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卅二章 拯弱女

作者:独孤红

雍郡王却道:“舅舅,固然,小关可以轻易地进去,可是他绝不如您去改便当,这件事只准成不许败,万一被人发觉了,再想去改也就难了!”

隆科多沉默着,没有说话!

关山月一旁说道:“舅爷,王爷只有您这么一位舅舅!”

“是啊!”雍郡王道:“您要不肯帮我的忙,往后谁还肯帮我的忙!”

隆科多捋着胡子,只不作声,老脸上神色很复杂,很明显地,他在犹豫难决。

关山月道:“舅爷,王爷能不能登上宝座,端在您肯不肯帮这个忙,也全在这一举,您要三思!”

隆科多双眉忽地一挑,猛然点头:“好吧……”

雍郡王大喜,跳起来叫道:“舅舅,您真好,我就知道您不会不答应,舅舅,我真想给您叩头!”

隆科多老眼一翻,冷冷说道:“没人拦着你!”

雍郡王道:“您以为我只是嘴上甜么,我是说叩就叩。”把椅子往旁边一拉,他真要跪下去。

隆科多一抬手,道:“行了,老四,您有这个心也就够了,唉,谁让我是你的舅舅,是刀山,是油锅,我也得走一趟了。”

雍郡王他没往下跪,忙道:“舅舅,我不会忘了您的好处的!”

隆科多瞟了他一眼,道:“别忘了,还有小关,要不是小关……”

关山月道:“我算不了什么,我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实际去做的,却是舅爷……”

雍郡王道:“小关,别谦虚,你也是我的一大功臣……”

隆科多忽地站了起来,道:“我倦了,想歇会儿去,你两个聊聊吧!”

雍郡王明白他的心意,连忙答应。

关山月也不糊涂,却道:“王爷,我已不胜酒力……”

雍郡王道:“怎么,你要走?”

“不!王爷!”关山月笑了笑,道:“我想向您要个地方,今夜在您这儿过一宿。”

雍郡王两眼一睁,笑道:“小关,敢情你也……”

关山月笑了笑,没说话。

雍郡王望望已过朱栏小桥的隆科多一眼,低低说道:“小关,你只能要一个!”

关山月故作一怔,道:“怎么?莫非王爷有意……”

“我?”雍郡王道:“别开玩笑了,装什么糊涂,两位福晋都在,我得敢哪?再说,有了一个小萍,我什么都不想了,是……”

反手指了指隆科多。

关山月“哦!”地一声,笑道:“敢情舅爷人老心不老……”

雍郡王眨眨眼道:“他呀,平生无他好,你,难道不怕你的那一位……”

关山月道:“王爷!山高皇帝远。”

雍郡王轻击一掌笑道:“好一个山高皇帝远,要说男人家哪个老实,那是东吴大将,贾化(假话),小关,你的她……留神我打你的小报告,说吧,你要哪一个?”

关山月想了想,云黛像个老风尘,她该不在乎生张熟李,翠云则较为嫩一点,她要是陪那么个糟老头子,未免过于委曲,当即他道:“王爷,我要翠云!”

“好眼力!”雍郡王又击了一掌,道:“小关,不瞒你说,翠云尤是处子之身,她刚进八大胡同没多久,倔强得很,就不卖身,当然,在我这儿她不会坚持,你阁下可以轻轻怜爱,别像……”

关山月笑道:“王爷似乎是行家老手,试问章台走过几遭?”

雍郡王忙以指压chún,“嘘!”地一声,道:“阁下,你我都是男人……”陡然喝道:“来人!”

远处“喳!”地一声,一名亲随飞步而至,一打千:“奴才在!”

雍郡王道:“过来!”

当奴才的都懂得这一套,那亲随立即走过来把耳朵凑了过来。

雍郡王在他耳边低低说了两句,他立即应声而去!

雍郡王转过身来一抬手,笑道:“阁下,请吧,‘碧兰轩’!”

关山月笑笑站了起来!

雍郡王陪着他过小桥踏上了一排画廊,行走间,关山月像想起了什么事,突然说道:“王爷,有件事我忘了向您禀报了!”

雍郡王笑问道:“现在你阁下还会想起什么事?”

关山月道:“王爷,是正经大事!”

雍郡王道:“你正经的时候还真多,说吧!”

关山月道:“十阿哥身边有个能人,您要特别留意……”

雍郡王“哦!”地一声道:“老十他身边有个什么能人?”

关山月道:“就是为‘红莲寺’设置的机关消息绘图的那个人!”

雍郡王道:“那个人怎么?”

关山月道:“据郭玉龙说,‘红莲寺’中的机关消息无人能破,只一误入‘红莲寺’,就是大罗金仙也休想逃过劫数,他认为绘图的那人,是近百年来此道中的唯一能手,成就之高,造诣之深,放眼当世,无人能及!”

雍郡王道:“噢,郭玉龙是这么说么?”

关山月道:“是的,王爷,事实上我深有同感!”

雍郡王瞥了他一跟,道:“你知道这个人是谁么?”

关山月摇头说道:“王爷,我不知道!”

雍郡王道:“那么你的意思是……”

关山月道:“此人允称奇才,假如他能为您所用……”

雍郡王道:“我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么?”

关山月道:“王爷明智,不该问我!”

雍郡王道:“事实上我不打算再设置什么秘密机关!”

关山月道:“日后大内也设置这么一套,您以为如何?”

雍郡王目中异采飞闪,击掌笑道:“对,我怎么没想到,小关,谢谢你,一语惊醒梦中人,假如日后大内也装设一套机关消息,再加上侍卫‘血滴子’,我就可高枕无忧,安安稳稳做我的皇上了,小关,这件事……”

关山月道:“您可以先派莫太平他们去打听打听!”

雍郡王道:“那是小材大用,我打算派你!”

关山月道:“王爷,您忍心?”

雍郡王笑了,道:“好吧,我先让他们去打听,你歇息你的,等他们打听到了,我再改派你这位大将上阵!”

大将上阵,不知是有意,抑是无心!

关山月没在意,也没再说话!

眼前已是“碧兰轩”,那么一间静舍,后倚林木,前临一泓碧水,幽雅极了,雍郡王笑道:“小关,够意思吧,这儿是我这‘雍王府’里最最幽静一角,比‘听风轩’好得多,阁下,快进去吧,别让人久等,我不能奉陪了,且记住我的话!”

拍了拍关山月的肩头,眨了眨眼,径自转身他去。

关山月目送雍郡王离去,然后转望关着门的“碧兰轩”,里面点着灯,但不见人影,不闻人声!他走过去推了推门,门没关,应手而开!

眼前,是个雅致的小客厅,摆设之考究,气派,那是自毋待言,厅左,另有一房门虚掩着,是另一间房,房里灯光外透,长长拖在花砖地上。

关山月明白了,翠云该就在那一间里,他走过去推开了门,可不是么,这是极豪华的一间,牙床玉钩绣花枕,金猊檀香袅袅升,翠云,她就坐在床边!

见关山月进来,她缓缓站了起来,嫣然一笑,低低发了话,落落大方,毫无羞涩忸怩态:“席散了?”

此情此景,最动人心,然而,关山月心无半点邪念,他微一点头,含笑说道:“是的,姑娘怕也够累的!”

翠云道:“没什么,风尘生涯,天天如此,怎能说一个累字?”

她走过去拴上了门,转身含笑说道:“关爷怕喝了不少!”

关山月道:“也没多少,不过我不善饮,颇有点酒意。”

翠云迟疑了一下,娇靥上如飞掠过一丝酡红,道:“那么我侍候关爷歇息!”

关山月扬了扬眉,没说话!

翠云微微低下了头,道:“关爷,既入青楼,我知道迟早难免,在内城王府,我也没有选择,不过,能侍关爷枕带,我也没什么遗憾,只是翠云至今犹是处子身,还望关爷……”

关山月一抬手,拦住了她的话头,道:“姑娘请坐!”

翠云抬起了头,眼望关山月道:“关爷不急着歇息?”

关山月微一点头,道;“是的,姑娘!”

翠云道:“那么关爷是要……”

关山月道:“我想跟姑娘聊聊!”

翠云目中忽现异采,眨动一下美目,道:“关爷,翠云遵命!”

袅袅走过去坐在了床边。

关山月也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坐定,他道:“翠云是姑娘的本名?”

翠云道;“不,关爷,翠云两个字是到了‘八大胡同’之后起的,我的本名叫缦云,姓陈!”

关山月道:“那么我称呼你一声陈姑娘……陈姑娘兰心蕙质,冰雪聪明,应该看得出我是怎么样的人,把姑娘从‘听风轩’请到这儿来的用意何在!”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翠云美目中异采一阵闪动,道:“那么,我没有看错关爷……”

关山月道:“姑娘既然知道……”

“关爷!”翠云道:“我是个青楼妓,纵然知道也应略作表示……”

关山月道:“那么姑娘如今可以放心了!”

翠云微一摇头,道:“关爷,我一直没有担心什么,对那些老爷子,我自知没有选择的余地,这也是我的命,对您,假如您真要……我愿意献身,得侍关爷这等英雄,那该是我的……”

关山月道:“姑娘,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女儿家清白重逾性命,那值不得!”

翠云微一摇头道:“我的想法跟关爷的想法不同,我认为值得,再说,身在妓楼,有几人能保全一身清白?”

关山月道:“姑娘当初就不该进‘八大胡同’!”

翠云道:“关爷,女儿家没有那么贱的,除非她自甘堕落,然而造物弄人,缦云命薄,若之奈何?”

关山月道:“我想听听姑娘的过去!”

翠云道:“关爷关爱,缦云自当奉知……”顿了顿,她接道:“关爷,翠云原是良家女儿,陈家也算得上世代书香……”

关山月道:“姑娘,这我看得出,府上是……”

翠云道:“姑苏!”

关山月道:“好地方!”

翠云道:“是的,关爷,姑苏确是个好地方,在离乡背井的缦云眼中,姑苏的土都是香的……”

关山月道:“人恋故土,思乡之情人皆有之!”

翠云道:“是的,关爷,但世上多少人有家归不得,更有的家破人亡,流落他乡,孤寂愁苦,过那悲惨岁月……”

关山月明白了,这是指她自己!

翠云接着说道:“关爷,我提个人……”

关山月道:“谁?”

翠云迟疑了一下,微摇螓首,道:“这个人关爷不会认识,不提也罢!”

关山月何等样人,立即明白她是深悔失言,不想再说,他心中动了疑,淡然一笑,道:“姑娘,说说何妨?”

翠云摇头说道:“这个人关爷不会认识……”

关山月截口说道:“姑娘是不愿提?”

翠云道:“不,关爷不认识的人,提他干什么?”

关山月道:“姑娘没提,怎知我不认识?”

翠云摇头说道:“关爷绝不会认识……”

关山月道:“姑娘说说看,也许我认识!”

翠云嫣然一笑,娇媚地道:“关爷,陪您谈点别的不好么?”

关山月目光深注,道:“自无不可……”

翠云忙道:“那么,我跟关爷……”

关山月道:“姑娘似乎有难言之隐?”

翠云微微一惊,叹道:“关爷,您是个明白人,像缦云这种女人,以良家姑娘清白女儿身,流落‘八大胡同’,沦为烟花,倚门卖笑,任人轻薄,哪个没有一段辛酸,哪个没有难言之隐?”

关山月淡淡一笑道:“姑娘不必顾左右而言他,姑娘该知道我何指!”

翠云不安地摇头说道:“缦云不知道关爷何指,只认为关爷指的是缦云身世!”

关山月道:“姑娘要真不明白,我可以告诉姑娘,我指的是姑娘本要提的那个人,而话出口后又深悔失言……”

翠云笑了,笑得好不自然:“关爷,您这是……”

关山月微微一笑,道:“姑娘,人之相交,贵在知心,也贵在互相掏心,坦诚相见,我视姑娘为不同一般奇女子,姑娘谅必不会把我当做人间贱丈夫!”

翠云忙道:“那怎么会,缦云又怎么敢?关爷,我敬佩您,也……也倾慕您,只是我蒲柳之姿,自惭形秽……”

关山月心头一震,道:“姑娘,我谢谢……”

翠云道:“关爷,缦云说的是心里的话。”

关山月轻轻呼了口气,道:“姑娘,我明白,你的好意也让我感激……”

翠云道:“缦云不敢让关爷感激!”

关山月默然未语,旋又说道:“姑娘,你要不愿说,我不敢勉强!”

翠云道:“谢谢关爷,缦云现在愿意说,是祸是福,我置于度外……”

关山月轻“哦?”了一声,诧异地望着她。

翠云接道:“关爷是官家人,可是在缦云眼中,关爷您不像一般的官家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卅二章 拯弱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