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十三章 离魂岛上(上)

作者:独孤红

群豪的脚程不能说不够快。 

第三天晌午,抵达了最近的出海处。那是个小小的村落、渔村。 

滨海廿余人家,远望,海天一线,浪花翻动,近望,艘艘渔船停泊在海湾里。 

也许是正晌午,渔村里静悄悄的,看不见人。 

群豪在离村不远的树荫下,略微休息了一下,霍天翔道;“现在要做的就是租船了。”

呼延烈道:“跟渔民们谈谈,不会有问题的。” 

蒲天义道:“教主,‘离魂岛’离这儿多远,船行要多久?” 

呼延烈道:“船小,受风浪影响,可能要慢一点,恐怕要四个时辰上下。” 

冷超叫道:“天,要那么久,这种小船,能在海里行驶么?” 

呼延烈道:“这种渔船是近海渔船,走得远—点,可能要担点风险,不过只要不碰见风

浪,就不会有大碍。” 

魏君仁道:“那么,今天会有风浪的样子?” 

金无垢道:“不会,天高气爽,不像有风浪的样子。” 

蒲天义笑道:“这,金姑娘是行家,” 

霍天翔道:“那么咱们去跟他们商量商量租船吧。” 

一行人起身往村中行去。 

进入村口,仍不见人,却见家家户户关着门,门口都插着香,每一户门口都有袅袅上升

的香烟。 

冷超道;“怪不得没人出海,看样子这村子里今儿个是有什么事儿。” 

正说话间,只见一名中年人从前面不远一个拐角处拐了过来,看装束打扮,一眼就能看

出,是这个小渔村的渔民。 

那渔民看见李燕豪等微一怔,脚下也为之顿了一顿,旋即又走了过来。 

冷超道;“正好,我来跟他谈谈。” 

他要迎向前去,蒲天义伸手拦住了,道:“我去吧。”抢前一步迎了过去。 

那渔民一见蒲天义迎着他走了过来,脸色微一变,头一低,脚下改变方向,竟然要拐往

别处去。 

蒲天义心中生疑,口中忙道:“老弟台,请等一等。” 

嘴里说着,脚下加快速度走了过去,拦住了那个渔民。 

那渔民面有惊色,脚下退了两步,道:“你,你要干什么?” 

蒲天义只当是朴实渔民,害怕生人,当即一抱拳,含笑说道,“这位老弟,我们是过路

的,只是想跟你打听件事。” 

那渔民入目蒲天义的态度,再一听是过路的,神色果然好了一点,脸上惊容稍退,嗫嚅

地道:“你,你要打听什么?” 

“我想打听一下,这儿有没有船出租?” 

那渔民刚好一笑,一听这句话,脸色陡然又是一变,摇头道:“没有。”转身要走。 

“老弟——”蒲天义伸手要拦。 

那渔民竟像蒲天义的手有毒似的,一哆嗦,拔腿狂奔而去。 

此刻李燕豪等已来到近前,冷超浓眉一掀,迈步要追,蒲天义伸手拦住了他。 

那渔民一转眼就跑得不见了。 

冷超诧声叫道:“这是什么意思,又是怎么回事?” 

蒲天义转望李燕豪跟霜天翔,道:“少侠、霍大侠,情形不对。” 

霍天翔道:“好像他们怕提租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李燕豪道:“总得找个人问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蒲天义道:“家家户户关着门,好不容易碰见一个又吓跑了,上哪儿再找人去。” 

冷超道;“既是关着门,总是躲在家里,敲他们的门去,我不信找不出一个人来。” 

蒲天义道:“怎么能这样,刚才不让你出头就是为这。” 

冷超道:“那怎么办,咱们既没招他们,又没惹他们,干嘛跟咱们这样啊,难道说咱们

能挨家挨户求他们开门不成。” 

霍天翔道:“冷三哥久走江湖,怎么会连这都不知道,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风俗习惯,

或许今天正碰上他们当地的什么日子,咱们若不入境先问俗,触犯了他们的忌讳,就别想租

船了。” 

魏君仁道:“恐怕让霍大侠说着了,此刻家家户户门口都插着香,而且那个人又是很害

怕的样子。” 

冷超道:“有什么好怕,咱们又不是强盗。” 

蒲天义翻了他一眼,冷然道:“咱们要是强盗倒好办了。” 

顿了顿道:“霍大侠您看……” 

冷超突地两眼一睁道:“我有办法了。”他转身要走。 

蒲天义眼明手快,一把拉住了他道:“老三,你干什么去?” 

“敲门啊。” 

“你怎么……” 

“帮主,您放心,我保证和和气气,不动粗的,而且保证能让他们开门,行吧?” 

崔天翔道:“帮主,既是这样,咱们就等着冷三哥的吧。” 

蒲天义松了手。 

冷超大步走向最近一户民宅,到了门口,他举手敲门,叫道:“开门哪,我们是县城衙

门里来的。” 

大家顿时恍然大悟,忍不住都笑了。 

霍天翔道:“冷三哥可真是粗中有细啊。” 

小百姓什么都不怕,就怕官,尤其是这种偏远地方的升斗小民,冷超这一招是用对了。

只一转眼下夫,门里有了动静,先是有对眼眯在门缝里往外看了看,冷超马上又加了一

句:“看什么,县城衙门里来的,开门。” 

果然,门应声开了,门里站着个渔民打扮的中年汉子,满脸的惊恐强笑,冲着冷超直哈

腰。 

冷超一招手道:“出来说话。”转身走了回来。 

那渔民迟疑了一下,畏畏缩缩跟了过来。 

冷超一指霍天翔道:“这是我们头儿,要问你话,你可要有一句谎一句啊。” 

那渔民畏缩地点着头;“是,是。” 

群豪都能觉察到,这时候,家家户户的门缝里,都有眼睛往外偷看着。 

霍天翔脸上堆起了笑,向着那渔民说;“你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为难你的,问你几句话

就让你回去。” 

“是,是。” 

“你姓什么,叫什么?” 

“我,我姓王,叫王老实。” 

“嗯,你的确一脸老实相,应该是个老实人。”霍天翔煞有其事,他是不能不帮冷超演

这出戏。 

话锋微顿,霍天翔接着又问道:“你们这儿今天没人出海打鱼,家家户户都关着门,门

口还插着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那渔民脸色变了变,没说话。 

冷超帮了腔:“你叫王老实,可要说老实话啊。” 

这些老实人就吃冷超这一套。 

那渔民忙道:“是,是,是我们村子昨天晚上出了事。” 

冷超冷冷道:“出了什么事了?” 

“昨天晚上村子里的狗直叫,可是只叫了几声就不叫了,今天早上起来一看,狗都死了,

渔船也少了一条,一定是龙王爷生了气,所以我们没人敢再出海了。” 

原来如此啊,谁心里都多少明白是怎么回事。 

九成九,是哈三从这儿偷了一条渔船出海了。 

群豪互望一眼,李燕豪道:“你们怎么知道是龙王爷生气了呢?” 

“要不怎么会狗都死了,船少了一条呢,那是龙王爷认为我们打的鱼太多了,派虾兵蟹

将上岸来把我们的船弄走一条警告警告,让狗看见了,狗一咬,虾兵蟹将把狗都弄死了。”

荒唐、无稽,大伙儿都想笑,可都忍住了。 

荒唐归荒唐,无稽归无稽,可是乡下人偏偏信这个,这么一来也麻烦了,谁还敢再出海

呢? 

非把这件事弄清楚不可,要不然就绝去不了离魂岛。 

当然,不一定只有这儿才有船,可是别的出海处又在什么地方,又要跑多远,耽搁多少

时间。 

霍天翔道:“死的那些狗呢?” 

那渔民道:“埋了。” 

霍天翔眉锋微皱,道:“你们这儿有地保,或者是有村长么?” 

“没有。” 

到底是滨海的偏僻小村落,连地保、村长都没有。 

霍天翔眉锋又皱深了三分,道:“总该有个主事的,你们这儿,要是一旦有什么事儿,

大家听谁的?” 

“听郝老爹的。” 

“郝老爹?” 

“在我们村子里,郝老爹年纪最大,年轻的时候上省城去过,见的、懂的都比我们多。”

敢情是位德高望重、见多识广的“乡绅”。 

霍天翔眉锋微舒,道:“好极了,我们要见见这位郝老爹,他住在哪儿,劳你驾带我们

去一趟。” 

那渔民拍手往村里一指,道:“就在那边,你们请跟我来。”他转身前行而去。 

霍天翔向大伙儿施个眼色,一起跟了过去。 

刚走没两步,只见迎面走来个老者,这老者约摸五旬上下年纪,也是一身渔民打扮,但

看起来跟眼前这个渔民,以及刚才头一次碰见的那个渔民,在神态举止上都显著的不同。 

两个渔民,一副没过世面的小家子气,而这老者,却是稳健、从容,一派大家气度,简

直就不像是属于这个渔村的人,只听那渔民道:“郝老爹来了。” 

霍天翔、李燕豪、蒲天义、冷超等这些人何许人,一眼就看出这老者,与众不同,几十

道目光马上就盯上了这名老者。 

老者自然也看见了霍天翔等,微微一怔之后,急步迎了过来,一拱手道:“小老儿姓郝,

是这渔村的居民,诸位是……” 

那渔民抢着说道:“郝老爹,这些爷是县城衙门里来的。” 

“呃!”郝老爹一双老眼打量了群豪一下,道:“诸位是县城衙门里的差爷?” 

霍天翔微微一摇头道:“不是。” 

郝老爹跟渔民都一怔,那渔民急道:“你们刚才不是说你们是县城衙门里来的吗?” 

霍天翔笑了笑,望着郝老爹道:“我们没有意思骗人,但是老人家清楚贵宝地的情形,

我们若是不这么说,实在很难叫开门找那一位出来说话。” 

郝老爹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啊,今天我们村子里是有事……” 

霍天翔截口道:“贵宝地发生事大哥已经全告诉我们了,老人家应该不会相信那种说

法。” 

郝老爹疑惑地看了霍天翔一眼,道:“我相信不相信有什么关系?” 

“关系自然很大,要不然我们也不会来找老人家了。” 

郝老爹更加疑惑地“哦!”了一声。 

霍天翔道:“我们想租几条船出海去,要是不先破除这种说法,我们绝难租到船。” 

那渔民脸色一变,往后退了两步。 

郝老爹不愧见过世面,倒是能镇定:“诸位要租几条船出海去,干什么?” 

“追那杀死守夜犬只、偷取渔船逃往海上那人。” 

郝老爹脸色陡地一变,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那渔民叫道:“你们别胡说,那明明是龙正爷……” 

郝老爹伸手拦住了那渔民,道:“诸位原谅,短时间内诸位恐怕很难从这个村子里租到

船,我看诸位还是往别处去租吧。” 

“老人家这话……” 

“我们不管那是怎么回事,只知道那些狗是龙王爷杀的,而且丢的船也是龙王爷拖去

的。” 

“这么说,老人家你也相信那种说法?” 

“我人住在这个渔村里,不能不信。” 

“老人家——” 

“这位,你不要再说什么了,这些船都是些小渔船,经不起远海的风浪,没有人敢划船

送你们出海。” 

“那不要紧,我们自己操舟,租金照付。” 

“钱对这儿的人没什么大用,渔船才能养活一家老小,渔船才是他们的性命,他们不愿

意自己的渔船有任何损坏。” 

霍天翔道;“这一点我清楚,但是我更明白,老人家你可以帮我们解决这个难题,只要

老人家你说一句,他们会相信,也会听从。” 

郝老爹一摇头道:“诸位原谅,这个忙我帮不上,也不能轻易说这句话。” 

冷超叫道:“老头儿——” 

蒲天义伸手一拦道:“三弟,不可无礼。” 

冷超叫道:“帮主,您别怪我,是他……” 

霍天翔截口说道:“老人家必然有不愿意帮忙的理由?” 

“我是这个村子的人,我不能不卫护这个村子人的利益。” 

“若是老人家不答应帮这个忙,十足会为这个渔村带来无穷的祸患。” 

“呃,是吗?” 

“我们要追的,是个江湖败类,此人若不加除灭,他有可能为害任何一个地方。” 

“可是这个渔村的人——” 

李燕豪突然开口说道:“郝老人家,你见过那些被打死的狗吗?” 

郝老爹一点头道:“自然见过。” 

李燕豪道;“那么恕我直言,郝老人家一定知道,那些狗并不是死于什么虾兵蟹将之手,

而是被人以重手法击毙的,是不是?” 

这是每个人都想说的活,因为谁都看得出,这位郝老爹不是个寻常人物,尽管他是一身

渔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离魂岛上(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