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胆琴心》

第十二章

作者:独孤红

司徒用带着欧阳奇,刘天池二老,陪着李燕月到了后院。

后院是个小花园,虽小,可是林木森森,棵棵合围,这当儿枝叶虽嫌少了些,可是仍能遮住大半的天日。

司徒霜抬手指了指,低声道:“怎么样?”

李燕月一点头:“绝佳处所,请稍候。”

他一长身形,已经窜上一棵合围大树的横伸核桃,又一翻,人已隐人一大片枝叶中不见

他隐身枝叶中,轻轻拨开一条逢,往隔邻望去,只见隔邻也是后院,也有一团颇为浓密的树叶。

透过那些林十看,隔邻比这边占地大上一倍不止,亭台楼阁一应俱全,称得上是美轮美奂。

院子里,经常有黑衣汉子经过,而且一些个隐秘处也站有黑衣汉子。

的确是防卫严密,但却没望见有一个妇女。

足证,马姑娘虽然在这儿,但身边没一个丫头,老妈子可供使唤。

确没看见想看的人,但那边的情景,形式尽收眼底,大致也能猜出马姑娘的住处了。

再往后看,后头便是“查缉营”,但是‘查缉营’后墙内里更多,枝叶也更密,想从外头往里看,除非登上更细的枝丫,或者是过到那边的树上去,可是那么一来,便极容易被发现。

“查缉营”里这么多树,目的恐怕也就在此了。

李燕月跃下了树。

司徒霜迎着他低声问:“怎么样””

‘情景与形势是已经尽收眼底了。”

“防卫是不是很严密?”

“未必,但是要想神不知,鬼不觉,恐怕非得等到夜了。”

司徒霸道:“那我也只好多留会儿客了。”

她的眼神眼娇靥上若有若无的笑意,看得李燕月又心神震动,又一次的忙把目光避了开去。

事实上很快,不知道司徒霜的感觉如何?在李燕月感觉里,似乎快了一些。

四个人回到堂屋没多久,日头已经偏了西,吃过晚饭,喝了茶,说没几句话,大也就黑透了。

这一段工夫的相处、交谈,尽管欧阳奇、刘天池二老一直在座,李燕月对司徒霜仍然是多了解不少。

司徒霜也褪尽了娇靥上那粟人的冰霜,代之的,是美目流波,春风生于眉宇,娇靥上笑容时绽灿烂如花,充分地流露女儿家本有的柔婉娇态,不只一次的看得李燕月心神震颤。

但是,李燕月也始终保持着一份警惕。

因为,此时此地,他没心情多想。

姑娘马丽珠就在隔壁,昔日的儿伴,“张家口”相遇时的倩影笑语而今都已真正的成了过去。

而今,同样一位美艳如花的姑娘,成了伤心断肠之人,已经注定了一生的悲惨。

片刻之后,还要让她做难以抉择的抉择,做难以决定的决定.

李燕月至性至情,这些,叫他怎么忍受,又怎么有心情去做他想。

初更,二更-一

司徒霜的笑容与笑语,以及照人的艳光,随着遥遥传来的梆折声而逐渐减少,逐渐消失、黯淡。

李燕月心底纵有不忍,但却不能不暗自咬牙。

欧阳奇、刘天池知道,这是多少日子以来 头一次见到姑娘的欢颜,二老何等历练,自是胸中雪亮。但,暗暗地,两个人也为姑娘担着份心!

那是因为李燕月的表现。

他们看见的只是李燕月的表面,哪一个又能看得见李燕月那颗心的深处!

二更过了,李燕月站了起来。

刹时,堂屋里陷入了一片静寂。

二老跟着站起。

最后,司徒霜也缓缓站了起来,尽管娇靥上已恢复了带着冷意的平静,但是话声却依然轻柔,说:“要过去了?”

李燕月不想承认,却又不能不承认:“是的,姑娘。”

他说话的声音很轻,似乎是有气无力。

但是,堂屋里的每一个人都听见了。

“仍然不需要我帮个忙?”

“‘大刀会’还有长远的路,为了这,也为了我,姑娘还是置身事外的好。”

司徒霜沉默了一下,然后微点头:“好吧,我陪你到后院去。”

李燕月不能再拒绝,也不忍拒绝。

一行四人,在静默中到了后院,一直到一棵大树下,司徒霜才低声道:“事情办完以后,你也不会再过来了吧?”

“为免麻烦,不过来了,以后我再来看姑娘跟二老。”

他把欧阳奇、刘天地也带上了。

夜色黯谈看不出司徒霜脸上有什么表情,即使月色好,恐怕她也不会让人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只听她道:“那你过去吧!”

李燕月没再说什么,一抱拳,飞身上了树。

他没敢往下看,一上了树,立即穿越枝叶往隔壁掠去。

他从这边的树上,到了隔壁的树上,然后又从隔壁的树上下来,制住了站在树下暗影里的一个黑衣汉子。

“说,马姑娘住在什么地方?”

黑在汉子没说话,他没办法说话,抬手指了指,指的是微微灯光的林木丛中。

从灯光,可以隐约看出,那是坐落在林木之中的一座小楼。

李燕月一指点下黑衣汉子倒了下去,他永远起不来了。

他进来之前已经决定,进来之后,除了马丽珠,凡是知道外人进来的,都不让他活着。

好在这儿的人,不是查缉营的,就是洪门天地会第九旗的人,无论是哪方面的,都死有余辜。

他在暗影里疾扑小楼,一进林本丛,马上飞身上树,从暗中摇晃地挨近小楼。1

在最近小楼的一处枝叶中,他轻拨枝时外经,小楼就在丈外,相当精雅的一座,柔和的灯光,来自楼头。

楼头,一圈朱红栏杆,灯光透自纱窗,从半技的纱窗里,他见了窗里的人。

一个人,一个女子,一动不动的坐在灯下只看得见背影是美好的,熟悉的。

是姑娘马丽珠,应该是。

他吸一口气,忍住心底的痛,抑制住心里的激动,长身而起,直落楼头朱栏暗影里,轻推纱窗,以身翻了进去,点尘未惊。

那女子茫然未觉,一动未动。

他轻轻的叫了声:“丽珠。”

那女子怔了一下,然后猛转身。

李燕e一惊。

不是姑娘马丽珠,苍白的一张脸,枯瘦、憔悴,姑娘马丽珠哪是这个样儿的。

那女子已经站起,脸上倏泛惊喜:“小月。”

是马丽珠。

李燕月心里一松,也为之泛起一阵刺痛。

姑娘马丽珠,张家口、北京城前后没有多少时日,竟被折磨成这个样儿,完全变了个人。

让人怎么不悲?怎么不痛?

李燕月定神做强忍:“丽珠。”

姑娘扑过来握住了李燕月的手姑娘的手干瘦而冰凉,不复昔日的圆润柔滑:“小月,你,你怎么来了?”

李燕月道:“赵风找到了我,他都告诉我了--”

姑娘脸色一变。

“在赵风没找到我以前,我就在第九旗了--”

姑娘脸色惨变,突然松了李燕月的手,抽身后退,低了头。身躯泛起了颤抖。

李燕月忍着,把来京之后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姑娘双肩耸动,终于哭出了声。

李燕月没劝,也没说话,他知道,姑娘的悲痛与委屈,积压在心里太多时日了,需要做个尽情的发地,否则一旦攻了心,那会要人命。

同时,他也知道,此时此地,在这种情形下,用尽世上的安慰问句、字眼来劝,也是于事无补。

所以。他忍着心里的刺痛,让姑娘尽情的发泄。

而,姑娘马丽珠,只哭了一下子,旋即就猛然抬起螓首,娇靥上还有泪迹,睫毛上也吊着晶莹的泪珠,但是脸色却平静得像一泓止水,而目还透着一丝惊人的冷意。

李燕月心头一震,道:“丽珠--”

姑娘淡然道:“不要紧,我已经习惯了,要是终日以泪洗面,我早就哭死了,刚才,乍见你,我像遇见了亲人,忍不住,现在那一阵已经过去了--”

李燕月为之默然,他能说什么,又能怎么说?

姑娘话锋微顿,接着问道:“你都告诉我了,我也明白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先听听你怎么说。”

“这是我的命,现在他是我丈夫。”

“你只为你?”

“我还能怎么说。”

李燕月吸了一口气:“丽珠,你既然这么说,为私,我可以放过他但是为大局我必得杀他。”  http://210.29.4.4/book/club

“你不该来问我。”

“我来,不只是为问你。”    

“你要干什么?”

“救你出去。”

“我不需人救,如果我想走,怎么走都走得了。”

这个“走”,指的不只是走。

李燕月道:“那你,”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还能怎么样?”

“你就这样认命了?”    

“不认命又能怎么样?不认那就只有死路一条,我死不足惜,也随时可以死,但是-一”

她住口不言,没说下去。

李燕月明白,道:“丽珠,要是我能保证-一”

“保证什么?”

“ 保证任何人动不了‘张家口’……”

“要不为‘张家口’,我随时可以死你能这么保证,也就是说,我可以放心的死了。”

李燕月一怔,一时没能答上话来。

这时他怎么说,就算他真打算牺牲她,当着她,当着面他也不忍出口,何况他根本就不忍牺牲她。

姑娘凄婉一笑:“别在意,我是跟你逗着玩儿的,你真能保证?”

李燕月毅然道:“我能,但是,丽珠,你不能-一”

“我不能死,是不是?那么你说,我又怎么活,活下去怎么算?”

李燕月为之默然,也为之黯然。

事实很明显,不论怎么做,摆在姑娘马丽珠眼前的,只有死路一条。

李燕月脑中盘旋,正打算把不想说,不忍说的话说出口。

姑娘马丽珠凄婉一笑,又道:“我知道你很为难--既然你非杀他不可,既然你能保证‘张家口’不受伤害,你就放手去做吧!”

李燕月心里一跳,忙道:“丽珠,那你--”

姑娘马丽珠幽幽道:“虽然明知道,死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绝对比悲痛凄惨的活一辈子好,但是为了不让你为难,我愿意活着。”

李燕月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姑娘的手,他感觉得出,他的手在颤姑娘的手更冰凉,他哑声叫道:“丽珠--”

四目凝望着,马丽珠道:“这门亲事,我当初就不愿意,可是拗不过爹,我也没有在意,但是那天你到‘张家口’,我清晰地觉出这个婚约不对了,我跟到京里来,也是为找你可是还……也许这是我的命,也许咱们没缘份,我能说什么,能怪谁?”

话锋微顿,姑娘从李燕月的手里抽回了手,道:“我已经尽量在忍了,不要害我忍不住了。”

姑娘的语气柔和,话也说得相当平淡。

但是李燕月却听得一阵心酸,热泪慾涌,他忙暗吸一口气,咬牙忍住,道:“听我说,丽珠听我说-一”

姑娘道:“不管你有什么话,都不必再说了。”

李燕月一点头道:“好,他现在在哪儿?”

“吃过晚饭就上‘查缉营’去了,不知道有什么事,他从不告诉我,我也从不问,问了也是白问。”

“什么时候回来?”

“不一定,他经常一夜不回来,甚至于几天不见人影。”

李燕月心往下一沉,道:“这么说,今天晚上我不一定等得到他?”

“用也也难说,也许他到半夜,或者快天亮的时候就回来了!”

“也许他又是几天不见人影?”

“也许。”

李燕月皱了眉,旋即道:“那么我上‘查缉营’找他去,那样,他死在外头,对你更好!”

“不。我倒希望亲眼看见他死。”

李燕月~怔。

“我自己不能杀他,可是别人杀他,我希望就在现场,亲眼见着他死。”

李燕月沉默一下,道:“好吧,我等他到天快亮的时候。”

“万一到时候他还没回来呢?”

“我走,等明天晚上再来。”

姑娘低下了头,又抬起了头:“我有这么个怪主意--”

“什么怪主意?”

“你就住在这座小楼上等他,一直住到他回来,让我跟你一块儿相处一段时日。”

李燕月心里震惊,也为之悲痛,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放心,他不许任何人轻易上这座小楼,不致于被人发现。”

李燕月极力平静一下自己,道:“不行,丽珠,我白天不能动手,万一他白天回来呢?况且我从隔壁一个朋友处来,我不出去他们不放心,一旦有所行动,会坏整个大事。”

姑娘微愕道:“朋友,你有朋友住在隔壁?”

李燕月把有关“大刀会’事的经过告诉了姑娘。

静静听毕,姑娘面有异容:“大刀会’的会主,是个姑娘家?”

“是的”

姑娘沉默了一下道:“原来是这样那我就不再留你了。”

李燕月发现了姑娘的异样表情,道:“丽珠,你可别误会。”

姑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胆琴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