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十二章 蛛丝马迹(上)

作者:独孤红

李燕豪到了议事厅,偌大一个议事厅里,只有艾姑娘主仆五个人,另外还多了个秦玉岚。

艾姑娘居中高坐,海珠、紫琼站立身后,秦玉岚双膝落地,跪在艾姑娘面前,单超跟姬

凝翠,就在秦玉岚身后站立,秦玉岚看上去有点狼狈,显然是吃了些苦头。 

李燕豪一进议事厅,艾姑娘立即站了起来,含笑道:“劳你跑一趟,耽误你搜索哈三

了。” 

“好说!”李燕豪道:“姑娘宠召,我焉敢不来,但不知姑娘有什么见教?” 

艾姑娘微带诧异地看了李燕豪一眼:“你怎么忽然这么客气起来了?” 

李燕豪淡淡地笑了笑,没说话。 

艾姑娘一指秦玉岚道:“我请你来,是要跟你商量一下,这个人怎么处置?” 

李燕豪有点意外地“呃!”了一声。 

艾姑娘解释道:“这个人虽然是我奉旨查办的‘青龙社’中的叛徒,可也是你一直追缉

的对头,所以我不便擅专,只有请你来商量一下。” 

“姑娘的看法呢?”李燕豪一时摸不清这位姑娘的意图,不敢贸然作答,只有先反问了

一句。 

艾姑娘微微一笑道:“你要是要,我可以把他交给你,由你处置,你要是不要,一俟此

间事了,我就把他押回京里去,交由大内审议处置。” 

李燕豪当即道:“姑娘这么看重李燕豪,李燕豪焉能不知进退,这个人姑娘尽可以押走,

不过……” 

“不过怎么样?” 

“若是姑娘应允,我要在他身上做些手脚,也好替被他所辱的姑娘们出出气。” 

秦玉岚脸色一变。 

艾姑娘道:“出气,你认为有什么气好出的吗?” 

“当然有,否则我也不会跟姑娘提出这要求了。” 

艾姑娘淡然一笑道:“周瑜打黄盖,有人要打,有人愿挨,有什么好出的么?” 

“姑娘是这么个看法么?” 

“这是实情,我也是持平之沦。”  

李燕豪双眉微轩,道:“既是姑娘是这么个看法,那就算了,我收回请求,算我没说。”

说完话,他转身要走。 

只听身后传来艾姑娘甜美话声:“等一等。” 

李燕豪停步回身,只见艾姑娘一双美目正望着他,娇靥上堆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你怎

么这么容易生气?” 

“姑娘错了!”李燕豪淡然道:“我没有生气,也不敢,秦玉岚躲在底舱之中,要不是

姑娘芳驾亲临,破不了那个阵式,也就无法缉获他,如今姑娘找我来商量处置之法,已经是

很给我面子了,我怎么敢不识抬举,不知进退?” 

艾姑娘静静听毕,倏然而笑:“好了,好了,别这么大火气,一句一个刺儿了,我不敢

揽人之功,掠人之美,人是咱们双方面缉获的,你自然有一半处置权,爱怎么办你就请动手

吧。” 

秦玉岚大惊失色,急叫道:“格格,您不能……” 

他虽然大惊失色地叫着,可是人却不能动弹,显然是被制住了穴道。 

李燕豪双眉扬起,一指点了下去,秦玉岚为之机伶一颤。 

他点的是秦玉岚的“精促穴”,从今以后,秦玉岚在那一方面算是废人一个,再也害不

了人了。 

他一指点下,随即抱拳:“多谢姑娘。”他转身要走。 

“等一等!”艾姑娘又叫住了他:“你怎么这么急着走啊?” 

“姑娘还有别的事么?”  

“没事就不能多留你一会儿么?” 

“姑娘好说,我只是……” 

艾姑娘笑笑截口道:“别急,我还有件事要跟你商量。” 

“呃,什么事?” 

“请坐,咱们坐下谈。” 

李燕豪迟疑了一下,向着单、姬二人招呼道:“单老,姬婆婆。” 

姬、单二人忙道:“少侠太客气了,请坐。” 

李燕豪这才跟艾姑娘坐了下去。 

坐定,艾姑娘道:“搜捕哈三,是眼前唯一的要紧事,我不敢耽误你太多时间,就拣扼

要的长话短说吧。” 

李燕豪道:“我洗耳恭听。” 

艾姑娘道:“有位傅梅影傅姑娘,身上带着一样东西。” 

“姑娘想必是听秦玉岚说的?” 

“是的,他们拘禁那位傅姑娘,就是为那样东西。” 

“怎么样?” 

“我不知道那是样什么东西,不过听秦玉岚说,那样东西该属于大内朝廷。” 

“这是秦玉岚说的?” 

“是的,他就在这儿,不信你可以问问他。” 

李燕豪当即转望秦玉岚:“秦玉岚,你知道那是样什么东西么?” 

秦玉岚阴毒而充满仇恨的目光狠盯着李燕豪,没说话。 

艾姑娘道;“答李少侠问话。” 

秦玉岚这才说道:“不知道。” 

“这岂不是天下奇闻么?” 

李燕豪道:“你连是样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怎么知道它该属于你们朝廷?” 

“我当然知道,据我所知,那个丫头的天伦现在刑部大牢,那丫头是想拿她身上的东西

换取她天伦的性命,既是这样,那东西不是该属于大清朝廷该属于谁?” 

李燕豪道:“你知道傅姑娘的尊人是谁么?” 

“是前朝一个遗臣。” 

“你又怎么知道傅姑娘的尊人,现被拘于刑部大牢?” 

“当然知道,官家的事,没有我不知道的。” 

“可是,我所知道的,跟你所知道的并不一样。” 

“呃!”哎姑娘道:“据你所知,又是怎么回事?” 

“傅姑娘的尊人,是我先朝遗臣御史傅明宗傅大人。” 

艾姑娘惊声道:“呃,傅御史?” 

“傅大人,傅大人伉俪,已双双死在‘拘魂令’毒手之下,‘拘魂令’要的也就是傅家

那样东西,尉迟、申二位老人家闻讯赶返救援,迟去一步,只保住了傅姑娘的性命,这才是

事情的真相,怎么算那东西也该属于我先朝大明,怎么会属于你们朝廷呢?” 

秦玉岚哑口无言。 

艾姑娘道:“秦玉岚,是这样么?” 

“是不是这样,属下不清楚。” 

“既然不清楚,为什么胡说八道骗我?” 

“属下并没有欺骗格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连天下都是大清朝廷的,还有什么不是

大清朝廷的。” 

李燕豪冷笑道:“你倒挺会说话的啊,这锦绣河山,大好河山本是我先朝大明的,连你

的列祖列宗以至于你,都是汉族世胄,除了姓爱新觉罗的以外,这块土地上没有一样是他们

的,你……” 

“阁下!”艾姑娘截口道:“你不觉得让我大难堪么?” 

“姑娘是个明白人,应该知道我说的是实情实话,姑娘若是觉得难堪,又将我置于何

地?” 

李燕豪庄严肃穆,话说的更是毫不留情,艾姑娘的脸色变了好几变,一时没有说话。 

姬凝翠上前一步,冷然道:“李少侠,老身等身为格格的随从侍卫,对你这样对待我们

格格……” 

艾姑娘的脸色已恢复了正常,抬手一拦,道:“这是我跟李少侠之间的事,不用你们插

嘴。”   

姬凝翠还待再说。 

艾姑娘已沉声又道:“彼此各为立场,凭什么以为自己对,又凭什么指人家不对。” 

姬凝翠不再说话,躬身而退。 

艾姑娘目光转注,落在了李燕豪脸上,道:“不管怎么说,我想要那样东西,你看怎么

样?” 

“姑娘不该跟我谈这件事。” 

“不,应该跟你谈,要是不事先跟你说好,一旦我找那位傅姑娘索取那样东西,定会招

致你出面阻拦,是不是?” 

“这个……” 

“再说,你执掌‘虎符剑令’,等于是你们那些人的领袖,我不找你谈找谁淡?” 

艾姑娘会说话,两句话便扣住了李燕豪。 

李燕豪也不傻,他道:“姑娘恐怕还不知道,那件东西不在傅姑娘身上,连傅姑娘也不

知道它被藏在了什么地方。” 

“呃,是这样么?” 

“这是实情。”“哪也不要紧,我只要你答应,是不是拿得到那样东西,那就是我的事

了。” 

“姑娘不是也不知道那究竟是样什么东西么?” 

“我不一定非要知道那是样什么东西不可,只要大家都想要,显然它就必定有它的价

值。”   

“可是……姑娘原谅,我不能轻易答应。” 

“为什么?” 

“那不是我的东西,我无权做主。” 

“既然不是你的东西,你也可以不必出面阻拦,是不是?” 

“不,那是我先朝遗物,每一个先朝遗民都有护卫它的责任。” 

“总而言之一句话,你是不答应,是不是?” 

李燕豪毅然点头:“可以这么说。” 

艾姑娘沉默了一下:“你要知道,我是在跟你谈交易,既是交易,就不是没有条件的。”

“呃,姑娘要跟我谈条件?” 

“是的。” 

“什么条件?” 

“你答应把傅姑娘的那样东西给我,我负责把‘虎符剑令’交还给你。” 

李燕豪双眉一剔,淡然笑道;“姑娘,‘虎符剑令’本来就是我的。” 

“可是,至少它现在不是你的,是不是?” 

李燕豪的一双剑眉,高扬了三分:“那么,姑娘的意思是……” 

“哈三是我朝廷的叛徒,我一旦擒获他,不但他人要被判罪,他身上的东西也一律要没

收充公,这是我大清的皇律,同时,站在我的立场,是巴不得把那块‘虎符剑令’据为已有,

或者是呈交给朝廷——” 

李燕豪截口道:“姑娘的意思是说,论法、论理,姑娘都不必把‘虎符剑令’交还给我,

若是我答应这宗交易,姑娘可以在情这方面略做让步,是么?” 

“不错,我就是这意思。” 

“姑娘,哈三现在还没有被缉获啊。” 

“我有把握缉获他。” 

“那么,这样吧。”李燕豪淡然道:“咱们都去搜捕哈三,等到哈三真落进了姑娘手里,

到那时候,咱们再谈交易也不迟。”说完了话,他转身要走。 

艾姑娘轻喝道:“等一等。” 

李燕豪停步回身,冷然道:“姑娘还有什么见教?” 

“又动气了,你怎么那样爱动气呢?” 

“我并没有动气,只有点寒心而已。” 

“你不应该寒心,你我立场不同,一旦利害冲突,必然是这么样一个结果。” 

“我却是一直没有想到这一点。”  

“你不必用话刺我,各为其主,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之所以跟你商量,就是不愿意损及

你我立场之外的这段友情,你懂了么?” 

“我懂了,谢谢姑娘的好意,各为其主,立场是不能变的,这一点我绝不敢对姑娘有所

责怪,但是姑娘是位宦海奇女子,不是一般俗脂庸粉,应该想得到,这两样东西本来是属于

我们的,不管是用什么方法,等于都是强夺豪取,而强夺豪取,绝不应该是姑娘用的手法。”

“谢谢你抬举我,那么,以你看,我应该用什么手法呢?”  

“姑娘明理,根本不应该要这两样东西。” 

“要是这两样东西,对我大清是威胁,有伤害,我也不应该要吗?” 

李燕豪为之语塞,道:“这……” 

“要是在那种情形下,我还不要这两样东西,那我就算不得是个明理之人了,是不是?”

李燕豪沉默了一下,点头道:“姑娘是对的,各为立场,莫可奈何,只怪我没有想通这

一点,只怪我的想法太天真,不管怎么说,这两样东西,我是一定要获得,一定要追回的,

也请原谅我的莫可奈何,言尽于此,告辞。”李燕豪抱拳一礼,转身而去。 

姬凝翠道:“这小于跟粪坑里石头一样,既臭又硬。” 

“那也没办法。”艾姑娘道:“各为立场嘛,他或许硬了些,但并不臭,我倒是很欣赏

他这种脾气的。” 

“可是……” 

“嬷嬷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两样东西拿到手的。” 

单超道:“那么一来,姑娘跟他,岂不要反目成仇了么?” 

艾姑娘神色微黯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我实在不愿跟他成为仇敌。” 

姬凝翠要说话。 

艾姑娘已然转望秦玉岚;“秦玉岚,哈三躲到哪里去了?” 

秦玉岚忙道:“回格格,属下不知道啊。” 

“你真不知道么?” 

“格格明鉴。” 

秦玉岚苦着脸道:“哈三来总舵以后,属下留在船上,属下怎么会知道呢?” 

“那么,万一他脱逃了,他可能的去处,你总知道吧?” 

“这个属下也不知道。” 

“秦玉岚,我可以减轻你的罪,你可别自己放弃这个机会啊。” 

“这个……” 

姬凝翠沉声喝道:“说。” 

秦玉岚一惊忙道:“禀格格,哈三可能的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蛛丝马迹(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