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 六 章 晋身礼

作者:独孤红

第二天,日头爬起了老高,却仍未见娄四的踪影!

敢情这位说客失约了,按说,娄四他怎么也不该失约的!

可是,毕竟他没有来!这只有一种可能,事情有了变化!

果然,在关山月等得不耐烦,带着剑出门的时候,他由那街上议论纷纷的谈话中,听到了骇人的消息!

“京华武馆”昨夜遭了强盗,死了好几个教师,连总馆主也带了伤,而且武馆也被伤了一大半!

怪不得“京华武馆”没报案,那位总馆主也带着其余的人不知了去向失了踪,报得什么案?连个个高手的武馆都对付不了来人,“北京城”里的那些小衙门又哪够瞧?

“京华武馆”是北六省首屈一指的大武馆,这么大的一家武馆在一夜之间就挑了,而且是发生在京畿重地,朝廷所在,这就难怪四方震动,议论纷纷了!

关山月如今是全明白了,他在心里头说,这位四阿哥胤祯,的确做到了快,狠,毒,辣!

接着,他摇摇头消失在大街上!

天刚过晌午,,关山月又出现了,这回他出现在“正阳门”的偏门,按大清皇律“正阳门”中门长闭,非帝王出入是不能开的,当然,换个人谁也不能由中门进出!

关山月出现在“正阳门”前的时候,他身旁还多了个人,那是瘦瘦高高,面目阴沉的中年汉子!

这汉子穿着一身长袍,长袍破了好几处,脸色煞白,一双眼瞪得老大,像要吃人,可是,他跟在关山月身旁,一句话不说,闭着嘴往前走。

到了“正阳门”那边,那守门的“九门提督”辖下禁卫军挡了路!

未容那禁卫军开口,关山月便出示了“雍郡王府”的腰牌!

那些禁卫军立即换上了一付脸色,但,却望着关山月身边那名汉子满脸的疑惑色!

关山月在那带头的小官儿耳边低低说了两句,那小官儿脸色一变,打量了那汉子两眼,连忙放行!

果如雍郡王所说,是一路通行无阻!

关山月带着那汉子进了内城,这包围在“紫禁城”外的内城,又是一番气象,宽敞的石板路,洁净,安宁,很难得看见一两个人,便有,那也全是皇族亲贵,王公大臣府的!

进了内城,便可望见“紫禁城”,那平日里的一色琉璃瓦,如今虽已被白雪压盖着,触目是一片粉妆玉琢世界,但那周围九里三十步的“紫禁城”,以及大内禁宛的雄伟气象,仍可一览无余!

那宫宛规模,真可谓之百雉云连,万瓦鳞次,九重禁地,千百楼台!

实际上一点不错,单说明朝,史载明代宫宛,大内规制宏丽,华殿闳阁,摩天连云,单是殿楼亭门就多至七百八十六座,宫女超九千人,内监多至十万,而宫中脂粉钱,年共四十万两,其奢侈可知!

到了玄烨(康熙)即位之后,以国力日盛,又加经营,“太和殿”,“乾清宫”……那盛势就更不必说了!

不知怎地,眼望着这些个,关山月面泛异色,那神情难以言喻,也难令人意会万一!

当然,关山月并不知道“雍郡王府”在何处,怎么走,但是人鼻子底下有张嘴,他会问!

片刻之后,他到了那宏伟、气派的“雍郡王府”前!

那儿有高高的石阶,一对巨大石狮子,还有四名腰中挎刀的站门亲兵陪伴着那两扇朱漆大门!

侯门一入深似海,这“雍郡王府”就不知道深有几许,人一眼望上去,直觉得它既广又大没有底!

关山月带着那汉子到了石阶下,刚到了石阶下,那站门的亲兵走过来一个,两眼一瞪,道:“喂,干什么的?”

这还是既在内城中走动,必是各府邸的人,要不然那仗了人势的亲兵,还没有这么客气呢?

关山月没答理,伸手亮了亮那块腰牌!

那亲兵一怔,仔细打量起了关山月,讶然说道:“你是……”

关山月道:“新来的!”

那亲兵道:“我怎么没瞧见过你?”

关山月笑了笑道:“我这是头一天进府!”

那亲兵眨了眨眼,道:“你等一等!”说着,转身进了大门!

没一会儿,那亲兵又行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个身穿长袍,卷着袖子露着毛茸茸两段手腕的白净汉子!

那亲兵出了门,一指关山月,道:“高爷,就是他!”

那姓高的白净汉子眼神十足,一望而知是个不俗的练家子,他打量了关山月两眼,道:“尊驾是……”

关山月道:“我姓关,请代为通报王爷……”

那姓高的白净汉子忙道:“可是关山月关爷?”

关山月忙点头说道:“不敢当,正是关山月,请教……”

那姓高的白净汉子忙拱手说道:“有劳关爷动问,我叫高人荣,跟在王爷身边儿多年了,往后还请您多照顾,多指教!”

关山月道:“什么话,往后还得人荣兄多关照!”

高人荣谦逊了一句,摆手侧身往里让,道:“关爷快请吧,王爷候着您多时了!”

关山月含笑点头,谢了一声,举步踏上石阶!

高人荣瞥了那瘦高汉子一眼,笑问道:“关爷,这位是……”

关山月笑道:“我头一趟进府,这是我带来的晋见之礼!”

高人荣为之一怔,关山月紧接着笑道:“前些日子夜闯康亲王府的,就是这位仁兄!”

高人荣明白了,脸色微变,脱口一声轻呼,瞪着那瘦高汉子直看,那瘦高汉子眼瞪得更大,一张脸憋得铁青,神态好不怕人,却只不说一句话!

高人荣好不容易憋出了一句:“关爷,您不怕他跑了?”

关山月淡淡一笑,道:“他还算听话,一路跟着我到了这儿!”

说话间,高人荣陪着关山月已到了前院,只见三五个亲随打扮的汉子满脸诧异地往这边瞧!

高人荣忙冲着那边摆了手:“老马,麻烦通报王爷一声,就说关爷到了!”

那几个中有矮矮胖胖的答应了一声,刚要走!

只听一声朗笑传了过来:“不用通报了,我已经出来了。”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闻声,那几个亲随连忙哈下了腰!

关山月抬眼望去,只见那通往后院的青石小径上,一前一后地行来两个人,前面的,是雍郡王胤祯,走在后面的,是个身躯魁伟,浓眉大眼的中年汉子,步履十分稳健。

关山月忙迎前施礼:“见过王爷。”

雍郡王胤祯摆手笑道:“算了,小关,你还跟我来这一套,来,你俩见见……”

说着,一指身后魁伟汉子,道:“这位是‘侍卫营’统带拜善……”

望着拜善又一指关山月,道:“这就是我向你提的小关,怎么样,不含糊吧?”

拜善两眼打量着关山月,口中却笑道:“王爷的眼光还不错……”

适时,关山月已向他抱起了拳,道:“见过统带!”

仅抱拳而不施礼,这对“侍卫营”的这位统带,似乎有点礼不够,但是,人是雍郡王介绍的,这位“侍卫营”的统带拜善,却不敢有丝毫挑剔,也一抱拳,笑道:“久仰关老弟大名,刚听王爷说起,昨夜钱振星斗胆冒犯,拜善这里先赔个罪!”

关山月连忙含笑谦逊!

雍郡王胤祯容得他把话说完,一指那瘦高汉子,道:“小关,他是谁?”

关山月笑道:“王爷,这是我的晋见之礼,前些日子夜闯康亲王府的那位,如今我把他带来呈给……”

此言一出,雍郡王与拜善一起色变!

拜善下意识地跨前一步,靠近雍郡王身侧!

雍郡王胤祯一笑说道:“放心,他伤不了我,何况还有小关在!”

说完了话,他转注那瘦高汉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瘦高汉子没开口,关山月却在一旁笑道:“王爷,他不会说话,还是我代他回答吧……”

雍郡王胤祯收回目光,愕然说道:“怎么说,小关,他不会说话?”

关山月点头笑道:“是的,王爷,我点了他的‘哑穴’,废了他一身功夫!”

雍郡王胤祯“哦!”地一声,说道:“怪不得,那么他叫什么?”

关山月道:“他叫戚伦,在江湖上有个外号叫‘翻天鹞子’,但在这儿,他却是‘京华武馆’的一名教师……”

雍郡王胤祯一点即透,变色说道:“这还得了,‘京华武馆’窝藏飞贼,还好他只是闯亲王府,要是闯进大内惊了圣驾……拜善,待会儿告诉向明一声,带人马上封了它去!”

拜善忙道:“王爷,不用封了,昨天晚上‘京华武馆’来了江湖仇家,武馆里的人死的死,逃的逃,房子也被烧了,如今没有一个人儿了!”敢情他知道了!

雍郡王胤祯“哦!”地一声,道:“有这回事儿,京畿重地,动辄凶杀,这还像话……?”

关山月一旁微笑说道:“王爷,这还不是省了官家的事儿?”

雍郡王胤祯道:“省事儿也没这么样省法的,小关,你也知道昨夜的事儿了?”

关山月点头说道:“我还是今午出客栈的时候才听说的,我早知道飞贼是这位‘京华武馆’的教师‘翻天鹞子’,可是我为引出他的同党,一直未下手,不想他们的江湖仇家早了我一步,今午我还一直追出了十几里路才找到他的,虽然他的同党都跑了,但到底还是逮住了他!”

雍郡王胤祯道:“小关,有你的,只是,你点了他的‘哑穴’如何问他口供?”

关山月道:“不用再问了,王爷,他已经承认了……”

雍郡王胤祯摇头说道:“可是我要把他交……”

关山月道:“—个小毛贼还值得审问,干脆把他交康亲王爷处置算了,再有说,王爷,他的口供也最好别问……”

雍郡王胤祯道:“为什么?”

关山月道:“王爷,我不敢说!”

雍郡王胤祯焉得不懂,忙道:“你说,天大的事儿,我替你担了!”

关山月道:“谢王爷,刚才我问他的时候,他说他是东宫二阿哥的人,一会儿又说是八阿哥的人,我唯恐他乱攀胡扯惹出了大乱子,所以才点了他的‘哑穴’!”

雍郡王胤祯变色说道:“好大胆,他竟敢乱咬老二跟老八,这还得了……”一顿,忙接道:“可是,小关,他口虽不能言,还有手……”

关山月笑道:“只怕他有手也难以握管了!”

雍郡王胤祯失声说道:“小关,你,你废了他两只手?”

关山月点头说道:“事非得已,王爷,二阿哥跟八阿哥岂容他乱攀?”

雍郡王胤祯猛一点头,道:“做得对,小关,我这就命人把他押送康亲王府去……”

说着,他便要唤人,关山月忙道:“慢着,王爷,这该由我去比较妥当!”

雍郡王胤祯一怔,旋即点头,道:“对,你可以对康亲王有所禀报,来人!”

远处高人荣应声奔了过来!

雍郡王胤祯向高人荣一摆手,道:“人荣,先把他押下去,看好了他!”

高人荣尚未答应,关山月紧接着说道:“人荣兄,量好卸了他下巴,也小心他碰壁!”

高人荣含笑答应,拉起那瘦高汉子转身而去!

这里,雍郡王胤祯转向拜善道:“拜善,怎么样,不提别的,就凭小关这一手,在你‘侍卫营’里当个差,该可以凑合了吧?”

拜善忙道:“王爷,凑合什么话?拜善自叹不如,只恐怕王爷所说那职位,委曲了关老弟,我看还是……”

雍郡王胤祯忙摇头说道:“别让人家说闲话,还是让他由下而上慢慢干,只要你以后多关照,多提拔就行了!”

拜善连声唯唯,也连称不敢!

又谈了几句,拜善告辞而去,临走,他告诉关山月,明天到“侍卫营”找他去,该预备的他今天晚上就给准备好!

拜善走后,关山月向着雍郡王眨了眼,笑道:“王爷,您的手法干净利落而且快,大有奇兵制胜,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这一下只怕二阿哥……”

雍郡王胤祯笑道:“那该归功于你的计策,小关,我还有得意一着,人,是老八的,但我另外派了个人透了句话!”

关山月笑道:“这一来只怕八阿哥也要惨了!”

雍郡王胤祯笑道:“这就叫收渔人之利……”

顿了顿,道:“小关,你是在哪儿找着这个人的?”

关山月道:“在‘石景山’再过去,就他一个,他要往‘太行’跑!”

雍郡王胤祯道:“其他的想必已进‘太行’了!”

关山月点头说道:“有可能,不过,迟早他们会化整为零再回来的!”

雍郡王胤祯点了点头,道:“那当然,小关,他真是那飞贼么?”

关山月道:“怎么不真,他是那夜的飞贼,也是二阿哥的人,实在说,他那夜进‘康亲王府’是为了行刺,得手之后准备嫁祸您跟大阿哥,可巧那夜康亲王不在,使他那阴谋无法得逞,所以翻箱倒柜弄出了一付窃贼现场……”

雍郡王胤祯道:“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晋身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