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十一章 姦谋败露(上)

作者:独孤红

码头上,姬凝翠、单超登上了一艘浪里钻,一名金家船帮的弟兄操舟,划破碧波,卷起

白浪,向着湖口驰去。

浪里钻名副其实,而且够快,没一会儿工夫,便已驶出了湖口,进入了黄河。

只见湖口外,黄河两岸,停泊着数艘双桅大船,舱里不见灯,桅顶也没有信号,每艘船

上都是黑漆漆的,让人难以辨别,究竟是那艘船是哈三的座船。

姬凝翠问那操舟弟兄道:“哪一艘船是你们金家帮的?”

操舟弟兄看了一看,旋即抬手一指对面三艘大船,居中那一艘道:“那一艘便是。”

姬凝翠点头道:“咱们划过去吧!”

单超道:“河水流得这么急,这艘小船过得去么?”

操舟弟兄笑道:“您老放心,这艘小船在我们金家船帮人手里,就是横过长江三峡都轻

而易举。”

随着他的话,小船破浪前进,斜顶水流,往上驶去。

的确,操舟的弟兄一非夸口,二非吹嘘,小船在急流中速度不减,而且乎稳异常,刚才

是顶着水流上驶,如今过了急流,船头居然正对着居中那艘大船。

单超忍不住叹道:“南船北马,果然不虚。”

只听一声沉喝传了过来:“什么人,停船!”

操舟的弟兄高声应道:“总舵来的。”

一道强光从那艘大船射了过来,立即把立身船上的姬凝翠,单超罩住,随听那话声道:

“停船。”

姬凝翠往后一摆手,操舟弟兄连忙把船停住。

大船上那话声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我怎么不认识你们?”

单超冷然道:“那不要紧,我们认识了姓哈的就够了。”

“住口……我们船上没什么姓哈的。”

姬凝翠道:“你告诉姓哈的,德怡格格的侍卫求见,问他见不见面。”

忽听另一个冰冷话声传了过来:“让他们上来。”

先前那人恭声答应,扬声道:“过来吧。”

浪里钻驶近大船,船上人叫道:“等着放下单梯。”

单超道:“省省事吧,不用放什么单梯了,老太婆,走!”

一声“走”,两个人陡然拔起,灯光中看,像两只大鹤似的落在了大船之上。 

大船上站着四个人,一个在船边,三个一前二后近舱门口,站在前面的一个,是个瘦削

中年人,一脸的阴沉色,森冷目光一打量姬、单二人,冰冷道:“你们俩是德怡格格的侍

卫?”

姬凝翠道:“不错。”

瘦削中年人道:“我怎么知道你们是德怡格格的侍卫?”

单超道:“你是跟我俩要腰牌?”

“不错。”

“你不配看我们俩的腰牌。”

瘦削中年人脸色一变,旋即冷笑:“那我只好得罪了。”他跨步前欺,扬掌就抓单超。

姬凝翠双眉一耸,冷喝道:“找死!”大袖一挥,迎了上去。

砰然一声,瘦削中年人被这一袖拂得闷哼踉跄后退,他身后那两个人色变探腰。

一声冷喝传了过来:“住手!” 

舱门砰然打开,一名白面年轻人走了出来,冰冷的脸色,冰冷的目光,一一打量姬、单

二人,冷然摆手:“请。”

舱里蓦地灯光大亮,直泻舱外,姬、单二人迈步走了过去。进舱看,舱里九个人,一个

靠里坐着,穿一身锦袍,八个列两旁,面无表情,一动不动,身穿锦袍,靠里坐着的那个,

正是哈三。

姬、单二人感觉得出,适才那年轻人,紧挨他二人身后而立,显然,只要他二人有一点

异动,年轻人必会马上出手,那八名也会立即联手搏击。艺高人胆大,姬、单二人哪会把这

阵仗放在眼里。

姬凝翠冷然开口:“你就是哈三?”

哈三微一点头:“不错,我就是哈某人。”

单超道:“你好大的架子啊。”

哈三倏然微笑,道;“我是皇上的侍卫,你们俩是公主的侍卫,怎么说,我也没有站起

来相迎的必要,是不是?”

单超勃然变色,想动。

姬凝翠道,“老单,改改你的脾气,咱们不是来打架的。”

单超很听姬凝翠的,当即又忍了下去。

哈三笑道:“没想到德怡格格的侍卫,比我这个皇上的侍卫脾气还大啊。”

姬凝翠道;“哈三,得过就要且过,我二位只认德怡格格,别的人一概不认,真惹火了

我们俩,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呃,是么?”

“我二人知道你的身分,也明白你的出身,要是没两下子,也不敢跟你来这一套了,没

有三两三,岂敢上梁山,你明白么?”

“你倒是实情实话。”

哈三点头道;“不过恕我哈某人眼拙,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出二位是哪一派的高人。”

“那么你听清楚了,他姓单,叫单超,老婆子我姓姬,叫姬凝翠。”

这才是人名树影,哈三微一怔,脸色倏变,欠身道:“莫非‘独目天尊’、‘辣手素心’

二位?”

姬凝翠道:“你说呢?”

哈三转变得真够快,哈哈一笑站起,抱拳道:“恕哈三我有眼无珠,原来是当世两位顶

尖儿高人当面,德怡格格竟能请得二位,实在是朝廷之福。”

单超冷冷道:“老太婆,看来还是回武林的好,德怡格格的侍卫,反不如咱们原来名头

神气。”

哈三赔笑道:“两位请坐。”

姬凝翠道:“坐不必了,我们俩是奉命来请你上金家船帮的总舵去一趟的。”

“呃,有事吗?”

姬凝翠道:“是这样的,格格带人攻陷了金家船帮总舵,不料他们暗发信号告了急,没

多久金无痕闯了来,被格格擒住,金无痕却说是你的人,并且说你的船停在湖口外,格格不

信,特命你去作个证。”

哈三“呃”地一声道:“原来如此,金家船帮所以告急,是因为格格……”

话锋忽转:“这倒是实情,金无痕已投效朝廷。”

单超道:“你跟我们俩说没有用。”

哈三道:“格格怎么会进袭金家船帮总舵?”他有点顾左右而言他。

姬凝翠道;“格格自然有格格的道理,你可以当面问问格格。”

哈三道:“两位,我也有不到金家船帮总舵去的理由。”

单超脸色一变,就要发作。姬凝翠却已淡然说道:“这么说,连德怡格格也请不动了。”

哈三忙道:“姬婆婆可别给哈三戴这顶大帽子啊,哈三这身骨头还承受不住,哈三多大

胆子,几颗脑袋,敢不应德怡格格宣召,只是哈三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你有什么苦衷?”

“事关机密,姬婆婆何必非问不可呢。”

“怎么,连自己人也不能说么?”

“姬婆婆既然非问不可,我也只有据实相告了,哈三奉有密旨……”

“呃,密旨不许你到金家船帮总舵去?”

“那倒不是,而是密旨哈三即刻他往,另有任务,所以哈三不敢有任何耽误。”

单超冷冷说道:“要是我们俩不来,你是不是也要即刻他往呢?”

“那当然,皇上的旨意,岂容耽误,不瞒两位说,我正准备下令开航,两位若是迟来一

步,就找不到哈三了。”

单超道:“要是你不出面作证,那金无痕的性命……”

“由两位代为禀明格格,不也一样么?”

“好吧!”姬凝翠一点头道:“既然你另有任务,我们俩也不敢勉强你非去金家船帮总

舵见格格不可,这样吧,你给我们写上几个字,好让我们回去交代。”

“写字,写什么字?”哈三讶然问。

“只说明你奉有密旨,另有任务,不能去见格格就行了。”

“两位回去代我禀一声就行了,何必写什么字。”

“没有你写几个字,格格不相信我们,以为我们办事不力怎么办,格格的脾气你是不会

知道,一发作起来,是会要人脑袋的。”

哈三笑道:“两位别开我的玩笑了,哈某吃了这么多年皇俸皇粮,就从来没有写个什么

字据。”

单超冰冷道:“哈三,你几曾听说过,姓姬的跟姓单的,是随便跟人开玩笑的人。”

哈三笑声一敛道:“两位真要我写字据?”

姬凝翠道;“当然是真的。”

哈三道:“哈三要是不愿开这个例呢?”

“好办。”单超道:“人不自私,天诛地灭,为了我们自己这两颗人头两条命,说不得

只有勉强你写几个字了。”

哈三微一怔,旋即笑道:“两位自信做得到么?”

单超独目放光,煞威逼人:“你要不要试试?”

姬凝翠霍地转脸沉声道:“老单,你是来干什么的,打架的,怎么还是改不了暴躁毛病,

难道跟随格格这么久,还没有磨尽你的火气。”

单超威态一敛,道:“好,好,老太婆,你怎么说,咱们就怎么走,行了吧。”

姬凝翠冷然转望哈三,道:“我刚才漏说了两点,第一,格格要你去作证,非常重要,

我劝你还是去一趟的好,格格要的不是你一个人,而是你这整船人,说不定格格还有借重你

的地方。第二,写不写什么字,真要说起来,并无关紧要,跟随格格这么多年,要是连这点

都让格格信不过,我们俩大可以一头碰死了,你真要是抗命,不听格格宣召,即便是你奉有

密旨,一旦格格闹起来,我不信官家会舍格格而护你,归根到底一句话,我看你还是勉为其

难去一趟吧。”

哈三道:“姬婆婆,格格是要我带着人一块儿去?”

“是的。”

“可能格格对我还有什么差遣?”

“不错。”

哈三道;“既是格格要我带着人去,那就可能有用我之处,既是有用我之处,我又怎敢

抗命,只是倘若日后皇上责怪下来——”

“自然是有格格替你承担。”

哈三一点头道:“只要有姬婆这句话,哈三就放心了,玉岚,吩咐开船。”

秦玉岚恭应一声,高声喊道:“开船。”

舱外有人轰雷般应了一声,随听铁链、绳索响动。

哈三道;“两位是坐自己的船,还是……”

姬凝翠转望单超:“老单,让小船带路,咱们就坐这条大船进湖了。”

单超站起来走出舱外,陡听他在舱外说道:“你前头带路吧,我们坐大船了。”

河面上传来操舟汉子一声答应,水声响动,跟着,大船也动了。

当船缓缓驶过河面时,姬凝翠道:“你出京来,只带这么几个人么?”

“是的!”

“是这么几个人,恐怕不够用。”

哈三笑笑道:“将在谋而不在勇,兵在精而不在多,哈三的这些人,都是卫队中的精锐,

久经训练,智勇俱备,个个都能以一当十。”

姬凝翠“呃!”了一声,目光扫视了秦玉岚一下。

哈三道:“这是小徒,也是我的螟蛉义子秦玉岚。”

“秦玉岚”这三个字,姬、单二人听说过了。“秦玉岚”这个人,姬、单二人也有了相

当的了解。

姬凝翠道;“好资质。”

单超道:“恐怕这就是接你衣钵的人了。”

哈三哈哈大笑:“单老此话,真是一针见血,玉岚,过来见见‘辣手素心’‘独目天尊’

二位。” 

秦玉岚上前躬身施礼,道:“见过两位前辈。”

姬、单二人浅浅答了一礼,姬凝翠道:“哥儿也列名卫队了?”

哈三道:“他一直跟着我,压根儿就是卫队的人,简直就是我的左右手。”

姬凝翠道:“那就难怪官家的秘密卫队,这么得官家宠信,那么有效用了。”

哈三笑道:“姬婆婆夸奖了。”

说话之间,船已进入湖口,忽听舱外有人道:“禀爷,里头有灯号打来,咱们怎么回

他?”

哈三面露疑色,望着姬凝翠道:“格格攻陷了金家船帮总舵,这打灯号之人——” 

姬凝翠反应快,未加思索立即道:“金无痕是敌是友,犹待你一言,格格掌握着金无痕,

金家船帮的人,还能不俯首听命,要不然会有他们的人,为我俩操舟么?”

哈三脸上疑色消失,点头道:“说得是,姬婆婆说得是,那么,灯号怎么回复法?”

姬凝翠扬声道:“告诉他们,是姑娘跟着姓单的回来了。”

舱外那人答应了一声,转眼工夫之后,又听那人道;“禀爷,前面水路放行。”

单超道:“姓单的、姑娘的船回来了,当然放行。”

哈三忽然站了起来,道:“两位,咱们到外头看看去吧。”

显然,他是要到外头去,凭他的锐利目光,观看金家船帮总舵内的吉凶。 

姬、单二人毫不犹豫,转身当先行了出去。哈三跟出舱外,秦玉岚跟那八名则紧随身侧。

站立船头看总舵,只见码头上有几点灯光,其余各处则是黝黑一片。

哈三道:“金家船帮总舵,怎么这等模样?”

姬凝翠道:“劫后的金家船帮总舵,你还能冀望它是个什么样子。”

哈三哈哈一笑道:“姬婆婆说得是,劫后的金家船帮总舵,自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姦谋败露(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