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廿四章 通灵犀

作者:独孤红

关山月回到了“雍王府”的时候,雍郡王早已经由“东宫”探病回来了,关山月的狼狈样子,令他吃惊,他那难看的脸色,也让关山月纳闷!

关山月进了他的书房,他第一句话便问:“小关,这,这是怎么搞的?”

关山月把经过情形说了一遍,当然,该省的他省了,该瞒的他也隐瞒了!

听毕,雍郡王脸色更难看了,他一拍桌子,愤然说道:“这还得了,胡玉珠他敢打我的人,我找他去!”

他猛然站起来,当真要走!

关山月伸手拦住了他,含笑说道:“王爷,这是我的事,以后也有得是机会!”

雍郡王道:“可是,小关,我身为郡王,不能丢这个人!”

关山月笑了笑,道:“王爷,我连手都没还,丢人是胡家而不是您!”

雍郡王没说话,也没再往外走,显然,关山月的这句话在他心里发生了效用,他听来受用!

他又落了座,坐定,他抬眼说道:“傅家那个姑娘很让人家讨厌,是么?”

关山月淡然一笑,道:“王爷,她是位郡主,我不敢这么说!”

“怕什么?”雍郡王道:“跟我说你还怕!老实对你说,连我见了她都头大!”

关山月笑了,道:“王爷,不谈她了,您这趟进宫,有什么收获?”

“收获?”雍郡王突然拍了桌子,叫道:“老二他可恶,他该……”倏地住口不言!

关山月诧声说道:“怎么回事,王爷,跟二阿哥吵架了?”

“吵架?”雍郡王愤愤地道:“吵架还算好的,你知道老二害的是什么病?”

关山月道:“不是大阿哥那回……”

“不错!”雍郡王一点头,道:“他害了病,老大叫喇嘛贿赂御医,送了两颗‘阿肌酥’丸给老二吃了,这一下不但宫里的妃嫔倒了大霉,便连一些整头整脸儿的宫女都难幸免,今儿个我跟老大去了,有福晋,还有大嫂,你猜怎么着,他一句话不说,伸手就扑抱福晋,幸亏福晋身子灵活躲得快,而大嫂由于胖了些,被他搂抱个正着,怎么挣也挣不开,可差点没把大嫂吓死,最后还是老大把他推开了,要不然那……”摇摇头,住口不言!

听完了这番话,关山月淡然笑问:“就这样么?王爷?”

“就这样?”雍郡王叫了起来:“你嫌不够?还想听别的?”

关山月笑了笑,道:“王爷,我不认为您该气成这个样子,反之,您应该高兴!”

“高兴?”雍郡王站了起来,大叫说道:“小关,你要放明白点,我跟他是兄弟,得呼他一声:哥,他对弟媳无礼,你还叫我高兴?要是她……”

关山月一抬手,拦住了他的话头,道:“王爷,您请听我说下去,我还有后话!”

雍郡王烦暴地道:“你说,你说,说你的!”

关山月笑了笑,道:“我请教,王爷,当初大阿哥跟您私下商量,趁着二阿哥不适,由喇嘛贿赂御医,进了两颗‘阿肌酥’丸,目的何在?”

“废话!”雍郡王道:“当然是想让他*乱宫廷,进而发疯!”

“不错!”关山月一点头,道:“如今大阿哥跟您的目的达到了,我请教,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雍郡王呆了一呆,道:“可是他不该……”

“王爷!”关山月含笑说道:“要是二阿哥是个正常的人,您是该生气,可是如今他是在病中,您就该大度包涵,您怎么不想想,这情形证明什么?不正证明二阿哥神智已然昏迷,离发疯已然不远了么……”

雍郡王轻击一掌,忽地笑了,道:“对,对,对极了,小关,有你的,一语惊醒梦中人嘛,哈,哈……”接下去,是一阵爽朗而得意的大笑!

关山月接着说道:“真要说起来,您没有任何损失,却有很大的收获,至于二阿哥跟索伦王妃……王爷,当初献计进葯的是大阿哥,套句俗话,这叫报应……”

雍郡王一瞪眼,倏然而笑:“小关,你好损,简直损透了!”

关山月笑了笑,道:“损,像这种事,讲求的就是损人利己,其实,王爷,您真那么关心大阿哥和大阿哥夫妇么?”

雍郡王笑道:“怎么不真,兄弟之中,只有他跟我要好,只有他跟我一条心,有如chún齿,休戚相关,你懂么?”

关山月道:“天知道,也许,王爷,他跟您要好,他跟您一条心,请反过来自问,您呢?”

雍郡王脸色一变,摇头笑道:“不说了,不许再说了!”

关山月笑了笑,道:“是,王爷,我遵命,只是,打铁趁热,这么好的机会,错开了未必令人扼腕,太以可惜!”

雍郡王目光一凝,道:“小关,你的意思是……”

关山月道:“王爷,皇上回驾了么?”

雍郡王道:“刚从江南回来没几天,怎么?”

关山月道:“王爷,身为二阿哥的兄弟,该念手足之情,您该进一趟宫,把二阿哥的病情,向皇上禀奏一声!”

雍郡王目中异采爆闪,嘿嘿地笑了起来:“哎呀,小关哪,你的心肠比蛇蝎还毒嘛!”

关山月淡然而笑,道:“王爷,吃谁的帮谁,难道您要我吃里扒外,有道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这种事……”

雍郡王一摇头,道:“我不干!”

关山月淡然一笑,道:“王爷,干与不干,那在您,我只管献计,至于采纳不采纳,那完全是您的事,我听说关外跟‘俄罗斯’交界的地方不大安宁,要是一旦战火燃起,皇上再来个御驾亲征,这机会就算白白让您错过了!”

雍郡王“叭!”地击了一掌,道:“一点儿没错,关外报来军情,说那些狗熊带了人马入侵到了‘蒙古’,皇上已准备下谕派都统彭春督兵退敌了!”

关山月道:“皇上是否有意御驾亲征?”

雍郡王摇头道:“难说!”

“还是喽!”关山月道:“到那时候您再想奏禀,就没有机会,王爷,您要三思!”

雍郡王眉锋一皱,道:“小关,你怎么尽叫我……”

关山月道:“王爷,这是献计,我说过,用不用在您!”

雍郡王断然摇头说道:“我不用,这计太狠,太毒,我要光明正大地跟老二角逐!”

关山月笑了,他没再说,站了起来,道:“王爷,出来快一天了,我该回去了!”

雍郡王道:“怎么,现在就走?”

关山月道:“王爷,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不走还等什么?”

雍郡王赧然一笑,站了起来,道:“也好,你是该回去歇歇了,不过,小关,过一两天你就要着实地忙一阵子了!”

关山月微愕说道:“怎么,王爷,有什么事儿?”

雍郡王道:“高人荣回来了,带回来大批虎鲨皮,你要不要去看看?”

关山月“哦!”地一声道:“人荣回来了?几时回来的?”

雍郡王道:“刚到家,人瘦了,也黑多了,风尘仆仆的……”

关山月道:“那难怪,这一来一往,再加上到了地头那一阵忙,还能不黑,不瘦,王爷,我今天不去看他了,刚回来,总该让他有个歇息的时候,过两天我再来……”

雍郡王道:“可是我现在就恨不得把那玩艺儿……”

关山月道:“那还不容易?您画张图,找个得力亲随跑一趟外城,让他们日夜赶制,不惜代价,既然材料齐全,那还不是三五天的事?”

雍郡王道:“可是人呢?那玩艺儿要人去用它!”

关山月道:“这个我知道,王爷,我建个议,关于找人的事,您最好交给莫太平跟巴不韦,他两个在江湖上人头比我熟得多,要一流好手,可靠,就行了!”

雍郡王道:“那么训练……”

关山月拍了拍胸,道:“王爷,您放心,那是我的事!”

雍郡王笑了,推着关山月往外走,道:“好,好,好,你走吧,你走吧!”

关山月走了,雍郡王没送他,雍郡王拐向后面看福晋去了!

关山月一个人过前院出了“雍王府”大门!

在路上,他又想今夜的事!

同时,那清丽,美好的倩影又浮上眼前!

而且,她那几句话也在耳边响起,那么温柔,那么动听,那么大方,那么……

他再也想不出别的辞句来形容她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仍是想不通!真相,恐怕要等见面后才能揭晓了!

不过,那绝不会有什么恶意,那怎么会?她绝不会?

想着,想着,另一丝意念自心底升起,那是愧,那也是疚,因为现在浮上他的脑海的,是姑娘柳绡红……

x x  x x  x x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入夜,内城宁静,“紫禁城”显得更宁静!

这两个地方不比外城,外城除了宵禁的时间以外,任何人可以任意的热闹,任意的玩乐!

可是在这个地方不行,像“紫禁城”,没有皇上的特准,谁也不准许在城里骑马,“紫禁城”骑马,那是殊荣!

景山又叫“万寿山”,在“神武门”内,距宫城之内不过百步之遥,它因明末祟祯皇帝吊死在海棠树上而家喻户晓!

在这帝制的时候,一直视景山为大内之镇!

实际上,景山算不得山,而是当年筑“紫禁城”,挖护城河时所积的土邱,周围不过二里,高也仅数十丈!

后山广植树木,殿台阁榭,无一不备!

山上的正门叫“北上门”,门里有倚望楼之胜,山后的东边门叫山左里门,西边叫山右里门,中南向的是“寿皇殿”,“观德殿”,“倚望殿”,“万福阁”等。

其他还有“兴庆阁”,“求息门”——等,都是沿明之旧制!

在京城一带,谁想要看大内全景,那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北海”的白塔,一个就是“景山”!所以后来有那么一首诗说:“云里琼叶岛,云端白玉京,削成千仞势,高出九重城,绣陌回环绕,红楼宛转迎,近天多雨露,草木每先荣!”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在这年头,寻常百姓谁能被准许爬到这两个地方去?只有望塔望山而长叹了!

夜色中,景山的东麓一株已枯槁的海棠树前站着个纤小美好的影子,那是姑娘胡飘红!这株海棠树,当年李闯破京时,祟祯帝就吊死在这儿,天怒人怨,海棠也悲愤而枯死!

胡飘红今夜似乎加意地修饰了一番,下身穿一件绿色的八幅风裙,上身是一件墨绿色,大襟,宽袖的小袄,外面还罩了—件风氅,亭亭玉立,美得清奇!

可惜这株海棠已经枯死了,要不然花面两相映,人面该比花面姣好十分,海棠它也得垂枝低头!

胡飘红那一头青丝,梳得没一根跳乱,娇靥上,娥眉淡扫,脂粉不施,但妩媚明艳,自然的美酥人!

她两只玉手里捏着一块手绢儿,在夜色里东望望西望望,模样儿显得有点躁急而不安!

想必,关山月迟了,大冷天,寒夜里,她一张吹弹慾破的娇靥都冻得发了白,他可真忍心让人等!

瞧,就在这时候,一条颀长人影飞快地上了景山东麓,是关山月到了,胡飘红樱桃绽破,倏露笑容,美目中的光芒,是喜悦,还有点难以言喻的神色!

“是胡姑娘?”关山月在几丈外开了口!

胡飘红忙一点头道:“是我,关爷!”

关山月飞步而至,近前赔上一脸不安的窘笑,抱歉地道:“对不起,我来迟了,累您久等!”

胡飘红嫣然笑道:“哪儿的话,我也刚到,先我还以为关爷被什么事儿绊住了,走不开呢!”

关山月道:“不敢让您空等,我既然说要来,就是天大的事儿,我也会把它暂时放下来赴您的约!”

胡飘红深深一瞥,笑得好美好甜:“谢谢你!”

就这么三个字,随即她微微低下了头!

刹时间景山寂静,关山月觉得很不安,他望着眼前久等受冻的胡飘红,心里也有万般的不忍,轻咳一声道:“姑娘,这儿风大,亭子里坐坐去……”

胡飘红抬起了头,又是深深一瞥,柔声说道:“谢谢你,我不冷,就站在这儿好了,这好,站在这儿,心里再想着些什么,至少令人有一种亲切感!”

关山月微愕说道:“姑娘这话……”

胡飘红回身瞥了那株海棠树一眼,关山月只觉得自己的心猛然往下一沉,她怎么会说这种话?

他脑中电旋,轻咳一声,改了话题:“姑娘,回营后,我一直很不安,想想,我该为日间的事向姑娘致歉……”

胡飘红道:“别这么说,我正要向关爷致歉,道谢,这也是我所以厚颜约关爷来这儿的原因之一,对于傅郡主,我不敢置评,她自幼生长权门,多少染了些官场习气,而且也难免娇惯任性,这似乎是每一个生长权门的儿女的通病,真说起来,她不失为一个好姑娘……”

微微扬了扬双眉,接道:“至于我哥哥,我认为他是自取其辱,他比傅郡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四章 通灵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