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骑》

第 八 章 血债如山

作者:独孤红

骆家到了,院墙外夜色空荡寂静,静得听不见一点声息,看不见一点动的东西。

李燕豪等一行六人的来临,打破了这份寂静,引起了院墙里的一阵轻微騒动。

六个人都听得出来,那不是人在行动,而是狐鼠惊走。 

六个人疾快地进入了骆家废宅,既经骆天娇指点,密室的入口是在书房,所以六人一进

废宅便径自奔向书房。

骆宏勋的书房,坐落在骆宅后院东,窗户对着荷花池,跟水榭遥遥相对,往日是个相当

清幽的地方。

可是如今由于多日没人住,没人照料.荷花池水面上飘满了落叶,四下里黑忽忽的,看

上去只让人觉得凄凉,还带点慑人的阴森。书房的窗户开着,在夜风里不住地扇动着。

李燕豪以剑鞘点开了书房门,“忽!”地一声,一片黑影迎面扑来。

李燕豪挥剑鞘扫了出去,“叭!”地一声,那片黑影落了地,毛茸茸的一团,没再动,

原来是一只蝙蝠。

六个人站在书房门口,略一打量,书橱就在右边墙边。

李燕豪当先走过去,用长剑剑鞘抵着书橱侧面,暗用真力一推,竟没能推动。 

铁丐道:“忘了问那位骆姑娘,书橱是怎么移动的了。”

算卦的走上前去,手按着书橱正面,微用力一推,书橱竟动了,算卦的推的这一边往后

移,另一边往前移。 

算卦的忙道:“在这儿了。” 

用力一推,整座书橱转了方向,原来面向南的,现在却面向了东,书橱后头,露出—个

黑忽忽的门户,一道石梯通往下去,下面没有一点光亮。

铁丐道:“哼,好地方。”

迈步就要走下去。

李燕豪抬手一拦,道:“二先生,请等等。”

铁丐抬眼道:“怎么?”

李燕豪道:“哈三不是那么好说话的老实人。”

“我知道,可是要有埋伏,刚才就应该有了。”

“先降低咱们的警觉,然后再给个出其不意,不是更容易得手么?”

铁丐微微一呆,道:“这倒也有理!”

马回回道:“让我先叫叫看。”

马回回提气聚音,石梯下传来阵阵的嗡嗡的回响,却听不见有别的声息。

马行云道:“李少爷,只怕咱们是上了哈三的当了。”

铁丐道:“没有什么用意嘛,用意何在,就只让咱们空跑这一趟.姓哈的不会是这么省

油的灯啊!”

马行云道:“姓哈的的确不足盏省油灯。”

铁丐道:“那他是什么意思,既把人放了,还把这个地方告诉咱们。”

算卦的道:“他要是真放人,应该不会骗咱们空跑这一趟—一”

李燕豪道:“事实上他绝不会是真放人。”

算卦的道:“那这就很明显是个圈套了,他设这个圈套的目的,也绝不会只在偏咱们空

跑这一趟。”

李燕豪道:“应该是放长线,钓大鱼,转来转去,咱们仍会落在他手里。”

算卦的道:“对,除了这,不会有别的。”

马行云道:“那么眼前……”

算卦的道:“很明显是个陷阱。”

马回回道:“四先生是说密室里?”

“是不是眼前密室里,我不得而知,不过我敢断言,这整个事件一定是个既狠又毒的陷

阱。”

只听两声呻吟从黑忽忽的石梯下方传了上来,六人俱是一震。

算卦的道:“看样子,咱们不像空跑一道。”

马回回忙提气叫道:“谁在下头,大顺、二虎!”

他叫的是他两伙计的名字。

奈何底下没有反应,便连适才的呻吟声也听不见了。

马回回转眼望向李燕豪:“少爷……”

李燕豪双眉微扬,道:“我下去看看——”

“不!”马行云忙道:“要下去我跟二弟下去。” 

李燕豪道:“大爷跟马叔不要以为上头比下面安全,我下去探究竟,诸位在此担任警戒,

咱们所冒的险应该是一样的。”

马回回道;“话是不错,只是我们怎么能让您下去——”

“马叔分得太清楚了。”

铁丐道:“你们在这儿分吧,我要饭的可沉不住气了。”他闪身要动。

李燕豪横剑一拦,道:“二先生请留在上头帮忙警戒,担任守护吧。”

他转身要进秘密门户去。

算卦的一把抓住他的长剑剑鞘,道:“少侠,等等。”

“四先生——”

“少侠执掌‘虎符剑令’,为普天之下先朝遗民、汉族世胄的希望所系,岂可轻易涉

险。”

铁丐道:“对,还是我去吧。”他要动。

李燕豪道;“慢着,这样吧,我跟二先生下去,麻烦四先生跟马大爷、马叔,马姑娘三

位留在此地警戒守护。”

铁丐道:“对,好主意,小伙子,别再耽误了,你没听见刚才下头有人呻吟么,早一点

下去,说不定能多救一条人命。”

李燕豪道:“二先生说得是,四先生请放手。”

算卦的道;“既是如此,我只好从命了。”

他松了长剑剑鞘。

李燕豪道:“二先生请跟在我后头。”他闪身进入密门,拾级而下,铁丐忙跟了下去。

李燕豪横剑当胸,黑暗中拾级走下石梯,越往下走越暗,走了十几级之后,简直就伸手

难见五指,尽管李燕豪目力超人,仍然难看出三尺以外的事物。

铁丐在身后道:“小伙子,我这儿有火折子。”光亮一闪,铁丐打着火折子递了过来。

李燕豪谢了一声,左手接过火折子,高举照亮,继续往下走去。

这道石梯不算高,只有二三十级,但却是盘旋下降,走完石级,眼前是一条笔直的甬道,

长不过两丈余,甬道的那一头,两扇石门虚掩着。

铁丐道:“那想必就是骆宏勋的石室了。”

“想必!”李燕豪应了一声,一手举火折子,一手提着长剑,当先走了过去。

刚到石门前,一股血腥味从石前缝隙中透了出来。

李燕豪心头为之一震。

铁丐两道白眉耸起,道:“小伙子,不妙。”

李燕豪出长剑点开了两扇石门,石门开处,看得两人心神狂震,目眦慾裂。 

石门之后,是间石窟,看得出,原是间豪华卧室带客厅,如今摆设、家俱全撤走了,地

上横七竖八躺着几个人,身旁都是鲜血,有的已变紫黑,都已经凝固了。

这些人当中,有李燕豪认识的,也有李燕豪不认识的。

风尘二怪、马回回的帐房。马行云的手下部在这里,可惜如今他们都已经不在这个人世

了。

铁丐钢牙碎咬,鬓发俱张:“好个狠毒哈三,这些人跟你们何怨何仇,你竟这么狠毒,

你就别撞到我要饭的手里。”

李燕豪何尝不是悲愤填膺,可是他只有咬牙忍着,迈步进了石室。

人站在门旁,举目仔细打量,地上二三十具尸体,没一个人动,肌肤冰凉,显然死去多

时。 

李燕豪道:“这是他们什么时候下的毒手?”

铁丐道:“不知道,不管怎么说,这些人都是在咱们来此之前被害的。”

李燕豪道:“二先生,咱们看看,刚才呻吟出声的是哪一位?”

铁丐急忙俯下身去到处找,而且口中不住地叫道:“朋友,朋友哪位朋友还听得见说

话?”

李燕豪也举着火折子到处找,他看见了一截火把,忙以火折子点着,石室中立即大放光

明,比刚才亮了许多。 

石室里一亮,自然也就看清楚了不少,铁丐一眼瞥见有个老头儿动了一下,动得极其轻

微,简直跟没动一样,可是铁丐看见了,急道:“小伙子,在这里。”

他急窜过去,伸掌抵住了老头儿后心。

李燕豪一眼认出,那是马回回的帐房,忙一步跨了过去。

铁丐以内功真气相助,老帐房有了动静,一双老眼合动了一下张了开来,接着就发出了

呻吟,正是刚才在上头听见的那呻吟声。

李燕豪忙蹲了下去,道:“老人家,是我,李燕豪。”

老帐房一双老眼中,出现了泪光,嘴张了几张,极其轻微,断断续续说了句话:“大伙

儿都死了,我还活着干什么?”嘴没合,眼也没瞪,不呻吟、不动了。

李燕豪急伸手把脉,老帐房已经没脉了,他心往下一沉,道:“二先生,不必耗费真气

了。”

铁丐一怔,缓缓收回右掌。

李燕豪悲痛地低下了头,再抬起头时,他两眼之中也闪漾起泪光,他缓缓站了起来,道:

“诸位都是为我而死,可是我实在不能交出‘虎符剑令’来救诸位,诸位原谅,也请安息,

这笔血债,我是一定要讨回的。”

铁丐鬂发猛一张,转身要冲出去。

李燕豪眼明手快,一把拉住了他:“二先生哪里去?”

铁丐切齿咬牙,神情怕人:“我要找哈三那个畜生去。”

“二先生,这些人因我而死,我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杀,只有我能救他们,但是我不能那

么做,我心中的悲痛,千百倍于二先生,只是,哈三,在这里的势力很大,咱们绝不能跟他

正面冲突,绝不能再做任何无渭的牺牲。”

“那你说怎么办,认了?”

“不是认了,二先生,这笔血债,我汉族世胄、先朝遗民是不能认的,咱们是忍了,二

先生,暂时忍了。”

铁丐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相信我,二先生.这笔血债我会代他们诸位讨回的,我在他们诸位面前发誓,我一定

代他们诸位讨回这笔血债,但是我绝不是逞血气之勇,二先生,我们眼前还有更多的人,更

多活着的人。”

铁丐老眼猛现泪光,一脚踩了上去,地上是石板,硬让他踩碎了一块。

李燕豪吸了一口气,道:“二先生,咱们上去吧!”

铁丐默默地点了点头,抬头看了最后一眼,疾快地行了出去,

李燕豪,铁丐两人经由石梯回到了书房,马行云急不可待地间:“李少爷,怎么样,下

头——”

铁丐头一低,走向一旁,马行云住口不言,脸上变色,人就要往石梯闯。

李燕豪伸手拦住,道:“马大爷,不要再下去了,他们诸位都在下头。”

马淑贞捂脸而泣,马回回脸色煞白,算卦的一袭儒衫无风自动.

马行云须发暴张:“少爷——”

李燕豪缓缓说道:“马大爷,这笔血债要讨回来的,但不必急在目前。”

马回回突然大叫:“哈三——”转身慾奔。

李燕豪沉声喝道:“马叔。”

马回回倏然停住。

“目前不直行动,否则那便是亲痛仇快的无谓牺牲。”

马回回猛转回身,神色怕人,两眼尽赤,目光如炬,直逼李燕豪。

李燕豪沉声道:“嘉定三屠,扬州十日,又当如何?”

马回回身躯暴颤,低下头去。

李燕豪又道:“二先生、四先生、马姑娘请外面等候,马大爷、马叔请助我把密室出入

口封死。”

铁丐、算卦的.马淑贞都没说话,行了出去。

李燕豪转身扬掌,向着书橱后那堵墙拍去,砰然一声大震,墙裂了,书房一阵摇,扑簌

簌落下一阵灰尘。

马行云、马回回把一腔悲愤都发泄在这堵墙上,四掌齐扬,连连劈砍,墙倒了,屋顶摇

摇慾坠。

“走。”李燕豪一声“走”,偕同马行云、马回回退了出去,“轰”地一声,尘土飞扬,

书房整个倒塌了。

六个人站在那儿,默默地望着尘土落地,望着一切归于寂静。

铁丐道:“哈三那个畜生,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只为让咱们看看这个?”

“不会的,二先生!”李燕豪道:“这只是头一步,他必有后着。”

“后着?”

“他要的是‘虎符剑令’,他杀这些人,也是为‘虎符剑令’,‘虎符剑令’没到手,

他岂会甘心。”

算卦的点头道:“少侠说得不错,他的第二步恐怕要接踵而来了。”

铁丐道:“让他来吧,咱们正等看他呢。”

马行云道;“不对.李少爷。”

“马大爷,怎么不对?”

“他既是为要‘虎符剑令’,又怎么会放我们?”

铁丐道:“也许是他明知道没有用。”

马回回道:“即便是他明知没用,也不可能发慈悲放了我们三个。”

算卦的道:“他此举必有深意。”

铁丐咬牙道:“这畜生弄什么玄虚?”

马回回道:“应该不难明白。”

“怎么个明白法?”铁丐问。

“等他的第二步来了以后,咱们不就明白了么?”

算卦的道:“只怕到那时候就太迟了,哈三这个人不能等闲视之,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

胜,如今是敌暗我明,他对咱们了如指掌,咱们则完全处于被动地位,对咱们大不利。”

铁丐道:“那怎么办,咱们怎么摸他的玄虚去。”

算卦的道:“有办法,引他动,只引他一动,咱们就可以速谋对策,制他于采取第三步

行动之前。”

“行么,四弟?”

“应该行。”

“那么咱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血债如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