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 二 章 阴谋嫁祸

作者:独孤红

夜!雪夜!夜本来就够寂静的,雪夜更寂静,静得一点声息都听不见。

家家户户都紧闭着门,不让那呼号的朔风,钻进家门一丁点儿去。

整个“河间府”城里,只剩下几家大客栈门前的风灯,在刺骨的寒风里摇摆着,发出它

那带着颤抖的微弱灯光。

大街上、小胡同里,看不见一个人;甚至看不见一点动的东西。

而就在这时候,东城根儿一座庙里的大殿前,却顶着雪,冒着风.并肩站着四个人。

这四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古北口内,洪汜老号里劫持霍姑娘未成的辽东四霸天!

四霸天在这时候站在这儿干什么?这么大的雪,这么冷的风,四霸天为什么并肩站在大

殿门口,不进里头避避去,

大殿里太黑?四霸天不会是怕黑的人物。四霸天面对大殿,垂手肃立,像在等什么。

突然,漆黑的大殿里传出一声轻咳,四霸天神情一震,立即低下头去。

紧接着,大殿里传出一个震慑人的低沉话声:“你们都辛卒苦了。”

三个没敢吭声、

马老大嗫嚅着回了一声:“不敢,我们兄弟的份内事。”

“好说,好说。”大殿里那人笑了,笑得很爽朗:“你们四兄弟替我办了这么一桩大事,

我还没谢你们呢,行了,从现在起,辽东一地的大小事归你们四兄弟管,那块地盘,永远是

你们兄弟的了。”

四霸天头垂得更低了。

马老大道:“禀……” 

“怎么?难不成你们四兄弟还不满意?”

“不,不,不是……”

“那是什么?”

“这个,这个……”

大殿内那人一笑说道:“偌大一块辽东,我交在了你们兄弟手里,从今后你们兄弟可以

纵横辽东,没有人敢正眼看你们一下,你们兄弟一辈子也吃不尽,喝不完,就是干个掌握军

政人权的辽东总督,也不过如此,你们兄弟要知足啊,好了,我没那么多工夫在这儿逗留,

人呢?”

四霸天身躯齐一震,没说话。

“人呢?”

四霸天仍没吭声。

“怎么了?这是?我问你们话呢。”

马老大这才嗫嚅说了活,连嗓门儿都发了抖:“禀您,我们兄弟失风了……”

大殿里的人陡然提高了话声:“怎么说?”

“我们兄弟失风了。”马老人抖着嗓门儿又说了一遍。

“这意思是说,人没弄到手?”

马老大勉强地点了点头。

大殿里那人惊怒沉声道:“马老大,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我怎么敢……”

“这么说.人真没到手?”

“是,是的。”

“马老大,霍家的马车没走那条路?”

“不……”

“护车的不是只有勾胡子。跟十二虎里的小六儿、小七儿?”

“不.是只有他们三个……”

“那么,我告诉你们的很正确,一点也没有错,是不?”

“是,是的。”

“记得你亲口告诉过我,勾胡子他们三个,根本不是你们兄弟的对手。”

“禀您,这是实情……”

“那么你兄弟怎么会失风?噢,噢,我明白了,敢是你兄弟见霍家丫头貌美,不忍下

手。”

“不,不,不是,我兄弟怎么敢……”

“那么,究竟是什么道理?”

“禀您……”

“说!”

“是,是,是这样的,有个后生伸手给架了。”

大殿里那人哼哼一阵冷笑,笑声比刺骨的寒风还要冷上三分,听得四霸天忍不住机伶伶

地打了个寒噤,只听他道:“马老大,你敢欺骗我?”

马老人忙道:“回您,马大天胆也不敢欺您,这是千真万确的实情,您明鉴。”

“是实情?”

“您可以派个人到古北口洪记老号打听一下,倘若马大有半句虚言,您可以剐了我们四

个。”

“听你这么说,谅必不假……”

马老大心里暗暗松了些。

大殿里那人接着问道:“你是说,让个后生把那件事架了?”

“是的。”

“后生?”

“是的。”

“马老大,你兄弟四人可是成名多年、争霸辽东的人物。”

四霸天脸上俱感一阵奇热,羞愧得低下了头。

马老大道:“禀您,那后生身手高绝,怪我兄弟学艺不精,不是他的对手。”

大殿里那人哼、哼,哼又一阵慑人的冷笑,道:“好话啊好话,马老大,争霸辽东的四

霸天办事,居然让个后生给架了,你马老大居然承认合你四人之力也不是那个后生的对手,

这要是传扬出去,往后你们四个还有脸混么?”

马老大四兄弟低下了头,心里既羞又恼,把那位俊逸黑衣客恨入了骨,可是如今却不敢

哼一声。

只听大殿里那人又道:“话又说回来了,凭你们四个这种争霸辽东的人物,连一个后生

都对付不了,又怎么能让我放心把辽东交给你们兄弟四个?”

四霸天身躯俱一震,但却没一个敢说话。本来就是,把事办砸了,徒劳而无功,还想受

禄么?

大殿里那人话声忽转讶异:“江湖上的动静,我可以说是了若指掌,我怎么不知道,江

湖道上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后生?马老大,你告诉我,这个后生姓什么,叫什么,又是个

什么来路?”

“这个……”

马老大迟疑了一下:“我们不清楚。”

“怎么说?”大殿里那人叫道:“事让人家架了,你四个脸也丢了,居然连人家姓什么,

叫什么,是个什么来路都不知道?”

“禀您,我们问过他,可是,可是他不肯说。”

大殿里那人哼、哼、哼一阵冷笑,很容易听出,这阵冷笑中包含着怒意:“我当是怎么

一个有来头的人物呢,原来是个藏头藏尾,连姓名都不敢报的雏儿,马老大,你四个该死。”

话声甫落,马老大四兄弟竟然整整齐齐的砰然一声跪在了雪地上。

不是他四个要跪的,而是他四个觉得腿弯猛一疼,身不由主的跪了下去。

这一跪,跪得纵横辽东、不可一世的四霸天魂飞魄散,心胆俱裂,马老大急急惊叫道:

“您饶命,您饶命!”

马老大这一喊,其他三个也会过意来,想到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当即连连磕头,也叫饶

命。 

大殿里那人冷笑声又起:“好出息,好出息,你们应该知道,凡是不能顺利达成我交付

的任务的,没有一个能侥幸活命.我生平最恨这种窝囊废,既然没有用,留着何用,可是你

们……”

马老大急道:“您高抬贵手,您饶命……”

“你们算不得我的下属,要是以我的规法加诸于你们,那未免有欠公允,也难让你们心

服口服,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让你们将功赎罪……” 

四霸天如逢大赦,连连磕头谢恩。

“要是这一回再办砸我的事呢?”

马老大忙道:“情愿领您的规法,情愿领您的规法。”

“马老大,这话可是你说的?”

“是,是,是,是我说的,是我说的。”

“好,就这么办,好在我不怕你们跑掉,你们该知道,在这天底下,就算是蚂蚁,也休

想逃过我的搜捕,听我现在交付任务……”

“您请吩咐,您请吩咐。” 

“据我所知,霍家已经派出了大批好手,遍搜河北……”

四霸天身躯一震。

“不用担心,他们搜捕的是那个后生,不是你们四兄弟。”

四霸天为之一怔。

“你们不必错愕,霍家那个丫头怪得很,她不记恨你们,却气上了那个后生,这样好,

正给了你们可乘之机,霍家这次派出的高手,包括南北二护院、八龙之四、十二虎之六,南

北二护院、八龙,都不是你们所能碰的,而十二虎中人,却是你们容易应付的,你兄弟四人

给我找机会暗杀这十二虎之六,杀一个是一个,那个后生你们见过,他的装束打扮怎么样,

你们清楚,你们四个人都给我扮成那模样,务必让人看见你们,但不可留下任何痕迹,而且

给我盯着霍家那个丫头,以她的脾气,她必不会在家里待着,给我劫到这儿来,藏在大殿神

案底下,剩下的就是我的事,听清楚了没有?”

四霸天忙齐声道:“听清楚了。”

答应归答应,连四霸天这种人物,也觉得大殿里这人这一着嫁祸、借刀之计,是极其阴

险很毒的。

只听大殿里那人又道:“你们知道办砸事的后果,也应该知道,只这一次机会,绝不可

能再有一次。”

“是,我们知道,我们知道。”

“就是这样,我不再多说什么了,你们去吧。”

“是,是。”四霸天磕了一个头,爬起来往后退了三步,然后转身腾跃,飞一般地出了

破庙。

四霸天走得不见影儿了,大殿里响起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冷笑后,一条黑

影电般射出,破空而去。

破庙里又恢复了寂静。

寒风。

落雪!

口 口 口

茶棚外,栓着十二匹蒙古种健骑。

这座茶棚,名虽称茶棚,其实是间相当大的茅草房子,窗户和门关得严严的,一点风儿

也透不进去。

这座茶棚临着大路,做的是过往客商歇脚的生意。

可是这种天儿,路上过往的客商少,从早到晚数一天,也数不了几个。

十二匹健骑停在棚外风雪中,连嘶都不嘶一声,静悄悄的。

可是就在这当儿,不知道从哪儿闪出个人,轻捷异常地到了十二匹健骑旁。

这个人穿一身皮裘皮裤,头上戴顶“三块瓦”,掩得把脸都遮住了。由于这个人的欺近,

十二匹健骑起了一阵小小的騒动,这个人似乎吃了一惊,抽身要退走,可是十二匹健骑很快

就恢复了平静。

这个人一见群马平静,不退反进,在一匹健骑肚子上伸手摸了一把,然后一闪又不见了。

片刻工大之后,茶棚门开,鱼贯行出了十二个人,一个个目光锐利,眼神十足,行动矫

捷异常,一看就知道全是武林健者、一流好手,正是霍家南护院萨哈克,北护院佟林青率领

的霍家龙虎好手。

十二人一出茶棚,各拉一匹健骑,翻身上马,顺着大路,卷起雪泥,飞驰而去。

这十二人十二骑还没有驰出百丈,十二虎中的一个身躯猛一晃,差点没摔下马去,幸亏

他骑术妤,立即双腿夹马腹,收缰停住坐骑。

他这一停马,另十一骑也立即收缰停住,南护院萨哈克沉声问道:“怎么了,小十儿?”

十二虎中的小十儿应道:“萨爷,肚勒松了。”

“糊涂,出门的时候为什么不检查好,小九儿留下来陪他,勒好以后赶上来。”

小九儿恭应一声。萨哈克、佟林青立又率另八骑往前驰去。

小九儿转脸埋怨小十儿:“你怎么搞的,老这么粗心大意,这趟出来是什么事?幸好今

儿个萨爷心情好,要不然够你受的!”

小十儿红着脸,一声没吭,跳下马就要拉肚勒,可是突然他愣住了,只因为皮肚勒带子

已经断了,而且断处整整齐齐的。

他急伸手拉起,叫道:“九哥,快来看。”

“怎么了?”

小九儿问着跳下了马,近前一看,他也一怔:“怎么,不是松了,是断了。”

“可不,你看,这像是……”

小九儿再低头,脸色为之一变:“刀割的。”

小十儿抬眼凝望小九儿。

小九儿高扬双眉:“得赶紧让萨爷跟佟爷知道一下。”

这句话刚说完,有个森冷话声接了口:“只怕来不及下。”

小九儿、小十儿扭头急望。

一丈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个人,大帽、黑衣。黑风氅,左手提着一把剑,帽沿儿低得

遮住了脸。

“你是……”

小九儿、小十儿齐声问。

“你们不是正在找我么?”

小九儿,小十儿一怔,跟着脸色都变了:“这是你干的?”

“不然你们俩怎么碰得见我,怎么能报这桩功劳。” 

小九儿吸了一口气:“朋友,我们知道你伸手救了我们姑娘,霍家不该这样对你,可是

我们是奉命行事……”

“我知道,我会教霍天翔懂事的。”话落出剑,快如疾风,剑尖点向小十儿的咽喉要害。

霍家十二虎岂是等闲?小十儿应变极快,后退一步,旋身躲开了这一剑。

小十儿不禁惊怒:“朋友你……”

第一剑没收回就变了招,剑锋一偏,疾若闪电,“噗!”地一声,小十儿挂了彩,鲜血

马上染红了右肩。小九儿没吭声,长剑也出了鞘,灵蛇般疾取黑衣客。

“哼,你们也配。”

黑衣人回剑硬磕,“当!”地一声,小九儿的长剑荡开了,虎口也为之一疼。

小九儿大惊,就知不好,刚要回剑封中宫,迟了,

黑衣人的剑尖像飞星似的,已然点到了胸口。

小九儿没奈何,斜身一扑,雪地上打了个滚.总算没被伤着,可是皮囊正心口处,已然

多了一个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阴谋嫁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