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十二章 蛛丝马迹(下)

作者:独孤红

艾姑娘笑了,笑得有点怪:“算了,咱们是不同路的,为我方便,也为你方便,咱们还

是就此分手吧,也许咱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转望金太极:“我这就走,可否请老帮主派条船给我?”

金太极道:“理应送姑娘出去,还是来时那条船吧,姑娘的座车还在那条船上。”

“多谢老帮主。”艾姑娘带着二婢行了出去。

李燕豪没动,但是心里却像少了什么,怪的是,艾姑娘居然连头都没回。

李燕豪收回目光,落在骆天娇脸上:“姑娘——”

骆天娇的娇靥上,掠过一丝悲色:“我还是回家去。”

李燕豪道:“姑娘原谅,我没法送姑娘一程。”

“不要紧!”骆天娇话说得凄然:“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值得我怕的了。”

李燕豪为之默然,目示金太极,金太极明白,当即为骆天娇派出了船。

骆天娇望了望李燕豪,慾言又止,然后美目涌泪,低头转身而去。

李燕豪依旧目送,直到望不见骆天娇的背影,他为之心酸,因为骆天娇的背影让人心酸。

该走的,都走了。

不,还有傅梅影,这位姑娘的情形很特殊。

李燕豪目光转动,范在了傅梅影脸上:“姑娘是……”

傅梅影话说得也让人心酸:“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自己明白,跟着少侠走,是个累

赘,可是我又不知道该上哪儿去,我总不能老拖累着申老人家跟尉迟老人家。”

傅梅影虽然跟骆天娇一样,已是无家可归的人,但是她跟骆天娇不尽相同,她比骆天娇

更可怜,骆天娇是个江湖女儿,她多少还有保护自己的能力,而傅梅影,则弱质飘零,尤其

一幅还不知妙用在何处的“山水画”,使得她成为一个各方争相劫掳的对象,对她来说,茫

茫人海,步步都是危机,她势必得藉着别人的保护才能生存。

而,谁能保护她一辈子?

除非,她拿出那幅“山水画”来,或许能让她失掉各方争相劫掳的动机,可是,偏偏她

又不知道那幅“山水画”,如今在什么地方。

李燕豪为之默然,也不禁皱起了眉锋。

只听尉迟峰震声道:“尉迟峰忝为先朝遗民,敢不尽心尽力护卫先朝忠良遗孤,尉迟峰

但有三寸气在,愿意追随傅姑娘一生。”

申大娘也道;“老驼子,你是个大男人家,姑娘得有个妇道照顾,老婆子我跟你走了。”

群豪为之动容。

傅梅影目射无限感激,但娇靥上的神色,却是一片凄婉,道;“两位老人家高义,我至

为感激,可是我不能……”

霍天翔突然道:“傅姑娘,恕我插一句嘴。”

傅梅影忙改颜道:“不敢,霍大侠有什么话,请尽管说。”

霍天翔转望李燕豪:“燕豪,我倒为傅姑娘想起了一个去处。”

李燕豪脑际灵光一闪,道:“明陵。”

“不错,那是个很安全的地方,家里的人都在那儿,也不虞宵小敢去騒扰。” 

群豪转望李燕豪。

“诸位恐怕还不知道。”李燕豪道:“大将军还健在的时候,就一直要昔日部将,守护

明陵至今,前霍大侠为哈三所乘,我为顾及霍家诸长辈的安危,已请他们迁往明陵居住。”

此言一出,群豪无不肃然起敬,金太极道:“我们还不知道大将军派有专人守护明陵,

好生让人敬佩,也实在让我们这些人羞煞愧煞。”

无奇老儿道:“少侠,明陵有地方可供居住么?”

李燕豪道:“明陵后山之上,险势天成,甚多大小洞穴,容纳不只数百人。”

无奇老儿连连点头:“真没想到,真没想到……” 

霍天翔道:“傅姑娘意下如何,可愿前往明陵,跟霍家大小做个伴儿。” 傅梅影好生

激动,裣衽说道:“难女只能有地容身,便是求之不得,尤其能跟霍府上下神仙中人长处,

更是难女的造化,难女哪有不愿意的道理。”

霍天翔道:“傅姑娘既然愿意,那就好办,燕豪写上一封信,交由申、尉迟二位护送傅

姑娘前往就行了。”

李燕豪道:“姨父身上可有什么信物?” 

霍天翔摇头道:“我的信物如今不作数了,我离家这么久了,谁知道我的安危,谁知道

我现在的情形,万一让她们以为是哈三施诈,反倒不美。”

蒲天义道:“霍大侠顾虑得极是,少侠还是写封信吧。” 

这里李燕豪点头答应,那里金太极立即命人取来文房四宝,李燕豪坐下来一封信一挥而

就,封好后,他把信交给了尉迟峰道;“老人家,一近明陵,必遇阻拦,告诉他们,是我让

三位去的,然后把这封信交给他们就行了。” 

尉迟峰双手接过,突然面泛异色,道:“少侠,突然间,老驼子生平首次领略到了怕的

滋味。”

申大娘道;“老驼,你怕什么?”

“这条路绝不好走,咱们俩不知道能不能保护姑娘安全到达。”

申大娘脸色一变,没做声,敢情,她也不敢说。

冷超道:“我给两位出个主意,走水路,从这儿坐船,顺黄河出海,然后由‘塘沽’走

‘北运河’到‘顺义’登岸,‘昌平县’不就近在眼前了吗?”

尉迟峰道:“主意是好,不过我宁愿走旱路。”

冷超道:“怎么?”

“陆地上我还有点儿施展,到了水上我是一点也施展不开了,万一碰见什么变故,那岂

不是更糟。”

这句话有点怪,但谁也没笑。

冷超道:“老驼,你糊涂了,我给你出这个主意,自有我出这主意的道理,难道说我还

会害傅姑娘跟你们俩不成。”

尉迟峰道:“你有什么道理,说出来听听。”

“论水里功夫,放眼当今,比金家船帮弟兄们强的,恐怕不多吧。”

“这是实情。”

“这不就是了么,请金老帮主派艘大船,跟几个弟兄送你们,就算遇有什么变故,谁近

得了船,再说,从这儿就上船顺河出海,傅姑娘既不必辛苦,只要不出船舱,可也比在旱路

上被人发现的机会少得多啊。”

冷超可真是粗中有细。

群豪听得无不点头。

申大娘立即道:“老驼,冷老说得是理,走水路比走旱路安全得多。”

尉迟峰冲冷超抱了拳:“冷老三,多谢指点迷津,启我茅塞。”

冷超哈哈一笑道:“别臊我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想出了这个主意的,既然你们听

我的那就行了,只是金老帮主又得拨出一条船了。”

金太极道:“金家船帮要别的没有,要船可多得是。”

他立即拨了一艘双桅大船,同时派出了两名好水性的巡察与八名弟兄。

李燕豪对那两名巡察道:“请两位一路掩蔽金家船帮标帜,以免在北运河中被鹰犬觊

觎。”

冷超道:“对,我忘了这一点了。”

申大娘道:“姑娘,金老帮主既然把人跟船都派好了,咱们可以上路了。”

傅梅影目光转望,最后一双美目盯在了李燕豪脸上,道:“难女跟各位告辞了。”

她眼圈儿一红,裣衽为礼,然后低头转身,行了出去。

尉迟峰、申大娘谁也没多说什么,各自行了一礼,跟了出去。

李燕豪没说话,群豪也自默然。

一直到听不见步履声了,李燕豪始吸一口气道:“咱们已经迟了不少时候了,该走啦。”

蒲天义道:“少侠,咱们怎么个找法?”

李燕豪要说话,但忽地脸色一变,道:“糟,迟了。”

金太极忙问:“少侠,什么事?”

李燕豪道:“那位艾姑娘把秦玉岚带走了,他可能知道哈三还有什么去处。”

冷超道:“对,咱们怎么把那小子忘了。”

金太极道:“我命人发信号,把船截回来。”

只见一名弟兄走了进来,躬身禀道:“禀老帮主,送艾姑娘的船回来了,她们在湖口对

面上了岸。”

群豪听得一怔。

无奇老儿道:“那姑娘有心眼儿,怕是她早料到咱们会想起秦玉岚来,所以急急舍舟登

岸。”

金太极道:“少侠,这下怎么办?”

李燕豪皱眉沉吟一下:“说不得只有从舵后对面山脚下,循着哈三留下来的痕迹追寻

了。”

蒲天义道:“穷家帮擅长追踪之术,再加上沿路打听,应该可以奏效。”

冷超道:“那就麻烦金老帮主派船送我们过去吧。”

金太极立即吩咐去准备“浪里钻”。

李燕豪望着霍天翔道:“姨父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打点一下?”也是提醒霍天翔,霍若男

的事怎么办。

霍天翔神色一黯,道:“你跟我来一下。”

他行了出去。

李燕豪目光环扫,最后落在金无垢脸上,道:“姑娘请收拾一下,片刻之后,跟蒲帮主

诸位,咱们登船处见吧。”

口 口 口

当下也转身行了出去,李燕豪追上了霍天翔,两个人默默地走着。

到了小楼,霍天翔让李燕豪在楼下等着,他自己踏着沉重的步子上了楼。

没多大工夫,他抱着一个床单卷着的长筒走了下来,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李燕豪想迎上去,霍天翔的一双目光拦住了他。

李燕豪忍不住道:“姨父,您是要……”

“跟我来。”霍天翔冰冷地说了一句,出了小楼。

李燕豪只有跟了上去。

小楼近水边,霍天翔、李燕豪很快地到了总舵边上湖水旁,霍天翔就停在水旁。

刹时,李燕豪明白了,心神震动,急步上前:“姨父……”

霍天翔缓缓说道;“只有水,能涤去一个人的污秽,还她清白,是不是?”

“不,姨父,我认为……” 

“我不想让你姨妈她们看见她,哪怕只是一眼,你有更好的办法么?”

李燕豪默然了,照他的办法,姨妈几位长辈难免看见若男的惨状,谁受得了,他没有更

好的办法,只觉得心如刀割。

只听霍天翔颤声道:“去吧,孩子,倘若有缘,来生再相聚。”

振臂一抛,床单筒飞出,落在水面,“噗通”声中,水花四溅,很快地不见了。

只有水纹荡漾,而水泡也很快地不见了。

霍天翔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像尊石像,冰冷的石像。

李燕豪只觉两眼一下模糊了,脸上痒痒的往下滑动。

突然,霍天翔说了话,只说了一句:“走吧,燕豪。”他转身走了,走得豪不犹豫。

李燕豪却没马上走,他多看了水面一眼。

口 口 口

十几条浪里钻,停在金家船帮总舵后,该到的都到齐了。

金无垢眼圈儿红红的,紧挨金太极站着。

霍天翔、李燕豪也到了。

金太极抱起双拳:“恭祝各位一帆顺利,早日找到哈三。”

李燕豪道:“老帮主放心,我会找到他的,一定会找到他,即使是天涯海角。”

蒲天义道:“多耽搁一刻,哈三就走远一刻,咱们上船吧。”

金无垢突然紧握乃父双手.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爹——”

金太极笑道:“这是干什么,你又不是没出过远门,也不是不回来了。”

谁都看得出,这笑,笑得勉强,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谁能忍得住离情别绪,更何

况骨肉至亲。

李燕豪道:“老帮主请放心,自有我照顾金姑娘。”

金太极目射感激:“多谢少侠,把小女交给少侠,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金无垢一脸凄容,两行珠泪,道:“爹,哥哥——”

金太极神色一黯,道:“别让大家等你一个,走吧。”

金无垢慾言又止,金太极一脸阴沉。

李燕豪道:“令郎任凭老帮主处置,今后最好多加小心。”

金太极老眼突涌泪光:“少侠,我父女感激——”

金无垢转身要拜倒。

李燕豪双手一拂,隔空把金无垢架住,道:“大家上船吧,老帮主、无奇老,李燕豪就

此别过。”

有了李燕豪这一句,群豪立即抱拳作别,先后跳上浪里钻,疾驶而去。

一艘浪里钻上,坐一个金家船帮的人,连操舟的弟兄都算上,总共只不过三个人,说话

的对象不多,大家的心情似乎也颇沉重,是以静寂一片,没有人说话;只听得见水花翻动

“哗”、“哗”之声。片刻工夫,船抵山脚,十几二十艘浪里钻停稳以后,金家船帮的弟兄

们抱拳恭送,李燕豪等纷纷答礼,陆续跃上了岸。

任何一个擅追踪术的人,或者是个经验丰富的猎人,他们都知道,根据遗留下来的踪迹,

追踪人兽,越早行动越好,也就是说,越迟,那些踪迹越消失,一直到消失得无迹可寻。

已经耽搁了不少时候了,李燕豪不敢再多耽搁,立即协同霍天陶、金无垢、蒲天义、冷

超等往山腰行去,金无垢则紧随李燕豪而行。

到了那樵夫被害处,樵夫的尸体已然不见了,斧头也不见了,地上很明显的有不少脚印。

蒲天义看了看之后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蛛丝马迹(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