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 十 章 天人交战(上)

作者:独孤红

李燕豪回到了前头,除见码头上、船上,有些“金家船帮”的弟兄在活动外,别的看不

见一个人,想必各忙各的去了。

站在栅门旁,望着万顷湖水,李燕豪呆呆地出了神。

良久,良久,背后响起了一阵雄健步履声,冷超的声音传了过来:“少侠!”

李燕豪把头一转,冷超已到了跟前,赶忙道:“冷老辛苦了。”

“辛什么苦,应该的,少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刚到中心重地去看过。”

“少侠看过别处没有?”

“还没有。”

“要不要到别处看看?”

“不用了,有你们几位在,还用看么?”

“少侠太高抬我们了。”

“冷老应该知道,我说的是实话。”

“少侠,到时候哈三怎么办?”

“自然是除去为快。”

“金无痕呢?”

“按情按理,都该交由金老帮主处置。”

“恐怕金老儿会请少侠做主。”

“在不认识金老帮主之前,那容易,可是现在就难了。”

“这倒也是,可是少侠执掌着‘虎符剑令’,金老头儿怎么敢僭越。”

“冷老如今还说什么‘虎符剑令’。”

“少侠放心,只要哈三来了,咱们一定能将‘虎符剑令’追回来。”

“冷老不知道,哈三这个人狡猾多智,我担心他不上这个当。”

“会吗?”

“冷老,金无痕既能杀父,他还会把总舵的安危看那么重么?”

“可是少侠别忘了,如今这金家船帮的总舵,也等于是他们的根据地了。” 

“希望他们到处跑,不是另外找根据地去了。”

“不能说没这个可能,可是,少侠,金家船帮这总舵,经营不是一天了,一切都已颇具

规模,上哪儿去找这么形势好,又现成的报据地呢?”

“这倒也是,不管怎么说,最大的希望是希望哈三能顺利上钩。”

“少侠放心,他一定上钩。”

只见蒲天义走了过来,道:“三弟,你在这儿啊。”

“帮主找我?”

“魏堂主有事跟你商量,你去一下吧。”

冷超答应一声,跟李燕豪打了个招呼,大步而去。

蒲天义到了近前,道:“看过了么,少侠?”

“看过了。”

“情形怎么样?”

“帮主没看错,她果然是。”

蒲天义脸色一变,道:“少侠点破她了?”

“只能说彼此摊牌了。”

“她是——”

“当今的德怡公主。”

蒲天义大大吃了一惊,叫道:“什么,她是——”

“帮主,轻声。” 

蒲天义压低声音急道:“她是个公主?” 

“不错,虏主的三女。”

“天,她竟然会是——我还是走眼了,我还是走眼了。”

“帮主不能算走眼,要不是帮主的目光锐利,恐怕至今咱们还蒙在鼓里呢。”

“没想到,没想到,真是做梦也没想到——” 

话锋微顿,蒲天义接着说道:“少侠,既然是彼此双方点破,那么得到的结论是——”

“不算有什么结论。”

“不算有什么结论?”

李燕豪当即把跟艾姑娘会谈的结果,概略地告诉了蒲天义.静静听毕,蒲天义不由为之

动容,良久方说道:“少侠,照这么看,也许不会有什么危机。”

“何以见得?”

“少侠,纵然是没领略过,您也该听人说过,情之一字的魔力,大得无与伦比。”

李燕豪只觉脸上一热,道:“帮主,我既能坚守自己的立场,人家也不会轻易放弃自己

的立场。”

“少侠以为她不会放弃自己的立场?”

“帮主,我们不能盼望她因私而废公。”

蒲天义点头道:“少侠说得是,咱们还是应该有所预防。”

李燕豪轻轻吁了一口气,道:“我就是这个意思。”

蒲天义看了看李燕豪,没再说话。

日影西斜,霞光万道,万顷湖水上,闪漾着数不清的耀眼金辉,这金家船帮总舵,表面

上看起来,相当的平静,静得几乎没有一点风吹草动。

可是谁都知道,此刻的金家船帮总舵内,是既紧张又忙碌的。

半晌过后,蒲天义打破了沉默,道:“少侠,我陪您到处看看去吧。”

李燕豪微一点头道:“也好。”

随即一同往东行去。

两个人顺着木栅墙往东去,一边走,一边察看临水岸边的情势,渐渐地,他们发现,金

家船帮的总舵周围,几乎根本无险可守,甚至于可以说没有一点防卫设施,李燕豪觉得奇怪,

道:“难道金家船帮这总舵,都是靠人防守不成?” 

“恐怕是了,金家船帮威震武林,平素少有敢来侵犯,就算有人敢来侵犯,免不了要坐

船来这座总舵,要是坐了船来犯,十有八九连湖口都进不了就让他们在外头歼灭了,就算有

侥幸的能够闯过重重阻拦,抵达总舵谁又抵得过金家船帮的人多势众呢。”

“有道理,这么说,金家船帮总舵的防卫,不是靠人,应该说是靠水。”

“是啊,少侠,要不然,这座总舵怎么会设在水中央呢?”

金家船帮不算太大,可也不能算小,以李燕豪跟蒲天义的步履速度,边走边说着话,也

费了一盏茶工夫,才到了总舵正东。

只见魏君仁、冷超正在说话,穷家帮的一些弟子,每人手里不是拿着长弓,就是捧着强

弩,拉弓的拉弓,试弩的试弩,旁边堆着一堆破布,还有两桶油。 

魏君仁、冷超一见李燕豪、蒲天义走了过来,忙双双迎了过来,魏君仁欠身为礼,叫道:

“少侠。”

李燕豪答了一礼道,“魏堂主辛苦了。”

“好说,应该的,怎么敢担待起少侠这‘辛苦’二字。”

蒲天义道,“恰好冷三弟也在这儿,你们都记住,从现在起,没有少侠的令谕,任何人

不得到中心重地去,即便是艾姑娘传唤,也需要经过少侠的同意,得便派个人通知所有的人,

包括金帮主、无奇老儿在内,要是不听,耽误了大事,他自己要负全部责任。”

冷超、魏君仁双双答应,冷超接着问道:“帮主,这是为什么?”

蒲天义道:“不要问理由,让你们这么做,你们就这么做就是。”

冷超恭应一声,没再多问。

李燕豪扫视了众弟子一眼,道:“魏堂主这是准备——” 

魏君仁道:“我打算有船来袭,不等它靠近总舵,就让它起火,要是有人跃离他们的船,

隔老远扑过来,我就用强弩对付他们,少侠看怎么样?”

“好主意。”李燕豪道:“只是魏堂主要小心,一旦他们的船起了火,千万不能再让他

们冲过来,否则后果便不堪设想。”

魏君仁呆了一呆道:“这我倒没想到。”

蒲天义道:“少侠顾虑的对,要是没有办法把他们的船拦在几丈以外,这个主意可就太

冒险了。”

魏君仁沉吟未语,冷超道:“要命,这么一来,岂不是白忙了。”

只见沈玉山奔了过来,丈余外收势停身,躬身先施一礼,李燕豪等连忙答礼。 

李燕豪道:“沈护法辛苦了。”

沈玉山道:“少侠这是哪里话,少侠诸位为的是金家船帮,沈玉山是金家船帮的人,就

是赴汤蹈火也是应该的,说什么辛苦。”

李燕豪道:“沈护法,咱们为的是大局。”

“这就是了,那又哪来的辛苦?” 

李燕豪笑了笑,没说话。

沈玉山道:“冷老刚才说什么白忙了?”

冷超把魏君仁的准备,以及李燕豪的顾虑提了一遍。

沈玉山拍手笑道:“魏老好主意,少侠不必有任何顾虑,他们的船绝过不来的。”

魏君仁忙道:“怎么过不来?” 

沈玉山笑道:“诸位不知道,我清楚,总舵周围水底,装了一圈刀轮,只有正面有个使

船只进出的缺口,开关在‘綵望楼’上,只一开动,就是铁船也会在刀轮圈外打得粉碎,他

们哪里闯得过来。”

魏君仁大喜:“好,太好了,没想到总舵水底有这种装置,这下我不会白忙了。”

蒲天义也笑道:“真的,这样就行了。”

李燕豪道:“真是没想到贵帮总舵这水面之下,还装的有刀轮,这是哪位设计的,无奇

老人家么?”

“正是无奇老人家。”

李燕豪道:“沈护法可知道,这些刀轮,装在离总舵多远之处?”

沈玉山道:“十丈之外。”

李燕豪叹了一口气道:“有了这种装置,贵帮总舵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了,也托天之福,

刚才我们来的时候,贵帮总舵没有开动刀轮,要不然我们这些人一个个早就下了水了。” 

此言一出,蒲天义也为之猛可想起,无不个个面有惊容,冷超叫道:“我的天爷,好险

啊。” 

沈玉山道:“其实,诸位还是占了坐的是金家船帮的船的便宜,直到过了刀轮,逼近了

码头,他们才发现不对,可是那时候再开动刀轮,已经是没有用了。” 。

蒲天义道:“不管怎么说,就像是少侠说的,我们是托天之福了。” 

李燕豪道:“沈护法,那綵望楼上,是那位在负责的?”

沈玉山道:“不一定,谁在綵望楼上当值探望,谁就负责。” 

“那么,綵望楼上的弟兄,是不是可以随时开动刀轮呢?” 

“不,綵望楼上的弟兄,不能随便开动刀轮,有情况的时候,总舵之内,至少有位内五

堂的堂主,坐镇綵望楼,负责綵望全湖,控制全局,必要的时候,他可以下令开动刀轮。”

“刀轮以前使用过么?”

“装设以来,使用过一次。” 

“沈护法可记得那是什么时候?”

沈玉山想了想道:“约在五年以前了吧。”

李燕豪道;“五年以前?”

“是的。”

李燕豪沉吟了一下道:“以沈护法看,刀轮长久浸在水中,不会:因长年不用而失灵

么?”

沈玉山一怔道:“这个……就不敢说了。”

冷超道:“少侠想的周到,别等到时候要用了,刀轮却不转了,岂不坏事。”

蒲天义道;“沈护法,咱们能不能上綵望楼去试试看?” 

“当然可以,容沈玉山带路。”躬身一礼,转身行去。

李燕豪、蒲天义、冷超迈步跟了上去,魏君仁跟他率领的一部分弟兄则留在原地没动。

探望楼高高的矗立在金家船帮总舵中心略往前的地方,在总舵的任何一个地方都看得见。

沈玉山带着李燕豪、蒲天义、冷超三人,走没多久便到了綵望楼下,只见这座探望楼高

耸入山,完全是木头搭造的,绕塔一圈木梯盘旋而上,可供上下。 

望着綵望楼,李燕豪的眉锋忽地为之一皱。

蒲天义深深看了李燕豪一眼,道:“少侠,上去看看吧。”

沈玉山躬身摆手,道,“请。”

李燕豪谢了一声,当先举步上梯。

一行四人,绕着綵望楼拾级而上,没多大工夫,便登上了楼顶。

楼顶是间木造小房子,有一张木床,桌椅等物,正中央有座木台,台上有四根儿臂般粗

细,可供扳动的铁把手。

李燕豪一指四根把手,道:“这就是刀轮的开关么?”

沈玉山道:“是的,四根把手,控制四方,由左而右,分别控制前后左右。”

李燕豪道:“刀轮开动,水面上是否看得出什么来?”

沈玉山道:“可以看得出水纹波动。”

李燕豪道:“那么我跟蒲帮主,冷老看看,请沈护法开动试试。”

沈玉山道:“遵命。”

李燕豪、蒲天义、冷超三人立即走向窗边,居高临下,总舵四周的山、水尽收眼底。

沈玉山那里一连扳动了四根铁把手,李燕豪等看得清楚,只见环绕总舵十丈外水面,涌

起了一道水纹,像水乍沸似的。

李燕豪道:“行了。”

沈玉山随又扳动把手,停住了刀轮,适才涌起的水波,立即趋于平静。

蒲天义道:“刀轮没失灵,咱们的防守省事多了。”

冷超道:“只等他们来到,看吧,刀轮一转动,管教他全军覆没,悉数做了湖底王八。”

李燕豪道:“恐怕不容易。”

冷超忙道:“怎么不容易?”

“金无痕是金家船帮少主,他自然知道这一道水底埋伏,他岂会轻易上当。”

冷超一呆道:“这倒是,我怎么把这一点忘了。”

“不上当不要紧。”蒲天义道;“咱们只要能护住总舵就行了。”

李燕豪道:“说得是,咱们要的只是哈三跟金无痕,不必多伤无辜,只要能把他们大部

分的人阻在刀轮以外就行了。”

沈玉山道:“少侠仁厚,事实上有很多弟兄都是不明了内情真相的,一旦他们明了了内

情真相,一定会马上投过来。”

李燕豪道:“我麻烦沈护法,选派十二名干练弟兄,从现在开始,分十二时辰轮班綵望,

一有情况,立即示警。”

沈玉山道:“是,我这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天人交战(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