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胆琴心》

第十章

作者:独孤红

彭烈见富衡没还礼,心里已经不是味道了,闻言冷然道:“知道,还是铁王爷把他保出去的呢。”

富街道:“我不明白,你们神武营怎么会用这么个身分有问题的人。”

彭烈脸色一沉道:“这,统带最好去问索大人,他是索大人亲自撰拔的。”

富衡一怔:“怎么说,他是索大人亲自-一”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彭烈道:“对付大刀会也是索大人亲自当面对他下的令谕,统带要怪,也应该当面去怪索大人。”

杀了富衡他这个九门提督辖下查缉营的统带也不敢!

富衡脸色马上变了,道:‘我们不知道。’

彭烈冷冷一笑道:“现在统带就知道了,那么我站在神武营的立场,不得不请教统带,查缉营为什么抓我神武营的人?”

富衡忙道:“彭大班领役听他们说吗,他拿不出神武营的腰牌!”

“可是他告诉了统带的弟兄们。”

“大班领,他曾经被人密告是叛逆,抓进了查缉营,如今又坏了查缉营的大事,在拿不出腰牌的情形下,谁敢轻信--”

“不信不要紧。”

彭烈道:“神武营有的是管事的人,为什么你们不行文或是派人到神武营问个清楚而动用私刑,这是我及时赶到了,要是我迟来一步我神武营的一个班领,岂不就毁在你查缉营了么?”

这一点富衡的查缉营可就站不住了。

富衡马上沉下脸,端官架,发官威,把龚天松一干人臭骂了一顿,然后当场把出乱子那年轻汉子押了起来,最后冲彭烈道:“彭大班领,人我已经办了。”

彭烈截口道:“姓彭的只是个大班领,不敢对统带你说什么,不过这里事姓彭的不能不实情实禀,有什么话,统带还是等见了索大人再说吧,如今我请统带先放了我神武营这个班领。”

“放,放,当然放,马上放。”

一听彭烈要告他的状富衡慌了神了,不但‘放’人,还亲自把人‘送’出了查缉营的大门外。

一等李燕月、彭烈一行人走得看不见了,富衡马上着人备马,直奔九门提督衙门,显然,他是先行报备去了。

口 口 口

这里,彭烈正埋怨李燕月:“老弟,不是我说你,你出门怎么不带腰牌?”

李燕月道:“老哥哥,我根本没有这个习惯忘了。”

”你这一忘不要紧惹得--对了,老弟 以你一身能耐,怎么会让他们抓了去,又怎么会任他们摆布?”

李燕月苦笑道:“老哥哥,我是怕乱子闹大啊,要不然凭他想抓我?”

“我想也是,不过,老弟,我劝你一句往后不必有什么顾虑,也用不着吃这种亏,神武营由索大人兼领,要闹就痛痛快快闹它个大的,有索大人在后撑着呢,怕什么?”

“索大人会护咱们?”

“老弟,这你就不懂了,那四位,索大人一个人兼领‘侍卫’、‘神武’两个营,九门提管辖下的查缉营则归苏克萨哈管,那四位表面上是一回事,在宦海官场上,背地里又是一回事,谁都想压倒谁,所以有时候自己的人闹了事,让别人的人吃了亏,虽然受尽训斥,暗地里还是会记上功劳簿的。”

“呕!是这样么?”

彭烈道:“我还会骗你么?宦海里,官场上,不勾心斗角,那才是奇闻呢,待久了你就知道了。”

李燕月没说话。

彭烈道:“有些事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好老弟我没把你当外人我告诉你的,你听进耳里,记在心里,可别挂在嘴上,要不然那是自招掉脑袋的杀身祸。”

“我知道,这还用老哥哥交代。”

“就因为逊皇帝想当初受了摄政于多尔衮的气,所以他在‘诏书’内指定四位内大臣作为辅政,而没有托孤给任何一位亲工,内大臣是御前侍卫之长,非‘上三旗’出身不能允任,这‘上三旗’是正黄、镶黄 正白,正黄、镶黄原为“崇德皇帝”(皇太极)所亲领,正白旗则为摄政下所领,摄政王崩后,正白连同正黄,镶黄二旗,划为皇家永久直属,就成了‘上三旗’,索大人出身正黄旗遏必隆、鳌拜出身镶黄旗,苏克萨哈出身正白旗,论资格,是索大人第一,苏克萨哈第二,遏必隆第三,鳌拜第四。”

李燕月道:“呃!论资格索大人第一?”

“可不,索上人是大学士希福的哥哥积功受封为‘甲喇章京’索大人很忠心,“崇德自帝”崩后,诸工、贝勒、内大臣会议立君时,索大人不顾性命危险,坚持主张立先帝之子,结果到了顺治五千,被摄政工削去宦爵抄厂家,等到逊皇帝亲政以后就恢复了他的官爵,摧拔为内大臣,总管内务府--”

李燕月听得频频点头。

彭烈接着道:“苏克萨哈本来是摄政工的亲信,积功也受封‘甲喇章京’,摄政王崩后他跟另一亲信詹优,揭发摄政王的种种逆迹,因而很得逊皇帝信任,撰拔为内大臣加授‘太子太保’,遏必隆是开国功臣额弈都的儿子,在‘崇德皇帝’时,受封为牛碌章京,摄政王晋封他为甲喇章京,但过不久有人告发他跟白旗诸王有隙,摄政王削去他的官势,等逊皇帝亲政以后照样复了他的官爵,升为内大臣,加官‘少傅,太子太保’。”

李燕月问了一句:“那么鳌拜呢?”

彭烈道:“鳌拜出身低些是个巴图鲁(勇士)积功升到‘一等接班章京世职(一等产爵),又升到‘三等候’,他也是曾经被人告发图谋立豪格为帝,遭摄政王罚钱、降级,等逊皇帝亲政以后也升他为内大臣,加‘少傅兼太子太保’,晋封为公,逊夫布对他们四位,可说是恩宠有加,可是谁知道他们一旦辅政之后,却-一”

“唉。”了一声,却住口不言。

李燕月道:“但是,听说如今真正大权在握的,是鳌拜,而不是另三位中的任何。”

彭烈道“不错,是因为鳌拜富心机,善于运用权势,要是有朝一日另三位一一倒了下去,恐怕这天下-一”

他又没说下去。

其实,不用彭烈说,李燕月胸中雪亮,要不然那位逊皇帝也不会心生懊悔,独要李燕月去一个鳌拜了。

李燕月这里刚自心念转动,只听一阵车轮声跟蹄声传了过来。

只听彭烈道:“这是哪个大府邸的马车?”

说话间,一辆单套黑马车迎面缓缓驰了过来。

彭烈道:‘呢!是这个主儿的。’

李燕月道:“谁?”

“玉伦郡主。”

李燕月心头一震,忙道:“老哥哥,咱们避一避。”

他刚要动,却已经来不及。

只听一声脆生生的轻‘咦’从马车传出来,随听车里传出玉伦郡主的话声:“停一停。” http://210.29.4.4/book/club

马车倏然停住。

李燕月就要转身。

“李燕月,你等等。”

李燕月眉锋一皱,只好停住。

密遮的车经掀起,玉伦格格探出了身,她永远那么美艳,永远像一团火,几使人不敬仰视,甚至睁不开眼。

彭烈率众向前施礼:“卑职神武营彭烈见过那主。”

玉伦道:“你们神武营为什么抓他?”

彭烈一怔,旋即道:“郡主误会了,神武营没抓任何人,他是神武营的班领。”

玉伦为之一怔:“谁?谁是神武营的班领?”

彭烈道:“郡主不是指李燕月么?”

玉伦娇靥色变,叫道:“李燕月?他是-一”

霍地转望李燕月,道:“李燕月,你是-一”

李燕月平静而从容:“是的,郡主。”

玉伦脸色大变:“你怎么 ,是谁叫你进神武营的?”

“是索大人的恩典提拔。”

“好哇,李燕月你居然--坐到车辕上去,跟我走。”

“郡主有什么事么?”

“不管有什么事,我叫你跟我走,你就跟我走。”

“卑职另有要事在身,不能从令,郡主原谅。”

说完了话,他要走。

玉伦挪身跳下马车,拦住李燕月:“你若是有天大的事,现在也得先跟我走。”

李燕月道:“以郡主之尊贵,怎么好为难卑职这个神武营的小小班烦,卑职实不能从令,万请郡主原谅。”

他闪身从玉伦身旁走了过去。

玉伦括玉手,一把没抓住,叫道:“站住,李燕月 你给我站住!’

李燕月装没听见,头也不回。

玉伦气白了娇靥,覆地转脸,叫道:“你们站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去把他给我抓过来,快去吧。”

这时候李燕月已拐进一条胡同里。

彭烈恭应一声,率众追过去,也拐进了胡同拐是拐进去了,但是半天没见出来,也没听见动静。

玉伦明白了,气得跺了脚:“走,上‘鹰王府’去。”

她转身上了马车,马车又驰动了,很快地拐了弯。

日 口 口

玉伦怒冲冲的进了“鹰王府”根本不容人通报。

铁王正在书房里看书,玉伦一进书房就叫:“你还待在家里看书呢,出了事你知道不知道?”

铁王搁下了书,抬眼愕望美郡主:“出了事了,出了什么事了?”

“李燕月投了神武营了,你居然一点都不知道,还有心情在看书。”

铁王一怔,怔的是玉伦怎么会知道:“李燕月投了神武营?

你听谁说李燕月投了神武营?”

“不用听谁说,我自己亲眼看见的。”

“你亲眼看见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其实铁王是思索怎么应付。

玉伦白着脸,扯着喉咙,把碰见李燕月的经过说了一遍。

“有这种事?”

“亲目所见,亲耳所闻,这还假得了么,你说该怎么办?”

“什么该怎么办?”

“什么该怎么办?你不气你不急?”

“人各有志,我为什么气,为什么急。”

“怎么说?人各有志老佛爷跟皇上都召见过他,原以为他是站在咱们这一边的,现在他投了那四个老姦,你还说人各有志。”

“那么你说该怎么办?”

“怎么办?杀了李燕月那个卖身投靠的东西。”

“杀他,谁人杀他?”

“谁上,你不去我去。”

铁工道:“我不能去。”

“你不能去?”

玉伦叫道:“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怕事儿了,你还算‘神力鹰王’?你的威风、你的勇气哪儿上了,你不能去不是?好,我去。”

她扭头就上。

铁王一把抓住了她的粉臂,也许用的劲儿大了点几疼得玉伦哎哟一声,叫道:“你要干什么?”

铁王道:“我不能去,你更不能去。”

“为什么我更不能去,放开我。”

玉伦还挣,奈何在铁王的虎掌里她那娇嫩的粉臂一如晴蜒摇石柱难动分毫。

铁王浓眉轩动,沉声说道:“玉伦,你为什么不想想要是我能动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还用等到如今么?”

“李燕月跟他们之中的任何~个不一样,他只是个神武营的班领。”

“ 但是我敢保证,他这个班领也不同于其他任何一个班领。”

“就算他不同,你我是什么身分,为什么不能--”

“你是个郡主,我是个王爷,休说是一个班领,杀他个统带,谁又敢拿你怎么样,但是今日的情势不同,你我都不能不为太后跟年幼的皇上着想,你我在他们身上下手,那是逼他们对付宫里倘有任何变故,这罪过是你担还是我担?”

“ 那--为什么我更不能去?”

‘我掌握有蒙古精锐铁骑,我为了皇家有所顾忌,他们因为我,也不敢明目张胆轻举妄动,但是你,玉伦,你这个出身王府的和硕格格,他们根本就投放在眼里,你不但会连累皇家甚至无力自保,所以说你更不能去!”

“难道说就算了不成?”

“玉伦,何妨忍一时之气,等待机会,以我的脾气都能忍,你又有什么不能的?”

卫伦跳脚叫道:“我不甘心,我气不过,这个无耻无格,卑鄙下流的东两,我要不整整他,我会难过死。”

“玉伦,忍出等机会,相信有的是机会。”

“我不能忍,不能等。”

铁王沉声道:“太后是怎么对你的,你这叫为太后,为皇上?

连太后跟皇上都能忍受这种屈辱你又为什么不能的。”

突然,玉伦垂下粉首,香肩耸动,伤心的哭了。

铁王抓她粉臂的手,移到她香肩上,轻轻的拍了拍,道:“玉伦,我只劝你一个字‘忍’,我知道不容易,但是为了将来,为大清朝的千秋万世,必得做此一时之忍,否则,皇作难续,爱新觉罗一脉,就不会有将来。”

玉伦微抬头,泪流满面,如梨花带雨:“为什么?逊皇帝为什么为一个董小宛,置朝廷江山不顾,为什么现在让皇家受这种磨难,他能不闻不问?”

铁王吸了口气,然后缓缓说道:“逊皇帝没有不闻不问--也许,天道注定,这一代的皇家必须要受这些磨难,你不会不知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胆琴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