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 五 章 风尘二怪

作者:独孤红

李燕豪赶着马车飞驰,从原路进入官道。他看见了城门,但是他没进城,赶着马车由城前的

官道驰了过去。

马车越驰越快,简直像飞。没一会儿工夫,车驰进了一片树林。

这片树林相当茂盛,在官道两旁往外延伸,也就是说官道从这片树林中穿过。

看看树林过了一半,李燕豪猛挥一鞭,然后人从车辕上腾起,疾若鹰隼地没入了顶上的

茂密的枝叶中不见。马车依然往前飞驰,出树林近百丈处,被截住了。

截住马车,是前四后八,一十二名身穿锦衣华服的人,前四名部是五旬以上的老者,后

八名则清一色中年汉子。

马车停住,两名中年汉子扑过来钻进车篷,但一转眼就又出来了,向着四名华服老者摇

了头,四名老者脸色一变,一名冷哼道:“好一番金蝉脱壳。”

另一名老者道:“他是金蝉脱了壳,那丫头跟那两个老的呢?”

先前老者道:“看佯子是真上了金家的船了。”

后说活那名老者道:“嗯,这下是上了船了!”

说完了这话,四个人八目交投,突然仰天大笑,笑声震得树叶扑簌簌落了一地。

可惜,李燕豪走远了,既没看见,也没听见。

一名中年汉子躬身道:“那小子——”

先前老者冷然摆手:“让他去闯龙潭虎穴吧,金钩。樊笼都准备好了,咱们遵照指示,

在京城以外交通要道,围它个水泄不通,看他还能往哪里跑。”

“是!”那华服汉子恭谨躬下身去。

口 口 口

李燕豪顺利地抵达了京城外,他一路没遇到任何阻拦。

许是他这一着瞒过了“北派穷家帮”跟首府的铁骑。

宏伟、庄严的“永定门”就在他眼前,静静地坐落在夜色中,两扇巨大的城门关闭着,

四周静悄悄的,没动静,也没人影。

李燕豪抬眼打量,城门高约摸两丈,墙高约摸四丈,墙头还有炮石,可是也看不见人影。

李燕豪知道,墙头不是没有人,而是墙头宽丈余,上头纵然有人活动,站在城下也是看

不见的。

如今城门关着,不能等到明天一早进城,现在想进城,唯一的办法就是越墙而进。 

李燕豪猛提一口气,陡然腾空拔起,巨鹰般落上了墙头。

他脚刚站上墙头,只听一声沉喝遥遥传了过来:“什么人,站住!”

旋见一条人影从数十丈外墙头掠了过来。

李燕豪理也没埋他,腾身掠了下去。疾快地没入了城根儿黑暗中。

只听城墙上一阵喊,旋见几盏灯亮起。以后是什么个情形,李燕豪就不知道了,因为他

已经离开了城根儿。

深夜的外城,已经设什么行人了,有的只是“五城兵马司”职司巡城的人,还有“巡捕

营”的巡捕。

这些人,职司京城小部分治安,日夜巡弋,找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拿个把鼠窃毛贼,如

此而巳。

这种人,除非是李燕豪故意让他们看见,否则他们永远发现不了李燕豪的。

李燕豪在大街小胡同拐了一阵,到了一条胡同口,外望,街上有几户人家挂着明亮的灯,

那是客栈。

他找的就是客栈。准备先歇息一宿,明天再行打听查访的营救工作。

他正打算走出去,蓦地,身后一阵疾速的衣袂飘风声由远而近。

李燕豪只当是冲着他来的,心头微一震,忙滑步侧身,把一个身躯飘进了胡同口暗影里。

他刚躲进暗影里,三条黑影从丈余掠过,进了丈余外一条横着的胡同里。

李燕豪目力超人,虽然三人身法快速,没能看清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他已看出,三个人

两旁两个俱是一身夜行衣装,而中间那个人则是普通打扮,而且中间那个人似乎是被两旁那

两个夜行衣装的,一人一支胳膊架着的。

这,任何人都看得出,中间那个人是遭了劫持。

京城重地,天子脚下,居然有这种事,五城兵马司跟巡捕营那些查街巡夜的,究竟是干

什么的!

其实,这也算不了什么,北京城原就是个卧虎藏龙的地儿。

事不关己,本不必过问。

奈何李燕豪他生就一副侠骨.他只略一思忖,立即闪身跟了过去。

他进了横着的那条胡同里,那两个人架着中间那一个人,在五六丈外翻墙进入了一户人

家。

李燕豪飞身掠了过去。

这户人家,一圈丈高围墙,高高的门头,气派的两扇朱漆大门,门前十几级高石阶,门

口也悬挂着两盏明亮的大灯。

李燕豪没工夫看这些,他找个有树的地方掠上了墙头。

他看见了,好大的个院子,这只是前院。

隔着一道围墙的后院,林木森森,灯火几点,森森的林木中,隔露几间飞檐狼牙。

就在这前院里,刚才那三个人,两旁两个穿夜行衣的靠里面站着,中间那个人,如今则

面下背上的趴在他两个之间。

偌大一个前院里,就这么三个人,看那两个的架式,像是在等什么人。 

果然,通往后院的一扇门开了,两前两后一中地走出来五个人。

前头两个,家人打扮,各提着一盏灯带路。中间那人,穿着很讲究,是个瘦高中年人,

年纪四十上下,面目阴沉;后头两个,则是两个打手模样,利落打扮的中年黑衣汉子。

两盏灯一从后院门行出,两个穿夜行衣裳的汉子立即躬下身去,一直到瘦高中年人到了

跟前。

瘦高中年人冷峻地看了地上那人一眼,冷冷地道:“得手了?”

“是的!”两个穿夜行衣裳的恭声答应。

“拍活他的穴道。”

“是!”左边那名穿夜行衣裳的,应声弯腰出来,在地上那人身上拍了一下。

只见地上那人挺身跃了起来,显然,他也是个颇具身手的练家干。

两个穿夜行衣裳的都有准备,地上那人一跃起,他们同时举掌,一人扣上那人一边肩窝。

右边那穿夜行衣裳的同时冷喝道:“看清楚到了哪儿了,老实点儿。”

“肩井”重穴在人手掌中,那人丝毫挣扎不得,低低的闷哼了一声,身躯往下微一矮,

旋听他怒声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绑票人也找错了——”

瘦高汉子阴森森地冷笑道:“相好的,别反穿皮袄装羊了,光棍儿眼里揉不进一粒砂子

去,爷们盯了你多少日子了,既落进了这个门里,你最好认命,你知道爷们想知道什么,老

老实实的说吧,别隐瞒一个字儿,要不然你是跟你自己过意不去。”

那人道:“这话白说了,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们压根儿找错了人。”

“爷们要是真找错了人,就不是现在这个情形了,你话也绝不是这么说的。”

“话不是这么说,你要我怎么说?”

瘦高汉子阴阴一笑,点头道:“好,我教你。”微一摆头。

一名打手模样的汉子走了上来,照那人肚子上就是一拳。那人还真够硬的,只弯了一下

腰,连哼也没哼一声。

瘦高汉子道:“会了吧。”

那人直起了头,“呸!”地一声,一口唾沫吐了出去。

谁也没防他有这一招,瘦高汉子没来得及躲,硬被吐个满脸开花。那打手怒喝一声就要

再出手。 

瘦高汉子伸手一拦,他还真行,居然连擦都不擦,他一双阴鸷目光盯着那人,突然哼、

哼,哼一阵阴笑。

“用不着这一套——”那人话还没说完,瘦高汉子突伸手劈胸抓住了他。

这一抓,似乎比那一拳还厉害,那人难以忍受,身子扭动着,直哼哼,但“肩井”被人

扣着,他却无法挣脱。

李燕豪看得扬起了眉,他知道,瘦高汉子五指抓的不只是衣裳,还有那人胸口的肉。

突然,那人说了话,咬着牙:“既落在你们千里,要杀要剐任由你们,想从我嘴里问出

些什么,那你们是做梦。”

“未必!”瘦高汉子狞声道:“除非你真是条汉子,除非你是条铁打铜浇的汉子。”

他五指似乎又用了力,那人哼声大了些,扭动得厉害了,身子也起了颤抖。

李燕豪看不过去了,飞身掠了过去,直落近前,冷然道:“放手!”

几个人都一怔,连那人也抬眼望向李燕豪。

李燕豪现在看见了,那人竟是个颇为俊秀的小伙子。

只听瘦高汉子道:“你是……”

“过路的。”李燕豪道:“看不惯你们这一套。” 

“哼!”一声沉哼,那名打手不知天高地厚,首先发难,一拳击向李燕豪胸腹之间,拳

力居然颇见劲道。

李燕豪伸手就扣住了那打手的腕脉,那打手可不及小伙子硬,“哎呀!”一声矮了半截。

李燕豪逼视着瘦高汉子道:“我叫你放手。”

另一名打手没吭一声扑了过去,李燕豪手一抖,这名打手撞了过去。

砰然一声,还真响.两个都倒下了,没再动一动。

两个提灯的直往后退,两个穿夜行衣裳的,松了小伙子的肩,西只手掌抓向了李燕豪。

李燕豪冷笑一声,抬手点了两指,那两个抱着右手蹲了下去。

瘦高汉子瞪大了眼,松了小伙子,小伙子踉跄后退,要倒,李燕豪伸手扶住了他。

瘦高汉子道:“相好的,你们是一路的?”

“我说过.过路的,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怨,我只看不惯你们这种手法,这个人我

带走了,有什么过节你们以后了吧。”他扶着小伙子要走。

瘦高汉子冷笑一声道:“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跨步欺进,单掌一递,疾抓李燕豪胸

中要害。

李燕豪轻哼了一声道:“凭你也配。”

抬手迎了过去,五指如钩,抓向瘦高汉子惋脉。瘦高汉子应变相当快,他一惊之下就要

沉腕变招,

奈何他没能快过李燕豪,没能躲过李燕豪这一抓,在他要沉腕变招以前,李燕豪的五指

已然扣住了他的腕脉,瘦高汉子心胆慾裂,沉喝一声就想挣。

李燕豪岂容他挣.五指微一用力,瘦高汉子沉喝之后跟着一声闷哼,身躯马上矮下半截。

两个穿夜行衣裳的大惊失色,想救瘦高汉子,可是他两个刚动;李燕豪已冷然说道:

“先估量一下,能保得住自己再救人。”

那两个一听这话,硬是没敢再动。李燕豪冷冷一笑,就待松了瘦高汉子,倏地一声震人

耳鼓的沉哼传了过来。

两个穿夜行衣裳的,连瘦高汉子在内,神情都为之一喜。

李燕豪情知对方来了能人,他仍扣着瘦高汉子的腕脉,抬眼望去。 

只见通往后院那扇门已然大开,从门里走出一前八后的九个人来。 

前面一个,是个五旬上下的老者,中等身材,长眉细目,白惨惨的一张脸,三绺长髯飘

拂,身穿一件海青色长袍,外罩团花黑马褂儿,顾盼之间,两眼精芒闪动,自然流露一种逼

人的冷峻之气,一看就知道是个内外双修的好手。他身后八个,则是清一色的穿着裤褂儿、

利落打扮的中年汉子。

老者缓步逼过来,那八个中年汉子则腾跃如飞,掠过来呈半弧状围住了李燕豪。

两个穿夜行衣裳的立即迎过去恭谨躬身:“二管事!”

敢情这老者是个二管事。

二管事已是内外双修的一流好手,那二管事以上的人就可想而知了,这座大宅院不简单,

必然是大有来头。

老者面无表情,冷哼一声道:“你们可是真会办事啊,竟让人家缀到家里来了。”

两个穿夜行衣裳的低下了头,硬没敢吭一声。

瘦高汉子叫道:“二管事,这小子……”

老者沉喝道:“闭上你的嘴,命在人家手里,你还嚷嚷什么。”

瘦高汉子也马上闭上了嘴。

老者森冷目光落在李燕豪脸上,chún边浮现起一丝难得的笑意,却是森冷阴笑:“没想到

马老爷子麾下,竟藏着这么位一流高手啊,请教尊姓大名,怎么称呼?”

李燕豪淡然道:“阁下误会了,我并不是什么马老爷子的人,我是个过路的江湖人,只

是看不过你们这种行径伸把手而已。”

老者*道:“是么?”

“是这样。”

“这么说,你纯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事实如此。”

老者仰天大笑,笑声裂帛似的,笑声一落,神色倏转森冷:“年轻朋友,我活了这么大

把年纪了,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你怎么姦把我当三岁孩童。”

李燕豪道:“话是我说的,信不信在你,相信那位马老爷子手下的人,不会连个承队的

勇气都没有。”

老者目光一凝,森冷外射:“年轻朋友,你当真不是马老头儿的人?”

“不是,信不信在你。”

老者两眼之中森冷光芒闪动,上下打量了李燕豪一阵,“嗯!”了一声道:“你的确是

面生得很,不像在京都地面上活动的,那最好不过,朋友,你既从江湖道上来,就该懂江湖

道上的规矩。”

“什么规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风尘二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