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卅三章 好弟兄

作者:独孤红

出了雍郡王的大门,他皱起了眉头,而且皱得很深,这情形,在关山月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这是他第一次感到烦,感到为难。

如今可以说是大势定了,当然,在胤祯还没有登上帝位之前,没有人敢说事情不会再有变化!

可是任何人都知道,有变化的成份是微乎其微的!

关山月明白这位四阿哥胤祯让他去除胡、傅两家的真正意图,他不虞自己毁在胡、傅两家手里,只是他不忍!

第一个让他不忍的,是姑娘胡飘红,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他不忍让她遭受家破人亡的悲痛!

第二个让他不忍的,是傅威侯,这么一位盖世虎将,当代英雄,他不忍亲手去毁了他!

他怎么办?面临这一棘手问题,他当然烦,当然为难,他叫白,胤祯一旦登基,胡、傅两家有可能成为胤祯的心腹大患,成为胤祯的劲敌!

可是他也明白,这种可能跟胤祯登基前大势的变化一样,成份是不大的!

因为傅威侯赤胆忠心,他辅的是朝廷,保的是皇家,谁是皇上他忠于谁,不可能是忠于某一个人!

固然,傅侯曾经是东宫老二的人,可是老二已经被废,一旦胤祯登了基,他是很可能转过来忠于胤祯的,因为到那时候,胤祯是爱新觉罗王朝的君主,是皇上!

他一路走着,脑子里一直盘旋着这件事,可是当他踏进“侍卫营”的大门时,他的思潮被打断了!

“领班,您可回来了!”

是他班里的弟兄燕青,燕青似乎是守在门口多时了,一见他进门,急步迎了上来,一脸地焦虑色!

关山月没在意,“嗯!”了一声道:“我回来了,有事么?统带找过我么?”

燕青道:“没事,统带没找过您,倒是那一位现在正等在里头!”

“哪一位?”关山月凝目问道:“谁?燕青,你说谁?”

燕青低低说道:“莽张飞,海贝勒!”

关山月一怔,道:“海贝勒,他……他来干什么……”

燕青道:“找您哪!”

关山月道:“他找我干什么?有什么事么?”

燕青道:“领班,要以我看,事大着哪!”

关山月留了意,道:“怎么回事,燕青?”

燕青道:“这位莽贝勒来了三次了,昨天早上一次,昨天晚上一次,今天一大早又来了,指名要找您,他碰见了统带,统带说您不在,一次他信了,二次他也信了,可是今早这第三次他不信了,他认为统带是有意不让他见您,冲着统带好发了一顿脾气……”

关山月“哦!”地一声道:“他还冲统带发了顿脾气?”

燕青道:“可不是么?您知道,他是皇族亲贵,统带惹不起他,只有忍了,而且还得赔笑向他解释,差一点没赌咒,他还是不信,他说今天非找着您不可……”

关山月道:“有什么事非找着我不可?”

燕青道:“您听我说啊,蒋百煌他四个看不过去,在旁边冷言冷语说了几句,这下就像在火盆上泼了油,他更火儿了,您猜怎么着,他要动手……”

关山月道:“噢!他还要动手?”

燕青道:“可不是么?要不是统带赔笑拦得快,非打起来不可,您知道,真要一打起来,蒋百煌四个就惨了,跟皇族亲贵的贝勒动手,这还得了?连统带都要跟着倒霉……”

关山月道:“这么说,是没打起来?”

“没有,没有!”燕青道:“当然没有,统带是个明白的人,他怎会让他们打起来,当时叱退了他四个,把他四个好骂了一顿!”

关山月眉锋一皱,道:“这是为什么……”抬眼接问道:“燕青,你知道他找我有什么事么?”

燕青道:“统带也问过他,可是他就是不肯说,他只说这是他跟您之间的私事,别人别过问,别管,谁过问谁管他就跟谁没完,他说那是管他的闲事……”

关山月眉锋皱深了一分,道:“看样子不是什么好事!”

燕青道:“您八成儿说着了,他三次到营里来,我没见他脸色好看过一次,都是铁青着脸,看上去怕人,更那个的是他手里还提着一口剑……”

关山月轻“哦!”了一声,略一沉吟,目中忽现异采,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他来找我是干什么的了,也明白他为什么要找我了……”

燕青忙问道:“领班,您知道他找您是……”

关山月淡淡一笑道:“两个字,拼命!”

燕青吓了一大跳,脱口叫道:“拼命……”忙用手捂上了嘴,紧张地往里头看了看,然后回过头来向关山月低低接道:“领班,您说他是找您拼命?”

关山月微一点头,道:“如果我没有料错……我应该没有料错!”

燕青大为诧异地道:“那为什么?您没惹他,跟他既没仇,又没恨……”

关山月淡然一笑,道:“这件事在他看来,那恨比山高,仇比海深……”

燕青一怔,道:“恨比山高,仇比海深,领班,究竟是……”

关山月笑了笑,摇头说道:“燕青,有些事你不知道,也不必多问,正如他所说,这是他跟我之间的私事,别人最好别管别过问……”

燕青刚叫了声:“领班!”关山月接着说道:“燕青,小心他认为你是管他的闲事,找你来!”

燕青双眉一扬,道:“我不怕,要不是因为他是个皇族亲贵的贝勒……哼,瞧他那凶样儿?像要吃人,皇族亲贵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统带拦着,蒋百煌四个就不吃他那一套……”

关山月道:“不行的,燕青,蒋百煌四人之力,怕也不是这位莽贝勒的敌手,顶多能在他手下走过一二十招!”

燕青显然不服,扬眉说道:“我不信……”

关山月道:“信不信由你,海贝勒他是京畿一带好手!”

燕青道:“蒋百煌四人的身手也是‘侍卫营’之最,合他四人之力还对付不了一个他?那就别活下去了!”

关山月淡然一笑,道:“他不到‘雍王府’去,却跑到这儿来找我,他真会找……”抬眼接问道:“燕青,他人呢?”

燕青道:“正铁青着一张脸,坐在统带书房里等着呢!”

关山月道:“那么你站在这儿等我又是……”

燕青扬着眉道:“我等您回来,先禀报您一声,让您好有个准备,然后招呼大伙儿看热闹去,瞧您教训他一顿!”

关山月失笑说道:“教训?”

燕青道:“怎么不?大摇大摆地闯‘侍卫营’,凶得不得了,动手要打人,连统带的帐都不买,这口气谁咽得下?”

关山月淡然一笑,道:“燕青,连统带都不敢惹他,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领班!”

燕青一怔道:“您是说……”

关山月道:“统带都忍了,我这小小领班有什么不能忍的?”

燕青直着眼道:“领班,您别是逗燕青吧……”

关山月道:“燕青,你进去禀报统带一声,就说我回来了,听见海贝勒在,扭头就又走了……”

燕青道:“走,您上哪儿去?”

关山月道:“随便哪儿,也许外城逛逛,也许去西山,总之一句话,我不见他,我避他,他不走我就不回来。”

燕青瞪大了眼,道:“领班,您……您真打算这样……”

关山月道:“怎么不真?当然是真的!”

燕青脸色微变,道:“您!您也怕他……”

关山月笑了笑道:“是的,燕青,我怕他,怕极了,别忘了向统带禀报一声,我走了,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他是说走就走,转身出门走了!

燕青直着眼,站在那儿没说话!

关山月带着那口“巨阙”到了外城,他在外城东逛逛,西走走,最后进了一家小酒肆!

这家酒肆坐落在一条小胡同里,地方既蹩脚,店面也不大,说起来在“北京城”里,它根本入不了流。

关山月坐在角落里的一付座头上,要了酒,点了几样小菜,把剑往桌上一放,自己喝起了闷酒!

打从出内城到现在,他一直皱着眉头!

本难怪,一件让人为难的烦心事来了,如今又来了一件,他怎不皱眉头,而且皱得很深。

他明白,海善所以带着剑,铁青着一张脸,三番两次地跑“侍卫营”找他,一定是为了东宫老二被废这件事。

东宫老二的唯一大敌是老四胤祯,他是胤祯的得力左右,东宫老二一旦被废,海善免不了马上就会想到他!

他不能找海善解释,对海善这种人,解释二字是行不通的,郭玉龙已经走了,再也找不到一个能居中调停的人了!

胤祯不行,他巴不得关山月跟海善去火拚一场,谁伤了谁都行,最好来个两败俱伤,一起躺下!

关山月就这么低着头喝着闷酒,心里烦死了,千头万绪乱如麻,连理都没办法理,简直不知该从那儿下手。突然,面前响起了个熟悉的话声,有人叫他:“兄弟,一个人喝什么闷酒?”

关山月连忙抬眼,他一怔,桌前站着个人,不是别人,难怪话声熟悉,赫然竟是乐宝林。

他一句:“是大哥你……”忙站了起来!

乐宝林伸手按住了他,含笑说道:“坐,坐,一个人儿喝酒没意思,我陪你喝两盅。”

说着,他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对面!

关山月心情开朗了不少,眉锋一展,扬手唤道:“伙计,添一付杯箸,添壶酒,切盘烧羊肉来!”

那边伙计答应了一声,这里他收回目光望向乐宝林道:“真巧,没想到这儿会碰见大哥,常来这儿喝两盅么?”

“不,兄弟!”乐宅林摇头说道:“一年到头儿,我难得喝几回酒,尤其难得往酒肆里跑,什么时候想喝就让徒弟拿葫芦沽去,顺便梢点下酒菜回来,够我喝几个月的……”

关山月道:“那今天怎么这么巧……”

乐宝林摇头说道:“算不得巧,兄弟,我是找你来的!”

关山月一怔,道:“找我来的,大哥怎么知道……”

乐宝林道:“徒弟们瞧见你了,瞧见你一个人在街上逛,只不知道你提着口剑到处逛个什么劲儿!”

关山月释然地失笑说道:“原来他们瞧见我了,是这样的,大哥……”

他把要救翠云脱苦海,出火坑的事说了一遍,最后说道:“郭大哥临走告诉我,他留的有人,有事让我找他留下的人,我打算把翠云送到他那儿去安置,可是一时我却不知道该上哪儿去找他留下的人!”

乐宝林笑道:“原来是为这回事,兄弟,你永远有付既软又柔的好心肠,也永远那么怜香惜玉,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啊!”

关山月脸一红,摇头说道:“大哥,别冤枉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认为她是个难得的好姑娘,假如让她长此在风尘里待下去,未免可惜,所以我要……”

乐宝林含笑说道:“我懂,兄弟,这位姑娘我听说过,很红,也的确是位冰清玉洁,处污泥而不染的好姑娘,多少人不惜缠头,可是没用,她只陪着你谈谈笑笑,要想进一步,她马上会委婉的下逐客令,因之她很红,你知道,兄弟,男人都是这么一付贱脾气,越得不到的越想弄到手,为此她也着实得罪了不少人,还有人背地里骂她哪……”

关山月双眉微扬,道:“那些人都该……也难说,风尘事嘛……

大哥,你说,像这样我不知道便罢,既然知道了,我怎么能坐视不管?”

乐宝林点头说道:“说得也是,只是,兄弟,绡红有过人的眼光,你的确是位铁铮铮的奇男子,孤男寡女,翠云又那么美,她更有意跟你,而你却只为救她,只为保全她的清白,跟她来个坐谈终宵……”

关山月笑道:“大哥别取笑了,这一回只要绡红不误会我就知足了!”

乐宝林大笑说道:“敢情你也有个怕人的时候,兄弟,绡红她我还不知道么?她不会的,我敢说,她绝不会……”

关山月眉锋微皱,道:“别的还好,愁就愁在郭大哥留下的人……”

乐宝林截口说道:“不用找了,兄弟,这件事你交给我好了……”

关山月一怔,道:“交给大哥?”

乐宝林道:“怎么,你不放心?”

关山月道:“那倒不是,又怎么会,只是大哥知道,我刚才说过,我预备把翠云送到郭大哥那儿去,请他代为安置……”

乐宝林道:“兄弟,我听见了,我负责把她送到郭爷跟前去就是!”

关山月目光一凝,道:“你愿送……?”

乐宝林道:“兄弟,这我义不容辞,也是我的份内事!”

关山月没留意后一句,道:“大哥,郭大哥不在‘南海’……”

乐宝林道:“我知道,在大漠!”

关山月又复一怔,道:“大哥怎么会知道……”

乐宝林笑道:“兄弟瞧瞧这是什么?”

解开了领扣,他脖子上挂着一物,那赫然是“南海”信物,一方“玉龙令”!

关山月讶然叫道:“大哥何来此物?”

乐宝林很快地扣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卅三章 好弟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