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 十 章 天人交战(下)

作者:独孤红

这一掌打得很重,不但把周三环的半边脸打肿了,而且把周三环的嘴也打破了,鲜血顺

着嘴角流了下来。

周三环骨头还挺硬,怒视莫成,狠声道:“好,姓莫的,现在算你狠,只等少主回来,

攻下这座总舵,到那时候……”

莫成怒声截口道:“到那时候怎么样,卖身投靠的东西,你等不到那时候了。”扬掌又

要打。 

李燕豪伸手拦住,道;“周三环,你不要自讨苦吃了,金无痕救不了你的。”

周三环道:“我不信,有种你们就多留我些时日,看看少主是不是救得了我。”

沈玉山道;“你少来这一套。”

莫成道:“你还想多活几天啊,做梦。”

李燕豪抬手拦住了沈玉山跟莫成,道:“可以,周三环,既然你对金无痕那么有信心,

我可以多留你几天,看看金无痕是不是能教得了你。”

周三环道,“好啊,咱们等着瞧。”

莫成道,“少侠,这东西贪生怕死,不过是想多活两天……”

李燕豪笑笑道:“就让他多活两天,也没什么大碍,是不是?”

莫成咬牙道:“这种弃宗忘祖、卖身投靠的东西,留他干什么,我恨不得马上劈了他。”

李燕豪道,“不急,莫巡察,该劈的人又何止他一个。” 

沈玉山道:“少侠自有少侠的道理,就便宜他这一次吧,反正也没有下次了。”

李燕豪道:“周三环,金无痕的座船,现在什么地方?”

周三环道:“我不知道。” 

“对金无痕,你倒是忠心耿耿啊,金无痕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你把你这个心效忠于金

老帮主,不也是一样吗,何必非弃宗忘祖,卖身投靠呢?”

周三环道:“那是我的事,人各有志。”

“好一个人各有志,你这份志向,又能给你什么好处呢?”

“这种志向能给我什么好处,现在还很难说,闯了几十年江湖,到现在仍是个船帮的巡

察,我不能不混出个名堂来。”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你以为他们会给你什么好处?”

“他们之中,汉人不少,并不见得个个都落悲惨下场。”

莫成道:“少侠,您不要苦口婆心再劝了,这个东西劝不醒、渡不化的。”

沈玉山道:“我看他是让鬼迷了心窍,中了邪了。”

李燕豪道:“周三环,虽然你还是个船帮的巡察,但是你还有你的族类,你的朋友,你

要是仍执迷不醒,你不但会失去你的族类,而且会失去你的朋友。”

“我不怕,我周三环不怕交不到朋友。”

“既是这样我就没话好说了,周三环,咱们谈点别的吧!”

周三环道:“你我还有什么好谈的。”

“当然有,你还没有答我的问话。” 

“什么问话?” 

莫成忍不住道:“你装什么蒜,少侠问你金无痕在哪儿。”

“我说过了,不知道。”

沈玉山五指猛一用力。周三环闷哼一声,矮下半截。

莫成道:“周三环,现在知道了么?”

周三环怒视沈玉山,咬牙道:“好,沈玉山——” 

沈玉山道;“当然好,有本事等金无痕救了你之后,尽管找我,现在你得乖乖听任我的

摆布,说吧,金无痕在哪儿?” 

周三环从牙缝里迸出了三个字:“不知道。” 

沈玉山钢钩般五指加了力,周三环龇牙咧嘴,头上见了汗迹。

李燕豪道:“周三环,你对金无痕如此忠心耿耿,连他人在哪儿都不让你知道,难道你

不觉得悲哀么?” 

周三环道;“那是我的事,不劳你操心。”

沈玉山沉声道:“周三环,你要是等我捏碎了你的肩骨,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周三环道;“沈玉山,你要是敢下这种毒手,只等少主攻破这座总舵,我发誓要十倍讨

回。”

沈玉山勃然大怒道:“好,我等着你。” 

话落,暗一运真力,五指就要用力。 

李燕豪伸手拦住,道:“沈护法,这位周巡察一身铁打骨头,你那一套行不通,恐怕得

让我来了。” 

沈玉山道:“少侠您……” 

“错骨分筋的搜魂手法,是不是比你这一套来得有用点儿?” 

沈玉山一怔。 

莫成抚掌大笑:“好,好极了,少侠,对付这种东西,就得用错骨分筋的搜魂手法,您

快让我们开开眼界吧!”

李燕豪凝目望着周三环,含笑道;“周三环,你可以有片刻工夫;考虑考虑。” 

周三环面有悸色,嘴上还硬:“我不信你会错骨分筋、搜魂手法。”

“那么你就等着试试看!”

“我真不知道金少主在哪里。”

“莫巡察,你给我数数儿,数到十,不可太快,但也不可太慢。”

莫成恭应一声,立即数起数儿来。

李燕豪凝目望着周三环,不言不动。

当然,这给周三环的威胁相当大,他的脸色不对了,可是嘴上还没说什么。

从一数到十,再慢也用不了多久,很快地,莫成最后一声“十”出了口。

李燕豪抬起了右掌,

周三环机伶一颤忙道:“金少主只跟我联络过,可是没说他在哪儿。”

“是么?”

李燕豪脸上挂着笑意,手缓缓伸了出去。

周三环忙道:“我说的是实话。”

“我怎么能证明你说的是实话?”

“你就是杀了我,我也是不知道他在哪儿。”

“那么你告诉我,他什么时候跟你联络的?”

“三天前。”

“为什么事联络?”

“例行的指示。” 

“指示你怎么样?”

“指示留意你们那帮人的行踪,万一碰上,立即密报,并小心应付,千万不可露出破

绽。”

“他是用什么方法下达指示的?”

“用信鸽传送的。”

“这么说,你船上有信鸽?”

“不错!”

“你船上的信鸽,也能飞到金无痕船上去?”

“当然。”

“金无痕行无定所,信鸽怎么能找得到?”

“你问这干什么?”

莫成道:“少侠,这我知道,信鸽认旗号不认船,只要是久经训练的信鸽,看见船上插

有特殊旗号,它就会落下去。” 

周三环道:“姓莫的,你知道的不少啊。” 

“那当然,别忘了,我也是金家船帮的巡察。”

李燕豪继续问道:“你们之间,互相联络,可有什么特殊标记?”

“没有。”

“你要尝错骨分筋、搜魂手法了。”

李燕豪的指头,已触中了周三环的衣裳。

周三环忙道:“真没有。”

“随便写几个字,交信鸽带走就行了?”

“不错。”

“总该有个署名吧,谁署名呢?”

“我!”

“你怎么署名法?”

“写两个字三环。”

“不是画——圈圈。”

周三环脸色一变,道:“不是。”

“希望你讲的是实话。”李燕豪笑了笑,转望莫成:“你辛苦一趟,上船上找他一个弟

兄问问看他说的是不是实话。”

莫成恭应一声,要走。

周三环急道;“慢着,是三个成品字形的小圈圈。”

“本来嘛,你名叫三环,是该用三个圈圈,代替那两个字,三个圈圈叠不叠,别忘了,

我马上可以去问。”

周三环忙道:“不叠,不叠,刚碰着。”

“是实话?”

“是实话,不信你可以让莫成去问。”

“那么,据你所知,到底有多少人真心归服了金无痕?”

“不多,只有几条船。”

“这我绝对相信,周三环,你完了。”

“我怎么完了?”

“你泄露了机密,就算金无痕救了你,你想他会把你怎么样?”

“我是被逼的。”

“贪生怕死,任何一个组合、任何一条法规都容不了你,何况是金无痕,对金无痕的心

性,你该了解得比我们多啊。”

周三环脸色变了变,道:“可是……我并没有泄露什么了不得的机密。”

“但愿金无痕也能这么想才好。”

周三环脸色大变,默然不语。

李燕豪道:“周三环,你还是听我的吧,金无痕那儿你只是死路一条,把你所知道的告

诉我,我担保给你—条生路。”

“你说话可算数?”

“李燕豪向来一言九鼎,你尽管放心就是。” 

“好吧!”周三环迟疑了—下,毅然点头道:“我都告诉你吧。”

“你说吧,我听着呢?”

“金无痕三天前给我的指示,着我先回总舵,探清虚实,然后以倍鸽飞报他。”

李燕豪悚然道:“金无痕的确是够小心的,到了这时候还能小心翼翼、不乱阵脚,足见

他的心智高人一筹。”

“金无痕现在是两条大船在一起,一条船上坐的是金无痕和二姑娘,另一条船上坐的则

是大内的秘密卫队。”

“哈三他们?”

“不错。”

“他们在什么地方,等你的消息?”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想来不会太远。”

“这倒是,你有没有回复他,什么时候给他消息?”

“没有,不过当然是看出虚实之后。”

李燕豪想了一下道:“你船上的弟兄,都是真心归附金无痕的?”

“是的。”

“没有一个不愿意的吗?”

“当初是有几个,可是,可是……”

“可是怎么样?”

“都被我下令做掉了。”

莫成咬牙道:“周三环,要不是少侠答应饶你一命,我现在就劈了你。”

李燕豪道:“莫巡察,不要冲动,周巡察提供的机密,特具利用价值,已经足抵那几条

人命了。”

莫成恭应道:“是。” 

李燕豪又向周三环道:“你船上有多少名弟兄?”

“卅多名。”

李燕豪当即转望莫成,道:“莫巡察,通知那艘船驶进来靠码头停泊,船上的弟兄全部

下船登岸,然后想办法把他们都囚禁起来。”

“是。”莫成恭应一声,如飞奔向码头。

李燕豪道:“周巡察,等船靠岸以后,咱们还有事做,沈护法,松开他吧。”

“是。”恭应声中,沈玉山松指收手,放了周三环。周三环抬手直揉肩头,想是疼痛难

忍。沈玉山道:“少侠,卅多个人,恐怕不好应付。”

“以沈护法之见?”

“恐怕得多找几个人帮忙。”

“那就偏劳沈护法吧。”

沈玉山恭声答应,抱拳躬身,转身掠去。

周三环道:“李少侠,你是打算……”

“暂时囚禁他们,等事过之后,请金老帮主定夺。”

“恐怕老帮主饶不了他们。”

“未必,金老帮主跟他儿子金无痕大不相同。”

“少侠真能保我不死?”

“李燕豪言出必行。”

“那好,我帮少侠把这卅多名弟兄稳住。”

“那是最好不过,走。”

李燕豪带着周三环赶向码头,两个人到了码头,已经看见那艘大船缓缓驶了过来,莫成、

沈玉山并肩站在码头上,各暗处埋伏着不少人手。

李燕豪道:“两位,周巡察愿意帮忙稳住他们。”

沈玉山道:“少侠信得过——”

“他信得过我,我当然信得过他。”

周三环脸上掠过异容,道:“我若有二心,任凭处置。”

说话之间,那艘双桅大船已近码头,船上晃动的人影都看得见了。

李燕豪道:“沈护法、莫巡察,有周巡察在,让弟兄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沈玉山、莫成双双答应了一声。

李燕豪又道:“周巡察,船已近码头,该怎么办,你看着办吧。”

周三环道:“少侠放心,我省得。”

他往前走了两步,站在李燕豪身前,高声喊叫,指挥着把船仔细靠好,然后又高声喊道:

“魏风,叫弟兄们统统下船。”

只听船上有人应了一声,然后有人放下跳板,由一名瘦高个儿带着人鱼贯下了船。李燕

豪凝目打量瘦高个儿,只见他皮肤黝黑,长得鸡眼鹰鼻,一脸骄傲之色,心知这人是个问题

人物。

二三十名弟兄,很快地下了船,在码头上围成了一堆,瘦高个站在最前头,冲周三环一

抱拳道:“周爷,您把船召过来,叫弟兄们全下了船,是……”

周三环截口道:“弟兄们都下来了么?”

瘦高个儿扭回头看了一眼,高声问道:“还有人留在船上么?”

只听有人应道:“没有了,都下来了。”

瘦高个儿回头来道:“周爷,都下来了。”

周三环突然出左掌,扣住了瘦高个儿左腕脉,瘦高个儿一怔,惊声问道:“周爷,您这

是……”

他余话还没出口,周三环一只凝足真力的右掌,已经结结实实拍在他的心口之上,他两

眼一瞪,嘴一张,一口鲜血喷出,然后整个人像虚脱了一样,身子发软,往下滑,终于倒了

下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自然震住了眼前的二三十个人,等到瘦高个儿倒了地,这些人方始

定过神来,群情騒动,为之哗然。

周三环睁目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天人交战(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