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十五章 情义无双

作者:独孤红

这是一个黄昏,艾姑娘、金无垢等搜索的队伍已搜完全程,到了岛的这一端。

以信号互相联络之后,众人开始向中央部位集合,中央部位,也就是李燕豪的所在地。

头一批赶到中央部位的,是艾姑娘跟金无垢,这一方面固然是

因为她二人离中央部位较近,另一方面也因为“多日”不见个郎,巴不得早一刻能看到。

哪知,当她二人赶到中央部位,李燕豪的所在地之后,却没见着李燕豪。

当时,她二人虽然都觉得有点失望,但却并没有怎么在意。

一直到霍天翔、蒲天义等各路豪雄都聚集齐了,这才发现,李燕豪不见了。

金无垢自然是头一个着急,“燕豪他人呢,他怎么会不见了?”

艾姑娘也着急了,不过她的神色还能保持平静:“不要着急,也许他有事耽误了。”

艾姑娘刚说完话,冷超提足了气,仰天一声长啸,啸声裂石穿云,直逼长空。

冷超功力深厚,这声长啸,几里外都应该听得到。但是,啸声落后久久,没听见一声反

应。

蒲天义脸色凝重;“看来,少侠不像是有什么耽误了。”

金无垢忙道:“那么是——”

蒲天义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霍天翔道:“事到如今,咱们也不必讳言了,燕豪可能遇险了。”

金无垢脸变了。

艾姑娘道:“以他的一身修为,他可能会遇上什么险呢?”

霍天翔道:“只有一种可能,他找到了哈三。”

魏君仁道:“哈三可是狡猾诡诈,他为什么不招呼咱们呢?”

蒲天义道:“可能当时情况紧急,来不及。”

艾姑娘道:“咱们不要在这儿说了,赶快分头找寻去吧,早一步或许能够赶得及施以援

手。”

最着急的是金无垢,艾姑娘一说完话,她就要动。

只听霍天翔道:“慢着!”

金无垢停步望霍天翔,“霍大侠—一”

“咱们这样漫无目的往同找,既耽误时间,也无济于事,应该先想想,燕豪可能遇险的

地方是在哪里——”

艾姑娘立即接口说道:“绝不是在平地上,平地上若是有什么动静,咱们看得见,燕豪

一路所经,可有什么隐密处所?”

呼延烈道:“只有那座高山。”

艾姑娘道:“恐怕就是了,走!”

一声“走!”群雄立即往回赶去。

群雄的脚程不能算慢。

可是到了那座山下,已经是日落西山,暮色低垂时分了。整座大山浸沉在夜色里,静悄

悄的,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

金无垢忧色满面道:“这么高大的一座山,让人从哪儿找起啊,再说,燕豪他还不一定

是在这儿呢,真急死人了。”

艾姑娘道;“不要急,古人自有天相,凭他那身修为,我不信他会遭遇什么不测,即便

是有什么惊,也不会有险的。”

话是这么说,她还是眉锁忧愁地转望霍天翔道:“霍大侠,咱们怎么个找法?”

霍天翔道:“这座山不小,若是大家成一路去找,难免会顾此失彼,不如大家分头找寻,

一旦有发现,立即以啸声联络。”

蒲天义道:“这样好。”

霍天翔道:“不过大家要注意一点,倘若有所发现,势必以啸声通知大家,候大家会齐

后再开始行动,切忌以身试险。”

金无垢道:“那么咱们快分开来找吧,我跟艾姑娘几位为一组。”

冷超道:“金姑娘……”

金无垢冰雪聪明,自然懂冷超这一声是什么意思,她道:“冷老请放心,我之所以这么

做,自然有我的道理,有些事您几位不知道只有我清楚。”

冷超也是粗中有细的人,他没全懂,诧异地望着金无垢,方待再说。

霍天翔已然说道:“既是这样,两位姑娘这—组就先请吧,两位这一组请绕山搜寻,大

伙分由山的阴阳两面行进。”

冷超一听霍天翔说了话,也就不便再说。

艾姑娘,金无垢双双答应一声,带着单超,姬凝翠,还有海珠、紫琼二婢先走了。

望着艾姑娘、金无垢等远去,冷超立即转脸望霍天翔:“霍大侠,我是担心……”

霍天翔道:“恐怕冷老是瞎担心了。”

冷超道:“怎么,您是说……”

霍天翔道:“冷老,‘情’字力量之大,不是咱们可以想象的啊!”

冷超为之一怔,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蒲天义道:“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可是咱们汉族世胄、先朝遗民之福!”

霍天翔道:“只怕是不会错,咱们也别耽误了,我请呼延烈教主率黑衣教弟兄也绕山搜

寻,由山阳而山阴,蒲帮主跟穷家帮的弟兄,散开来搜寻山腰一带,至于山顶一带,由我一

个人来找吧!”

分配既毕,群雄立即分头展开行动。

这座山虽大,可是群雄脚下行动快速,未到一个时辰,艾姑娘金无垢等已经跟呼延烈等

黑衣教人在山背碰了头。

金无垢下意识地忙问:“呼延教主,可有什么发现?”

呼延烈摇头道:“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痕迹。”

金无垢道:“霍大侠跟蒲帮主他们呢?”

“霍大侠上山顶去了,蒲帮主跟他穷家帮弟兄们,则在山腰—带搜寻。”

金无垢着急地道:“燕豪要是上山来了,怎么会一点痕迹都没发现呢?”

艾姑娘一旁柔声说道:“别急,今夜月色不够好,难以看见什么,也许等天亮以后——”

话还没说完,一声短促清啸,从山腰方面传了下来。

众人不由精神一振。

金无垢急道:“有发现了,快走。”她当先腾身往山腰扑去。

呼延烈也带着黑衣教弟兄赶了上去。

弱不禁风的艾姑娘,是由姬凝翠挽着飘身起步的,但是她们的速度,却较金无垢、呼延

烈等快上了一倍,金无垢与呼延烈等先腾身扑上山腰,而艾姑娘等则同时到达。

只见蒲天义等站在一片矮树丛中,霍天翔也到了,冷超手里拿着一片绿绸。

金无垢急不可待:“冷老,这是……”

霍天翔道:“姑娘别急,‘穷家帮’擅长追踪之术,咱们先听听冷老的吧。”

冷超双目中精光闪动,道:“绿衣女子,匆忙奔跑,从这边往那边去了。”

他抬手一指,不差,正是李燕豪所去方向。

金无垢道:“绿衣女子?”

冷超道:“这种树上挂破衣衫,足证那人身材不高,绿绸所制衣衫,大半是妇女穿着。”

艾姑娘点头道:“冷老观察入微,推测得极为合理,我也是这种看法。”

金无垢既失望又复着急地道:“可是绿衣女子不是燕豪啊!”

艾姑娘道:“看来不论是做什么事,的确是急不得,急能乱了方寸,令人智昏啊,姐姐

一向聪明,怎么偏在这时候糊涂了呢?”

一声“姐姐”,听得霍天翔、蒲天义、冷超等为之一怔,旋即各自动容,互相交换了一

瞥。

只听金无垢道:“妹妹是说……”

艾姑娘道:“倘若姐姐你是他,你若是登上此山,有此发现,会不会循迹寻去,仔细地

看个究竟呢?”

金无垢美目一亮,急道:“我明白了,那咱们也快追过去看看吧!”

艾姑娘道:“恐怕他碰上的不是哈三,说不定如今正陷身在盘丝洞里呢,走吧,咱们过

去看看。”

蒲天义、冷超在前带路,群豪快速向冷超适才所指方向行去。

行行重行行,自然,群豪最后来到了瀑布前、水潭边,当然也停在了瀑布前、水潭边。

无路可走了,大家怔在了潭边。

金无垢诧声道:“怎么会……”

呼延烈等转眼往四下望去,呼延烈道:“难不成那女子跟少侠都上去了?”

所谓“上去”,当然是指两边的峭壁。

冷超蹲了下去,凝聚目力看地上,道:“不,那女子跟少侠没有上去,至少少侠没有上

去,地上有人到潭边的痕迹,却没有往别处去的痕迹。”

金无垢道:“可是眼前没路了呀,难道,难道他会跳进了水潭里不成!”

艾姑娘道:“除非那个女子是打从水晶宫来的,要不然他绝不会跳进水潭里去。”

霍天翔道:“呼延教主,你应该熟知这座离魂岛一一”

呼延烈苦笑道:“霍大侠,离魂岛上的地理形势,我了若指掌,可是唯有眼前这个地方

我却是一无所知,我根本不知道‘离魂岛’上有这么个地方。”

蒲天义道:“那么那个绿衣女子——”

呼延烈苦笑摇头:“我也是一无所知。”听呼延烈这么说,群豪都皱着眉。

连熟知这座“离魂岛”地理形势的呼延烈,对眼前情势都帮不上忙,别人谁还有什么办

法。

金无垢急得娇靥颜色都变了;“那怎么办啊!”

金无垢冰雪聪明,艾姑娘一般的冰雪聪明,但是这“聪明”与那“聪明”,却有着很大

的不同。

金无垢冰雪聪明,是常人的聪明,而艾姑娘的聪明,却是超越常人聪明极限的一种大智

慧。

所以,艾姑娘也急,但是她表面还能保持相当的冷静:“姐姐,不要急,这不是急能解

决的事,急,于事无补,徒乱方寸,我觉得这个地方有蹊跷,但是现在是夜里,以致使得咱

们难以看出什么来,我建议大家在这儿坐等天亮——”

金无垢道:“坐等天亮,那怎么行啊!”

“姐姐,不行又能怎么办呢,不行也得行啊,要知道,咱们的看去跟判断,只要有丝毫

错误,就会导咱们步上错误的方向,到那时候,咱们可就离他越来越远了啊!”

金无垢口齿启动,慾言又止,旋即低下头去。

艾姑娘抬柔荑抚上金无垢香肩,柔声道:“姐姐,你应该知道,我心里的急并不下于

你。”

金无垢点了点头,没说话。

于是,大家只有坐等天亮。

坐,大家是觅地都坐下了,但是谁也没能合一下眼。

李燕豪安危难卜,还得在这儿坐等天亮才能继续找寻,谁不急。

今夜,好像特别长,天亮得也特别慢。

凡夜长,总有个尽头。

天亮得迟,也总有来到的时候,天终于亮了。

淡淡的曙色中,鸟声盈耳,衬得眼前的山、眼前的水,益发像个世外桃源、人间仙境。

然而,谁又有心情去欣赏。

大伙儿已经都在忙了,都在四下里找可循的痕迹,金无垢也跟以人后头到处看。

盏茶工夫过后,散在四下的人都回来了,无不颓然。

冷超忍不住叫道:“怪了,有人走动的痕迹到这儿就没有了,而且别处没有一点蛛丝马

迹可寻。”

蒲天义脸色凝重地道:“这情形,只有两种解释,一是人凌空飞渡,上了峭壁,或是跳

进了水潭里。”

霍天翔道:“这两种解释却是不可能的,这样的峭壁,除了长了翅膀的飞鸟,就连猿猴

也攀不上去,何况咱们人,谁也没有能飞的绝世功力,至于跳入水潭,那更是不可能,除非

燕豪他遭遇到什么凶徒,让别人把他扔了进去,但是此处又没有打斗的迹象,谁又能在燕豪

不知不觉的情形下,把他制住,扔下水潭。”

谁也没有这么高绝的身手。

金无垢忍不住道:“那……”

忽听艾姑娘道:“慢着。”

金无垢住口不言,与群豪忙望艾姑娘。

艾姑娘目光遥遥地凝望水潭中,她的一双眸子,比水潭的水还要清澈:“诸位请看瀑布

旁那块石头。”

群豪忙循艾姑娘所望望去。

瀑布旁是有块圆石,光光滑滑的一块圆石。

金无垢道:“妹妹,怎么……”

艾姑娘道:“诸位再看瀑布附近别的石头。”

群豪一看瀑布附近别的石头,只见每一块石头上都长满了青苔,厚厚的一层,都不禁为

之一怔。

金无垢忙道:“妹妹,你是说……”

艾姑娘道:“为什么别的石头上都长满了青苔而单单那一块上没有长呢?”

呼延烈道:“许是那块石头是刚搬到水潭里来的。”

冷超两眼精芒一闪道:“对——”

艾姑娘道:“冷老,不对,您试着透过水面往下看看。”

冷超与群豪忙凝目往水面下,那块石头的底部望去,潭水清澈可见底,自不难望见那块

石头的底部,只见那块石头水面下的部分,仍是布着一层深褐色的薄苔,群豪又不禁为之一

怔。

艾姑娘一旁说道:“这足以证明,这块石头不是刚搬到这水潭来的,是不?”

蒲天义双眉耸动道:“我明白了,必是那块石头上的青苔让人刮掉了。”

“对了,蒲帮主!”

艾姑娘道:“只是,为什么有人刮掉了那块石头上的青苔,而不动别的石头呢?”

霍天翔道:“慾盖弥彰啊!”

艾姑娘笑笑道:“我的看法跟霍大侠一样,慾盖弥彰,弄巧成拙,十九那块石头上有什

么,怕人发现,所以才把石上的青苔刮了个干净。”

金无垢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情义无双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