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廿五章 订良缘

作者:独孤红

夜色更深了!

一条矫捷人影射进了郭玉龙的府里,他刚在庭院里落足,那灯光微透的书房里,便响起了一声清朗的沉喝:“谁?”

他笑道:“大哥好敏锐的听觉,是我!”

书房里一声轻“哦!”三字惊叫:“是兄弟……”

随即,郭玉龙开门迎了出来:“怎么这么晚,快进来,快进来!”

关山月笑了笑,道:“大哥,请恕我个逾越之罪,我不想惊动别人!”

郭玉龙笑道:“行了,你这不是目的已经达到了么?自己的家还说什么逾越,进来,进来!”

他永远是那么热络,诚恳,说着伸手把关山月拉进了书房,一手关上门,然后指着椅子道:“深夜客来茶当酒,你坐着,我倒杯茶给你,你好福气,刚沏好的一壶浓茶,我还没喝一口!”

关山月不客气地坐下了!

郭玉龙倒了一杯香喷喷的热茶走了过来,把茶往几上一放,也隔几坐下,坐下后,他抬眼凝注,道:“兄弟,夜这么深,你又来个翻墙而进,如果我没料错,必然有什么大事,对不对?”

关山月抬手摸了摸脸,道:“大哥,我的脸色是不是不大好?”

郭玉龙道:“何用看脸色,我刚说的已经够了!”

关山月淡然一笑,放下了手,道:“大哥,我到傅家去了!”

郭玉龙怔了一怔,道:“你到傅家去干什么?”

关山月道:“傅侯家派人送来了年礼,四阿哥没见他亲自来,心里有点不高兴,所以派我回了一份!”

郭玉龙道:“怎么样,发生了什么事?”

关山月遂从头说起,刚提到那位傅郡主,郭玉龙说了一声“糟!”然后他接着又说道:“兄弟,她招了你,而你也是准得罪了她,对不对?”

关山月道:“不错,在她正下不了台的时候,大门外来了胡家二少爷胡玉珠……”

郭玉龙眉锋一皱,道:“那更要命了,玉珠从来眼高于顶,目空一切,十足脂粉气浓厚的公子哥儿,他跟玉霜很不错,可是玉霜嫌他一身脂粉气,也常逗他,他既来了,玉霜必然挑他,玉珠是经不起挑的,再说在情人面前怎么样也得逞逞英雄,这一来怕事要闹大了!”

关山月道:“他用上了胡家绝学‘翻天印’……”

郭玉龙勃然色变,道:“玉珠他未免太……他怎么能……”

关山月道:“我本打算用三成真力的‘降魔杵’挡他一挡,你知道,别的对付不了‘翻天印’,我要不用‘降魔杵’,非伤在他手下不可!”

郭玉龙一点头,道:“我知道,兄弟,你伤了他,把事闹大了?”

关山月微一摇头,道:“不,大哥,事情还没那么糟,可巧这时候从里面走出了傅侯跟另一位姑娘……”

郭玉龙道:“另一位姑娘?谁?”

关山月道:“胡家的小姑奶奶,飘红姑娘!”

郭玉龙“哦!”地一声道:“是飘红,这是位好姑娘,许久没见她了,以前她常来走动,自从……她有好一段日子没来走动了!”

关山月道:“傅侯喝住了胡二少,而且又训了他一顿……”

郭玉龙点头说道:“这位是盖世英豪,当代虎将,撇开那大的一方面不谈,他是第二个让我从心里佩服的人!”顿了顿,接道:“既然他来了,那准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关山月道:“当时是没事了,可是更糟的事在后头……”

郭玉龙忙道:“怎幺了,兄弟?”

关山月道:“有人看出了我那式慾发未发的‘降魔杵’!”

郭玉龙神情一震,道:“谁,兄弟,傅侯?”

关山月微一摇头,道:“不,大哥,胡家的那位小姑奶奶,飘红姑娘!”

郭玉龙神情一松,微吁大气,道:“是她呀,那不要紧!”

关山月道:“不要紧?大哥听听看要紧不要紧……”

接着,他把胡飘红邀约,以及景山会面的事由头至尾说了一遍,当然,他隐瞒了该隐瞒的!

听毕,郭玉龙皱了眉,摇头说道:“这可真要命了,令人作难,怎么偏偏让她知道那么多,怎么偏偏让她看出了你的底细!”

关山月道:“是的,大哥,换个任何人都行……”

郭玉龙道:“不,兄弟,还好是她……”

关山月道:“不,大哥,换个任何人,那情形绝不会比现在糟!”

郭玉龙道:“那要看怎么说了,兄弟,换个别人,他根本不会邀约你,当然就更不会留到晚上当面点破你,你自己想想看,哪种情形来的糟?”

关山月呆了一呆,默然未语!

郭玉龙道:“兄弟,你应付得很得体,也对,还有什么值得你烦恼的?”

关山月苦笑说道:“大哥,以你看,胡家的人有个有回头之心的么?”

郭玉龙呆了一呆,瞿然说道:“原来你是为这……兄弟,我了解胡家的每一个,在当年,那还有可能,如今嘛……”摇摇头,接道:“恐怕不会有一个有回头之心了!”

关山月道:“就是为这,大哥,你说我该怎么办?”

郭玉龙没说话,他的脸色有点难看,也显示出他的心情很沉重,半晌,他突然一整脸色,道:“兄弟,我跟胡家也算是亲戚,站在这立场,我的希望跟飘红一样,我可以跟胡家断绝往来,甚至不认这门亲戚,可是我绝不忍心伤害他们,也绝不能坐视别人伤害他们,这,你懂?”

关山月点头说道:“我懂,大哥!”

郭玉龙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可是,站在另一个大的立场来说,兄弟,我只有忍痛!”

关山月悚然动容,道:“大哥,我也懂,你令人敬佩!”

郭玉龙道:“那么,还有什么难处?”

关山月道:“大哥,我何以对胡姑娘?”

郭玉龙双眉一扬,道:“兄弟,你又何以对亿万汉族世胄,先朝遗民?”

关山月神情一震,羞愧地低下了头!

郭玉龙道:“固然,兄弟,飘红是一个好姑娘,她的柔情溶化每一块百炼精钢,可是在亿万汉族世胄,先朝遗民之中,她究竟是那么一个,再说,她胡家的人不知回头,她不应该错怪谁,我相信她也不会,即使会,你又何必去计较?”

关山月抬头说道:“谢谢你,大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郭玉龙道:“这就对了,兄弟,别忘了大将军临归天前交付给你的任务,那如同他的将令,不能违抗,也不该违抗……”

关山月道:“我知道,大哥!”

郭玉龙神情突然一黯,叹道:“兄弟,我了解飘红甚于每一个胡家的人,她孤傲清奇,绝不同于一般女儿家,只怕她心目中只能放得进去你,也只怕她已经把你放进了她的心目中,只是,兄弟,那不可能,你跟她没缘,想想看,是不是?除非胡家的人个个有回头之心,无如那……”摇摇头,住口不言!

郭玉龙目力如神,关山月心情震颤,默然未语!

郭玉龙缓缓说道:“兄弟,心高于天,命薄如纸者比比皆是,自古红颜多薄命,情势两字误过不少人,拆散过多少有情儿女,这是人力所无可挽救的,你不必如此,也不该如此!”

关山月抬起了头,chún边有一抹悲凄笑意,道:“大哥,请再为我谈谈傅家!”

郭玉龙迟疑了一下,道:“兄弟,关于傅家,他本旗人,各事其主,无可厚非,我奉赠十个字,由你自己决定,那就是但得一步地,何处不留人,兄弟,自己受点委屈!”

关山月猛然点头,道:“大哥,我听你的,可是傅家不会坐视……”

郭玉龙道:“所以我要你受点委屈!”

关山月扬眉说道:“但得义存天地间,受点委屈,又算什么?”

郭玉龙不禁动容,拇指一扬,一声“好”字还没有出口,他倏地摇头而笑,道:“兄弟,你不想惊动别人……”

关山月飞快说道:“怕不行……”

砰然一声,书房门被撞开了,一阵寒风卷了进来,书房门口愣立着五少燕翔,他瞪大眼睛,道:“哟,关叔是什么时候来的……”

郭玉龙沉声喝道:“浑东西,永远那么冒失,告诉过你多少次,敲门,敲门,告个进,你不会么?记不住么?”

燕翔脸一红,嗫嚅说道:“爹,您别生气,下次……”

郭玉龙怒喝说道:“你还想下……”

关山月一笑说道:“大哥何忍?”

郭玉龙一敛威态,怒气消减地道:“说,什么事?”

燕翔眨了眨眼睛道:“娘跟姨在作诗,命燕翔来请您去评一评!”

郭玉龙眉锋一皱,道:“兰畹就是这样,芝麻大点事也找我……”

关山月笑道:“大哥,这叫做伉俪情深!”

郭玉龙摇头失笑,随即一敛笑容,道:“您先回个话,我就来!”

燕翔应了一声却没动!

关山月含笑站起,道:“大哥这不是逐客,我该走了!”

郭玉龙还没有说话,燕翔那里已开了口:“爹,娘还说请关叔一起进去!”

郭玉龙与关山月俱是一怔,郭玉龙诧声说道:“燕翔,你娘他知道你关叔……”

燕翔咧嘴一笑,道:“燕翔碰上了,跟我娘知道有什么分别?”

郭玉龙又复一怔,随即点头笑道:“对,一样,一样地难缠,兄弟,你既被碰上了,你就别想走,走吧,跟我一起去受罪吧!”

关山月刚想苦笑,入耳两字“受罪”,他又不禁失笑!

只听燕翔说道:“爹,诗,关叔不也懂么?”

“对!”郭玉龙点头失笑道:“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怎么忘了跟前这位无所不通,无所不精的大行家了,燕翔,说你冒失,如今你倒挺细心的!”

燕翔得意地笑了!

郭玉龙转望关山月道:“兄弟,有你帮场,我可以少受点罪了!”

关山月还没来得及表示什么,燕翔那里突然又是一句:“爹,您要是放走了关叔,那就糟了!”

郭玉龙愕然问道:“怎么?糟什么?”

燕翔眨了眨眼,道:“您想想看是不是?”

郭玉龙当真想了想,一想之下突然想起了什么,瞿然一惊,忙摇头说道:“燕翔,有你的,有你的,天,我怎么给忘了,今夜我要是放走了你关叔,她要能饶得了我才怪……”

一把抓住了关山月,道:“兄弟,你可千万别走,你要走了可等于要了我的命,怕你跑了,只好来个把臂而行了……”

转脸外顾,喝道:“燕翔带路,但不许嘴快!”

燕翔应了一声,转身如飞而去!

这里,郭玉龙拉着关山月往后面行去!

行走间,关山月忍不住问道:“大哥,是怎么回事?”

郭玉龙笑了笑,笑得有点神秘,道:“现在别问,兄弟,等见着那几位之后你就知道了!”

关山月没再问,只有让自己纳闷着!

灯光越来越近,灯光透射出,是一座精雅的小楼,小楼上,此际正传出阵阵笑语,声声都悦耳动听!

郭玉龙抬眼望了楼头一眼,道:“你听,兄弟,姐儿几个正在兴头上,谁敢扫她们的兴?”

关山月笑了笑道:“大哥虎胆!”

郭玉龙道:“你别损我了,等明儿个你像我这样,说不定你还不如我,兄弟,我什么都敢斗,唯独斗不起这两位,其实,须眉昂藏七尺躯,小事不妨马虎一点,何必跟她计较?”

说话间已登上小楼,郭玉龙以手按chún,道:“兄弟,别说话,给她们来个意外惊喜!”

关山月笑道:“焉知燕翔没早泄了密?”

郭玉龙眼一瞪道:“他敢,我打……”

“哟,我说爷呀!”那灯火通明的房里,传出了二娘杜兰畹的甜美话声,带着几分娇,几分俏:“谁敢呀?你又要打谁呀?”

郭玉龙低低说道:“听,兄弟,我能背着她说一句么?”

香风醉人,房里倩影闪动,首先迎出了二娘杜兰畹,她一眼瞥见了夫婿身边的关山月,一怔,轻吁说道:“哎呀,怎么兄弟你……”

关山月上前便是一礼:“二嫂!”

郭玉龙眨眨眼,笑道:“这档子差事办的不错吧,夫人何以赏我?”

杜兰畹美目一横,嗔道:“不害臊,当着兄弟你也好……”

郭玉龙涎着脸说道:“那有什么关系,兄弟又不是外人?”

杜兰畹横了他一眼,娇靥上有说不尽的喜悦,望着关山月,既热络又亲切,笑吟吟地道:“兄弟,你什么时候来的呀!”

关山月道:“二嫂,我刚来没一会儿,有点事儿来跟大哥商量一下!”

杜兰畹道:“真是,来了也不来看二嫂!”

关山月道:“我这不是来看二嫂了么?”

郭玉龙一旁说道:“他呀,他本来要走,让我死拉活扯地拉了来!”

关山月笑道:“大哥,看来你不该怪燕翔嘴快!”

郭玉龙笑了,杜兰畹却圆瞪着美目道:“走?为什么呀?兄弟?”

关山月道:“二嫂,夜深了,燕翔去请大哥的时候,我正要告辞!”

杜兰畹道:“那也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五章 订良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