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 五 章 雍郡王

作者:独孤红

回了屋,掩上了门,他刚坐定,只听前面又响起了轻捷的步履声,听声响,只有一个人,不像是侍卫营的人,他们也不会那么快,当然,金掌柜的与查桐这时候也不可能回来,那么,该是娄四去而复返了!

想到这里关山月眉锋微皱了起来!

这时,步履声已近后院,只听一个轻朗话声由院中响起:“请问,这儿有位姓关的客人么?”

这话声不是娄四,娄四也不会这么问,竟是……

关山月一怔,旋即淡然而笑,扬声说道:“是哪位要找姓关的……”

话声落,他走过去开了门,院中,雪地上,站着个身披风氅的黑衣客,那黑衣客身材颀长,头戴一顶宽沿大帽,遮住了大半张脸,有点神秘!

关山月惑然问道:“阁下是……”

只听那黑衣客带笑说道:“小关,是我!”

关山月“哦!”地一声,诧声叫道:“是王……”说着话,急步迎了出去!

黑衣客一摆手,笑道:“是王二麻子!”

关山月近前笑道:“王爷,这儿没有别人,如今是家没主儿的空店!”

黑衣客微微一笑,道:“那你就叫吧!”

关山月笑道:“是,王爷,请王爷屋里坐!”

雍郡王胤祯潇洒迈步,一边走一边抬眼四顾,频频点头道:“这儿很幽静,可也很难找!”

关山月在旁边笑道:“王爷,幽静是实,难找未必!”

雍郡王胤祯笑道:“不错,到底被我找到了这儿!”

说话间,进了屋,雍郡王脱去风氅,拿下大帽,随手一丢丢在了炕上,恰好,他看见了那口剑,眼一直脱口喝道:“好剑,小关,这是巨阙?”

关山月点头笑道:“王爷高明,您是第二个好眼力的人!”

雍郡王胤祯微愕地道:“第二个?小关,怎么说?”

关山月笑道:“那第一个识得此剑的人,刚从这儿走,他愿意再送我美人、名马配这把宝剑,这,容我待会儿详禀!”

雍郡王胤祯目中异采一闪,道:“小关,我明白,你说吧,是我那弟兄的哪一个?”

关山月笑了笑,道:“王爷,可否容我待会儿详禀?”

雍郡王胤祯眉锋一皱,道:“我不准也得准,让我坐下烤烤火!”

关山月笑道:“多谢王爷,您请!”一摆手,却没动!

雍郡王胤祯道:“小关,你不会替我拿把椅子么?”

关山月笑笑说道:“王爷,我本想,但我怕王爷怪我陷王爷于不礼!”

雍郡王胤祯愕然说道:“小关,这话怎么说?”

关山月道:“我怎敢让王爷把高士当下人?”

雍郡王胤祯瞪目摇头,道:“好厉害,小关,碰上你算我倒霉,只是……”目光一凝,道:“你认为你是个高士?”

关山月淡笑说道:“不然王爷不会降尊纡贵,屈驾枉顾!”

雍郡王胤祯失声说道:“小关,好一根巧舌,你简直深具辩才……”

关山月道:“那是王爷夸奖,我说的是事实!”

雍郡王胤祯沉吟了一下,忽地抬眼说道:“小关,士该如何?”

关山月道:“士为知己者死,王爷。”

雍郡王胤祯笑了,道:“说了半天,你阁下唯有这句话顺我耳,称我心!”

关山月道:“我以为王爷不该是那专爱听顺耳之言的人!”

雍郡王胤祯笑道:“又来了,我简直招架不住,阁下,我不是,但这一句例外。”

说着,他自己去拿椅子,而关山月手快,已把椅子送了过来,雍郡王胤祯瞪眼说道:“怎么,你这岂不是……”

关山月截口笑道:“王爷,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雍郡王胤祯笑道:“下次我也得敢哪?”

坐了下去,一抬手,示意关山月坐在对面!

关山月老实不客气地坐了下去,坐定,他道:“王爷当初拂袖而去,使我深感惶恐不安,而且……”

“算了,阁下!”雍郡王胤祯狡黠地望着关山月,摇头笑道:“我不相信你没料到我会来!”

关山月摇头说道:“我没料到会是王爷亲临,更没料到会那么快!”

雍郡王胤祯目闪异采,笑道:“你还是料到了,要不然在‘集贤馆’你不会那么镇定,一步之差,遗恨无穷,不快行么?”

关山月道:“可是有很多人为我担心害怕!”

雍郡王胤祯摇头说道:“那是庸才,小关,实在说,这么多年我费尽心血,不惜代价,求到的只有你一个奇才高士,你知道,当着他们我怎能接受你的建议?再说,我也不愿意他们知道我重用你,把你当做心腹股肱!”

关山月淡淡笑道:“这么说,王爷是要我了!”

雍郡王胤祯笑道:“不要你的人是天下第一等傻瓜,你也明知道我会要你的,所以,回府之后我换件衣裳就来了!”

关山月道:“您一个人?”

“怕什么?”雍郡王胤祯道:“还怕谁能吃了我?告诉你,我的所学不差!”

关山月笑道:“我怎忘了,您是少林高弟,一身所学允称少林第二好手?”

雍郡王胤祯道:“所以我敢一个人夜出内城,换个人就不敢!”

关山月道:“王爷,您没有来错没白跑,这一趟可以说收获至钜,我先禀报您一件事,适才由‘集贤馆’回来,莫太平派人跟我……”

雍郡王胤祯扬眉说道:“真的?”

关山月道:“我还敢欺您?”

雍郡王胤祯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关山月道:“我不愿意背后批评人,不过,王爷,如今您该明白为什么这多年来您虽费尽心血,不惜—切,却求不得一个有真才实学的人道理了,若不是如今王爷您来了,冲着莫太平这种嫉才,怕人夺他宝座的作风,我也会走的!”

雍郡王胤祯沉下了脸色,道:“我让他任馆主,就是因为他是个老江湖,所以我才委他替我暗中留意,延揽人才,没想到……

”哼了一声接道:“看来我该换换人了!”

关山月摇头说道:“那倒不必,王爷,没有人不贪名利的,这是人之常情,倒也不能怪他,再说,他任馆主多年,所得之人并不少,一旦换了他,恐怕难以服众,那对王爷也不好,万一他衔恨投向别个阿哥,对您……”

雍郡王胤祯目中寒芒一闪,道:“他敢………”

关山月道:“王爷,您不该是个轻易意气用事的人!”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雍郡王胤祯煞威一敛,道:“那么,小关,你说我该怎么做?”

关山月道:“王爷,我不是替自己拜兄说话,您派巴不韦任他的副手,这是最恰当的明智之举。”

雍郡王胤祯道:“小关,你是说……”

关山月截口说道:“王爷,我那位拜兄别无所长,打打小报告却是他的拿手!”

雍郡王胤祯哈哈大笑,关山月又道:“王爷,接下来我要向您请个罪!”

“请罪?”雍郡王胤祯一怔说道:“你何罪之有,怎么回事儿?”

关山月道:“论罪我恐怕该摘脑袋,王爷,我打了‘侍卫营’的人!”

雍郡王胤祯眉锋一皱,道:“你怎么惹了他们……?”

关山月道:“王爷,该说是他们惹了我!”

雍郡王胤祯笑了道:“连这点,你都不愿吃亏,为什么?”

关山月道:“该吃亏的时候,我绝不占便宜,再说,那也要看对谁,王爷,他们听了人的告密来拿客栈的掌柜,可巧客栈的掌柜跑了,他们见我带着剑,硬指我是飞贼!”

雍郡王胤祯道:“怪不得我进门儿的时候不见一个人,小关,你是飞贼么?”

关山月道:“那要问您!”

雍郡王胤祯道:“这不就是了么?告诉他们不就行了么,干什么动武?”

关山月扬眉说道:“王爷,别人不知道您该明白,朝廷养着的这帮人,平日将谁放在眼内?他们哪一个讲理,哪一个听得进人的话?”

雍郡王胤祯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这帮人一向眼长在头上,胡作非为,无法无天,从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话锋微顿,接道:“可是,小关,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儿么?那是因为皇上喜欢他们,官家放纵宠坏了他们……”

关山月道:“王爷,我明白,您不管没关系,待会儿他们还会再来,要是惹翻了我,您可别怪我在京里重地杀人……”

雍郡王胤祯忙道:“好怕人的煞气,小关.谁说我不管来着!”

关山月道:“您管就好,我是您的人您该管,其实,您该知道,我是为顾全朝廷的颜面,为他们好!”

雍郡王胤祯笑道:“这也不吃亏?”

关山月淡然说道:“您知道我说的是不是实话!”

雍郡王胤祯点头笑道:“是,是,行不行?待会儿他们来我替你打发,好么?”

关山月道:“那倒不必,我只是……”

“你看!”雍郡王胤祯笑道:“弄了半天到最后你还不领情?小关。说正经的,如今,你该对我说的,是时候了吧?”

关山月笑道:“是,王爷,我这就说……”顿了顿,接着:“王爷,您知道城里有家‘京华武馆’?”

雍郡王胤祯点头说道:“我知道,那是家大武馆,势力遍及南七北六一十三省!”

“坏就坏在这儿!”关山月道:“我刚由‘集贤馆’回来,‘京华武馆’来了个叫娄四之人,王爷,此人那根舌头不下苏秦张仪……”

雍郡王胤祯道:“他是来做说客来的?”

关山月点头说道:“不错,王爷……”

雍郡王胤祯道:“为我那兄弟中的哪一个?”

关山月道:“王爷,当今的东宫太子,二阿哥!”

雍郡王胤祯脸色一变,道:“原来是他……?小关,那娄四怎么说?”

关山月道:“自然是褒二阿哥,而贬四阿哥!”

雍郡王胤祯道:“那美人、名马配宝剑,也是他说的?”

关山月道:“是的,王爷,他说二阿哥有八美任我挑,二阿哥有八骏任我选,还有,月俸一个整数,千两!”

雍郡王胤祯笑道:“看来他倒很能替老二做主,对老二也很是忠心,小关,美人、名马,月俸千两,这待遇很优厚啊!”

关山月点头说道:“是的,王爷,名利色三者兼收,很使我动心,只是,王爷肯收我么?”

雍郡王胤祯眼一瞪,叱道:“废话!”

关山月淡然而笑,道:“那王爷就不该有那一说!”

雍郡王胤祯目光—转,笑道:“小关,话说在前头,我没有美人、名马,也没有千两的月俸。”

关山月道:“王爷,记得我在‘集贤馆’向王爷禀得至为详尽,我不是征名逐利,求荣华富贵来的,而是为朋友的一个‘义’字,他们看错了我,我要真为美人名马千两白银,我大可以在江湖上打家劫舍,坐地分赃,凭我一身所学,那该不是难事,所获也该不止于此!”

雍郡王胤祯大笑说道:“打家劫舍,坐地分赃,你想干什么?小关,别动气,我说着玩儿的,你不要那是你不要,我总不会亏待你……”

关山月道:“多谢王爷,我话也说在前头,将来,除了公事上的必要开支,我绝不要您分文,假如您一定要给我,还是那句话,请你给我的拜兄巴不韦,我感同身受!”

雍郡王胤祯道:“小关,这似乎超过了把兄弟间的情份!”

关山月道:“不瞒王爷说,我欠他的情!”

雍郡王胤祯道:“我说嘛,小关,你对那娄四怎么说的?”

关山月道:“给我一夜之考虑,明天给他答复!”

雍郡王胤祯道:“为什么不当面拒绝他?”

关山月笑道:“王爷,就是明天我也不会拒绝他!”

雍郡王胤祯一怔,愕然说道:“小关,这话怎么说?”

关山月笑道:“我要是拒绝了他,王爷还能除掉二阿哥这一秘密机关么?”

不错,若是拒绝了娄四,那就表示他投向了这位雍郡王,既投向了雍郡王而又知道二阿哥的秘密机关的所在,娄四他们会轻易的放过他?又岂会不做准备?

雍郡王胤祯目中异采一闪,道:“看来,阁下心智之高,令人叹服,只是小关,他们怎知道你是我的人?”

关山月笑了笑,道:“不瞒您说,是我自己张扬出去的,他们早留意上了我,我也早怀疑了他们,他们派了两个住进西屋,我也就故意把话说给他们听,果然,这一着钓着了大鱼!”

雍郡王胤祯哈哈大笑,伸手拍上了关山月肩头,道:“小关,真有你的,甫进门就替我建了这么一桩大功,简直是有声有色,轰轰烈烈嘛……”

双眉一挑,冷哼接道:“看来老二是早防着了,实力竟比我还雄厚,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他有这么一处秘密机关呢……”

抬眼说道:“小关,你看该怎么办?”

关山月道:“王爷,我先要说明,这处秘密机关非除掉不可,二阿哥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雍郡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