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卅五章 痴情女

作者:独孤红

傅威侯沉默了一下,凝目说道:“你打算对她怎么说?”

关山月道:“侯爷,那是我的事!”

傅威侯道:“我是她的哥哥!”

关山月道:“您这位哥哥并不能对她有所帮助。”

傅威侯道:“可是我总不能不……”

关山月道:“等我走了之后,您可以去问郡主!”

傅威侯道:“你的意思是说,不要第三者在场?”

关山月道:“是的,侯爷,您该明白!”

傅威侯笑道:“这还得了,玉珠要是知道了,只怕他会……”

关山月道:“候爷,我没有顾虑那么多!”

傅威侯笑容一敛,道:“你真要这么做?”

关山月庄容道:“侯爷以为我这是开玩笑?”

傅威侯双眉一扬,道:“答我一句,你这是救她还是害她?”

关山月沉默了,良久他才强忍悲痛,淡淡说道:“侯爷,目前我是救她,至于以后,我不敢说!”

傅威侯目中迸射异采,猛一点头,道:“好吧,虽然明知后来更不堪想象,可是谁叫他是我的妹妹,我是她的哥哥,我宁愿看她起床高兴几天……”

这话,够沉痛的,话锋微顿,他一摆手,道:“阁下,请!”

关山月迈步走下石阶,踏上青石小径!

傅威侯一路沉默着,带着关山月走小径,过院门进了那深沉,广大,美轮美奂的后院!

后院中,触目黝黑,只有林木中一座小楼上微透灯光!

穿画廊,过小桥,傅威侯跟关山月最后停在一座楼下有灯光,楼头黝黑一片的小楼之前!

傅威侯轻咳了一声,低声问道:“里面谁值夜?”

只听楼下响起个清脆话声:“婢子小云!”

随即那两扇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名青衣美婢,她一见关山月,脸上有着一刹那间的错愕,随即她趋前施礼:“婢子见过侯爷!”

傅威侯轻声问道:“郡主睡了多久了?”

那叫小云的青衣美婢道:“回侯爷,有一会儿了!”

傅威侯道:“睡前吃东西了么?”

青衣美婢小云道:“回侯爷,夫人炖了一碗银耳汤,可是郡主没喝就睡了!”

傅威侯眉锋一皱,道:“你上楼去把灯点上……”

关山月接口说道:“郡主要是不醒,最好别叫醒她!”

傅威侯诧异地望了关山月一眼,然后向小云摆了手:“你上去吧!”

小云施了一礼,应声进去了!

须臾,一丝灯光由楼头透出,随见小云走了下来!

傅威侯道:“郡主醒了么?”

小云微一摇头,道:“没有,郡主睡得很沉!”

傅威侯转望关山月道:“你现在就上去么?”

关山月道:“是的,侯爷,假如您……”

傅威侯转望小云道:“没有这位的话,任何人不许上楼打扰……”转过来一摆手,道:“你请,阁下!”

关山月没再多说,也没迟疑,迈步走了进去!

小云好不诧异,忙道:“侯爷,他是……”

傅威侯一摆手,道:“你歇息去吧!”转身走了!

小云傻在了那儿!

关山月轻轻地推开了两门扇,只觉一股幽香迎面袭来,他没有想别的,只知道自己的心情很沉重!

他进了门,这是美郡主傅玉霜的卧房,豪华,气派那是自毋待言,不在话下!

床头漆几上那盏八宝琉璃灯灯焰不住晃动,灯光下,纱帐里,美郡主面向外睡得正香!

她乌云蓬松,神情憔悴,玉容消瘦,已不复当日之容光照人,她睡得很沉,可是娇靥上的表情是痛苦的!只那双轻皱着的眉锋,便锁了不少的情愁与哀怨!

她一只手臂露在被外,那一段,晶莹,滑腻,柔若无骨,欺雪赛霜,像羊脂,又像嫩藕!

关山月只觉心情越发地沉重了,他走过去轻轻地挂上了纱帐,站在床前凝目良久,方始轻轻唤道:“郡主,郡主……”

傅玉霜那两排长长的睫毛一阵抖动,皱着缓缓睁开黛眉,一双美目,灯光下,床前这人影吓人,她美目猛地一睁,惊声说道:“谁,你是谁……”

关山月忙道:“郡主,我,关山月!”

傅玉霜看清楚了,脱口一声轻呼,道:“是你……你,你是怎么来的?”

关山月道:“我夜访侯爷,听说郡主欠安,我特意来看看!”

傅玉霜渐渐地平静了,突然,她娇靥一红,忙把那只手臂缩进了被子里,她羞急地道:“你怎好在这时候……”

关山月道:“我知道这大不该,可是……”

傅玉霜红着脸道:“你先出去一下,让我起来再……”

关山月道:“我就坐在床前跟郡主这么说话不很好么?”

傅玉霜道:“不行,不行,这像什么话,你出去,快出去!”

关山月道:“郡主,你我均非世俗中人,我听说郡主不能下床,既如此,郡主又何必勉强不可,再说,侯爷既允许我上楼来看郡主……”

傅玉霜红着脸羞急道:“哥哥也真是,他怎么能……”倏地住口不言!

关山月拉过一张锦凳在床前坐下,这时候,傅玉霜已经平静了,她平静了之后娇靥上也浮现了惊喜,把被子拉得紧紧地,红着娇靥道:“我总觉得好别扭……”

关山月淡然一笑道:“郡主,我并不是个不懂礼的人,只要心地光明,也就不会有什么顾忌了,郡主以为然么?”

傅玉霜道:“你……你……我做梦也想不到你会来看我……”

关山月道:“毕竟我来了!”

傅玉霜道:“你!你是怎么来的?”

关山月道:“走路来的!”

傅玉霜美目一睁,嗔道:“你这人就是那么……”娇靥一红,改口说道:“我又忘了,我发誓要改改脾气的!”

关山月道:“为什么要改?郡主的脾气不是挺好么?”

傅玉霜道:“别骂我了,你还生我的气么?”

关山月道:“我怎么敢,只要郡主不生我的气,我也就知足了!”

傅玉霜道:“你知道,事后我就懊悔了……”

关山月没说话!

她接着说道:“你……你为什么要来看我?”

关山月道:“难道郡主以为不该?”

傅玉霜道:“我不知道你该不该来看我,我只是做梦也没想到你会来看我!”

关山月道:“我现在就坐在郡主床前!”

傅玉霜道:“可是我要知道为什么?”

关山月道:“郡主的病由我而生,无论按情按理,我都该来看看!”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傅玉霜娇靥猛地一红,道:“你!你知道我的病是……”

关山月道:“侯爷说郡主是让我气病的!”

“不,他胡说!”傅玉霜忙道:“我是……我是……他真是这么说的么?”

关山月道:“郡主,侯爷不是这么说的!”

傅玉霜道:“你,你这个人真好心情,这时候还忍心逗人?他是怎么说的?”

关山月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说道:“侯爷说,郡主是……”

傅玉霜突然出手掩住了耳朵,道:“别说,别说,不许说,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每一个女儿家的娇态都动人,也迷人,关山月为之呆了一呆,也着实松了一口气,道:“郡主,我遵命就是!”

傅玉霜半天才把玉手移开,娇羞地道:“那你还来看我?”

关山月道:“我只觉更该来看看郡主!”

傅玉霜游动了一下美目,道:“为什么?”

关山月微微一笑,道:“郡主因我而病,我歉疚!”

傅玉霜道:“只歉疚么?”

关山月道:“对郡主的心意,我也感激!”

傅玉霜微一摇头,道:“你错了,真要说起来,你没有什么好歉疚的,这完全是我自作自受,并不是你害了我,我也不要你感激……”

关山月道:“事到如今,郡主不必再说这些了!”

“不,我要说!”傅玉霜道:“我了解我自己,哥哥他也说过,我是个娇生惯养的女儿家,官场习气染得很重,尤其让人难忍受的,是我任性,我骄狂,我以为自己是个尊贵郡主,很了不起,而你是位真英雄,奇豪杰,我配不上你……”

关山月轻轻叹了一声道:“郡主……”

傅玉霜道:“让我说下去,以前,我跟玉珠很要好,这恐怕你也看得出来……”

关山月道:“是的!郡主,我知道!”

傅玉霜道:“连哥嫂都以为我跟玉珠是很相称的一对,门当户对,性情也差不多,说难听—点,那叫臭味相投,其实……”

淡然一笑,摇头说道:“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所以跟他好,完全是因为他能对我百依百顺,对我低声下气,使我自己觉得更了不起,甚至我有一种作贱他,戏弄他的意思,他就像我的下人,我叫他向东,他不敢向西,因此,我很满足……”

关山月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

傅玉霜接着说道:“其实,我对他没有情爱,只有作贱跟戏弄,自那一天,我终于碰上了个不能作贱,无法戏弄,不肯向我低头的你,你伤了我尊贵的自尊,一种意念驱使我非让你向我低头不可,最好能向我曲膝下跪,可是我失败了……”

她喘了口气,接道:“当时我气你,我怪你,甚至我恨你,可是渐渐地我发觉你不凡。因此,玉珠在我眼里也就越来越庸俗,他的一切比不上你,简直说不能比……”

关山月道:“郡主是把我估得太高了!”

“不!”傅玉霜道:“我也有一双不逊于任何人的眼光?或许我看错了,高估了你,可是哥哥跟郭玉龙的眼光总不会错,就连跟你敌对的海善私下里提起你来也挑拇指……”

关山月方待说话,傅玉霜又接着说道:“从那时起,我才发现自己是倾心于你,我不克自拔,我痴得可怜,也可笑,可是我知道我配不上你,甚至于明知这段情不会有结果。于是我发誓改,改自己的一切,希望能改得适合你,可是……”

微一抬头,凄楚的笑,道:“没多久我就病倒了,我没想到在这情字一事上,我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经不起折磨,哥嫂的眼光都够锐利,他二位都劝过我,哥哥甚至说我不配,无如你知道,那没有用,我是个死心眼儿,尤其在这方面,我知道每一个女儿家在这方面,心眼儿都死得可以。可是我敢说我比任何一个女儿家都死心眼儿……”

关山月没有说话!

傅玉霜接着说道:“从此,我一方面竭力改变自己,另一方面却又无法不折磨自己。于是,我的心病就越来越厉害了,哥哥就我这么一个妹妹,表面上他如同不问,可是我知道他心里很急,很悲痛。然而他不能为我去求你,再说情之一事也是丝毫不能勉强的,就这么一天又一天,今夜,我没想到你会来看我,真的……

我绝没想到,也许是上天可怜我吧……”

美目一闭,随着两排长长睫毛的抖动,两行晶莹泪珠流了出来,滑过那憔悴、清冷的娇靥垂落在枕上!

绣枕湿了,娇靥上留下了一道泪痕!

关山月没说话,他的心情更沉重了,在这时候,他发现傅玉霜也是一位难得的好姑娘,她那改变自己的勇气令人佩服,那份痴,也令人感动,可是……

关山月开了口,他道:“郡主,我很感激!”

傅玉霜微一抬头,睁开了美目,睫毛上犹挂着晶莹的泪珠,她道:“我不要你感激,我忍羞忍愧把心事告诉了你,只希望听听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有什么打算!”

关山月迟疑着没说话!

傅玉霜道:“是我改得仍嫌不够?”

关山月忙道:“不,郡主,是我不配……”

傅玉霜道:“你别这么说……”

关山月道:“真的,郡主,我只是一个江湖亡命徒……”

傅玉霜道:“我只知道你是个顶天立地的奇男子,大英雄!”

关山月道:“郡主,我居无定处,甚至没有一个家……”

傅玉霜道:“那是因为你没有成家!”

关山月微一摇头,道:“郡主,没有人不想成家的,可是有些人他不能成家……”

傅玉霜道:“有些人,你也是其中的一个?”

关山月道:“是的,郡主,侯爷熟知江湖事,郡主知道的也应该不少,江湖人刀口舐血,过的是厮杀生涯,时时刻刻要担风险,冒危难……”

傅玉霜道:“这个我知道……”

关山月道:“所以,那样活也好,死也好,大不了是一个人,他又怎能让别人跟着他去吃苦受难,担风险,冒危难!”

傅玉霜道:“难道江湖人没有成家的了?”

关山月道:“我不能否认,有……”

傅玉霜看着关山月,微带娇羞地道:“就是嘛,他们为什么能成家,再说,你也可以不回江湖去。”

关山月摇头说道:“郡主,我淡泊名利,无意富贵!”

傅玉霜道:“这我知道,要不怎说你不凡,我的意思并不是要你待在京里,任职官家,我是说你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卅五章 痴情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