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十三章 离魂岛上(下)

作者:独孤红

呼延烈道:“又是一个哈三手下的凶徒。” 

看装束打扮,的确跟刚才谷里那个一样。 

霍天翔接着道:“只是,谁打伤了他,他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这正是群豪急慾知道的。 

李燕豪两道剑眉一剔道;“蒲帮主,呼延教主,请把贵帮的弟子撤出去。” 

蒲天义、呼延烈懂李燕豪的意思,立即应声挥手,把“穷家帮”跟“黑衣教”的弟子撤

了出去。 

而这两帮的帮弟子,也都久在江湖,精明干练,不用多吩咐,便在十余丈外散开,各自

找了隐身处开始警戒。 

李燕豪拧腰出指,一连点黑衣人胸前五处穴道,然后出掌拍活了冷超适才所点的穴道。 

那黑衣人低低呻吟一声醒了过来,眼皮眨动了几下,睁眼一看,脸色大变,就要挣扎着

起来。 

李燕豪伸手按住了他,道:“你要是想多活片刻,最好不要动。” 

黑衣人没敢再动,道:“你们是……” 

李燕豪道:“别问我们是谁,先答我问的话,是谁伤了你?” 

黑衣人看了看群豪道:“我要是不知道你们是些什么人,我无法回答你的问话。” 

冷超脸色一变,要动。 

李燕豪抬手拦住了他,望着黑衣人道:“我可以告诉你,我问你的话,你势必要回答,

唯一的分别只在你自己说,还是我逼你说。” 

黑衣人脸色变了一变,没说话。 

冷超哼了一声,伸手要抓。 

李燕豪再度抬手拦住冷超,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黑衣人低了低头,道:“看来是由不得我了。” 

冷超道:“你很有自知之明。” 

黑衣人道:“伤我的,是外来的人。” 

“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独目老人。” 

“是个独目老人?” 

群豪均为之一怔。李燕豪神情震动,疾探右掌,一把抓住那黑衣人:“是他一个人,还

是另有别人?” 

黑衣人道:“另有别人。” 

李燕豪忙道:“一个年轻姑娘带着两名侍婢,还有个老妇人?” 

黑衣人怔了一怔道:“你知道?” 

“答我问话,是或不是?” 

黑衣人道:“是的。” 

李燕豪扫视群豪。 

蒲天义道:“是她么?少侠。” 

李燕豪道:“不可能再有别人了。” 

霍天翔道:“她怎么会也来了?” 

“姨父忘了,她手里有个秦玉岚。” 

冷超陡地脸色一变,目注黑衣人道:“那些人是什么时候到离魂岛上来的?” 

黑衣人道;“听他们的口气,好像来了已经两天了。” 

冷超吁了一口气;“那还好,要不然那条龙他们……” 

的确,艾姑娘他们要是来在李燕豪等人后,那么李燕豪等留在海边以断哈三退路的那些

人跟船。恐怕就躲不住了。 

只听霍天翔道:“看样子,你是刚被他们打伤不久,他们现在什么地方?” 

那黑衣人道:“我碰见他们的时候,他们在‘万竹坪’,现在就不知道了。” 

“万竹坪?”霍天翔向着呼延烈投过探询一瞥。 

呼延烈微一点头,表示他知道那个地方。 

李蒸豪道:“哈三呢,你碰见哈三了么?” 

黑衣人怔了一怔道:“哈爷到中原去了啊。” 

李燕豪道:“他已经又折回离魂岛来了,我们就是跟踪他来的。” 

黑衣人道:“原来你们也是来找哈爷的,我不知道哈爷已经折回‘离魂岛’了。” 

“你真没见过哈三?” 

“真的,我甚至不知道他已经折回来了。” 

冷超道:“少侠,不要听他的。” 

黑衣人道:“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必要骗你们,话是我说的,信不信还在你们。” 

冷超笑道:“我当然不信。” 

李燕豪抬于拦住了冷超,向着黑衣人道:“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只是我希望你能以实

话答我另一些问话,你们还有多少人在这座岛上?” 

黑衣人道:“原来不少,现在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他们都在什么地方?” 

“大家都分散了,到处都有。” 

“你们为什么要分散开来,而不聚集在—起?” 

“大家要吃要喝啊,一个地方的食物有限,为了填肚子,只好分散开来去找了。” 

“那么你跑到这儿来干什么,为什么不往别处去,单往这儿跑?” 

黑衣人道:“我知道这儿有一同伴,我是来找他治我的伤、救我的。” 

冷超冷然道:“这儿已经没有你的同伴了,谷里那个匹夫已经死了,而且死得很惨。” 

黑衣人脸色一变道:“是你们……” 

呼延烈道:“我,呼延烈,你那个同伴死在了我手里。” 

黑衣人脸色大变失声道:“你……黑衣教主。” 

呼延烈道:“你们还记得黑衣教啊。” 

黑衣人吁了口气,眼一闭道:“我死定了。” 

冷超道:“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啊。” 

黑衣人没再说话。 

霍天翔道;“看他的伤势,就是不杀他,他也活不了,燕豪,拍活他的穴道吧。” 

李燕豪乎起掌落,黑衣人身子挺了几挺,不动了。 

刚才李燕豪闭他穴道,是为保他一点真气不散,阻他伤势恶化,如今穴道一经拍活,唯

剩的一口真气立即窜散自是马上就了帐了。 

冷超不甘心地道:“便宜这个匹夫了。” 

蒲天义道:“少侠,看来咱们要加紧搜索哈三了,要是让那位艾姑娘着了先鞭,那可就

多一层麻烦了。” 

冷超心直口快,想也没多想,冲口便道:“有什么好麻烦的,就算哈三当真让她弄了去,

凭咱们这么多人,抢也把他抢过来了。” 

蒲天义瞪了冷超一眼,没再多说,当然,李燕豪身边如今有个金无垢,他自是不便多解

释什么。 

可是在场的别的人,包括金无垢在内,心头无不雪亮,如今经冷超这么一嚷,都不免有

点尴尬,而金无垢表现得倒是十分泰然。 

她很笃定,以李燕豪跟那位艾姑娘的立场,这段“情”显然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纵然是有什么结果,以她跟李燕豪已有了“肌肤之亲”这层关系,以李燕豪的心性为人,

总不会把她撇在一边的。 

只听霍天翔道:“燕豪,咱们是不是要先到‘万竹坪’看看去?” 

李燕豪迟疑了一下道:“那倒不必,他们找他们的,咱们找咱们的,一旦碰了面,反倒

会碍手碍脚的。” 

魏君仁道:“少侠,我倒有点怀疑,哈三是不是折回离魂岛来了?” 

呼延烈道:“我也这么想,哈三若是折来了离魂岛,他断不会让自己落单,而不找这些

人,为什么这些人都没见到他,甚至连他折回离魂岛来都不知道呢?” 

冷超道;“不,不,不,他一定折回来了。要不然他偷船干什么,只是他兔崽子狡猾,

不知道他在耍什么把戏就是了。” 

魏君仁道:“总座,偷船的书,也可能是哈三玩得障眼法,声东击西,故意把咱们引到

岔路上来啊!” 

李燕豪道:“我倒认为咱们不必疑虑,毕竟到目前为止,咱们碰见了他们中的两个人,

他们都已经分散开了,怎么见得哈三现在不是跟其他的人在一起呢?” 

魏君仁呆了—呆、点头道:“这倒也不无可能。” 

“况且!” 

李燕豪接着说道:“咱们既然已经来了离魂岛,就算要走,也要等遍搜全岛,实在找不

着哈三的踪迹后再走。” 

蒲天义道:“少侠的想法我赞成,目前咱们所得的唯—线索,是哈三来了‘离魂岛’,

咱们既然也来了,不搜出个结果来,绝不能轻易放手,事不宜迟,咱们走吧。” 

“走!” 

说走就走,由黑衣教弟子带路,一行人离开了这白沙谷口。 

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只有地上多了一具尸体。 

口 口 口 

一行人沿野草丛中的羊肠小径疾走,没有目的,谁也不知道该先上哪儿去。 

准都想问,可是准都没开口。 

因为谁都知道问了也是白问,谁也无法肯定的说出个地方来,只好走到哪儿算哪儿了。 

两边是高耸的山峰,今夜微有月光,但没有风, 

海岛上没风的时候不多,风也许被两边的山峰挡住了,连绵的山峰,在夜色里像两条蜿

蜒的巨龙,山上的林木一动不动,四下里静得像死了一般。 

唯一可听到的声音,只是群豪疾走,脚下所发出的沙沙之声。 

在这种情形下,有任何一点点声响都是清晰的,都难逃过听觉,有任何一点点声响,都

是刺耳的。 

而就在这当儿,倒真有一声尾音拖得长长的凄厉惨叫,划空传来,是那么清晰、那么刺

耳。 

群豪立时收势停住,凝神辨出那声惨叫,是从左边山脊的那一边传来的。 

群豪齐望李燕豪,冷超头一个开口说活:“少侠……” 

李燕豪心念闪电转动,然后微一点头。 

他这里头刚微点,冷超那里已身躯拔起,脱弩之矢般往左边山上窜去。 

群豪唯恐冷超有所失闪,立即跟了过去。 

群豪身法急速,几个起落便先后翻越了山脊,但是一翻越山脊便都皱眉怔住了。 

眼前、脚下,是一大片无垠的树海,黑压压的一片,别的什么也看不见。 

惨呼之声是从哪儿传来的?哪儿有动静?即便是哪儿有些动静,也掩盖在那一片森森的林

木之下,哪里看得见! 

冷超道:“少侠,要不要把动静引出来?” 

李燕豪道:“冷老的意思我懂,撮口作啸,固然有可能把啸声引出来,可也有可能把那

动静吓跑啊。” 

霍天翔道:“听刚才那声惨叫,不是有人被杀,便是有人被搏杀重伤,一定还在下面树

林之中,咱们下去找吧。” 

冷超道:“那咱们就找,走。” 

一声“走”,他当先扑了下去。 

群豪如一颗颗流星殒石般掠下山脊,来到密林之前,这些人当中,任何一个都是经验老

到的老江湖,谁也不会贸然扑入林中,一起在密林前收势停住,凭那敏锐的听觉默查四周,

凝神倾听。 

密林中静悄悄的,连虫走蚁动之声都没有,静得像死了一样。 

适才群豪都听得清楚,那一声惨叫是出自人口,当然,一个人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发出惨

叫,一定有另外一个,或者是一个以上的人给了他剧痛,或者是杀了他,他才会发出那种凄

厉的惨叫,要不然便是那个发出惨叫的人,是有什么目的,故意发出惨叫,以引来什么人。 

不管是哪一种情形,都应该还有人置身在眼前这片密林之中,如果是前者,伤人者或杀

人者不可能走得那么快,一转眼工夫就没了踪影,如果是后者,那发出惨叫的人,也一定还

躲在林中某处,等他想引来的人到来。 

可是,眼前这片密林之中,为什么寂静如死,一点声息都听不见呢? 

当然,要想了解是怎么回事,只有进入林中查看究竟。 

头一个忍不住的是冷超,他陡地一声沉哼,闪身便扑进了密林。 

谁也没想到穷家帮的总护法,老江湖如冷超者会这样,不由俱是一惊,要想拦阻已是来

不及了,只有急忙跟进了密林。 

这种密荫遮空、难见天日的密林,在大白天里头都是阴暗的,何况这时候是夜晚,一进

密林,眼前一黑,顿时伸手难见五指,便连身边的人都看不见了,哪里还看得见冷超。 

蒲天义急忙叫道:“三弟——” 

蒲天义这里叫声甫出口,林深处响起了劲风掠空之声,紧接着是冷超霹雳般一声大喝,

震得附近林木扑簌簌直响。 

冷超遇险了,至少他是受到了来自暗处的狙击。 

蒲天义惊急交集,一声:“三弟,我来了。”运功护身,双掌凝力,闪身扑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候,眼前火光一闪,立时有了光亮。 

原来是金无垢打着火折子,点燃了一根枯枝。 

在这些一流高手眼中,一根枯枝的光亮无殊明灯百盏,一眼就把眼前的情形看了个清楚。 

蒲天义距离众人数丈,已到了冷超身边。 

冷超脚前地上,横着一具尸骨,是黑衣人,冷超面前则站着个人,是个神态威猛的独目

老者,赫然是单超。 

李燕豪等看见了单超,自然单超也看清了李燕豪等,双方都为之一怔,旋即,单超说了

话,语气竟然十分平静:“我说嘛,离魂岛上这批兔崽子,哪有这么雄浑的掌力,原来是

‘穷家帮’的总护法冷老三啊。” 

冷超定了定神道:“单老好说,冷超也不相信离魂岛上会有这种掌力千钧的高手,既是

单老,那就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离魂岛上(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