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十四章 翡翠谷主

作者:独孤红

不知道别人走的是什么路,李燕豪登上了一座高山。

他走的路,本来就是最艰险难走的一条,而且他已经走过一段了。

这座高山,他老远就看见了,如今它矗立眼前,也是意料中事,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走了

上去。

这座山,没有盘旋迂回的登山道,甚至连一条人踩过的羊肠小径都没有。

有的只是野兽觅食,经常出没,行走所留下的路径。

想来是人迹罕至,想来当初黑衣教人在岛上的时候,也没有人开发过它,甚至没有人登

临。

李燕豪只在遍山的林木、野草中往上走。

刚走到半山腰,左前力一片矮树丛里,一样随风略作飘动的东西吸引了他。

那东西飘得很快,只随风一闪就静止了。

是鸟雀么,不会,鸟雀一旦被惊动,尤其是在矮树丛里,应该展翅惊飞,那是什么?

李燕豪认准了地方,提一口气掠了过去。

既然是认准了地方,落脚地自然是飘动的那东西之前,他一眼就看见了,那是一块布,

一块破布,一块绿色的破布。

幸亏它随风一飘,若是它静止不动,挂在枝头,不走近细看,任何人都会把它当成成千

上万树丛里的一片。

这块绿色的玻布,有巴掌大,颜色还相当鲜艳。

当然,布是从衣裳上来的。

颜色还鲜艳,那表示没经过长时间的风吹雨打太阳晒,也就是说它是前不久才留下来的。

衣裳自然是穿在人身上,那么情形应该是怎样,前不久,一个穿绿衣裳的人从这儿匆忙

跑过,让树枝把衣裳扯破了一块,挂在了这根树枝上。

这个穿绿衣裳的人,为什么跑得那么匆忙呢?

在这座离魂岛上,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被迫赶而逃跑,为了躲某个人的追赶而逃跑。

逃跑的人是谁,追赶的人又是谁,不得而知。

逃跑的人往哪儿去了,追赶的人到底赶上了没有?

李燕豪忙看地上,蹲下来仔细找寻。

不知是下过雨的关系还是怎么,地上竟没有一点痕迹可寻。

李燕豪皱皱眉站了起来,没有可寻的痕迹,往哪儿找去?

偌大这座山,总不能到处找啊。皱眉愁苦中,陡地,一点灵光自脑际闪过,李燕豪凝目

望向挂在枝头的那块绿布。

它不能叫作布,它是绸质的,穿绫罗绸缎的人,应该不是普通人家的人。

看这块绿绸扯挂的方向,李燕豪推测那人是往山左跑了,抬眼望山左,没有路,一片树

林遮住了视线。

突然,李燕豪扬起了一双眉梢,迈步往山左行去。

说是走,可比常人的步履快了一倍,一边走,还一边竭尽目力搜寻方圆两丈的地上跟枝

头,希望能找出什么可循的蛛丝马迹来。

以李燕豪的目力,倘若有什么蛛丝马迹,是绝难逃过李燕豪的目光的。

可是,一直走到了那片树林前,仍然没能找到什么痕迹。

李燕豪停了步,他几乎怀疑自己的错误,那绿衣人并没有往这个方向来。

而,事实上,他自己知道,从那片绿绸的扯挂方向看,他的判断并没有错误,他迟疑了,

下之后,毅然再度迈步进了树林。

树林相当茂密,遮蔽天光,光线较外头为暗,但并不影响李燕豪的目力。

树林走了一半,仍然没发现什么痕迹,但他却隐隐听见一阵雷声。

晴空万里无云,艳阳高照,何来雷声?

再往前走,细听,隆隆之声中还夹带哗哗之声,李燕豪恍然大悟,那不是雷声,而是水

声,必然是白高处急泻而下的一道激流。

果然,走出树林再看,插天峭壁顶端挂下,注入峭壁下一个水潭,隆隆之声,一如万马

奔腾,战鼓齐鸣。

水潭中激起水花四溅,飞珠喷五,几丈内水气氲氤,沾衣慾湿,使得这一带的林木水草

特别翠绿,特别茂盛。

真个是:“飞瀑直泻三千丈,疑是银河下九天。”奇景天成,令人尘念俱消。

但是,李燕豪却感到一阵失望。

峭壁阻路,飞瀑当前,哪里还有可行的路径。

毕竟,他还是判断错误了。

纵然是神仙世界,李燕豪也没有雅兴,没有心情留连,他眉锋深皱,转身要走。

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他的眼角余光看见了一样东西,

那样东西,在瀑布旁,水潭中,一块突出水面尺许的石头上。

那块石头,由于长年浸沾水份,上面长满了青苔,但是,却有一块巴掌大地方露出了石

头。

当然,那并不是只那块地方不长青苔,而是原有的厚厚一层青苔被日积月累的磨损掉了。

是什么磨掉了那一块青苔?

李燕豪胸气翻腾,心猛一阵剧跳,俯身拾起一颗石子,振腕向瀑布打了过去。

小石子疾如流星赶月,“噗!”地一声没入瀑布,但却没听见一点回响。

是啦。

李燕豪心头又一阵剧跳,提一口气纵身拔起一掠三丈余,单足落在那块石头上——那没

有青苔、巴掌大的一块上。

像淋雨似的,衣裳湿了。

李燕豪顾不了那么多,凝目再看,从瀑布与峭壁之间的两三尺宽的隙缝中看过去。

瀑布后,石壁上,有个半人高的黑漆漆洞穴。

这就够了。

李燕豪再提气,闪身一穿,从瀑布与峭壁之间的缝隙穿过、折腰、踹脚,变成头前脚后,

轻巧异常地穿入洞穴之中。

落地俯身再看,洞中虽然黑暗,洞势却忽然开阔,洞宽五尺有余,洞顶足有一人多高。

再看洞道,五尺外是干地,很明显的,经常人有走动。

是谁躲在洞中,藏身在这天成的隐密之地,绿衣人?还是另有其人?

李燕豪运功护体,屏息凝神,移步往里行去。

洞里不见天光,自然是够暗的,但是拐过一个弯便看见了从外面射进来的天光,就在三

五丈外,圆圆的一个,那应该是另一端的洞口。

李燕豪疾快地扑了过去,身贴洞壁,缓缓探头外望,这一看,他怔住了。

洞外,别有天地,应是人间胜境、尘世福地。

洞口,距地面高可十丈,在峭壁的半腰,一条绳梯垂挂下去。

地面,一水若带,绿草如茵,那弯溪流,晶莹清澈,拦腰还横跨一座石桥。

桥彼端,也就是小溪的那一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林深处,偶露几角流丹飞檐,高喙

狼牙。

这不是一般建筑,有这样的建筑,就该有人居住了。

什么人住在这人间胜境、尘世福地?住在这人间胜境、尘世福地的,又是何许人?李燕豪

正自思潮汹涌,正自惊讶莫名,从小溪彼岸的树林中,袅袅走出个绿衣女子。

李燕豪心猛—跳。

那绿衣女子,云髻高挽,环佩低垂,粉臂上还挽个竹篮,篮里装的像是衣物。

果然,那绿衣女子走到河边竟然洗起了衣裳。 

好一幅“玉女浣纱图”。

虽然看不见那绿衣女子的面貌,此时此地有这么一个她,她就必是神仙中人。

她一身绿衣,就是那扯破衣裳的人儿么?她何许人,为什么住在这儿?

是她—个人,还是另有别人?

如果扯破衣裳的是她,她又为什么匆忙逃跑,躲避的又是什么人?李燕豪好奇,本来嘛,

人都不免好奇。

但李燕豪好奇,还没到非要一探究竟的地步不可。

他是为缉捕哈三而来的,这才是重要的。

可是,这显然是个不为人知的“世外桃源”,谁都没碰见过哈三,哈三会不会藏在这儿?

谁也不敢说没有这个可能,所以,李燕豪非一探究竟不可。

怎么个探法?李燕豪皱了眉。

洞口下去,空旷辽阔,没有一处可资隐身之地,绿衣人儿面向洞口在溪畔洗衣,只一下

去,势必会被她发现。

怎么办呢?李燕豪只有这一个笨办法了,等,等那绿衣人儿洗好衣裳回去。

李燕豪耐心地等上了。

还好,衣裳似乎没几件,不过一盏茶工夫,绿衣人儿提起竹篮站起身,袅袅走了回去,

很快地没入了树林。

李燕豪不敢怠慢,连绳梯都没走便飞身疾掠而下,停都没停,脚一沾如茵绿地,腾身又

起,两个起落便掠过小溪,扑进了树林之中。

进树林,他收势停住了,隐身树后,屏息凝神静听,往里看。

绿衣人儿不见了。

一条青石小径蜿蜒伸入林深处,林深处,一角红墙绿瓦。

静悄悄的,听不见一点声息。

李燕豪闪身疾扑,入林一半,豁然开朗,一圈红墙,两扇朱门墙里,可是森森林木,庭

院深不知几许,但亭、楼、榭该是一应俱全。

那两扇朱门,虚掩着,是绿衣人儿刚进去没关好。

抑或是——其实,住在这种隐密所在,又何必非关门不可。

李燕豪轻轻掩近,身躯贴在门边,从两扇朱门缝里往里看,门里,是前院所在,很雅致

的前院,但却静悄悄的,看不见一个人影,听不见一点声息,适才那溪边洗衣的绿衣人儿已

不知何处去了。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是什么人住在这种地方?要不要、该不该进去看个究竟?哈三会不会

在这儿?李燕豪转过身来思忖。

也就在他转过身来的当儿,眼前的景象,也就是他的来路,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景象,看得他猛然吃了一惊,刹时怔住。

适才的来路,那片树林,赫然已经不见了,现在在眼前的,是云封雾锁的混沌一片,再

好的目力,看不出五尺以外去。

再看左右,一圈红墙还在,只是,整座院落都笼罩在弥漫的云雾之中,除了这座院落,

别的再也看不见什么。

刚才还是天晴日朗,什么时候变了天,难道山中的天气,真是这么变幻无常。

李燕豪定过了神,深吸一口气,恢复平静,迈步往云雾中小心行去,他要先摸索出来路。

人入云雾中,更难看出三尺以外,李燕豪竭尽目力前望,同时缓步前行。

十几步过后,他突然心头剧跳,急忙停了步。

只因为他发觉,他走上的不是来路。

既然目力难望出三尺以外,何以能知道走上的不是来路?

来时,他记得清清楚楚,树林中央,是一条青石小径,按如今他走的方向,应该是踏着

青石小径前进,而事实上,他脚下踩着,却是一片砂土。

难道他摸错方向,走进了树林中。

不可能,树林中也不是砂土地,而且,那片树林相当茂密,照他走的步数,也应该碰着

一两株树了,而事实上到现在为止,他一株也没有碰着。

照他的感觉,他现在简直像置身在一片无垠的沙漠里。

这是绝不可能,然而,这却是事实,退不得只好前进。

所谓前进,以现在来说,应该是后退,他缓缓的,一步、一步退向那座院落,退向那两

扇朱门。

而,渐渐后退,他却义渐渐心惊,只因为他记得,适才前进不过十步,而如今已退了廿

多步了,居然还没有退到那座院落的两扇朱门前。 

他霍然转身前望,他看得一呆,也不禁心头一震。

看不见红墙,也看不见朱门,满眼只是云雾,尽管他艺高大胆大,此时也不禁为之心惊

不已。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奇异的铃声。

铃声不怎么响亮,但是很清脆,而且很缓慢,一声声间有一段间隔,而且间隔都是一样,

甚有节奏,似乎,铃声是敲打出来的。

李燕豪心头猛一阵剧跳,铃声传来处,应该有人,他霍然转身,先确定了铃声从云雾中

传来的方向,然后迈步循声寻了过去。

才走十几步,他心神再猛震,立时停住脚步。

他看见了,他看见了一圈红墙、两扇朱门、整座的院落。

而也就在这时候,铃声倏然而止,听不见了,又是寂静一片。

尽管人在云雾中,他依然很清醒,他清晰记得,这红墙、这朱门、这院落,的的确确应

该在他身后方向,怎么却到了眼前。

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整块地转动,让院落挪了方向,还是他置身睡梦中?

当然,地不可能转动,他也很清晰地知道,他不是在睡梦中,而是……

他明白了,完全明白了,他陷身于人家摆布的奇门遁甲阵围之中了。

擅奇门遁甲者,必属高人奇士?

住在这种地方的,本就该是高人奇士。

只是,“离魂岛”上有这种奇人异士,为什么没听呼延烈说起呢?

难道,连呼延烈这位黑衣教的教主,也不知道他黑衣教的根据地里,有这么一处隐密所

在,住有奇人异士。 

这地方既然是这么一处隐密所在,那就应该是这样了!

李燕豪他不是不懂九宫八卦、奇门遁甲、河图洛书之类之学,但是他无法破眼前阵图,

出不了此困。

再看两扇朱门,仍是虚掩着的,那么,现在眼前的情势,是只许进,不许退了。

而且,也就在这一刹那问,他突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翡翠谷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