不好意思!

固然郭家的这几位出自赤诚,把心都掏给了关山月,可是柳绡红毕竟是在人家家里,他怎好意思让人家回避?

好在红姑不是世俗儿女,这种人情世故她懂,当然,她是不会介意的,其实,在她,她了解关山月的工作跟处境,只每天能看看他,她也就放心知足了。

何必回避?就是他两个独处的时候,也只是说些体己话,把自己的情爱由眼睛里传给对方,并没有怎么样的温存缠绵,这样的爱才成熟,这样的爱才醇厚!

关山月这么开了口,三个大人当然不会认真,可是六员小将动了心,他们谁不想跟关叔在一起,只迟疑着不肯走!

郭玉龙跟两位夫人只好算了!

于是,关山月坐下来谈了起来!

不过,谈笑之中,他跟柳绡红说的时候少,听的时候多,那双谁都想多看谁两眼的眼,却始终没有勇气让它们接触在一起,一句话,怕人取笑!

坐没多久,其实真没有多久,鼓楼跟街上的梆柝就敲出了三更,六员小将有人打了呵欠,关山月起身告辞!

那几位没挽留,送客的是郭玉龙,姑娘柳绡红没有送,她只用那双含了太多情,清澈,深邃,轻柔的眸子,望了关山月一眼!

这很够了,关山月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受,姑娘柳绡红如今给与他的,不正像温柔的娇妻对待夫婿,她所表现的一切,不也正像一个深爱夫婿的妻子?

关山月是个铁铮铮的奇英豪,在没来“北京”之前,他是块百炼精钢,可是如今他有了绕指柔的一面。

这是什么力量,令人不能不暗叹情之微妙,情之伟大!

关山月一个人踏着满地的雪回到了“侍卫营”,在路上,顶着刀儿般的寒风,他心里不住在想,由邂逅红姑,一直想到刚才。

大冬天里很冷,夜晚尤甚,可是关山月一颗心是温暖的,身上,也像沐浴在阳光里,是暖和的!

红姑多情,也天生一双识英豪的慧眼,她把自己的心,自己的情,整个儿地给了关山月,关山月也一样。

可是这一对将来会开什么花,结什么果,这是如今尚难预料的,红姑不知道,关山月也茫然,别人那就别提了。

每想到红姑,正当心里有着异样感受的时候,再一想到自己的工作,及所处的险恶环境,关山月的心里就沉重了,有时候甚至重得像块铅。

苍天有知,但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