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 四 章 敌与友

作者:独孤红

片刻之后,关山月回到了“平安客栈”!

那柜台里,高坐着金掌柜的,敢情他已先回来了!

一见关山月进门,他忙站起打了招呼:“关爷回来了?”

关山月含笑点头道:“回来了,掌柜的,天桥名不虚传!”

金掌柜的迎出了柜台,近前说道:“关爷,有人候了您半天了!”

关山月只当是“京华武馆”的那位娄四,眉锋一皱,道:“掌柜的,是……”

金掌柜的道:“关爷,是查长老!”

关山月“哦!”地一声,道:“怎么?查长老起床了?”

金掌柜的含笑点头,道:“关爷高绝的医术令人五体投地,惊为神人!”

关山月笑道:“掌柜的过奖,我没想到他会起来得那么快,别让他等太久,我这就看看他去,掌柜的忙吧!”说着,他举步向后院行去!

而金掌柜的没去忙,却也迈步跟了上去!

到了后院,关山月所居那间南屋中,灯光外透,由那虚掩着门缝内看,还有个人影在晃动!

金掌柜的当即咳嗽了一声,扬声说道:“老人家,关爷回来了!”

话声甫起,西屋中传出一声轻响!

关山月举目投注,只见那西屋门上的锁已然不见了,当下转注金掌柜的问道:“掌柜的,又来了客人?”

金掌柜的“哦!”地一声,道:“是的,关爷,是在老朽没回来之前住进来的!”

关山月点了点头,眉锋微皱,刚要再问。

他自己所居那南屋两扇门儿豁然而开,丐帮那位长老查桐,当门而立,见面便笑道:“老弟台,恕老要饭擅进……”

关山月笑道:“查长老,我没有不可告人之秘,没关系!”

说着话,与金掌柜的同时进了屋!

这时候,屋里当中地上放了一个大火盆,盆中炭火熊熊,加上窗户紧闭着,要比外面暖和得多!

关山月那里刚掩上了门,查桐那里已然肃容说道:“老弟台,活命大恩,要饭的不轻言谢字了!”

关山月淡淡笑道:“查长老,我不跟您多辩了,因为那是枉费chún舌,丝毫改变不了您,二位请坐,咱们谈别的!”

坐定,查桐老眼凝注,一叹说道:“老弟台,你高超的医术,是老要饭的生平仅见……”

关山月笑道:“那该说查长老后福无穷,也该说查长老内功精湛深厚,要不然我也没办法,查长老如今觉得好些了么?”

查桐道:“不好老要饭的焉能下炕行走,老弟台,你真叫关山月?”

关山月笑道:“长老何有此问?姓名赐自父母,这还能假得了?”

查桐摇头笑道:“老弟台,老要饭的要大胆直说一句,这令老要饭的难信,老要饭的相识满天下,敢说凡是江湖知名之士我没有不知道的,可唯对你老弟台这三字大号颇为陌生!”

关山月微笑道:“查长老,您知道的只是知名之士!”

查桐道:“以你老弟台的一切一切,绝不该是无名之人!”

关山月笑道:“而事实上,查长老并不知道我!”

查桐道:“所以我老要饭的怀疑……”忽地摇头接道:“老弟台,老要饭的活了这么大把年纪,没有不明白的事儿,再说,老要饭的也不算是糊涂人,我老要饭的明白,你必有不得已的苦衷,算了,我不问了,再问也是白费,只记你这关山月三个字了!”

关山月道:“那该很够了,查长老!”

查桐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抬眼说道:“老弟台,红姑娘那儿的事儿,金老弟已经全告诉我了,老弟台,你真要帮这个忙?”

关山月道:“查长老,大丈夫一言既出,岂有不真之理?况且事关一对有情儿女的一辈子,我又怎敢轻出戏言?”

查桐道:“那么,我老要饭的也谢谢老弟台了,我知道,只要你老弟台话说出了口,这件事绝没问题……”

“那难说,查长老!”关山月道:“我只能说,如果那位格格没变心,就绝没问题!”

“当然!”查桐点头说道:“要是人家姑娘变了心,任谁也没办法的,就是有办法把她安全地送出来,那又有什么用……”

目光一凝,道:“老弟台,你跟金老弟素昧平生,如今也不过萍水相逢,缘仅止于掌柜的与住客,那么,你老弟台大义伸手,促成这段姻缘,当不会是被金老弟那位令郎的痴情感动……”

关山月笑道:“既然掌柜的都已告诉了查长老,查长老还不明白么?”

查桐老脸微红,干咳了一声道:“这个老要饭的知道,只是……

你老弟台究竟要借重金老弟那位令郎的精湛高绝水性干什么?”

关山月淡淡笑道:“查长老,这是我的秘密,恕我暂时不能奉告!”

查桐道:“可是你老弟台迟早总要说的啊?”

关山月道:“不错,查长老,但是我只能迟说而不能早说!”

查桐皱了皱眉,忽地抬眼说道:“老弟台,假如是干那违背良心的事儿,金老弟那位令郎,他是宁可拼上一条命自己去见那位格格的!”

关山月淡淡笑道:“查长老,您看我是那种人么?假如说以婚姻做违背良心的交换,对一对真情动天地的可敬儿女来说,那岂不是太不道德了么?请放心,查长老,关山月不是那种人!”

查桐颇为羞愧的道:“我老要饭的也明知老弟台不会是那种人,但事关重大,又因为对老弟台认识太少,所以不得不小心点!”

关山月道:“查长老,这原是千对万对的!”

查桐摇头说道:“不谈了,正如金老弟所说,他们老少几条命,是全交在你老弟台手中了,是福是祸,全等着了!”

关山月道:“查长老,我敢说,是福而非祸!”

查桐道:“多谢老弟台,但愿如此!”

金掌柜的忽地说道:“关爷离开红姑那儿之后,又去天桥了吗?”

“没有,掌柜的!”关山月摇头说道:“我去了东城一家‘集贤馆’!”

金掌柜的脸色微变,道:“关爷,哪家‘集贤馆’?”

“就是‘集贤馆’!”关山月摇头说道:“我只知道那家‘集贤馆’的馆主姓莫!”

金掌柜的道:“关爷,‘大力鬼爪’莫太平?”

关山月点头说道:“不错,是他,掌柜的认识他?”

金掌柜的冷笑说道:“老朽没那么大的造化!”

关山月微愕说道:“怎么?莫非掌柜的跟他有过什么不愉快?”

金掌柜的摇头说道:“老朽也没有那么大的荣幸,关爷可知道……”

查桐突然说道:“老弟台原就认识那位‘大力鬼爪’莫太平么?”

关山月摇头说道:“我不认识!”

查桐道:“那么老弟台去那家‘集贤馆’……”

关山月“哦!”地一声,道:“既是‘集贤馆’,好武的江湖人,谁不想进去看看?”

查桐道:“说得是,老弟台都看到了什么?”

关山月道:“刀、枪、剑、戟十八般兵器,还有不少的江湖豪客!”

查桐目光凝注,道:“老弟台,后来呢?”

关山月道:“后来十八般兵器,我每样试了一试,这一试不要紧,每个人都过来找我较量,令人失望,他们每个人身手都很平庸!”

查桐双眉微扬,道:“老弟台,后来呢?”

关山月道:“后来那位莫馆主请我在他那‘集贤馆’中做一名食客!”

查桐道:“你老弟台答应了么?”

关山月道:“当时未答应,我只说考虑一夜,明天给他回信儿!”

查桐道:“老弟台考虑过了么?”

关山月道:“刚才在路上我已经考虑过了!”

查桐道:“老弟台考虑后的结果如何?”

关山月笑道:“查长老,听说那‘集贤馆’里的人不愁吃住……”

查桐点头道:“是不愁吃住,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

关山月笑道:“查长老请想,送上门儿的好事儿,我怎能往外推?”

金掌柜的脸色一变,查桐则未动声色,道:“这么说,老弟台是预备答应受聘了?”

关山月点头说道:“是的,难道,有什么不好?”

查桐淡淡说道:“没什么不好,只是,你老弟台可知道,那,‘集贤馆’是谁开设的,又是个什么所在么?”

关山月道:“那莫太平既是馆主,当然是他开的,那儿挂着‘集贤馆’的招牌,自然也就是招集天下英才的所在!”

查桐摇头说道:“老弟台,那莫太平虽名义上是馆主,但实际上却只是供人驱策,为人卖命的大爪牙,那‘集贤馆’挂的虽是羊头,而实际上卖的却是狗肉!”

关山月愕然摇头说道:“查长老,我不懂,难不成它是六扇门中……”

查桐道:“不能全算,只能算是一半!”

关山月呆了一呆,道:“查长老,这话怎么说?”

查桐摇头说道:“老弟台,老要饭的不愿多说,但却要向老弟台进一句忠言,趁早打消此一念头,那‘集贤馆’进不得!”

关山月一怔,讶然说道:“查长老,为什么?”

查桐道:“只为你老弟台好!”

关山月诧声说道:“为我好?查长老,这总该有个理由?”

查桐尚未说话,金掌柜的突然说道:“关爷,老朽可以告诉你,那是一处皇子们为争夺帝位,在外面所设置的秘密机关!”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关山月双目一睁,道:“金掌柜的,这是真的?”

金掌柜的点头说道:“老朽犯不着欺骗关爷……”

关山月抚掌笑道:“这么说,我误打误撞倒是撞对了地方!”

金掌柜的与查桐俱皆一怔,齐声说道:“撞对了?”

关山月点头说道:“不错,我也听说诸皇子在外面设有秘密机关,只不知道哪儿是,所以才到那‘集贤馆’撞撞试试!”

查桐扬眉说道:“这么说,老弟台并非单纯地进去看看了?”

关山月笑道:“查长老,那是当然!”

金掌柜的道:“这么说,你关爷是来征名逐利,求那飞黄腾达,荣华富贵的了?”

关山月笑道:“掌柜的,要不然我大冷天里冒着风雪到京里来干什么?”

金掌柜的勃然色变,霍地站起!

查桐向着他一递眼色,跟着站起,道:“原来你老弟台是这么个人,老要饭的走眼了,老弟台,你糟蹋了你那一身高绝所学,老要饭的欠了你的,但有生之年我老要饭的会偿还你个干净,至于你老弟台大义伸手,好心帮了那件事也不必再淡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了!”

说着。他跟金掌柜的转身要走!

“站住!”关山月突然转喝,震人耳鼓!

查桐,金掌柜的霍然转回了身,查桐平静地道:“你阁下打算干什么?”

“不干什么!”关山月缓缓站了起来,淡淡笑道:“我只想问金掌柜的一句话……”

目光凝注金掌柜的,接道:“掌柜的,你可舍得这片产业?”

金掌柜的冷笑说道:“你想干什么?”

关山月道:“不干什么,问问!”

金掌柜的冷然说道:“老朽告诉过你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谁稀罕谁拿去,谁有办法谁拿去!”

“掌柜的够洒脱,够豁达!”关山月点头说道:“那好,请掌柜的带查长老到红姑娘那儿避一避去,也遣散店中的伙计,这片产业别想要了!”

金掌柜的脸色—变,道:“为什么?”

关山月道:“只因为马上就有人来拿二位,所以要……”

金掌柜的神情大变,厉声喝道:“姓关的,你好……”

关山月淡然说道:“这回你冤枉了我,我要有这个心,当初我就不会为查长老疗伤,是西屋那两位新客,咱们的谈话他俩都听见了,而且在片刻之前已经联袂出店密报去了,两位快一点应该还来得及,要不信,也可以到西屋去看看……”

金掌柜的一怔,查桐则讶然说道:“阁下,这是你进身的大功……”

关山月笑道:“可是我放弃了,还有,那件事,我仍要帮忙帮到底,为彼此都好,请掌柜的看守令郎,千万别让他往内城跑,否则婚事不但成不了,闯出祸来诸位也要懊悔莫及,当然,最好是掌柜的别把眼前的事告诉令郎,最后,眼前祸事由我起,我不能不负点责任,这算是我补偿掌柜的损失了偌大一片挣来不易的产业,该够了!”

说着,伸手自炕上拿起那长包袱,自里面抽出一柄鲨鱼套的长剑,然后把包袱递向金掌柜的,道:“这里面是些珠子跟金叶……”

金掌柜的道:“我怕脏了我这双手!”

一拂袖,转身出门而去!

查桐深深地看了关山月一眼,那目光充满了诧异与不解,然后,跟在金掌柜的身后走了!

望着院中雪地上那一前一后的身影,关山月摇头笑了,把长包袱往炕上一丢,走过去掩上了门!

然后,他转身走了回来坐在了火盆旁,随手自炕上拿起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敌与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