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廿七章 纵英豪

作者:独孤红

关山月扬眉说道:“王爷,不是我大胆敢当面说您,您以这种态度对人,尤其是对您的亲信、您的心腹,可大大地要不得,假如再这样下去,我担心您会无可用之人,谁敢再为您效力卖命,谁又愿意?”

雍郡王皱眉叫道:“要命,要命,早知道会惹来这么大麻烦,说什么我也不敢……真是悔不当初,小关,你饶饶人,留留情,行么?待会儿酒宴上我自罚三杯赔罪,怎么样?”

关山月淡淡说道:“王爷,我可不敢!”

雍郡王道:“得,还没完没了,你不敢,小关,你去打听打听,放眼内城,除了皇上那不算,谁敢这么当面……”

关山月道:“王爷,良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当年唐太宗怕的就是杜如晦、房玄龄、魏征这班贤相,因为他们敢言,而且敢直言,您要是气恼不爱听,下次我关山月不说就是!”

雍郡王道:“下次不说就算了,哪有那么便宜?”

关山月道:“那么,王爷,我请罪!”

雍郡王眉宇抬起,道:“好了,好了,我的老天爷,我还敢拿你治罪,治了你,我的皇上还想不想当?小关,我爱听,我敢自比李世民,下次多多益善,你不说,我找你说,行了么?”

关山月还待再说……

雍郡王已然又道:“小关,你是不是来跟我过不去的?再说我一日不见你如隔三秋,见了你马上吩咐置酒设宴,可巧今天又是满怀高兴,一天的喜事,你好意思么?”

关山月深谙适可而止,见好就收,当即倏然一笑,没再说话!

适时,高人荣送茶进书房,雍郡王向他摆手说道:“人荣,厨房瞧瞧去,催他们马虎一点儿,我等不及了!”

高人荣答应着往外退,关山月适时笑道:“王爷,干什么这么急,这席酒不至于迟到您被立为太子,搬进‘东宫’才摆上吧!”

高人荣已退出门外,雍郡王看了关山月一眼!

关山月一怔,旋即笑道:“王爷,您大可不必,您身边的人,都是您的心腹。”

雍郡王摇头说道:“我的看法跟你不同,防人之心不可无,便连福晋暂时也不打算让她知道,这种事无论怎么说,少一个总比多一个人知道好!”

这位雍郡王的确……

关山月心往下一沉,笑道:“还好,我刚才没请福晋进宫请您去!”

雍郡王道:“你真要那么做了,谁也不会拿你怎么样……”

话锋忽地一转,凝目问道:“对了,小关,你刚才跟谁在说话?高人荣?”

关山月“哦!”地一声,道:“您放心,没提到这件事半个字,我跟他谈的是他这趟出远门的经过,王爷,这点警觉我还没有么?”

雍郡王道:“你有,刚才你怎么说的,我看你一眼你还……”

关山月道:“我总觉得您过于小心!”

雍郡王道:“凡事小心一点总是好的,小关,在别的方面或许你比我强过数倍,可是你看人的眼光却未能比得上我……”

关山月道:“那是,王爷天生一双龙目!”

雍郡王笑了,他着实地很高兴,这句话正顺耳称心:“别捧我,小关,也别让我把你看成一个谀臣,对于这府里的任何一人,我比你跟他们相处的久,了解他们也比你多,我要是连这点能耐都没有,我还角逐的什么帝位,高人荣他不知道怎么搞的,这趟出门回来后,变得沉默寡言,像是有什么心事,这并不太明显,可是我直觉地感到他跟以前,没出门以前有点不同了!”

好厉害,委实厉害!

关山月心头震动,表面上却淡然一笑道:“王爷,假如您出趟远门回来,在身心交疲的情形下,只怕您也会这样,而且说不定比他还糟!”

雍郡王摇了摇头,道:“小关,他刚才可曾跟您提过什么?”

关山月摇头说道:“没有,王爷,完全是他出远门的经过,我看他津津乐道,意兴飞扬,挺高兴的,刚才您不也看见了么?”

雍郡王沉吟说道:“但愿如此,小关,不提了,谈正经的事,我知道了,你可有以教我?”

关山月心里想着高人荣,口中却道:“王爷,您该为自己铺条路,架座桥!”

雍郡王道:“小关,此话……”

关山月道:“王爷,才智如您……”

雍郡王道:“我知道你何指,也明白你的意思,只是,该怎么做?”

关山月道:“王爷您可知道皇上预备在什么时候召集御前大臣?”

雍郡王道:“这在皇上没颁旨谕以前谁也不知道,不过以我看绝出不了三天,皇上做事一向如此,一件事,只要有消息一透出,那么这件事的付诸实施,绝过不了三天!”

关山月道:“这恐怕就是别位阿哥不如您之处,王爷,您可知道皇上预备召集哪几位御前大臣咨议这件大事么?”

雍郡王道:“恐怕少不了熟知的这几个,隆科多,张廷玉,年羹尧,陈阁老,索额图,汤斌,徐无梦……”

关山月道:“王爷,您要留心索额图等三人!”

雍郡王道:“为什么,有理由么?小关?”

“索额图是二阿哥的人,汤斌、徐元梦是‘东官’的师傅,尤其索额图,他更是二阿哥的亲信,多年来皇上一直让他照顾二阿哥起居!”

雍郡王点头说道:“有道理,有道理,他绝不会赞成废老二,他是老二的心腹,一旦老二坐上宝座,他就是大功臣一个,他怎么会赞成废老二,不过还好,皇上对这老家伙平素就没有好感,当初立老二时,他倡议凡太子服御都用黄色,所定一切仪位,几几乎乎跟皇上差不多,从那时候起,皇上就讨厌他,所以我看皇上并不一定会听他的!”

关山月淡然一笑道:“可是您别忘了,索额图有谋略,也有大功,当初除鳌拜,还有,尼布楚之役,他折冲俎樽间,不激不随,占尽优胜,尤其征三蕃时,他掌军机,料理军书,调度将帅,皆中要领,吴三桂就怕他……”

雍郡王笑道:“小关,看来你对军国大事知道的不少!”

关山月笑了笑道:“要不然我凭什么辅您?”

雍郡王笑道:“说得是,这样才称得上辅佐之良才,要是来个一问三不知,终日懵懂糊涂的,我可就糟了……”

顿了顿,抬眼接道:“小关,隆科多、年羹尧几个如何?”

关山月笑了笑道:“王爷,年大将军跟您私交甚笃,至于贝勒佟爷,谁不知道他是王爷您的舅舅,这两位不帮您帮谁?”

雍郡王笑了,道:“纵论大事,句句中听,小关,还好我没小觑你!”

关山月笑了笑,往自己脸上贴了金,也捧了雍郡王,他道:“王爷是知人善用,这长处,为别位阿哥所难及。”

雍郡王哈哈大笑,道:“好一个知人善用,张廷玉、汤斌、徐元梦等人呢?”

关山月脑中电旋,道:“这几位是‘东宫’师傅之属,恐怕您也得防着点儿!”

雍郡王笑了,笑得很得意,道:“小关,这你就不知道了,此辈也皆已潜默归心矣!”

关山月故作一怔,旋即座上欠身,道:“那么,我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雍郡王一摆手,道:“卿家,我告诉你吧,进宫我确是进宫了,那是因为皇上这两天心情不太好,我专为请安去了,可是从宫里出来之后,我一一去看过了以上的几位,关口已然打通了!”

关山月心头略震,笑道:“兵贵神速.王爷可谓做到了这一点!”

雍郡王道:“我怎么敢不快,快一步制人,慢一步受制于人,所以我只有马不停蹄,连访好几个府邸了!”

关山月道:“就凭这一点,王爷就可稳操胜券,储君非王爷莫属!”

雍郡王高兴得直笑,他是着实地乐,眼看“东宫”被废已成事实,几个御前大臣又都是他的人,一旦皇上咨询起来,他们能不力称四阿哥?正如关山月所说,他是稳操胜券,储君非他莫属,他焉得不高兴,焉得不乐?

谈笑间,高人荣告进,酒宴业已摆上,恭请入席。

这一席酒宴,雍郡王为主,两位福晋作陪,请的是关山月,还有高人荣,言明是替高人荣接风洗尘,外带酬远行之劳,采购之功,这对高人荣来说,是殊荣。

高人荣有点手足无措,关山月却是心中雪亮!

雍郡王他会拢揽人心,同时怀疑一个人不但丝毫不露痕迹,反而加倍赐庞,这是他的阴狠处,也是他位阿哥难及处!

这一席酒宴吃到了日头偏西,席散后,雍郡王立即吩咐备一份重礼,并写了封亲笔函,着关山月送往郭府。

他酬谢了郭玉龙,却使关山月根本没机会暗示高人荣,要他随时提高警觉,这不知是有意抑或无意!

关山月带着一份厚礼跟雍郡王的亲笔函件到了郭府!

郭府已上了灯,郭玉龙不在书房,在后面陪着两位夫人跟红姑娘绡红,心畹,闲聊谈笑!六位小将围成一圈,一个也不少!

郭府无殊关山月自己的家,他自己直闯后院!

郭家几口一见关山月来到,惊客之不速,喜好友之夜来,一起站起含笑相迎,六位小将动作快,早已围上了关山月,就中以六少燕南执礼最恭,只有他明白,眼前关叔是他的授业恩师。

绡红姑娘微笑站在一旁,玉手里拉着心畹姑娘的柔荑,心畹姑娘虽是身出名门,但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微红着娇靥,低垂着螓首,那份儿娇态醉人。

关山月进门先递眼色,郭玉龙自然心领神会,没谈了几句他要藉口爷们儿谈爷们儿的,拉着关山月去了书房!

书房里坐定,郭玉龙目光落在了关山月手里的礼盒:“兄弟,这是……”

关山月把礼盒放在茶几上,递过雍郡王的亲笔函,道:“大哥请自己看!”

郭玉龙没再问,当即拆阅了雍郡王的亲笔函,一看之下,他微皱眉锋抬起了头,道:“兄弟,这件事你做差了!”

关山月歉然一笑,道:“大哥,我明白得稍迟了些!”

郭玉龙叹道:“兄弟,我知道你是好意,只是你该知道胤祯的心性与为人,兄弟,我倒不怕他,只是……只是……”摇摇头,接道:“你是在给你自己找麻烦,以后你会感到很扎手,很为难,他要你把郭家除去,看你怎么办!”

关山月笑了笑,道:“大哥,这件事在路上我已经想过了,真要到了那一步,我会把郭家放在最后,到那时候他会向我下手……”

郭玉龙摇头说道:“不,兄弟,在郭、胡、傅三家未除尽之前,他不会向你下手的,这一点你尽可放心!”

关山月道:“那也没关系,只时机一成熟,我也会来个不告而别,谁爱对付郭家谁对付去,他找不上我了!”

郭玉龙淡然一笑,道:“希望一切都能配合得那么好!”

沉默了一下,关山月抬眼说道:“大哥,此来我另外要向您打听件事……”郭玉龙道:“什么事,兄弟!”

关山月道:“大哥不会不知道,前些日子他派了个贴身护卫到‘广东’去了一趟,采购了一批东西!”

郭玉龙点头说道:“我知道,兄弟,怎么,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关山月道:“我想听听那人在‘广东’采购的情形!”

郭玉龙道:“行,兄弟,对你,我没有什么可不说的,我拿样东西给你自己看,你就明白了!”

转身到了书桌前拉开抽屉拿出了一纸信笺,随手递给了关山月!

关山月接过一看,越看眉越皱,看完了信,他抬起了头,望了望郭玉龙,道:“大哥,你在‘南海’的势力我清楚。可是我没想到你的这些部属还这么跟他们作对,这般明目张胆!”

郭玉龙笑了笑,道:“兄弟,你以为我待在这儿不问世事吃闲饭么?”

关山月道,“这是谁制住了高人荣?”

郭玉龙道:“我的贴身护卫之一,他不弱,颇得我真传!”

关山月道:“那难怪高人荣也不是对手了,你的这位护卫可真损,他竟然要把人丢进海里喂鲨鱼!”

郭玉龙笑了笑道:“这是‘南海’对付他们的一贯作风,老规矩了!”

关山月扬了扬手中信笺,道:“这显然是请示函件。”

郭玉龙道:“不错,就因为他是‘雍王府’的,所以他们以急件请示我,要是换个来头小一点的,他们就自行处决了!”

关山月道:“那么,更显然地,你没准,反让他们放了高人荣,而且助他完成使命,这又为什么?”

郭玉龙笑了笑道:“兄弟,正因为他是‘雍王府’的人,我想起了你,认为他也许跟你不错,更重要的是,我爱才。此人是条汉子,是位英雄豪杰,所以我放了他,使他毫不为难地达成任务!”

关山月道:“大哥,你没错,他跟我私交甚笃,也确是个可结交的人,他的所学,他的心性,很令我欣赏!”

郭玉龙道:“那我也没看错他!”

关山月道:“大哥可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七章 纵英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