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 卅 章 破红莲

作者:独孤红

一行六人在夜色里顶着风出了“北京城”!

出了城,他们经“孙河镇”,“顺义”,绕“牛栏山”,过“密云”,直奔了“长城”!

长城,在全世界历史上的著名古迹,埃及的“金字塔”,以及中国的“万里长城”,是最值得称道的!

无论哪一个中国人,如果登临山海关,古北口或是居庸关,看那山川的伟大形势,万里长城婉蜒于穷山大谷之间,雄壮威严,每个人都会涌出爱国的宏愿,而感到热血沸腾!

黎明时分,这一行六人站在那高高的“古北口”上,纵目眺望,莫不悲愤慷慨,发上冲冠!

郭玉龙更振吭悲吟:“雄壮兮国土,永在兮国魂!”金声玉振,裂石穿云,悲怆直逼长空!

关山月抬手遥指,道:“在江南,到处是花林烟草,细雨微风,听的是吴侬软语,舞的是羞月云裳,而今,一到这长城高处,全是山峦起伏,大漠风尘,‘长城互连连,连连三千里’,何等的雄壮,何等的刚强!”

郭玉龙一振“八宝铜刘”,往东一指,高扬着双眉道:“玄晔有这么一句诗:‘地势长城接,天空沧海连’,‘山海关’雄称天下第一,昔日吴三桂……”身躯倏颤,垂下“八宝铜刘”,长叹说道:“不提也罢……”

几人莫不悲愤黯然,回顾长城之内,这一片大好河山,关山月不忍卒睹,扭过头来道:“天快亮了,咱们走吧!”

于是,一行六人鱼贯步下长城!

一出长城,便令人有置身异域之感!出了“古北口”,那座郁郁苍苍的“五龙山”已近在眼前!

正午时分,六个人攀登到了“五龙山”的最高处,居高临下,由那些林木的茂密枝叶四下看,燕南突然指着身左脚下说道:“关叔,您看,在那儿了!”

几个人循指望去,可不是么,一座宏伟广大的寺院,就坐落在峰下的半山腰上,坐落处,是一大片空地,四周则是一圈密林,错非是站在高处,要不还真难发现它!

的确是新盖好的,画栋雕梁琉璃瓦,每一样都闪闪发光,够气派,可见胤祯是花了不少银子!

关山月指着“红莲寺”道:“大哥,可看见那些明桩暗卡?”

郭玉龙点头说道:“兄弟,已然尽收眼底,我说句稍嫌狂妄的话,错非是你我,换个人还真破不了这座‘红莲寺’!”

关山月道:“说得那个一点,恐怕还要赔上性命,铜墙铁壁,龙潭虎穴,能进去而又能出来的人,便是绝世高手,不知道这座‘红莲寺’是谁督工建造的?”

郭玉龙道:“没听说么?是喇嘛!”

关山月摇头说道:“我不相信喇嘛之中有这种能人!”

郭玉龙道:“那也许画图的不是他们。”

关山月道:“这就对了,那么,画图的又是谁?”

郭玉龙摇了摇头,没说话!

关山月双眉微扬,道:“大哥,咱们是给他们来明的,还是来暗的?”

郭玉龙淡然说道:“兄弟,咱们都算是明人!”

关山月道:“那么,咱们就跟他来明的,咱们今有六个人,关于人手的调配……”

郭玉龙道:“兄弟,别忘了,这一仗是你挂帅。”

关山月微微一笑,道:“我认为没有什么好调配的,只请大哥迟走一步,先把寺后坟前那处秘密出口封了,然后再赶到寺前来!”

郭玉龙一欠身道:“末将得令。”

关山月倏然失笑,道:“其余的几个跟我来。”当先穿林行下去。

关山月等一行五人,从密林中绕到了“红莲寺”前,站在林内往外看,“红莲寺”三个大字的那块横匾,高挂在寺中门的门头上,两扇中门既高又大,紧紧地关闭着,只有左边那处偏门半掩着。

门前,大阶高筑,十有二级,石阶上,蹲着两尊栩栩如生的石狮子,的确足够气派的。

在石狮子旁边,正有两个黑衣汉子在那儿晒太阳,懒洋洋的在谈话,由于距离过远,风又大,听不清楚那两个黑衣汉子在谈些什么。

另外,在寺两侧树林内,藏着不少黑衣汉子,这没能瞒过关山月的双眼,他明白,“红莲寺”三面有桩卡,单寺前没布上,这就等于一个开口的大口袋等人往里钻呢。

正观望间,一阵衣袂飞风声由远而近。

关山月忙低喝道:“俯身。”

五个人忙俯下身去,适时,一条人影由正对着寺门,由两片树林夹成的路上飞掠而过,直落寺前空地上,那又是一名黑衣汉子。

那两名晒太阳的黑衣汉子,立即翻身跃起,追了上去。随即,刚来的黑衣汉子向他们低低谈了一阵,然后转身又从原路掠走了。

黑衣汉子走后,那两个忙了起来,一个转身由左边偏门进了“红莲寺”,另一个则奔向寺右密林。

关山月低低谈道:“想必是胤祯派人报信来了,可是他却没想到,咱们会赶在了他派出的人的前头……”

谈话间,那奔进右侧密林的黑衣汉子已走了出来,关山月双眉一扬,道:“走,跟我出去。”当先迈步行了出去,还咳嗽了一声。

这一声咳嗽,惊动了那黑衣汉子,他忙停步往这边望了过来,一见林中走出两男二女,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孩,他不由一怔,站在那儿没再动。

关山月像没看见他,走在最前面,迈步直闯寺门。

那黑衣汉子可沉不住气了,一招手唤道:“喂,喂,站住,站住。”

关山月停了步,望着他静等下文。

那黑衣汉子迈步走了过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显然他并不认识关山月,也没想到这些人会来得那么快,本来嘛,报信的人不是刚刚才走么。

关山月道:“来烧香许愿,随喜参拜的。”

那黑衣汉子拾头说道:“你大概弄错了吧,这儿是‘喇嘛寺’……”

关山月道:“没错,我几个信的就是喇嘛教。”

那黑衣汉子疑惑地一打量关山月等五人,脸色忽地一怔:“朋友,你开玩笑,这可不是你开玩笑的地方。”

关山月道:“那么我说正经的,这座‘红莲寺’是你阁下的?”

那黑衣汉子迟疑了一下,点头说道:“不错,怎么样?”

关山月淡然一笑道:“那么,开玩笑的是你而不是我,这座‘红莲寺’既然是‘喇嘛寺’,而怎会属于你朋友这么一位武林人物。”

那黑衣汉子立即一怔,随即结结巴巴地道:“这……这有什么稀奇,我刚信奉喇嘛教,是寺庙里大喇嘛的徒弟。”

关山月“哦!”地一声道:“原来如此,那正好,大喇嘛在么,我要见见他。”

那黑衣汉子道:“你们究竟是干什么的?”

关山月道:“我不瞒阁下,我是‘九门提督’辖下,查缉营的,到这儿来办案的。”

那黑衣汉子“哦”地一声道:“你是查缉营的?”

关山月点头说道:“不错!”

那黑衣汉子道:“办案?办什么案?办案怎么办到这儿来……”

关山月道:“没错,‘唐山’、‘玉田’两地有百姓告状,说近百名木匠、泥水匠被人雇去盖房子,一去半年没有音信,事情闹到了京里,上面把案子交到了‘查缉营’,正好这时候有人密告,说在‘红莲寺’后山坡上看见有人埋死人,埋的都是些木匠、泥水匠,所以我来查查看……”

“谁说的?”那黑衣汉子一惊说道:“这儿是‘喇嘛寺’,刚盖好是不错,可是工人们都回去了,再说喇嘛是出家人,怎么会……”

关山月道:“我知道,这用不着阁下多解说,我见见大喇嘛,然后请他跟我到寺后山坡上挖挖看,如找不着尸首,那这件案子就跟‘红莲寺’没关系,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那黑衣汉子道:“山坡上有坟,那坟里的死人难道……”

关山月截口说道:“死得久的早就成骨头了,要是刚死么,我得带回去让告状的家属认一认,如要不是就没有关系!”

那黑衣汉子变色说道:“要是呢?”

关山月道:“那这座‘红莲寺’的每一个人少不了得要吃官司。”

“官司?”那黑衣汉子冷笑说道:“朋友,你找错了地点,你知道这座‘红莲寺’是谁盖的?”

关山月道:“是谁盖的都一样……”

那黑衣汉子道:“要是十阿哥盖的可就不一样了!”

关山月故作一怔,道:“怎么?这‘红莲寺’是十阿哥盖的?”

那黑衣汉子冷笑说道:“不错,你当是谁盖的?”

关山月道:“我还当是民间……”

“朋友!”那黑衣汉子道:“快快着回去吧,我们这些人好惹,要是劳动了十阿哥,休说朋友你的身家性命,便是连‘九门提督’的顶子也保不住!”

关山月一摇头,道:“不,公事公办,皇子犯罪与庶民同罪,尽管这座‘红莲寺’是十阿哥盖的,他的人要是为非作歹,残害人命,我照样要办,请你去通报大喇嘛一声……”

那黑衣汉子直了眼,道:“你,你说什么?”

关山月淡然说道:“请你去通报大喇嘛一声。”

那黑衣汉子道:“朋友,你可要醒来说话。”

关山月道:“光天化日下,难道你是在睡梦中么?”

那黑衣汉子道:“我告诉你这是十阿哥……”

关山月道:“我听见了,而且听得很清楚。”

那黑衣汉子直摇头,道:“朋友,我看你是寿星公公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关山月道:“吃官家的饭,拿官家的俸,这条命就是官家的,谁有本领拿走,随时可以伸手。”

“好话,”那黑衣汉子阴阴一笑,道:“‘九门提督’他可真放心,竟然派你几位来办事,还带一个小孩!”

关山月道:“以我看很够了。”

那黑衣汉子道:“是么?”

关山月道:“不信你试试,燕南赶他进去。”

燕南应声停步面前,扬着眉梢说道:“你进去不进去?”

那黑衣汉子哪把燕南放在眼里,嘿嘿一笑道:“小家伙,我的胳膊都比你的大腿粗……”

燕南道:“那你试试谁胜过谁,我让你爬着进去。”

左手往外一挥,那黑衣汉子带着轻蔑的笑,伸手就要去勾燕南的左腕,未料燕南比他快,左腕一沉一拳捣在他肚子上,他“哎哟”一声弯下了腰,燕南下面又是一腿飞出,燕南损,正踢在他膝盖上,“叭!”地一声轻响,膝骨碎了,那条腿从此报废,黑衣汉子大叫一声倒了下去,抱着那条腿满地乱滚。

这一来,立即惊动了“红莲寺”内外,寺两侧密林里,扑出了十几个黑衣汉子,个个手里拿着兵刃,把关山月等五个围了起来。

燕南人小胆大,连眼也没抬一下,他对着满地乱滚的黑衣汉子喝道:“你进去不进去,再不进去我就补你一脚。”

那地上黑衣汉子含糊了,还真怕他,停了滚翻就要往“红莲寺”爬,这时候一名黑衣汉子冷哼一声,抡刀扑向燕南。

燕南像没看见,甘联珠替他担心,忙喊道:“六弟小心。”

燕南转过头来一笑道:“谢谢你,姐姐。”

手中短剑带着鞘往外一挥,正敲在那黑衣汉子的持刀右腕脉上,那黑衣汉子痛呼一声,单刀坠地,燕南快,短剑再往外一送,直点在他小肚子上,那黑衣汉子又一声大叫,抱着肚子滚了下去。

这一手快、稳、准,桂武、甘联珠夫妇直了眼,自叹不如,关山月站在一旁笑了。

一众黑衣汉子大为惊怒,定了定神,叱喝声中便要围攻,突然一声冰冷沉喝由“红莲寺”偏门方向传了过来:“不许动,你们都闪开些!”

众黑衣汉子闻声立即收势退后,“红莲寺”那偏门方向,缓步走来一人,那是个身躯高大,浓眉大眼,狮鼻海口,一脸横肉的带发头陀,头上围着道金箍,阳光下闪闪发光,一脸地狞笑,看上去凶恶怕人!

甘联珠脸色一变,急低低说道:“前辈,这人是‘九指头陀’一空,一般功力内外双修,而且满身是毒,纵横川陕,凶名震武林,六少不是……”

关山月微微一笑道:“谢谢姑娘,我知道了……”

适时,那高大头陀已经到了近前,目中凶光一扫地上两名黑衣汉子,然后抬眼阴笑问道:“他两个,是谁放倒的?”

燕南初生之犊不畏虎,头一仰,道:“我!”

高大头陀咧嘴一笑,道:“小小年纪,竟有这么一身好本领,难得难得,过来,过来,跟佛爷我亲近亲近!”他抬手向燕南招了一招。

关山月跨步而前,闪身挡在燕南面前,左掌一翻一抖,道:“出家人好心肠,怎用这种手法对一个孩子。”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随着关山月的出掌,两个人中间地上黑了一片,令人触目惊心,高大头陀脸色一变,旋即阴笑说道:“没料到这儿碰到了识货人,算这娃儿命大,你是……”

燕南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卅 章 破红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