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胆琴心》

第十一章

作者:独孤红

看样子,那汉子是事毕要回营交差了,他顺着廊檐一个劲儿的往北走。

大街上来往的人多,不好下手。

看着已进一处胡同口了李燕月加快步履跟了上去。

到胡同口跟那汉子走个并肩,他装作躲迎面来的路人,身子一歪,一膀子把那汉子撞得踉跄进入胡同。

那汉子当然会火儿,换了谁谁都会火儿,以他的身分他更应该火儿,脚下站稳就一瞪眼,就要骂。

李燕月已到了他跟前,满睑赔笑道:“对不起,撞疼您哪儿没有?”

说话中,右掌已扣向那汉子的左腕脉。

那汉子别说没提防,就是提防也躲不掉,被李燕月一把扣个正着。

他一惊:“你 ?”

他想挣,奈何立觉半身酸麻。

李燕月笑着问:“你认识我么?”

那汉子很知机马上就敛去一脸的惊怒色:“不认识。”

不认识就好办。

李燕月道:“刚才在那家客栈里--”

“呗!刚才你也在那家客栈里?”

“不错,先声明,我没恶意只是赶上来请教一下,刚才你说的事,可靠吗?”

“可靠,当然可靠。”

“那么,姓李的他现在在哪儿?”

“尊驾是--”

“关外武林道刚到京里来,跟姓李的有点小过节,正愁找不着他!”

“他在神武营。”

“朋友你这不是开玩笑么,我总不能闯神武啻去找他呀?”

“他在外面没住处,上外头来的时候也不一定。”

“那只好守在外头等他了,朋友你是--”

“干什么?”

“我想知道一下朋友说得可靠不出靠。”

“这你放心,绝对可靠。”

“这样好不,麻烦朋友一趟,跟我去做个证?”

“做证?做什么证?”

“是这样的,这趟进京来的,不只我一个,还有几个在住处等着,我说的话,他们不会轻易相信--”

“不相信你什么?”

“多少回我都告诉他们找着了姓李的,可是姓李的滑溜,每一回都扑了空,所以这回我再说姓李的在京里,恐怕他们不信。”

“我很想跟你去做个证,可是我另有要事,分不开身-一”

“这意思是说,你不能去?”

“不错。”

李燕月摇头笑了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找姓李的要这笔多年的旧债也只好委屈你了。”

拉着那汉子行去。

可怜那汉子腕脉在人手里身不由己,稍微一挣就半身酸麻,甚至想说话想喊叫都张不开口,只好跟李燕月走了。

一到内城城门口,他就知道不对了,可惜的是由不得他。

进了内城,越走他脸色越白,等到进神武营,他人都要昏过去了。

李燕月可不管那么多,拉着他就会见彭烈。

彭烈正躺在床上歇着,一见李燕月拉着个人进来。一骨碌爬了起来,抬手一指头差点都戳着那汉子鼻尖:“兄弟,就是他?”

李燕月道;“不,老哥哥,这是另一码事的,查缉营用心非常的狠毒是非置我于死地不可。”

接着他把听自阮玉的告诉了彭烈。

彭烈头上绷了青筋眼都瞪圆了,像要吃人:“他奶奶的。”

揪过那汉子去一巴掌打倒在地踢了两脚,又把那汉子揪了起来:“走,咱们上他查缉营讨个公道去。”

李燕月笑笑拦住了他,道:“老哥哥,是不是先听听他怎么说再说。”

彭烈一怔,回手把那汉子揪到眼前:“说,是谁的主意?”

那汉子全明白了,也吓傻了,忙道:“我,我什么都不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他奶奶的还--”

抡起一巴掌又把那汉子打倒了,一阵踹,踹得那汉子口鼻冒血,鬼叫连连,门口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可是没有一个敢问。

踹着踹着,一块腰牌落了地。

李燕月拦住彭烈抬起那块腰牌,道:“你如今不是什么都不是了,说实话吧,我保证饶你一命?”

证据抓在人手里,那汉子也受不了彭烈的,勉强支起身,断断续续地道:“你说的,保证饶我一命。”

“我做主,目要你说实话,我不但保证你命,还可以把你安排在神武营,这样你也可以不必再怕查缉营找你了。”

那汉子道:“我们营共出动了十来个,都是奉命行事。”

“奉谁的命?”

“我们统带。”

“索大人面前,你可要作证啊。”

那汉子一惊。

李燕月道:“有彭大班领跟我担保,你还怕什么。”

那汉子点了头。

彭烈是个火爆急性子,听到这儿就道:“走,咱们见索大人去。”

他伸手就去抓那汉子。

李燕月拦住了他,道:“老哥哥,我还有话要问他。”

彭烈收回了手。

李燕月转望那汉子道:“你们查缉营有人密告我是叛逆,这件事你可知?”

那汉子道:“知道,我知道。”

“那个人是谁?”

“不知道,这我不知道。”

“说实话,另有你的好处。”

“我真不知道。”

‘好吧--”

彭烈永远那么急:“兄弟你还问不问了?”

“不问了,也没什么好问的了 只是,老哥哥,能不能先把他收押,等我找出那个人之后,一并呈交索大人?” 潇湘书院 http://210.29.4.4/book/club

“兄弟,只把富衡整了,树倒猢狲散--”

“不能让它散,不找出那个人来,我出不了这口气。”

“只整倒富衡,还怕不知道那个人是准?”

“等知道了是谁,那个人怕跑了,上哪儿找他去呢,我想不能为了一个他,天涯海角到处找去。”

彭烈沉吟了~下,点头道:“也是,进来两个,把他弄出去。”

进来两个弟兄,架起了那汉子。

那汉子忙道:“你们说--”

李燕月道:“我说一向算一句,只是暂时把你押起,决不会为难你的。”

向那两个弟兄道:“单独收押,不许为难。”

恭应声中那两个弟兄架着那汉子走了。

李燕月把那面腰牌递向彭烈道:“老哥哥,这个你收着吧,还用得着呢,我还要出去找那个人去。”

彭烈接过腰牌道:“兄弟,你待在营里我另派人去找那个人,怎么样?”

“老哥哥,为什么另派人?”

“兄弟,你这一阵子最好少出去。”

李燕月笑了:“老哥哥,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怕这个,正好,让他们来吧,这在是我建功的机会!”

“兄弟,叛逆之中,很有几个好手,而且双拳难敌四手,尤其是暗箭难防。”

“老哥哥,放心,要是连这点自保的能耐都没有的话,往后我还怎么混呢,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他迈步往外行去。

口 口 口

盏茶工夫之后。

李燕月又到了外城,背负着手到处闲逛,没事人儿似的。

可是逛着逛着。他觉出身后有人盯上了他。

他看也没往外看,他认定了如今盯他的,不是查缉营的人,就是满虏眼里的叛逆。

不管是前者或是后者 目的只有一个,暗算他,置他于死地。

李燕月愿意给对方机会。

因为,大街上对方不好下手。

他也不便拿对方怎么样!

刚一念及此,他突然觉出后头盯他的人不见了。

他藉着提鞋,往后扫了一眼。

路是人走的,后头自然有人,可是没一个扎眼的。

他虽然不知道刚盯他的是个什么样人,但是他知道,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为什么不盯他了?

是临时有了事故,还是耐性不够,沉不住气,见老没机会走了?

他又往前走,脑海四盘旋着这些疑问走着,走着,他到了个胡同口。

“叭!”一颗小石子落在他脚前。

他一征,往胡同里看。

胡同里有个小贩打扮的人正往里走,只看见背影。

背影有点眼熟,可是,一时想不起哪儿见过。

分明,这是招呼他进胡同里。

这时候没工夫多想了,李燕月转身进了胡同。

跟在那人身后往里走,十来步,那人拐进了一条横着的窄胡同。

李燕月艺高人胆大,跟了过去,猛拐弯,那人紧贴着窄胡同而立,李燕月不容他先动,擦掌就抓。

只听那人低声急道:“李爷,是我!”

话声也耳熟。

李燕月一怔停手,这时候他看清了那人chún上虽然贴着两撇小胡子,但分明是洪门天地会外十旗里的那个弟子赵风。

李燕月脱口道:“赵风。”

赵风道:“是我,李爷。”

“你怎么一一你们上哪儿去了,旗里出了什么事?”

赵风脸上闪过抽搐:“李爷,先听我告诉您,从现在起、您要小心分辨敌友,九旗要对您下手。”

“我知道,是因为--”

“您不知道,九旗已经不是洪门大地会的第九旗了,他们成了查缉营的人了整个的卖身投靠了。”

李燕月一把抓住了赵风:“兄弟,怎么会--”

“李爷,您听我说,说来话长您在张家口碰见过一个郎少爷,是不是?”

“不错,怎么样?”

“他是查缉营渗进张家口卧底的-一”

李燕月心头一震:“原来是他-一”

“他是马大爷未来的女婿,误以为姑娘会跟您好又在您手底下栽了跟头,所以他赶来京里下令九旗主不准接待您。”

“原来如此。”

“后来姑娘也来了,他一不做,二不休,用下九流的手法强占了姑娘,使得姑娘不得不跟着他-一”

李燕月手一紧:“兄弟,你怎么说?”

他五指如钢钩疼得起风哼了一声,道:“李爷,您何必要我再说。”

“该死的东西-一”

“后来,他威迫利诱,软硬兼施,也是九旗主意志不坚,就带一个旗卖身投靠了。”

李燕归手更紧了:“兄弟他们现在什么地方?”

赵凤疼得话声部发了抖:“李爷-一”

李燕月猛然发觉忙松手:“兄弟抱歉-一”

‘李爷,没有什么,我的心更疼。”

“兄弟,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李爷,我没机会,今天终于让我溜出来了,我转了一天了,天可怜,终于让我碰上了您,要是碰不上您就让他们截了回去,那才冤呢,现在,就是死,我也心目情愿了。”

“兄弟,你放心,有我在,谁也动不了你。”

“这我知道,李爷。他们都说您进了神武营,我不信,就算是真的,也一定有您的道理-一”

“兄弟,你明白这一点就行了,说吧,他们在哪儿?”

“李爷--一”

“兄弟,为公为私,我都不能找他们,你听我一句话,能除了这个姓郎的-一”

赵风忙道:“李爷,您不能。”

“不能?兄弟,为什么?”

“李爷,姑娘-一”

李燕月心头一震,沉默了片刻才道:“兄弟,马姑娘现在怎么样?”

“您想日子会好过吗”可是姓郎的总是她丈夫啊。”

“张家口一点都不知道?”

“姑娘有信回去,可都是编瞎话,姑娘不敢提,她不能不为马大爷想,马大爷一旦知道一定会找上京里来,姓郎的人在京里在查缉营的身份又不低,明暗都不好办。”

李燕月道:“让我先见见马姑娘,是在哪儿?”

“不容易,李爷。”

“兄弟,我非见马姑娘不可。”

“您见她是害她。”

“有人看着她?”

“侍候她的人不少,等于是寸步不离。”

“让我试试,愿意,我救她出来,放不下,那就只有苦自己一辈子。”

“李爷--”

李燕月道:“兄弟,你说怎么办,我能不管么?我下相信马姑娘心甘情愿--”

“李爷,她已经是他的人了,她也已经跟了他了。”

“是。不错,她已是他的人。,她也已经跟了他,但是,我相信马姑娘对他只有恨,绝没有大妻之情。”

“要是像您说的,马姑娘自己为什么不--”

“正如你所说,她不能不为远在张家口的马大爷着想。可是由我出手,那另当别论,那只是神武营跟查缉营之间的事,他们找不着马大爷。”

“可是,李爷--”

“兄弟那么你告诉我的目的何在?难道就是叫我袖手旁观,不闻不问,难道你就能眼睛睁着看她悲惨一辈子?”

赵风睑上闪过抽搐,低下了头。

李燕月跟着又是一句:“兄弟,我不瞒你,不管为哪一样,姓郎的我是非除掉不可,即使马姑娘不愿意,为了更大更重的利益,我也是要除掉姓郎的我可以告诉你,我原不知道那个人是他,也正在找那个人。”

赵风猛抬头:“好吧,李爷您跟我走。”

他转身要走。

李燕月一把拉住了他;“兄弟,你能去?”

“李爷,我豁出去了,我是为了马姑娘,其实,只能有人除掉他们,我死都甘心。”

“犯不着,兄弟,你还年轻,为什么不善保有用之身?匡复的力量,每一分都该珍惜,凡我义师中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胆琴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