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 八 章 情人会

作者:独孤红

夜色中,华灯下,关山月踏着雪,冒着风,到了“八大胡同”,可是他甫进那两扇窄门儿他便扬了眉!

只因为可巧他碰上五六个汉子踹开了那两扇窄门,嘴里叫骂着,大笑着,刚要往里闯!

关山月真有点火儿了,挑眉一声沉喝道:“站住!”

那几个汉子一震,一起停步转了身!

适时,关山月已然到了近前,目光一扫那几个汉子,哈哈说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哈!”那站在最后面一个獐头鼠目的汉子说了话:“竟有那胆上长了毛,不开眼儿的敢管咱们的闲事,朋友,爷们是花银票来寻乐儿的!”

关山月抬手往外一指,冷然说道:“那儿,往别个门儿里去,这儿是清白良家!”

那獐头鼠目的汉子嘿嘿一笑,道:“清白良家,听见么?朋友,是你知道还是我知道?这儿的那个红妞儿是干暗买卖的,她爱的是大堆大堆的银子,爷们有,她准肯,你站在一旁儿凉快凉快去吧,今儿个爷们心情好,算你造化!”

说着,他一挥手,转身又要往里走!

“站住!”关山月又一声沉喝!

那獐头鼠目的回过身变了脸,道:“敢情给脸不要骨头痒痒,你想干什么?”

关山月道:“不干什么,我话说在前头,哪个敢先踏进这扇门儿,别怪我下手无情,小心他那两条腿!”

那獐头鼠目汉子脸色又一变,嘿嘿笑道:“敢情你还真爱管闲事,好,爷们就先陪你玩玩儿,小子,瞧清楚了,大爷我第一个进门儿……”

一挥手,道:“伙计们,让让,我就不信邪!”

那另外几个让开了,他冲着关山月一笑,转身便要迈步!

关山月冷冷一笑,忽地出手如电,在那獐头鼠目汉子连念头还没有来得及转之际,关山月的五指已然搭上了他后颈!他微一用力,那獐头鼠目汉子头往下一缩,一声“哎哟”尚未出口,关山月底下跟着又是一腿!

那獐头鼠目汉子吃足了苦头,“哎哟!”一声,砰地坐在了雪地上,直摔个四脚朝天!

这一下,立刻震住了那几个,只因为关山月那一抓一腿之快,让他们看也没看清,别说救了!

地上积雪颇厚,痛是不会怎么痛,可是够难堪的,那獐头鼠目汉子一张脸变成了猪肝色,刹时又一转铁青,翻身跃起,一柄解腕尖刀趋势由小腿上抽出,一挺身,向着关山月小肚子便刺!

关山月冷冷一笑,道:“怎么,动家伙了?你还差得远!”

身形后退一滑右闪,那獐头鼠目汉子一刀顿时落空,关山月同时出左掌抬右腿,瞧吧……

那獐头鼠目汉子手中尖刀落了地,腕上痛如刀割,一声呼痛尚未来得及出口,屁股上又挨了一下重的,身形往前一冲,直飞出丈余,砰然一声,雪地开花摔个狗吃屎!

这一摔不比适才,他半天没爬起来!

关山月看也未看他一眼,望着那发呆的几个,冷然说道:“那几位来寻乐儿的朋友有兴趣再试试?”

没一个敢再试,却听一个开口说道:“瞧不出你朋友还是个练家子,那敢情好,我们这位,挨了你的,人不死,债不烂,你朋友留个姓名住处?”

关山月道:“怎么?还要找我?可以,我姓关,诸位要有趣请到‘侍卫营’里找我去!”

此言一出,那几个俱皆一怔,适才发话那人道:“‘侍卫营’?你是哪一班的?”

关山月淡然笑道:“敢莫诸位也是‘侍卫营’的?”

那汉子点头说道:“不错,我们是……”

关山月截口说道:“那最好不过,要打听我不难,诸位只到统带那儿问一声就行了,或者找找钱振星也可以!”

那几个脸上变了色,发话那汉子道:“既然是‘侍卫营’的,那就好办,就那么大点儿地方,往后咱们总会碰头的!”

一挥手,转身向地上那位行去!

关山月淡淡一笑道:“我顺便再招呼一声,这个门儿是我姓关的所有,为免伤彼此和气,诸位以后还是少来!”

那几个一句话也没多说,架起地上那位走了!

关山月望着那几个离去,转身走进窄门儿!

刚进窄门儿,眼前倩影一闪,香气袭人,姑娘小翠手叉着柳腰,娇靥的神色比雪还冷站在了眼前,道:“好威风,好煞气,你来干什么?”

关山月眉锋一皱,笑道:“翠姑娘,我为红姑娘赶走了恶徒,你不谢我倒也算罢,怎好意思这样儿对我?”

小翠冷哼说道:“恶徒,一丘之貉,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关山月摇头说道:“行了,姑娘,我有正事儿,请让让路!”说着,他就要从小翠身边走过去!

小翠往边上一跨步,挡住了他,道:“别往前走,我们姑娘不认识你这种人,出去!”

关山月眉锋一皱,刚要开口!

只听红姑娘那甜美话声由里面传了出来:“小翠,别无礼,请关爷进来!”

关山月双眉一展,冲着小翠眨了眼,笑道:“听见么?红姑娘要不是认识我,怎知我姓关?”

小翠气得一跺花鞋,一甩辫子扭身进去了!

关山月一笑举步,跟了上去!

堂屋中灯光明亮,由外内望,只有柳绡红一个人俏立屋内,却不见查桐、金掌柜与金飞的踪影!

关山月进了堂屋,举手微拱,含笑招呼:“红姑娘,你好!”

“托关爷的福!”柳绡红楚楚一笑,道:“我该谢谢关爷!”

关山月笑道:“别客气,应该的!”说着,往东厢房望了一眼!

柳绡红故作未见,道:“关爷寒夜光临,有什么指教?”

“好说!”关山月道:“查长老与金掌柜的父子不在么?”

柳绡红微微笑道:“关爷来得不凑巧,我二叔、大哥与查长老晌午就走了!”

关山月一怔说道:“走了?上哪儿去了?”

柳绡红摇头说道:“不知道,为免大祸临头,他三位不得不走快一点!”

关山月皱眉说道:“那的确是不凑巧,这一下麻烦了,我带来的话找谁说?”

柳绡红道:“关爷带来了什么话?”

关山月道:“我已经到康亲王府去过了,也已经见过了海珠格格……”

话犹未说完,院子里响起了金飞的话声:“姓关的,姓金的没有走!”

柳绡红一惊,关山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笑道:“姑娘这位大哥太不合作……”

柳绡红娇靥一红,关山月已缓缓转过身形,当他转过身形的时候,金飞已到了堂屋门口,背后还跟着金掌柜的与查桐。

关山月当即笑道:“看来情之一字魔力确大,我有一句海珠格格,兄弟你马上出来了……”向着查桐与金掌柜的一拱手,道:“查长老,掌柜的,二位好!”

查桐忙还一礼,道:“老弟好!”

金掌柜的神色冰冷,没答礼!

金飞则冷冷说道:“姓关的,你别得意,没人相信你……”

关山月道:“你要不相信,你就不会出来,我已见着了海珠格格,我该恭喜你贺喜你,她是位难得的宦门奇女,她让我告诉你,她是奉父命,不是出诸己愿……”

金飞猛然一阵激动,脱口说道:“真的……?”神色一冷,忙又说道:“我不相信你能进康亲王府……”

金掌柜的冷冷说道:“飞儿,别忘了,如今眼前这位是雍郡王的人!”

关山月淡淡笑道:“掌柜的,你错了,雍郡王的人固然可以进康亲王府,但不一定能大摇大摆地进入内院见着海珠格格!”

金飞忍不住问道:“那你是怎么进去的?”

关山月笑了笑,道;“很简单,我拿着了飞贼押往康亲王府,告诉康亲王飞贼是来行刺的,行刺虽未成,他可能在内院各处藏有什么炸葯毒物,他们怕死惜命,于是就叫我进内院去找,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我见着了海珠格格!”

金飞诧声说道:“你拿着了飞贼?”

关山月道:“不信你一两天内听听消息,看看飞贼是不是落了网!”

金飞道:“我明白了,可是我不相信他会承认……”

“当然!”关山月道:“做贼的人,没有一个肯承认他是贼的,你说他们是信我的还是信那飞贼的?还有那飞贼一身功夫俱失,口不能言,手不能写,他只好默认了!”

金飞一震说道:“你废了他一身功力,点了他的哑穴?”

关山月尚未说话,金掌柜的突然冷哼说道:“姓关的,小儿年轻无知,但眼前之人并不是个个都年轻无知,你编的那一套,骗得了别人……”

关山月笑道:“显然掌柜的自以为老于世故,不会轻易上当,掌柜的你不愧闯荡多年的老江湖,你不信没关系……”

转注金飞,接道:“你把这个拿去看看!”

翻腕自袖底拿出了那方海珠格格给他的汉玉项佩,顺手递向金飞,金飞神情大震,连忙接了过去,手握着那方玉佩,望着关山月,神情激动,虎目涌泪,半晌始才出一句:“关大哥,金飞羞煞,愧煞……”

关山月摆手笑道:“别言一个谢字,因为咱们是互惠,谁也不欠谁的!”

金飞闭口不言,那神色却难掩心中之感激!

查桐突然说道:“关老弟,老要饭的就知道不会看错人,你令人敬佩……”

金掌柜的老脸通红低下了头!

只听柳绡红俏生生地道:“小翠,给关爷沏茶!”

关山月笑了笑,道:“红姑娘,我受宠若惊,为免忽冷忽热令我吃不消,诸位还是对我冷一些好,等弄清楚了……”

柳绡红红着娇靥,含笑说道:“能放手时且放手,得饶人之处便饶人,关大哥,您请坐!”

关山月道:“诸位都请坐!”

说着,大伙儿一起落了座,坐定,金飞第一句便问:“关大哥,海珠,她可好?”

关山月道:“好是好,只是人显得清瘦,那一个愁字让人心酸!”

金飞红了脸,柳绡红美目凝注,笑道:“关大哥,好酸!”

“不然,姑娘!”关山月摇头说道:“这是实情,天下唯真挚深情最感人,也能令人心碎,断肠,魂销!”

柳绡红微笑说道:“听口气,关大哥是过来人!”

关山月淡淡笑道:“惭愧得很,我跟情字无缘,至今没有一个红粉知己!”

柳绡红那双美目一亮,道:“关大哥,真的?”

关山月笑道:“我要有粉红知己,岂会受那分离之苦,一个人跑到这儿来?”

柳绡红笑了,娇靥上却掠上一抹浅浅红晕!

金飞道:“关大哥,海珠她都说了些什么?”

关山月笑道:“这,最好还是等见着她时你问她……”

金飞忙道:“关大哥,我什么时候……”

关山月笑了笑,道:“我告诉过海珠格格,后天‘护国寺’有庙会,‘西山霁雪’如今观赏也正其时,她选了后者,明天晌午……”

金飞一阵惊喜,方待说话,关山月已然又道:“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明天这机会难再,再好诸位收拾收拾,备好了车,明天就把她接走,要是让她回了城,进了府,再接她走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金飞愕然急道:“关大哥,明天就走?”

关山月点头说道:“你该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我没有告诉她,你知道,这对一个女儿家来说,离家那难分难舍之情是在所难免的,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形下走,是最好不过的!”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金飞一阵激动,毅然点头,道:“好,明天我就接她走!”

关山月道:“你只管接她走,别的事你就别管了,不过,在她上车之后,你得拐回来一趟,在‘护国寺’前等我!”

金飞一怔,道:“怎么,关大哥,还有事儿?”

关山月笑道:“怎么忘了?我帮了你的忙,你还没有帮我的忙呢!”

金飞笑了,一巴掌拍在后脑门,道:“我真的忘了,关大哥,究竟是什么事儿?”

关山月摇头说道:“现在不能说,反正我不会让你做对不起良心的事,只问你这么大冷天里,你能不能下水?”

金飞傲然说道:“关大哥,就是再冷的天,我也能在水里伏上三天三夜!”

关山月点头笑道:“那好,你跟令尊约好个地方,让令尊跟查长老、红姑娘护着车先走,替我办完了事儿你再赶上去!”

金飞点头说道:“好,就这么办,关大哥,明天什么时候?”

关山月道:“初更,咱们在‘护国寺’前碰头!”

柳绡红突然说道:“关大哥,为什么都要走?”

关山月摇了摇头,道:“红姑娘,北京城不能再呆下去了,掌柜的要走,查长老要走,你大哥也要走,姑娘你一个女儿家还能留在这儿干什么?无依无靠地任人欺凌么?”

柳绡红道:“关大哥,那么你自己呢?”

关山月淡淡笑道:“我如今是‘侍卫营’的人,没替人家做点事儿怎能走?”

众人俱皆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情人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