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 六 章 离奇怪事

作者:独孤红

瘦小老者藉着夜色,小心翼翼、轻捷异常地翻墙进了骆家后院。他藉后院里的暗隙,避着骆

家后院的明桩暗卡往敞厅扑。

扑得看见敞厅了,却看得他一怔。敞厅里漆黑一片,灯早熄了,人也早散了。

瘦小老者打心里叫了一声:“坏了,来迟了一步。”

定了定神,转念一想,来这一趟不能白来,这一趟落了空,下一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

能再堵着那小子,不如在骆家找个人问问。

找谁问?骆宏勋恐怕弄不了。

既弄得了,而又知道那小子底细的,自是就数骆宏勋那个婬荡的好女儿了。

心意一决,瘦小老者立即掉转方向往后院的住屋方向扑去。

他不知道那位骆姑娘的住屋在哪儿。

可是挨着挨着,他听见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吃吃笑声,带着微喘的笑声。

他凝神一细听,没错,耳朵没毛病,是有笑声。

女人的笑声,正是那位骆姑娘的笑声。

他精神一振,立即循着笑声传宋方向扑了过去。 

怪得很,这一带居然没桩卡。

越往前扑,笑声越清晰。终于,他找着了笑声的来处。

那是一间精舍,很富丽、很堂皇的一间精舍,窗户上透着暗昏的灯光。

这种灯光最迷人。尤其是加上这种让人心跳与血液流动会加快的笑声。

怎么回事?半夜三更,骆姑娘该睡了,还笑个什么劲儿?

梦着什么乐事儿了?还是梦里有谁搔她的痒处?

瘦小老者人到了那扇窗户下,人慢慢往起冒,冒得差不多了,用舌头把窗户纸舐破了一

个小洞,然后,一眼睁,一眼闭,往里看,他要看个究竟。

只一眼,瘦小老者猛缩下了脑袋,两眼闭得紧紧的。天,他到底看见什么了,怕成这个

样儿?

这么一把年纪,跑了几十年的江湖,什么血淋淋的场面没见过,竟会这么胆小。

你要是问他,他一定会告诉你,他没看见屋里有人,他只看见了两只羊,两只白羊。

闭着眼,闭着眼,瘦小老者似乎还是忍不住怕,他急急忙忙的窜离了那扇窗口下。

看样子,今儿晚上这一趟跑得不妙,不是要害眼,就得要破财,要不然恐怕消不了这份

“灾”。能在这儿等么?要等是非等到天亮不可。即使是要等到天亮,也得躲远点儿。

瘦小老者循来路又翻出了骆家院墙,脚刚着地,迎面一条黑影闪电般掠到。

瘦小老者大吃一惊,他身子往墙上一贴,就要凝劲出手。

只听来人道:“孙老,是我。”

瘦小老者听出是谁来了,慌忙散功收势道:“小伙子,你差点儿没吓破了我的苦胆,你

来干什么?”

站在眼前的,是笑呵呵的李燕豪;“我来看看。”

“什么都能看,就这玩艺儿不能看,看了害眼。”

“怎么了,孙老?”

“那小子在那丫头屋里呢,两个人都变白羊了,你去看吧。”

李燕豪明白了,眉锋一皱道:“原来如此,骆家父女也未免太那个了。”

“哟,小伙子,你怎么也学会我老人家这一句了。”

李燕豪轻微地笑了一笑,然后又皱了一下眉:“孙老,看样今天晚上他不会走了。”

“那还会走,除非那间屋子失了火。”

“咱们不能在这儿等他一夜啊。” 

“就是说嘛,小伙子,你看该怎么办?”

“回去吧,明天再来不迟,既是这种情形,明天不日上三竿,他是不会走的。”

“说不得只好如此了,他那里暖暖和和,咱们总不能耗在外头,喝它半夜的风啊。”

“走吧!”话说到这儿,两个人刚要走,李燕豪两眼忽闪精芒,伸手拦住了瘦小老者。

“怎么了?”

瘦小老者忙问,李燕豪低声道:“有人来了。”

刚说完这句话,瘦小老者听见了,一阵疾速衣袂飘风声由远而近。

瘦小老者微一怔,深探看了李燕豪一眼。没别的,造诣的深浅,武功的高低,在这儿就

显出来了。

李燕豪早就听见有人来了。

而瘦小老者却是在两句话之后才听见的。

那阵疾速的衣袂飘风声由远而近,然后疾快地翻进了骆家后院。

只听后院里响起一声沉喝:“什么人?”

旋听一声冷哼:“鲁莽,回去!”

一声闷哼之后,一个冰冷话声响起:“我有要事来找秦少爷。”

一声朗喝由远而近,听得出是管一绝:“什么人要找秦少爷?”

“禀总管,是他。”

“尊驾是——”

“别管我是谁,快请秦少爷出来。”

“朋友,既是来找人的,你该懂个规矩。”

“我不懂什么规矩,你们叫不叫秦少爷,我可要往里闯了。”

一声冷喝传了过来:“站住!”赫然是秦玉岚的声音。

瘦小老者道:“这小子衣裳穿的可真快啊。”

只听来人道:“少爷——”

“等一等——管总管,你们退下吧,这个人我认识,我跟他说几句话就让他走。”

“是,秦少爷!”显然,管一绝等退走了。

却听不见秦玉岚跟来人的话声了。

瘦小老者忍不住趴上墙头,李燕豪也趴上墙头往里看。

看见了!夜色里,院中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秦玉岚,一个是黑衣人,由于他背向着李燕

豪跟瘦小老者趴着的那堵墙,所以李燕豪跟瘦小老者难以看见他的面目。

看不见黑衣人的面目长相,但却看得见他跟秦玉岚的动作,只见两个人交头接耳,低声

交谈,只可惜听不见两个人究竟谈的是什么。

瘦小老者忍不住道:“这家伙跟那小子,究竟在嘀咕些什么?”

李燕豪道:“当然是不愿让外人知道的事。”

忽听秦玉岚提高了话声:“真的?”

“回少爷,应该错不了。”

那黑衣人的话声也高得可以听见了。

“是昨儿夜里来的?”

“推算时间,也八九不离十。”

只见秦玉岚眼再一亮,听他自语道:“天,别就是他……”

“少爷,您是说……”

“你回去吧,就说我知道了,我自有安排。”

“是。”黑衣人躬下身去。

瘦小老者忙道:“这家伙要走,小伙子,咱们怎么办?”

李燕豪脑中闪电思忖,道:“麻烦孙老跟他一趟,我在这儿监视秦玉岚的动静,等孙老

回来。”

说话间,那黑衣人已腾身掠超,直上屋面,在屋面上略一借力,腾身又起,破空而去。

瘦小老者忙道:“好家伙,不慢嘛,小伙子,我走了,一会儿见。”他人往下一缩,又

一闪,又没了影儿!

李燕豪只顾盯着院子里的秦玉岚,只见秦玉岚在院子里像想什么似的站了一下,然后转

身行向一处画廊。

李燕豪要查看究竟,自是翻过围墙,轻捷异常地跟了过去。

他跟着秦玉岚,看着秦玉岚进了灯光昏暗的一间精舍,随听精舍里响起了那位骆姑娘娇

慵无力的话声:“是谁呀?”

秦玉岚的话声传了出来;“家里来的人找我。”

“有事儿么?” 

“没事儿,看看我是不是在这儿。” 

“缺德鬼,偏在这节骨眼上来。”

“别气,欠你多少,我连本带利一块儿还。”

“嗯——”骆姑娘打鼻子里“嗯!”了这么一声,尾音拖得长长

的,能让人浑身热血往上一涌,跟着,又是那能销人魂、蚀人骨的吃

吃轻笑。

这不就是孙老刚说的那回事儿么?李燕豪皱了眉。

原以为来人惊断了巫山梦,秦玉岚会有什么动静,却不料秦玉岚他又折回来接着做他的

巫山梦了。

看样子,这出戏还要唱下去,一时半会儿还收不了场,就算过一会儿能“曲终”,恐怕

人也散不了。

本来嘛,一出全武行下来,长靠、短打,十八般武艺全部出笼,

不但尽量卖弄,而且是卖力气卖命,激烈不下“三本铁公鸡”,缠斗不逊“三岔口”,

再好的武行也非累个半死不可,谁还有力气干别的!

李燕豪无可奈何,也不愿站在这儿听“蹭儿”,提一口气掠上一处屋面,居高临下,一

边“耳不听为净”地监视秦玉岚,一边等候着孙老回来。

星移斗转,时间一分一刻的过去。下头精舍里灯熄了,一切归于寂静,静得像死了一般!

还没见孙老的人影儿,看样子,秦玉岚今晚不会有什么动静了,李燕豪吁了一口气,往

屋脊上靠了靠,耐心地等着孙老回来。

一分、一刻、半个时辰、一个时辰……都过去了,瘦小的孙老仍不见人影儿。

北京城不算小,可是以瘦小老者的轻功造诣,再加上这段过去的时间,东西南北城,就

是跑一个来回也够了,何以他到现在还没回来。

李燕豪心里不免开始有些嘀咕了,孙老会不会折到马家去了!不会呀,明明告诉他在这

儿等他的,那么是……

又是一盏茶工夫过去。

李燕豪沉不住气了,他推测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孙老跟踪出了差错,落在人家手里;一

是孙老没听清楚活,径自折回马家去了。

这两种可能,分不出哪一个可能性大,哪一个可能性小来。李燕豪等不下去了,略一思

忖,长身拔起,直上夜空。

没多大工夫,他返抵下马家。

马府后厅,灯光仍亮,马行云跟白松筠仍在厅里,李燕豪进厅,他两正往外走,一见李

燕豪,两个人一怔停住。

“少爷,怎么这时候才回来,我跟白老正打算找您去呢?”

没见孙老,李燕豪一颗心不由往下一沉,道:“马大爷、白老,孙老没回来过?”

白松筠忙道:“没有啊,怎么,少侠,老孙他——”

李燕豪把见着老孙以后的情形说了一遍,最后道:“要是这样的话,恐怕孙老是——”

马行云忙道:“不会吧,以孙老一身绝学——”

白松筠惊怒地截道:“别提绝学了,马老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还有一山高,

风尘二怪究竟有多少,我自己明白,北京城是个卧虎藏龙的地儿,各方的奇人汇集,不露相

的真人多的是,要照这么看,老孙他凶多吉少,九成九栽了跟头,落进人家手里去了。”

马行云两道灰眉一扬,道:“要是这样的话,用不着到处去找,只找那秦玉岚要人就行

了。”

“对!”白松筠道:“找他准错不了,事不宜迟,咱们这就赶到骆家去。”

李燕豪抬手一栏道:“两位不要急,上骆家要人,这件事我去办,我还有一丝希望,请

两位留下来等候。”

马行云道:“少爷,您一个人——”

李燕豪道:“马大爷该知道,这件事我应付得了。”

马行云没再说话,李燕豪一抱拳,腾身而去。

来往奔波,等到李燕豪赶抵骆家,天边已泛鱼肚色,夜已尽了天快亮了。

他没找别人,径自落身在那座精舍之前,淡然道:“秦朋友,请出来一会。” 

精舍里仍漆黑一片,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李燕豪又叫了一声,仍然没有反应。

李燕豪双眉一剔,一步跨到门前,抬手就要震门,只听一阵衣袂飘风声传了来。

李燕豪收手望去,只见骆府总管管一绝带着两个提剑黑衣人射落在丈余外。 

管一绝一见是李燕豪,不由为之一怔,旋即道:“我当是谁大清早在这儿叽叽喳喳吵人,

原来又是你。”

李燕豪没心情跟他多说,当即问道:“你们那位秦少爷哪里去了?”

“你找错了地儿了,这儿是骆家,秦少爷昨儿晚上就走了。” 

李燕豪淡然一笑道:“用不着瞒我了,我既然站在这间屋前找那位秦少爷,就出不了错,

说吧,他哪儿去了?” 

管一绝一听这话,脸色有点不对,他沉默了一下道:“你找秦少爷有什么事儿?” 

“见着他之后,我自然会告诉他。” 

“那你来迟了,刚刚有人来,把秦少爷叫回去了。” 

李燕豪听得心头一跳,这话可信,想必是为了那位孙老,他道。“那么你告诉我,那位

秦少爷住哪里?”

“不知道,别处打听去吧!” 

“那位秦少爷是你骆家未来的娇客,你骆家人竟不知道他住哪儿,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你弄错了,骆家自然有人知道,只是我们这些人不知道罢了。”

“你的意思我懂了,那么骆家有谁知道那位秦少爷住哪儿?”

“我没有告诉你的必要。”

“我非知道秦玉岚住哪儿不可,希望你不要逼我动手。”

管一绝冷然一笑:“好教你知道,要不是我们老爷子交待,不愿多惹事,我早就动手轰

你出去了。”

李燕豪双眉陡地一扬,道:“既是如此,那我就不得不动手了。”他迈步逼了过去。

一声叱喝,两名提剑汉子越过管一绝,横剑拦住了李燕豪。

李燕豪视若无睹,依然逼了过去,两步便到了两名汉子之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离奇怪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