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 九 章 水上劫案(下)

作者:独孤红

“没人看见你们老帮主的遗容?” 

“有人想看,少主不准。”

艾姑娘淡然一笑:“这就更怪了。”

蒲天义道:“金老头儿葬在什么地方?”

“总舵密室里。”

“这么说是停棺来葬?”

“我们也不清楚。”

只听外面一名弟子道:“禀少侠,近了。”

李燕豪等一看,只见浪里钻已不知去向,十几艘大小船只缓慢移动,似在让路。

李燕豪道:“一直过去。”

转眼问中年汉子;“总舵还有些什么人?”

“不太多。”

“究竟有多少?”

“两三百吧。” 

艾姑娘道:“不算少啊,那些船为什么停在舵外?”

“少主不在的时候都是这样。”

“总有个理由。” 

“保护总舵。”

“恐怕也只有这理由了。”

舱外弟子道:“禀少侠,已近总舵五十丈。” 

李燕豪道:“减慢速度。”

“是。”

蒲天义笑道:“少侠像是行船老手嘛。”

“我只是靠自己想的,距离近,速度快,那不是猛撞吗?”

艾姑娘道:“聪明人。”

李燕豪道:“好说……”一顿道:“蒲帮主,派人通知后船,只一近岸,立即舍船上

去。”

蒲天义答应一声往舱后行去。

说话间,金家船帮总舵外的那些船已移向两边。

让出了一条水道,看见金家船帮的总舵了,最近处是个码头,一大片平地,往远处则是

木栅大门,里头一大片房子,全都是木板搭的。

这时候码头上站着两个黄衣汉子,手里各拿两面小黄旗,往这边打旗号。

李燕豪道:“这是什么意思?”

中年汉子道:“小心靠船。”

李燕豪扬声道:“落帆。”

只听外舱一声响,帆落了下来。

艾姑娘道:“又是靠自己想的?”

李燕豪道;“不错。”

忽见码头上又一阵急促旗号。

李燕豪又问:“这又是什么意思?”

那中年汉子面有异容,道:“停船,暂不准靠岸。”

李燕豪微一怔:“为什么?”

“不知道。”

蒲天义在身后道:“少侠——”

“不能停,反正已经近了,硬靠过去!”

舱外的众穷家帮弟子不懂旗号,自不用再行招呼。

忽听暴喝传了过来:“奶奶的,你们眼瞎了,叫你们停船没看见。”

蒲天义扬声道:“不理他。”

只这两句话工夫,码头上也已聚集了十几个黄衣汉子,比手划脚,纷纷叫喊。

这时候船离码头已不足五丈。

李燕豪道:“蒲帮主,通知所有弟兄跟后船准备。”

蒲天义立即传下令去。

李燕豪道:“单、姬二位,请保护好艾姑娘,稍迟再行登岸。”

单超、姬凝翠齐声道:“少侠放心就是。”

“奶奶的,等他们到了,非痛揍他们一顿不可。”

“不对,这些人不认识。”

“不认识?”

“可不,不对,射箭,射箭。”

听得岸上这一句,李燕豪提起中年汉子扑出船舱,此刻船已近岸三丈内,他抖腕把那汉

子扔了出去。

那汉子人在半空,扯喉咙大叫:“我是金标,不能射箭。”

岸上的人手上一软。

李燕豪就把握这一刹那工夫,断喝:“走。”

带着蒲天义等腾身离船,行空天马般扑向码头,一闪即到,举手投足工夫,十几个黄衣

汉子全躺下了,有几个腿快,奔进栅门溜了。

后船的人也上了岸。

艾姑娘等也到了。

尉迟峰道:“不难嘛。”

冷超道:“恐怕高手全出去了。”

突闻数声呐喊,码头附近的船上,一拨拨黄衣汉子奔掠而至。

蒲天义道:“把船上的忘了。”

一招手带人迎了上去。

这些黄衣汉子全是喽罗脚色,哪是李燕豪这些一流高手的对手,转眼工夫,跑的跑,倒

的倒,落水的落水,全没影儿了。

冷超道:“土鸡瓦狗,乌合之众。”

蒲天义道:“少侠,往里闯吧?”

李燕豪道:“走。”

一声“走”,大伙儿转身奔进栅门。

刚进栅门,迎面十名手执大刀的黄衣壮汉挡住去路,就中一名抱刀道;“诸位是哪条路

上的,金家船帮自问——”

蒲天义道,“别自问了,自己干的事自己明白,好朋友找上门来了,想活命的就让路。”

那壮汉脸色一变,道:“朋友这话——”

冷超瞪目喝道:“弃宗忘祖,卖身投靠,谁是你的朋友,让!”

壮汉脸色大变,一招手,十把大刀一阵风般卷了过来。

冷超带着着几个得意高足迎了上去。

李燕豪道:“冷老小心。”

“多谢少侠,这些东西还不在冷某眼里。”

果然,一接上手,两把大刀飞上了天,冷超自己一下就放倒了一对。

名师出高徒,强将手下无弱兵,冷超的几个徒弟祁奇等个个了得,十招之内,另八个壮

汉躺的躺,爬的爬,全倒下了。

冷超伸手抓起了一个,道:“你金家船帮这总舵里,只有你们这几个稀松平常的窝囊废

么?”

那壮汉咬着牙道:“我们这几个喽罗角色算得了什么,别欺我金家船帮没人,有种的你

们就往里闯闯看。”

冷超挥手给了个大嘴巴,往下一扔,向着李燕豪、蒲天义道:“少侠,帮主,咱们往里

闯,会会他们的高手去吧。”

蒲天义道:“这人言过其实,以我看,金家船帮这总舵里,恐怕没有多少人留守。”

艾姑娘道:“不会吧,没有高手留守,难道他们就不怕有人乘虚进袭。”

蒲天义摇头道:“艾姑娘有所不知,除了今天咱们这些人,江湖人敢惹金家船帮的人,

恐怕还挑不出几个来。”

“呃,金家船帮这么厉害么?”

“一方面固然由于它人多势众,实力庞大,另一方面金老头儿这个人也是个义薄云天的

人物,轻钱财、重朋友,交游极为广阔,所以金家船帮一向很受同道敬重,别说没人会招惹

金家船帮,就是有,也让旁人伸手给拦下来了。”

“原来如此,那金家船帮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么样儿呢?”

冷超道:“艾姑娘刚没听说么,金老头儿已经作了古了,虎父犬子,金无痕这一转变实

在令人痛心,他就不知道他金家船帮对天下武林有多大的影响。”

尉迟峰道:“金无痕或许没想到,那满虏可是看准了这一点了啊.”

蒲天义沉吟着道:“我是越琢磨,越觉得金老头儿死得可疑。”

艾姑娘道:“难道蒲帮主怀疑金无痕杀父篡帮?”

蒲天义摇头道:“我倒不敢这么说,只是觉得金无痕处理金老头儿的后事,处理得太神

秘了。”

冷超道:“嗯,是有点儿。”

魏君仁道:“好在金老儿就葬在他这座总舵里,咱们进去看看,不就可以明白究竟了

吗?”

冷超道:“对,咱们闯,冷超为各位开道。”他领着几个徒弟,迈大步就要走。

艾姑娘突然道:“等一等.”

冷超停步道:“艾姑娘还有什么事么?”

艾姑娘目光一掠,道:“咱们是不是该留下几个人来,看住一艘船。”

众人呆了一呆,蒲天义道:“对,别让他们断了咱们的去路,多亏艾姑娘想得周到。”

艾姑娘道:“看船的人不用太多,有两位就够了,我就把单、姬两位留下好了。”

蒲天义道:“何必烦劳单、姬二位,我派几个弟子——”

艾姑娘道:“不要紧,留他们两位人不算多,可是能当大用,我有海珠、紫琼跟着就够

了,再说我跟诸位在一起,诸位还会让谁伤着我么?”

蒲天义道:“这倒是,那就偏劳单、姬二位吧。”

姬凝翠道:“老单,姑娘这主意倒真好,人家厮杀,咱俩待一会儿弄根钓竿,坐在船上

钓鱼消遣消遣吧。”

一句话逗得众人哄然大笑,笑声中,姬凝翠道:“姑娘,咱们看哪条船?”

艾姑娘道:“就是来的时候坐的那一艘吧,马车不还在上头么?”

姬凝翠、单超没再多说,恭应一声,转身向码头行去。

一声“走”,李燕豪群豪也往金家船帮的总舵中走去。

金家船帮这总舵占地不小,房子也多,东一间,西一间的,显得杂乱无章。

魏君仁忍不住道:“这些房子是怎么盖的,乱七八糟的。”

艾姑娘道:“魏堂主走眼了。”

“艾姑娘,我怎么走眼了?”

“这些房子看似杂乱无章,其实是按照九宫八卦、生克妙理摆列的。”

众人听得心头一震。

冷超叫道:“九宫八卦、生克妙理,这么说,金家船帮里确有高人哪?”

李燕豪道:“那自然是不会错的了。”

魏君仁道:“这么说,咱们得小心点了。”

艾姑娘道:“小心固然应该,紧张大可不必,我来开道,诸位请跟着我走吧。”

她带着海珠、紫琼往前行去,

李燕豪紧迈一步跟了上去。

艾姑娘看了他一眼道:“谢谢你。”

艾姑娘带着海珠、紫琼在前,李燕豪紧随在侧,穿过重重屋宇,一阵东弯西拐,居然毫

无阻拦,约摸盏茶工夫之后,眼前豁然开阔,一个大院子呈现在眼前,典型的四合院。

刚才一路所经,十之八九都是木板盖的房子,唯独这座院子,却是砖瓦盖的,居然还飞

檐狼牙,画栋雕梁,美轮美奂。 

院子很大,建筑也很精美,只是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也听不见一点声音。

艾姑娘道:“这地方居于阵图正中,恐怕是金家船帮总舵的中枢重地了。”

尉迟峰道:“怎么会没人呢?”

冷超哼了一声:“恐怕人都跑光了。”

忽听一个低沉话声传了过来;“未必。”

众人为之一怔,只等发话那人现身,谁知等了片刻,不但未见那人现身,便是连话也没

再说了。

冷超冷哼一声道:“既然发话,怎不现身?”

那话声立即又响起:“不想现身。”

冷超冷笑道:“我当是位什么样的高人呢,原来是个缩头缩尾之辈。”

“由你骂吧,这是你现在碰见我,要在以前我早就抽你嘴巴了。“

“好大的口气。”

“信不信由你了,我已经看透了这个人世,心如止水,不想与人争斗了。”

蒲天义忍不住道:“尊驾金家帮的哪一位?”

“到底是个有教养的,让我先问问,你怎么称呼?”

“老朽蒲天义。”

“蒲天义,化子头儿蒲天义?”

“当今世上,还有第二个蒲天义么?”

那低沉话声忽转激动:“蒲化子,没想到你会到这儿来,没想到你会到这儿来啊。”

蒲天义面泛诧异之色道;“听尊驾的口气,好像是蒲某人的旧人。”

“可以这么说。”

“恕我蒲某耳拙——”

“那也没什么,我不也没听出是你来了么,刚才吃了横人肉的那位是——”

“蒲某的总护法冷超。”

“冷超,哈,原来是他,冷化子他可还是改不了的那让人皱眉的脾气啊。”

冷超叫道:“你究竟是谁?”

“冷化子、蒲化子,你们俩怎么连当年跟随金老帮主身后的老头儿也给忘了。”

蒲天义、冷超齐声叫道:“无奇老儿。”

“不错,到底想起来了。”

蒲天义道:“无奇老儿,既是你,为何不见现身跟老朋友见见面?”

“抱歉之至,我有现身之心,却无现身之力,只有劳动你们来见我了。”

冷超道:“无奇老儿,我们何处找你?”

“你们——慢着,蒲化子、冷化子,你穷家帮中,何时出了高明人物了?”

冷超道:“无奇老儿,你什么意思?”

“这金家船帮总舵的建筑,是我一手设计的,全是按九宫八卦、生克妙理排列,尤其这

个院子更是阵图中心所在,你们两个不懂这一套的,没有高明人物带领,你们绝摸不到这儿

来。”

冷超笑道:“无奇老儿,你自号无奇,却是个奇中之奇的人物,你说对了,我们穷家帮

里确实出了高明人物。”

“我为老朋友喜,为老朋友贺,待会儿我要见见这位高明人物,蒲化子、冷化子,你们

两个如今是在进门处吧?”

冷超道;“不错。”

”那么你们俩并肩举步,往前走十步。”

蒲天义诧声道:“无奇老儿,你——”

“老朋友不会坑你们的,不这样我看不见你们。”

“你的意思,是要先看看我们?”

“不错,我要先看看究竟是不是你们俩,老朋友原谅,我已经让人家坑怕了啊1”

“你让人坑怕了,什么意思,谁坑你了?”

“一言难尽,见了面再详谈吧!”

蒲天义一点头道:“别人信不过,无奇老儿我信得过,走。”

话落,他跟冷超立即并肩往前走了十步。

冷超道:“无奇老儿,看见了么?”

“走了十步了?”

“不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水上劫案(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