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 一 章 游龙惊凤

作者:独孤红

鹅毛似的大雪,已经下了整整一个月了,有些个山隘和小路,都让大雪给封住了,人站在空

旷的地方放眼一看,白茫茫的一片,根本就看不见边儿,看得见的,只是那千里粉妆玉琢的

琉璃世界。

这当儿大雪纷飞,北风呼号,风儿跟刀儿似的,能割裂人,雪地里,很难看见一个行人,

很难看见一点东西,寂静得跟死了似的。

可是,在洪记老号这座土屋里就不一样了,这座土屋里有人,不但有人,而且坐满了人。

“洪记老号”是家酒馆儿,专卖酒菜的酒馆儿,它坐落在“古北口”里几十年了,夏天

也好,冬天也好,做的全是那些进出长城的客商的生意。

大部分的生意买卖.热天都比冷天好,可是唯独洪记老号,每逢入冬生意最旺,只因为

这是古北口里唯一的一家酒馆儿,你看,推开门儿,掀起厚厚的棉布帘往里看,炭火熊熊的

大火盆,荡得满屋子的酒香,喝一口,一股热辣辣的劲儿往下窜,烧刀子上整块整块的卤牛

肉、烧羊肉,就凭这,买卖怎么能不好.生意怎么能不旺?

今儿个,洪记老号跟往常一样,坐满了进出长城的皮货商、葯材商.满屋子的粗扩豪放

笑声,满屋子的划拳斗酒声,还灾带着一句句的粗活,简直能把洪记老号的屋顶掀了。

洪掌柜的带着两个伙汁,忙得浑身冒汗.鼻头流油,一点儿也不敢轻忽怠慢,别说在座

的一个个都是衣食父母财神爷,得罪不得,在座的这些个,一个个也都是红眉毛.绿眼珠的

家伙,动不动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玩儿命的,谁又敢惹,北国豪雄,燕赵男儿,冰天雪

地,万里风沙里长大的;十个有九个都是拼命三郎。

在座的廿多个酒客,只有四个最文静。四个人坐一桌,低着头喝闷酒,谁也不吭一声,

谁也不说一句话,生似他四个既聋又瞎,这张桌子以外的,他们是既看不见也听不见。

这四位,吃喝很文静,可是在任谁看,这四个都不是文静人儿,一色皮帽子皮袄,紧身

马裤,长筒鹿皮靴,满脸的肃然剽悍气,每个右手旁都放着一把带鞘的单刀,凭这,像文静

人儿么,可是怪了,偏他四个最文静。

正笑着、闹着,两扇门开了,一股刀儿一般的寒风利了进来,大火盆里的火苗子一阵乱

飘。

满屋子酒客为之一静,那四位文静人物霍地转眼,这比那股子寒风还冷的目光,一起投

向门口,在这一刹那,他四位的目光变得犀利异常,恐怕比他四个那鞘里的钢刀还要犀利。

门开处,低头进来个人,一个有着一副颀长身材,身披黑色风氅,头戴黑色宽沿大帽,

从头到脚一身黑的人。

这个人低头进了洪记老号,再加上他头上戴的是顶宽沿大帽,让人一时没办法看见他的

脸,没看见脸归没看见脸,可是他那颀长的身材上却传透出一种在常人身上看不见的东西,

那是超拔不凡,就因为这,使得满屋子的人情不自禁地多看了他一眼。

也只不过是多看了一眼而已,马上,那粗犷豪放的笑声,划拳斗酒的声浪,又哄然响起,

而那四个文静人物也马上恢复了“文静”,八道冷电的犀利目光不见了,四个人又低下头去

喝他们的闷酒。

黑衣人掩上门后转过了身,摘下头上的宽沿大帽,慢条斯理的轻掸风氅上的雪花。

好一张俊美的脸,长眉斜飞,凤目金瞳,悬胆似的鼻子,方、薄、紧闭着的一张嘴,看

年纪,不过廿刚出头,皮白肉嫩,白里泛红,就连一般大姑娘家恐怕都自惭形秽,自叹不如。

这条进出“古北口”的路上,过往的人极杂,三教九流,四海八荒,什么样的人都有,

可是这种俊朗的人物却不多见。

洪掌柜的定了定神,连忙躬身哈腰,赔着满睑笑,迎上来亲切接待:“这位爷,您请往

里边儿坐。”

他这里躬身哈腰摆手往里让,俊逸黑衣人站在那儿却没动,望着他洪掌柜道:“掌柜的,

我有匹坐骑在外头……”

洪掌柜的忙咧嘴赔笑:“这位爷,您多包涵,小号地方小,没办法囤存草料……”

黑衣人道:“你们店里有黄豆没有?”

“有。”洪掌柜的忙点头。

“有酒吧?”

“有,有,当然有。”洪掌柜的一边点头答应,心里一边嘀咕:这话多问的,开酒馆儿

的能没酒么,也不瞧瞧,这么多客人喝的是什么。

只听俊逸黑衣客道:“那就够了,门外那匹黑马是我的,三斤酒掺一升黄豆,待会儿该

怎么算就跟我怎么算。”话落,他迈步往靠里一副座头行去。

花得起钱的是大爷,坐骑是人家的,爱吃什么吃什么,就是吃成斗的珠子掺金液银汁,

任谁也管不着。

洪掌柜的怔了一怔,连忙招呼伙汁过来吩咐了,然后又快步走向那副座头,一哈腰,赔

笑道:“这位爷,您的坐骑,已经交代小二侍候去了,您……”

俊逸黑衣客道:“给我烫壶酒,切两斤牛肉,拿几个包子来就行了。”

洪掌柜的连声答应着退走了。

俊逸黑衣客把大帽往桌上一放,左手从风氅里伸了出来,他左手里提着两样东西,一具

当行囊用的革囊.一把带着鲨鱼皮鞘的长剑,他轻轻地把这两样东西也放在了桌上。

带着兵刃,不用说,敢情是位练家子的。

本来嘛,瞧人家那副打扮,也像个练家子啊。

长剑上了桌,招来了那四位“文静”人物的八道目光,不过仅只是不经意的一瞥而已。

俊逸黑衣客看见了,他装没看见,若无其事地坐了下去。

洪掌柜的在这块地儿上干这行买卖多少年了,招子就算不怎么样也练灵了。

他看得出,这位俊逸人物是练家子,是走腿闯道的江湖人物,他,不见得比那四位“文

静”人物可怕,可准比这些沾了一半江湖味儿、脚踏一半江湖路的葯材、皮货商难惹,所以,

俊逸黑衣客那儿刚坐下,他这儿一壶烫好的酒、两斤卤牛肉,十个热腾腾的大包子,已经送

到了眼前,还殷勤的斟上了一杯酒。

“谢谢,掌柜的,你自去忙吧,我自己来。”

洪掌柜的心里想着人家难惹,人家说话可真和气,一点儿不带粗味儿,不像眼前这一帮,

十句话倒有九句半是横着出来的。洪掌柜的赔着笑退走了。

俊逸黑衣客端起了酒杯,这儿酒刚刚端起,一声长长的马嘶起自门外头……

紧接着,门砰然一声开了,一名伙计像让寒风刮进来似的奔了进来,然后站在门边儿一

个劲儿的冲外头赔笑哈腰:“几位爷里边儿请,几位爷里边儿请。”

这是来了什么大主顾?

满屋子又为之一静,除了俊逸黑衣客,所有的人都转眼,四名“文静”人物八道目光盯

得更紧。

只听门外响起了个洪钟也似的话声,外头的风雪够大的,可却一点也难以掩盖这洪钟也

似的话声:“小六儿,别忘了把葫芦给我灌满了。”

随听一个清朗话声带笑说道:“胡子大爷,您瞧我手里提的是什么?”

洪钟也似的一阵大笑,震得人心直跳:“好小子,难怪大伙儿都说你乖巧。” 

洪钟也似的大笑声中,一前一后进来两个人,两个身披风氅、头戴皮帽、腰缚长剑的年

轻人,头一个细皮嫩肉,既白又俊的一张脸;后一个,浓眉大眼,英武逼人。

这两位,无论是佩剑也好,衣着也好,都相当讲究,别的不说,光看那顶皮帽,硬是整

块黑貂皮的。难怪,敢情是有钱的主儿。

既白又俊的那位,手里提个小孩儿般大小的红酒葫芦,进门就递给了洪掌柜:“给打满

了,另外再切十斤卤牛肉,十斤烧羊肉,快一点儿,我们还要赶路。”

“是,是,是。”洪掌柜没命的答应,一阵风似的往里去了。

这两位,打从进得门来到如今,没看满座的酒客一眼,生似眼前这一副副都是空座头。

而那四位“文静”人物可打量上他俩了,互递一眼色,一个站了起来,似乎是嫌风大,

怕冷,要去关门。

没错,是关门,他往门外看了一眼,关上了门,转身冲桌上的三个同伴递了一个眼色。

桌上那三个,六道目光里飞闪电般冷芒,右手齐伸,抚上了带鞘的钢刀。

突然,关门的那位伸出了手,动作快得像风,一掌砍在了浓眉大眼那个年轻人的脖子后

头,那浓眉大眼年轻人哼也没哼一声,身子往前一冲。

既白又俊那位机警,霍地转身,浓眉大眼那位正好闭着眼冲过来,他脸色一变.忙伸手

扶住,惊声道:“你们……”

出手偷袭浓眉大眼年轻人那个“文静”人物,森冷一笑截口道:“我们……小兔崽儿,

我们早上等你们到如今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立即震住了满屋子的酒客,马上鸦雀无声,寂静一片。

俊逸黑衣客跟个没事人儿似的,只往这边扫了一眼,随即又喝他的酒了。

只听既白又俊那位沉声道:“你们是哪条路上的,彼此缘悭一面,素不相识……”出手

偷袭的那位哼哼笑道:“小兔崽儿,你招子不亮,太过孤陋寡闻,连我们四个都不认识,你

还吃的什么给人看庄护院的饭,你不认识我们不要紧,我们冲的不是你们俩,是门外马车里

那个主儿。”

显然既白又嫩那位也是经过大阵仗,见过大场面的,就在这几句话工夫中,已恢复了镇

定,冷冷一笑道:“噢,原来如此,敢情是有心人,那容易,说吧,你来是什么意思,想干

什么?”

“简单,我们想把车里那位留下来,跟她那威名赫赫、财大势大的爹换样东西。”

“噢!”既白又嫩那位笑了,笑得怪潇洒的:“原来是一伙劫道儿、绑票、下九流的贼,

我看你们的眼珠子是让狗吃了。”

他动作还真快,话落右腕翻起,铮然龙吟,长虹电闪,一把长剑已掣在手中。 

另三个坐在桌上一动没动,跟没看见似的,酒客们可都站了起来,纷纷往里退去。

忽听外面又响起洪钟似的话声;“小六儿,你小子掉进酒坛子里去,怎么这么半天还不

出来?”

由充沛的中气看,外头那位显然是位内外双修的好手,既是内外双修的好手,为什么听

不见里头的动静?……

八成儿是外头风雪太大,把屋里的动静掩盖住了。

既白又嫩那位一听见外头的话声,立即提高了嗓门儿说道:“胡子大爷,您别急,我跟

老七碰见好朋友了。”

这活刚说完,出手偷袭那位身躯移动,横跨一步,让开了进门路。随即,砰然一声,两

扇门豁然大开,冷风呼地往里一卷,半截铁塔似的人站在下门口。

是个老头儿,身躯魁伟高大个老头儿,皮帽,皮袄,浓眉大眼,满脸的络腮胡,威态逼

人,他入目屋里情景,一双环目之中冷电暴闪,一低头跨了进来,洪声道:“小六儿,

是……”

随即一眼瞥见了身在不远处出手偷袭的那位,人一怔,脸色也跟着一变;“洪老四!”

出手偷袭的那位咧嘴阴阴一笑:“勾胡子,老是老了点儿,可是你老眼没花啊,多年不

见了,日子还好过吧?”

高大威猛老者勾胡子马上恢复了平静,一双环目紧紧盯着那位洪老四道:“四当家的,

您四位任何一位向来是不落单……”

桌上那三个中一个接口道:“另外三个在这儿呢。”

勾胡子一眼扫过去,脸色又是一变:“姓勾的真的老了,竟然没瞧见另三位也在这儿。”

桌上三个中,那说话的一个笑笑道:“勾胡子,你哪里说老了,分明是如今混好了,有

了撑腰的靠山,不把我们哥儿四个放在眼里了。”

勾胡子一抱拳道:“武三爷,这,姓勾的不敢,姓勾的只是在关外没得混维持不住了,

进关来找了碗饭吃,既是,四位都在这儿,那就好说话,论起来,这两个孩子是我姓勾的晚

辈.年轻不懂事,要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四位,姓勾的在这儿给四位赔个罪。”

洪四爷阴阴一笑道:“几年不见,勾胡子学得会说话了,这个我们知道,我们四个行事

你是最清楚不过的,要不是看这两个是你的晚辈,早就把他们摔掉了。”

勾胡子道:“那么四位是……”

既白又嫩那位突然说道:“胡子大爷,您有退一步的意思,可惜人家不会这么便宜咱们,

人家是冲着姑娘来的。”

勾胡子神情一震,霍地转眼:“小六子,这话怎么说?”

“这位洪四爷刚讲话了,人家打早上等咱们等到如今了,人家想拿姑娘跟咱们老爷子换

样东西。”

勾胡子脸色大变,急忙转过脸去道:“四位,这……”

洪四爷微一点头道:“没错,是这样儿。”

勾胡子满脸的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游龙惊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