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十一章 姦谋败露(下)

作者:独孤红

瘦高个儿,一身黑衣,鹞眼鹰鼻,满脸阴狠色。 

李燕豪一指点下去,那人大叫而醒。 

李燕豪抬脚跺在他胸膛之上:“你杀了骆宏勋,秦玉岚的所在,我只好找你要了。” 

“我,我不知道。” 

显然逞硬,李燕豪脚下用了力。 

李燕豪脚下这一用力,无殊一座小山压在瘦高汉子胸膛之上,瘦高汉子不能呼吸了,脸

色憋红了,眼珠也凸出来了,他受不了了,只见他急挥着手憋出了一句;“我说,我说,”

李燕豪脚下微松,道:“说吧,我听着呢。” 

瘦高汉子直喘,手指了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李燕豪收回脚道:“这样吧,你带我去吧。” 

瘦高汉子翻身跃起。 

李燕豪一把抓住了他,道:“别跟我耍什么花样,除非你自信比我快,动作比我快。”

说完了话,李燕豪松开了他。 

瘦高汉子一句话没说,迈步行去,李燕豪紧迈一步,跟了上去. 

瘦高汉子带着李燕豪往前走,片刻工夫以后,眼前出现一座月形门,瘦高汉子迈步走去。

李燕豪跟进了月形门,眼前景物突变,竟是一片有花有草,相当清幽的花园。 

这艘双桅大船的底舱,简直是包容了天地,令人不能不叹服奇门遁甲、九宫八卦的玄奇

奥妙。 

眼前这片花园,不但有花有草,而且是亭、台、楼、榭一应俱全,朱栏碧波,画栋雕梁,

居然建筑得美轮美奂。 

那瘦高汉子突然停了下来,抬手往前一指,道:“在那里!” 

李燕豪忙循瘦高汉子所指望去,只见瘦高汉子所指处是一片树林,林中雾气迷蒙,偶尔

风过,可见雾气中露出一角流丹飞檐。 

他当即问道:“那是什么所在?” 

瘦高汉子道:“当然是秦少爷的住处。” 

“那么你为什么不往前走了?” 

瘦高汉子脸上忽现悸色,道:“我只能带你到这儿了。” 

“你怕秦玉岚杀你么?” 

“那是自然。” 

“你以为,一旦我找到了他,他还有伤人的机会么?” 

“那可很难说,防着点儿总是好的。” 

“你没有骗我,秦玉岚确实在那儿?” 

“已经近在咫尺了,你尽可以过去看看。” 

李燕豪点头道;“好吧。” 

一指闭了瘦高汉子的穴道,然后道:“你的穴道,一刻工夫之后,自然会解开,但若是

你欺骗了我,这一刻工夫也够我折回来找你的了。” 

拦腰抓起瘦高汉子,走近树林,把瘦高汉子藏在一隐密处所,然后迈步往树林深处走去。

越往深处走,眼前越清楚,终于,一间精舍呈现在眼前。 

这间精舍外头,围绕着一圈竹篱,柴扉半开,篱内里的花草,加上四周的雾气一衬托,

显得这间精舍一丝儿不沾尘世间的俗气,也格外宁静异常,听不见一点声息。 

李燕豪凝神听了一下之后,闪身进了柴扉,运功护身,戒备着往精舍内行去。 

精舍两扇门也是虚掩着,从门缝里内望,门里是间雅致的小客厅,没有人。 

李燕豪轻轻推开门,进了小客厅,靠里有一扇门,垂着珠帘,似乎另是一间。 

李燕豪停也未停便走了过去,轻轻掀起珠帘往里看,他看得—呆。 

很华丽的一间卧房,香闺全貌,被翻红浪,纱帐低垂,玉钩双悬的牙床上,面向里睡着

一个女子。 

长发散落枕旁,一只手臂露在被外,像象牙,又像嫩藕,圆润晶莹,要多动人有多动人。

这女子是哪位姑娘? 

金无垢、傅梅影、霍若男、骆天娇? 

这四位,除了骆天娇之外,其他三位,无论哪一位,跟秦玉岚这三个字连在一起,那后

果都不堪设想。 

那么,床上人儿到底是谁呢? 

李燕豪心头震动,急急一步跨了进去,他来到床前,掀起纱帐,玉钩“叮”地一声脆响。

就这么一声,已惊动了床上人儿,她娇慵地玉臂一挥,转脸而上,星眸仍闭,梦呓似的

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如今可以看清她是谁了。李燕豪心中有种异样感受,也微松了一口气。她,是骆天娇。

一句“你回来了”,显然,她是弄错了人,李燕豪正感不知该如何开口。 

骆天娇又说了一句:“你怎么不说话啊?” 

李燕豪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轻声叫道:“姑娘!” 

骆天骄猛然睁开了眼,她看清站在床前的人了,猛一怔,脱口叫道:“怎么是你?” 

李燕豪道:“我……” 

骆天娇娇靥上突然泛起一片惊喜色,猛然坐了起来。 

李燕豪心头猛一震,急忙把脸转向一旁。 

骆天娇一丝未挂,竟是赤躶着的,至少她上身赤躶着的。 

只听骆天娇道:“我,我忘了,我已经又躺下了。” 

李燕豪没马上转过脸,道:“是我不好,不应该闯进来。” 

骆天娇道:“我的衣裳在橱里,劳驾递给我一下好么?” 

李燕豪看见衣橱了,走过去打开来,拿起一件走回床上递给了骆天娇,然后又背过身去。

他看见了骆天娇的脸,一张羞红如晚霞的娇靥。 

很快地一阵悉悉唆唆,然后身后响起了骆天娇的话声:“我,我穿好了,你可以转过身

来了。” 

李燕豪缓缓回过了身,骆天娇已站立眼前,低垂着螓首,连雪白的耳根子上都泛上了红

霞。 

李燕豪有份不安,定了定神之后才道:“姑娘……” 

骆天娇抬起了头,娇靥上仍带着三分羞红,眉宇间飞快地掠过一丝黯然的悲忿道;“我

已经好久不知道什么是廉耻了,可是在你面前,我却觉得无地自容。” 

李燕豪实在不便蜕什么,是苛责骆天娇自甘堕落,还是表示同情,两样都不能,他只有

岔开话题道:“姑娘,我是来找秦玉岚的。” 

骆天娇微一怔,“找秦玉岚,你是说哈三……” 

“哈三恐怕逃不出金家船帮总舵了,只有秦玉岚,还在这条船上。” 

“这么说,你是来……” 

她等着李燕豪的答复,李燕豪只点了点头。 

骆天娇没说话,半晌才道;“没想到在这儿会碰见你,真没想到还能碰见你。” 

李燕豪没接话,他不好接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只问:“姑娘,那秦玉岚……”

骆天娇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刚才还在这儿。” 

“如今呢?” 

“他匆匆忙忙走了,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姑娘……” 

“不要问我,我不能告诉你。” 

骆天娇微微摇头,娇靥上掠过一丝痛苦神色。 

李燕豪一怔:“姑娘不能告诉我?” 

骆天娇神色一黯道:“我活着已经没什么意思了,随时可以死,但是,我不能不为我唯

一的亲人着想,我父亲也在这儿,他总是我生身父母啊。” 

李燕豪听得心头震动,迟疑了一下道:“姑娘,我已经见过令尊了。” 

骆天娇微一怔道:“你见过我父亲了,在哪儿?” 

李燕豪沉默了一下道:“骆姑娘,你要冷静。” 

骆天娇脸色微变,目光一凝,道:“你是说……” 

李燕豪道;“令尊已然被害了。” 

骆天娇脸色大变,一把抓住了李燕豪的手:“那怎么会,是你……” 

“骆姑娘,我不会杀害令尊的。” 

“我相信你不会,那么是谁,你快告诉我,是谁?” 

李燕豪遂把一尘子的情形说了一遍。 

骆天娇听得连连色变,李燕豪把话说完,她变得神色怕人,颤声道:“那个人现在还在

外头么?” 

“他的穴道还不到解开的时候,应该还在外头。” 

骆天娇眉腾杀气,就要往外闯。 

李燕豪忽有所觉,伸手拦住了她。 

随听外头响起个冰冷话声:“他还在外头,可是我已经替你报了仇了。” 

骆天娇机伶一颤,脱口说道:“秦玉岚。” 

不错,是秦玉岚,李燕豪也听出来了。 

李燕豪禁不住一阵激动。 

只听秦玉岚又道:“天娇,你可真贪啊,我侍候了你那么半天,你还不够啊。” 

骆天娇咬牙道:“你这贼……” 

她“贼”字刚出口,李燕豪已闪电般扑了出去。 

李燕豪的动作,不能说不够快,但是秦玉岚也极为滑溜,等到李燕豪出了精舍,秦玉岚

跑得只剩下了个背影。 

秦玉岚是仅次于哈三的一个重要人物,能掌握了秦玉岚,就能掌握了一切。 

李燕豪无暇再去顾骆天娇了,猛提一口气,展开绝世身法追了过去。 

秦玉岚得哈三真传,轻功造诣不弱,但跟“虎符剑令”的衣钵传人比起来,究竟还差上

半截,是故,双方的距离显著地逐渐拉近。 

李燕豪没心情注意都经过了些什么样的地方,只知道最后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座宫殿似

的建筑,坐落在雾气弥漫、虚无飘渺间,宛似仙人居处的一座宫殿。 

秦玉岚飞快地奔进了那座宫殿里。 

李燕豪紧跟着进了宫殿,但是秦玉岚已经没了踪影了。 

李燕豪立即收势停住,屏息凝神,用他敏锐的听觉一阵搜索, 

秦玉岚像泥牛入了海,偌大一座宫殿里,像死了一样沉寂。 

李燕豪不禁为之跺足,没想到让秦玉岚在眼皮底下跑了。 

眼前这座宫殿,应该是到处都有出路,上哪儿去找秦玉岚去, 

他知道,眼前都是幻境,只要能破,一举手间,底舱原形毕露,秦玉岚当立即无所遁形,

但是,苦就苦在他不懂破法。 

艾姑娘一定懂,但是他不能折回总舵去搬请艾姑娘啊。 

李燕豪正感懊恼之际,一阵异响被他的敏锐听觉抓住了。 

那是极其低微的哭泣声,错非李燕豪有敏锐的听觉,换一个人绝听不见。 

那不只是一阵哭泣声,而且是女子的哭泣声。 

女子哭泣声,这是谁? 

这儿,除了骆天娇之外,就只有傅梅影、金无垢、霍若男三位姑娘了。那么,这哭泣的

女子是谁?李燕豪听不出来,但是他知道,那哭泣女子,必然是这三位中的一位。 

李燕豪心头一阵跳动,急循声找了去。李燕豪凭的只是听觉,那哭泣声越来越近了,越

来越清晰。 

终于,他找到了声音传来处,那是后厅的一张大理石砌的石几下,石几下,五尺见方一

块铺地方石,似乎还可以掀开。 

李燕豪立即明白了,地下必有地牢似的东西,他搬开了石几,也掀开了五尺长一块。 

底下一片黑,什么也看不见,那哭泣之声,却是更清晰了。 

李燕豪提一口气叫道:“下面哪位在?” 

此言一出,哭泣声立止,再也听不见声息了。 

李燕豪觉得奇怪,当下又道:“金姑娘、傅姑娘,哪位在此,我是李燕豪。” 

他说他的,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怎么会,此地的女流,仅知的只有这几个。 

骆天娇他见过了,不可能在此,那么这哭泣的女子,不是金无垢,就该是傅梅影、霍若

男。 

既是这三位,一听见李燕豪,就等于是盼到了救星,应该马上回答才对,怎么反而没有

反应了呢? 

难道说另有他人。 

李燕豪好生诧异,忍不住纵身跃了下去。 

底下离上头没多高,李燕豪很快地就着了地,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李燕豪闭目凝立了片刻,再睁眼时,隐约可以看见些了,眼前乃是一条黑忽忽的通道。

他又凝神听了听,然后迈步走进通道。 

刚踏进通道,头顶传来砰然一声,忙抬头看,顶上那个洞,已经被盖起来了。 

不用说,是秦玉岚干的。 

果然,秦玉岚的笑声传了下来:“姓李的,你毕竟还是上当了。” 

李燕豪往后退了一步,扬掌就要出击。 

“别忘了,是我的功劳。”一个女子话声传了下来,话声冷冷的,乍听很陌生。 

李燕豪微怔停手。 

秦玉岚话声又起:“姓李的,你刚才听见的啼哭女子,她如今在我身边,想知道她是谁

么?” 

既有此一问,那表示李燕豪一定认识。 

李燕豪心头一跳,道:“是谁?” 

“有这份兴致猜猜看么?”秦玉岚问。 

那女子道:“还让他猜什么,我来告诉他吧。” 

话声一顿,接道:“李燕豪,我姓霍,你知道我是谁了么?” 

天,竟会是霍若男! 

李燕豪心头猛震,脱口说道:“若男……” 

“你不配叫我若男。” 

秦玉岚道:“的确,他不配,若男只有我秦玉岚能叫,是不是,可人儿。” 

霍若男一声轻叱:“老实点儿……”一顿又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姦谋败露(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