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 三 章 集贤馆

作者:独孤红

关山月趁势站了起来,道:“诸位,外面冷,也为免惊动别人,诸位都不要送了!”说着,他迈步向外行去。

柳绡红突然说道:“关爷,还有一件事……”

关山月半转身躯,笑道:“红姑娘,我的底细姑娘最好不要问,问了我也不会说,再说,姑娘多知道一些,不如少知道一些。”

柳绡红脸好红,竟怔住了!关山月转过身去又迈了步,金掌柜的父子都没送。

但关山月刚走了两步,他又转过了身,说道:“来时翻墙,走时不好再翻墙,可否请小翠姑娘跟我去关个门!”

金掌柜忙道:“小翠,你跟关爷去!”

小翠没再不高兴了,脆生生地答应了一声,扭着腰肢跟着行了出去。望着关山月那潇洒的身影踏上了雪地,姑娘柳绡红狠狠地盯了他一眼,跺了绣花鞋,道:“不说算了,干什么那么神秘,稀罕!”

金飞一笑说道:“谁稀罕谁知道。”

天!姑娘柳绡红那张娇靥红透耳根,又跺了绣花鞋,撒了娇,发了嗔:“二叔,你看他……”

金飞忙道:“天地良心,我是怎么说的爹听见了,我可没说你稀罕。”

这一下姑娘跳了脚,她一摔那乌油油的大辫子,叫道:“二叔,您就不管管他……”

金掌柜的脸色有点阴沉,道:“别闹了,是福是祸现在还不知道呢!”

这句话像晴空突然来了片乌云,使天沉闷里的让人透不过气来,又像一块重铅,带着人的心往下沉。金飞敛了笑容,没作声。

姑娘柳绡红香chún翕动,想说什么,但望着金掌柜的那阴沉脸色,她没敢说,终于忍了下去……

关山月在小翠的相送下,出了那两扇窄门儿,向小罩道了一声谢后,顶着那刀一般的透骨寒风走了!

小翠瞪着一双大眼睛,望着那在寒风里丝毫不显冷意的颀长身躯出了一会神,才掩上了门儿。

可惜,她门儿关得仍是嫌早了一点儿,她没看见这一幕,这一幕是……

关山月刚走不到几步,由胡同左院,那两个灯笼挑得高高的那个大朱门里,踏着石阶走出来个人!

这个人是个瘦削老头儿,留着两撇胡子,衣着挺讲究,两眼炯炯有神,一望而知是个练家子。

这老头儿刚下石阶便一眼望见关山月,顿时,他直了眼,一怔之后忙赶上去,边走边唤道:“前面的那位,请候一步。”

关山月闻声停了步,他刚转过身,那老头儿已然到了他面前,只一瞪眼,一巴掌拍上了关山月的肩头,尖声叫道:“兄弟,果然是你……”

关山月也自一怔,但他立即恢复平静,含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巴老!”

话刚说完,那老头儿叫了起来:“哎呀,兄弟,你怎么搞,既来了怎不找我去,你可不知道,王爷等你都等得急死了……”

关山月笑说道:“巴老,我刚到!”

那老头儿吹了胡子,道:“兄弟,你这不是瞪着眼说瞎话么?我可瞧见你是由那个门儿里出来的,你真……”

关山月微微一惊,随即红着脸赧笑说道:“瞧见就瞧见了别嚷嚷好么,巴老?”

那老头儿一怔,然后是一脸邪笑,又一巴掌拍上了关山月肩头,眨了眨一双老眼笑道:“兄弟,会拿耗子的猫不叫,咱们哥儿俩多年的朋友了,我可真没瞧出你还有这一手儿?那位红姑娘可是出了名的标致大美人儿,不但人长得标致,那双眼儿能勾魂儿,那小嘴儿里的几支曲子,也是数遍‘北京城’无出其右的,可惜她冷若冰霜,凛然不可侵犯,卖唱不卖笑,要不然那不知有多少人早拜倒裙下做孝子了……”

关山月眉锋一皱,道:“你老哥哥想必也是其中的一个!”

那老头儿老脸一红,干笑一声,道:“不瞒你说,兄弟,我是那贪腥的馋嘴猫,可是她带刺儿扎嘴,不过,兄弟,既然你泡上了,能进了那窄门儿,没说的,从今后你老哥哥打消这念头……”

一摇头,伸手摸上了胡子,嘿嘿笑道:“人家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以我看唯独这件事儿,嘴上没毛的才办得牢,姐儿爱俏,你老哥哥那张长着这两撇的老脸,哪比得上兄弟你这张人见人爱,能挤破爱俏娘儿们头的俊美小白脸儿?”

关山月红了脸,叱道:“别胡说,才刚认识!”

“算了,兄弟!”那老头儿挤眉弄眼的道:“瞒得了别人还瞒得了你老哥哥?刚认识就能进她的门儿?还顶着刀子送你走?简直是深情的老相好嘛?别瞒我,你来了不止一天了,兄弟,你令人羡煞,妒煞!”

关山月皱了眉,道:“这么说老哥哥你是这儿的常客,也是风月场中的老手?”

那老头儿嘿嘿笑道:“兄弟,老毛病了,你还不知道?”

关山月淡淡笑道:“你也不怕我在老嫂面前告你一状?”

那老头儿显然有季常之癖,一哆嗦,白了脸,忙道:“哎哟,好兄弟,千万做做好事,千万,千万替你老哥哥兜着点儿,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望了望关山月脸色,目光一转,笑道:“兄弟,你这是开玩笑,存心吓我,是么?我说嘛,自己弟兄,怎么会?说什么兄弟你也不会要你老哥哥……”

关山月扬眉说道:“谁说的?”

那老头儿一哆嗦,又白了脸,刚要再说。

关山月一笑说道:“老哥哥,不让我告状也行,咱们谈条件,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老哥哥也什么都不知道,明白么?”

那老头儿忙嘿嘿赔笑,一颗头点得像舂米,道:“行,行,行,那还能不行,兄弟你说一句还不就是一句?兄弟,可是真的,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还有!”关山月道:“你老哥哥既知道了,我如今就索性在你老哥哥面前报个备,从今儿个起,无论是谁,他要敢碰红姑娘一指头,或者想进那两扇窄门儿一步,别说我姓关的翻脸无情不认人!”

望着关山月那目中冷电一般的威棱,还有那满脸的煞气,就像一股子冷风灌进了那老头儿的衣领,冷得他机伶一颤,他忙点头说道:“兄弟,那还有说的?当然,当然,别说你,就是你老哥哥我,不知道便罢,知道了我也要剁了他那只手,打断他两条腿不可!”

关山月chún边泛起了一丝笑意,道:“老哥哥,我谢了,就这么办!”

那老头儿忙道:“自己弟兄哪来这一套?还谢个什么劲儿……”

目光一转,赔上一脸谄笑,接道:“说真的,兄弟,夜长梦多,为免日后麻烦,干脆拣个日子把她接出去,这事包在你老哥哥身上……”

关山月一摇头,淡淡笑道:“老哥哥,谈娶嫁那还早,再说,女人心,海底针,她要不变怎么也不会变,她要是会变,你就是打个铁链子,把她锁起来那也没有用!”

那老头儿一拍大腿,叫道:“对,对,对极了,行,兄弟,对娘儿们,看来你比老哥哥我还内行,说正经的,你是什么时候……”

关山月道:“老哥哥,别老站在这儿,咱们边走边谈,行么?”

“行!”那老头儿一点头,道:“走,咱们先到馆里去!”

说着,两个人并肩往胡同儿口去!

走没几步,那老头儿开了腔,道:“兄弟,可以说了吧!”

关山月道:“老哥哥,我到了两三天了!”

那老头儿一怔,诧然说道:“怪不得老哥哥安排在‘永定门’接你的人没见着你,可是,兄弟,算好了你今儿才到的!”

关山月笑了笑道:“就不能走快点儿么?”

“能,能!”那老头儿点头说道:“可是,兄弟,你既然早来了,为什么不到馆里来找我去?”

关山月淡淡笑道:“我有我的理由!”

那老头儿道:“老哥哥我想听你的理由!”

关山月笑了笑,道:“老哥哥,有道是:‘无功不受禄’,老哥哥你知道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可是人家只知道我叫关山月,别的是一无所知,你说对么?”

那老头儿猛一点头,道:“对,兄弟,往下说!”

关山月道:“所以,在我没进‘雍郡王’府之前,我总得找点东西作为晋见之礼……”

“没那一说!”那老头儿摇头说道:“王爷求才若渴,他从不计较……”

关山月道:“老哥哥,我不是指的那种礼,我囊中能有多少,就是倾我囊中所有,也未必让王爷看在眼里!”

那老头儿讶然说道:“兄弟,那你说的是……”

关山月笑了笑,道:“我指的那个礼,一方面不会让人瞧低了我,另一方面也替老哥哥你脸上增点光采,同时……”

那老头儿忙道:“兄弟我明白了,只是,那是什么?”

关山月道:“老哥哥,这两天来,‘北京城’里闹什么?”

“闹什么?”那老头儿沉吟了一下,忽地眼睛一亮,急道:“飞贼,兄弟,你要拿飞贼?”

关山月含笑点头,道:“不错,老哥哥,这份晋见礼如何?不轻吧?”

“轻?”那老头儿叫道:“兄弟你要能拿着飞贼,不但兄弟你立即获得王爷器重,老哥哥我脸上增光,就是王爷自己也有莫大的好处!”

关山月点头笑道:“这就是喽,足见我没选错,老哥哥,这就是我的理由,老哥哥你该不会再怪我来了不去报到了么?”

那老头儿道:“兄弟,我压根儿也没怪你,兄弟,行,真有你的……”一顿,接道:“只是兄弟,有线索了么?”

关山月一抬右手,笑道:“老哥哥,已在此中,如探囊耳!”

那老头儿一怔,道:“兄弟,真的?”

关山月道:“这还能骗,老哥哥,我可是瞎吹胡擂之人?”

那老头儿大喜,道:“兄弟,那你怎不赶快……”

关山月淡然摇头,道:“老哥哥,不忙!”

那老头儿一怔,道:“怎么说,兄弟,不忙?”

关山月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那老头儿诧声叫道:“兄弟,那又为什么?”

关山月摇头说道:“看来老哥哥你算不得老江湖,你知道他是个人还是另有未露面的同党?”

那老头儿呆了一呆,赧笑说道:“兄弟,是我糊涂,可是万一他闻风……”

关山月笑道:“更糊涂,老哥哥,他既已在我手掌之中,他往哪儿跑?老哥哥试想,只要我看上的,可曾有一个能跑出我手去?”

那老头儿赔笑说道:“没有,兄弟,谁能逃出你手去?兄弟,那是谁?”

关山月摇头笑道:“不能说,怕老哥哥你抢了我的大功,让我没晋见之礼!”

那老头儿失笑说道:“兄弟,说真的……”

关山月道:“老哥哥,人,就在这‘八大胡同’之中,是谁,不能说!”

那老头儿道:“兄弟,你当真怕老哥哥我抢了你的大功?”

关山月笑道:“老哥哥,说着玩儿的,别认真,可是我真不能说,别怪我,老哥哥,万事小心为上,少一个人知道,总要比多一个人为好,你说是么?”

那老头儿笑了笑,道:“你总有理,好吧,我不问!”

关山月倏然转话,笑道:“老哥哥,现在情势如何?”

那老头儿道:“你是知道的,兄弟,众家阿哥都有一帮拥立的人,雍王爷实力虽不见得弱于谁,但也算不得顶强,要不然他不会命我把兄弟你找来……”

关山月道:“老哥哥,我又能为他做点什么?”

“多了,兄弟!”那老头儿谄媚地笑道:“有了你,雍王爷一如文王之遇姜尚,刘备之得孔明!”

关山月笑道:“老哥哥,我只是一个打手,一名死士!”

那老头儿道:“别谦虚,兄弟,这档子事谦虚不得,正如兄弟你所说,老哥哥我知道你,可是别人并不知道你……”

关山月道:“那总不能我自己把自己捧上了天!”

那老头儿道:“没人让你自吹自擂,可是你总得露两手给他们看看!”

关山月道:“那是当然,不过我只能把握适当的机会,像这拿飞贼,不就是一桩么?这是把握了露脸的机会!”

那老头儿道;“可是雍王爷一但问起了你……。”

“不会的,老哥哥!”关山月摇头说道:“他只会把我当成一名死士!”

那老头儿道:“真要那样,雍王爷就算不得在众家阿哥中,最英名的了!”

关山月道:“这么说来,他会问我了!”

那老头儿道:“那当然,不信你瞧好了!”

关山月道:“那也没关系,我适可而止,显露自己锋芒不可太露,要是把自己显露得比他还强,那是大不智!”

那老头儿道:“怎么说,兄弟?”

关山月微微笑道:“很简单,老哥哥,美服患人指,高明遭神恶,你该知道,那前辈古人杨修之佐曹阿瞒!”

那老头儿摇头说道:“兄弟,雍王爷不是曹孟德!”

关山月笑了笑,道:“我听说,这位雍王爷并不是皇上的亲骨血,而是一个叫卫光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集贤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