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 三 章 弃家避祸

作者:独孤红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霍天翔偕同李燕豪回到了大厅中,哈三爷追上来要说话。

霍天翔抬手拦住了哈三爷,望向二夫人:“秀贞,拍活如冰的穴道吧。”

二夫人微微一怔,但她没问原因,伸手就拍活了三夫人的穴道。

霍天翔立即道:“如冰,我答应你,用那顶‘九龙冠’,换回咱们的女儿。”

此言一出,众人都怔住了。

三夫人喜极而泣,众高手低低议论。

大夫人很快恢复了平静,看了李燕豪一眼。二夫人要问,被大夫人以眼色止住。

哈三爷却忍不住问李燕豪道:“小伙子,你是用的什么法子……”

李燕豪微一笑道:“晚辈能有什么法子,只不过是霍大侠想通了,女儿毕竟是自己的而

已。”哈三爷不信,疑望霍天翔。

霍天翔却道:“没事了,大家散了吧。”众高手躬身而退。

三夫人走近李燕豪,含泪凝目:“谢谢你。”

“晚辈不敢当,三夫人该谢谢霍大侠,主意要霍大侠自己拿的。”

三夫人望霍天翔,慾言又止。

霍天翔道:“如冰,不要说什么了,歇息去吧。”

三夫人没再说什么,向大夫人、二夫人打了个招呼,出厅而去。

哈三爷也该走了,可是他没走。

哈三爷没走,李燕豪却要走了,向着霍天翔夫妻三人微一躬身,道:“误会冰释,晚辈

已然洗刷了自己的不白,该告辞了。”

霍天翔忙道:“怎么,少侠……”

只听大夫人道:“燕豪,能否给我个面子?”

李燕豪道:“您是说……”

“在霍家做两天客。”

二夫人道:“还有我,也给我个面子?”

李燕豪由衷地道:“两位夫人抬爱,晚辈……”

“别说那么多,只告诉我行不行就够了?”大夫人说。

二夫人道:“对,说吧。”

“燕豪不敢不识抬举。”

大夫人,二夫人笑了。

二夫人道:“这张嘴啊。”

哈三爷道:“好极了,这样咱们可以多亲近亲近了。”

“燕豪的荣宠,还请您多指教。”

“听听!”哈三爷道:“这张嘴真是……干吗呀?都是自己人了,大嫂、二嫂,我可要

把人拉走了,”

大夫人还没说话,二夫人已抢着说道:“不行,得先上我那儿坐坐去。”

哈三爷忙道:“那我抢第二。”

大大人道:“第二是我。” 

霍天翔道:“三弟,我把第三让给你。”

哈三爷皱了皱眉:“好吧!总比沾不上边儿好。”

二夫人过来一把拉住了燕豪:“走,燕豪,跟我们姐儿俩上后头去。”

李燕豪跟着大夫人,二夫人走了。

哈三爷摇摇头:“这孩子是谁见谁喜欢。”

霍天翔没吭气儿。

口 口 口

李燕豪跟着大夫人、二夫人到了后院。

霍家的后院,深似海,美景如画,能随便进出的没几个。

望着眼前的亭、台、楼、阁,森森林木,李燕豪情不自禁道:“虽王侯之家,也不过如

此了!”

二夫人道:“是捧是损?”

“晚辈是由衷的赞叹。”

大夫人道:“二妹,亭子里坐坐吧。”

“是,大姐。”二夫人拉着李燕豪行向八角小亭。

小亭朱栏碧瓦,紧挨着一池碧水。

进了小亭,落了座,大夫人凝目望李燕豪:“燕豪,有家没有?”

李燕豪神情一黯:“没有。”

大夫人、二夫人互望—眼。

二夫人道:“愿意多说点儿么?”

李燕豪道:“晚辈家破于战乱,双亲,家人罹难,唯独晚辈幸免,被一好心人士救去收

养……”

大夫人道:“战乱,什么地方?”

“滦城!”

“滦城?”

“是的。”

大夫人凝目道:“恐怕你想不到,我也是滦城人。”

李燕豪道:“呃!这晚辈倒是真没想到。”

二夫人道:“大姐是滦城人,燕豪也是滦城人,又都姓李,说不定……” 

大夫人道:“我正要问燕豪,燕豪,令尊……”

李燕豪道:“据晚辈的义父告诉晚辈,先爷讳玉堂,”

大夫人两眼猛一睁,急道:“燕豪。你家是不是住东大街?你爹是个读书人?”

李燕豪道:“是啊,大夫人……”

大夫人伸手抓住了李燕豪的手,美目涌泪,颤声说道:“燕豪,孩子,我是你爹的亲妹

妹,你的姑姑。”

李燕豪一怔:“您……”

“我叫慧茹,难道你从没听你爹娘提过?”

李燕豪星目暴睁:“您,您就是小茹姑?”

大夫人泪流,却笑着点头:“对,对,小茹姑,我的小名是叫小茹,你爹娘都是这么叫

我的。”

“小茹姑!”

“孩子!”

李燕豪跪倒在大夫人跟前。大夫人紧拥住了李燕豪,她檀口直张,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害得二夫人一边也陪着直流泪:“这真是太巧了……”

“真的,二妹。”大夫人终于说出话来:“这真是太巧了,不,是老天爷可怜我们李家,

燕豪,孩子,滦城遭劫的时候我在江南,听见了信儿赶回河间,让你姑父陪着我快马到了滦

城,可怜家里房子烧了,人也没了,当时我就昏了过去,为这件不幸,我还卧病躺在床上躺

了好几个月,原以为今生今世再也看不见李家的人了,谁知道老天爷,竟让我碰见了你,孩

子,你,李家的这条根,老天爷,谢谢你谢谢你……”

“大姐,这还不都是您一天到晚烧香拜佛来的。”

“是,是,一定是,从今天起,我要烧更多的香,磕更多的头,孩子,孩子,燕豪……”

大夫人平常最为冷静,哪怕是碰上天大的事,可是如今,她舌了,简直有点语无伦次。

气能吞河岳的李燕豪,又何尝不是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大夫人的襟前都湿了,她居然

一点都不知道。

只听大夫人道:“燕豪,我的孩子,收养你的是哪位好心人?快告诉小茹姑,小茹姑一

定要好好谢他,重重谢他,小茹姑要给他磕头。”

“小茹姑,他老人家就是袁大将军。”

大夫人、二夫人都一怔,大夫人急道:“什么!是袁大将军收养了你?”

二夫人叫道:“怪小得,怪不得,怪不得燕豪有这种绝世身手怪不得天翔会听燕豪的,

燕豪,你是不是对他表明身份来历了。”

燕豪点了点头。

二夫人泪流满面。却带笑叫道:“大喜,大喜.这是大姐的大喜,我去告诉他们一声去,

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话落,她转身就要出亭。

李燕豪一把拉住了她:“二夫人……”

二夫人目光一凝:“你叫我什么?燕豪,你叫我什么?”

“二姑,什么都可以提,只别提我是袁大将军的传人。”

“这有什么关系,都是自己人,你不是已经对你姑父说了么?”

“那只是对姑父,霍家现在有外人在。”

“燕豪,你是说哈三爷?”

“是的,二姑。”

“他?他也是霍家的亲戚啊。”

“可是他也是满虏的鹰犬。”

二夫人道:“燕豪,你放心,哈三爷不会的。”

“二姑,这次妹妹劫持,四霸天索取‘九龙冠’,他们要‘九龙冠’何用,我怀疑这是

满虏暗中在后指使,要是我不幸言中,哈三爷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大夫人。二夫人同时怔住。

大夫人霍然转望二夫人:“二妹……”

二夫人急点头:“对,对,好燕豪,好燕豪,你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说的句句是理,

原来……好个哈三,我找他叫问去。”她一脸冷怒,转身要走。

李燕豪再次拦住,道:“二姑,您不能。”

“我怎么不能?难道我还怕……”

“您谁也不怕,燕豪谁也不怕,可是这事目前还不宜抖露,而且这也只是燕豪的推测,

燕豪已经跟姑父商量好了,您何不跟个没事人儿似的,不动声色。”

大夫人道:“二妹,孩子的确行,咱们听他的。”

二夫人点了头:“好,燕豪,我听你的,咱们只报喜,别的一字不提,行了吧。”

李燕豪松了手。二夫人带着一阵香风走了。

大夫人可不让李燕豪闲着,忙拉着李燕豪问长问短。

李燕豪从跟着袁大将军学艺说起,一直说到袁大将军的故世,他进入江湖,入关古北口,

洪记老号,遇霍姑娘,退四霸天,朝明陵……到霍家为止。

他这里刚把话说完,步履声,笑声传了过来,霍天翔、二夫人,三夫人,哈三爷都到了。

大夫人拉着李燕豪重新见礼。

霍天翔哈哈笑道:“平白捡了这么一个打灯笼都找不到的侄子,真不错,真不错!”

三夫人拉着李燕豪直亲热。哈三爷一旁直嚷着沾了光。

依霍天翔,他要大摆宴席,好好贺上一贺。

大夫人、李燕豪却不表同意,大夫人的心意让李燕豪说了出来,他说等表妹脱险回来以

后再说。

三夫人感激大夫人,更爱李燕豪,脸上带着笑,泪光却直在一双美目里闪动。

庆贺暂免,礼不可废.霍天翔坚持,由三位夫人陪着李燕豪到了大厅前,把霍家所有的

人都召到了大院子里,让他们都见见这位不啻天上掉下来的侄少爷。

一听李燕豪是侄少爷,霍家这些英豪不免又是一番欢笑与热闹,这份热闹一直持续到二

更。

天太晚了,霍家表面上是恢复了平静,可是还有那无法入睡的大夫人、二夫人跟李燕豪。

三夫人惦记爱女安危,也难以安枕,干脆也在大夫人屋里分享一份天伦欢愉。

可是没一会儿,大夫人、二夫人就让李燕豪去歇息了,只因为李燕豪背着三夫人给他们

两位递了个眼色,这两位都是冰雪聪明、玲珑剔透的人,自然是马上会意。

李燕豪的住处,被安排在后院一间精舍里,等到送他来的三位夫人一走,他马上熄了灯,

静坐窗下。 

三更刚过,李燕豪一双星目中闪过两道冷芒,他推开窗掠了出去。

点尘未惊地出了霍家院子,掠上一棵合围大树,他一眼就看见廿多丈外一条矫捷人影飞

闪而逝。

他冷笑了一声,飞身追了过去。

仍是那座破庙!四霸天仍是站在雪地上,寒风里。

这座破庙里的夜色,永远比别处冷,比别处静。

突然,一声轻咳划破了破庙里的寂静夜色,四霸天忙面向大殿,垂手肃立。

“你们来了很久了吧?”大殿里传出的,仍是那低沉的活声。

马老大忙道:“回您,我们四个是来了一会儿了。”

“去过霍家了么?”

“回您,去过了。”

“谁去的?” 

洪老四忙道:“回您,是我,我去的。”

“情形怎么样?”

“霍天翔既臭又硬,他居然不答应。”

“呃,他不要他女儿的命了?”

“恐怕这就是他的意思,在他眼里,那顶冠比他女儿的命还重要。”

殿中人阴森森一哼:“好,咱们就要他女儿的命,然后把他女儿的人头给他送去。”

“禀您,恐怕事情还会有变化。”

“呃,怎么个变化法?”

“那个姓哈的怕弄僵了,出面打圆场,他说他会劝霍天翔点头。”

“呃,他是这么说的?”

“是的。”

“他有把握?”

“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那丫头在咱们手里,霍天翔他是几点儿也不够瞧的!”

殿中人突然沉声道:“你们可知道,那个丫头的份量,在我眼里,也不比那顶冠差得

多。”

“这个我们知道,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马老大接了口:“回您,万一霍天翔还是不答应,恐怕咱们只有撕票。” 

“撕票有什么用?撕票就能让那顶冠到我手里?”

“这,这……”

“哼,霍天翔有没有让你们什么时候去听信儿?”

洪老四道:“回您,是我告诉他,两个对时以后去听消息。”

“嗯,以我看,霍天翔不会硬到真不要他这个宝贝女儿了……”

洪老四忙道:“我也这么想。”

“最好你我都没有看错霍天翔,万一到时候霍天翔答应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洪老四没敢吭气儿。 

马老大道:“还请您指示。”

“我正要告诉你们,小心霍天翔有诈。”

“有诈?”四霸天一怔齐声问。

“霍天翔虽不擅诈,可是他身旁有些个不省油的灯,你们不能不防。” 

马老大忙道:“您是说……”

“霍天翔不会轻易答应,万一他要是点了头,就必定有诈,到时候我怕你们出不了霍

家。”

洪老四道:“那好办,咱们先让他交出那顶冠……”

“好办法。”

洪老四脸上刚浮得意喜色……

殿中人立又冷哼说道:“你笨,也把霍天翔当成傻子,他会在没见他女儿之前,把那顶

冠交在你手里?”

堂堂四霸天之一洪老四,让人骂笨,未免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弃家避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