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胆琴心》

第十四章

作者:独孤红

李燕月道:“姑娘公而忘私令人敬佩,是姑娘也请明白一点,要是有谁把我的前程断送了,对整个匡复大业,并没有好处!”

司徒霜道:“我不懂。”

“显而易见,”李燕月道:“换个人接掌‘查缉营’,对各个组合绝不会像我这样一眼睁一眼闭,前任统带富衡就是个最佳例子,他派出去卧底人之多、之成功,几乎已完全掌握了各个组合,各个组合不但名存实亡,实际上等于成了官家的外围组合,反而增强了官府的实力。”

“真的?”

“姑娘应该相信,‘大刀会’就是个惨痛例证。”

“别的组合也有类似情形?”

李燕月深怀摸出富衡写的那一张,递了过去,道:“姑娘请看这个。”

司徒霜狐疑地接了过去,一看之下惊得脸色大变,脱口叫:“天,真……”

话锋一顿,抬眼惊望李燕月:“这是--”

“这是前任统带富衡,亲手写下来,亲手交给我的。”

司徒霜道:“你,你怎么敢给我看?”

“让姑娘知道,只让我当这个官,对匡复大业还是有益无害。”

司徒霜道:“你不怕我泄露?”

“要是怕我还会给姑娘看么?”

司徒霜把那份名单递了回来。

李燕月接过那份名单才道:“姑娘能记住几个?”

“假如我过目不忘,记全了呢?”

李燕月笑笑道:“既然是在各组合卧底,他们用的绝不会是这份名单上的姓名,他们已经控制了各个组合,纵然有人泄露,谁会认真去查,又如何查起?”

司徒霜脸色大变,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李燕月笑笑道:“我现在是查缉营的总班领,姑娘怎么好如此一问!”

司徒露一怔道:“你真打算就这么任这些人掌握各组合?”

“以姑娘看呢?”

“你我都知道,倘若任由这些人掌握各组合,不但匡复力没有一点,匡复大业永难有成,对每一个汉族世胃,先朝遗民是极端危险的。”

“姑娘说的是实情实话。”

“那么你-一”

“我记得姑娘刚才说过不问了。”

“可是现在-一”

“现在是不能不问?”

“不错!”

“姑娘最好还是不要问,且情往后看就是。”

“你不告诉我?”

“不错!”

司徒霜脸色一整:“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不能任由他们危害匡复大业,要是从你这儿得不到肯定答复,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挽救,任何牺牲在所不惜。”

“姑娘要从我这儿得到肯定答复?”

“不错!”

“我怎么说,姑娘怎么信。”

‘我相信你。”

“姑娘把整个匡复大业,置诸于一个难分敌友的人的身上,能这么做么?”

司徒霜神情震动,道:“你-一”

“姑娘,记得我说过,只让我做这个不是官的官,对匡复大业是有益无害的。”

司徒霜美且一睁:“你是说-一”

“奉劝姑娘不要让我为难,不要跟我做对。”

司徒霜娇靥上掠过一种异样神色,毅然点头:“好,我答应合作,不过,有句话我要说在前头了。”

“不管有什么话,姑娘请直说。”

“在我心目中,匡复大业重于一切,如果有谁危及匡复大业,我会不惜一切跟他拼。”

李燕月笑笑道:“姑娘是说假如我危及匡复,姑娘不惜一切,也非杀我不可?”

司徒霜娇靥上掠过一丝抽搐,点头道:“我不愿这么,可是我不能不承认。我走了,你歇息吧。”

她开门翩然而去。

李燕月没动,也没说话,笑了笑,收起了那份名册。

时候还是真不早了。

他打算歇息。

可是就在这时候,院门方向传来急说话声:“启禀总座,当值班领秦松求见。”

李燕月扬声道:“进来。”

一定是有急事,来得还真快,李燕月话声方落,微风一阵,灯火摇动,当值班领秦松已经站在眼前躬了身:“启禀总座,玉伦郡主来了。”

李藻月一怔,站了起来,心想:“她怎么这时候来了,她来干什么-一”

心中念转,口中却道:“人呢?”

“在厅里,由白大班领应付着呢。”

“走。”

李燕月带着秦松走了。

“查缉营”的待客厅在后院,一进后院,就听见美郡主玉伦那清脆悦耳的话声了,话声永远清脆悦耳。但是说的话却不是好听的话。

没听见白凤起说话,尽管索尼权倾当朝,但是来的毕竟是皇族亲贵,还是不得罪的好。

李燕用带着秦松跨进了厅门,偌大一个厅里只两个人,郡主玉伦、大班领白凤起。

玉伦永远是那么美艳动人,可是这当儿脸色显得苍白,一脸的怒气,一见李燕月进来她马上转移目标:“好哇,李燕月终究出来了。”

白凤起向李燕月纳了身,李燕月招招手 白凤起跟秦松推了出去。

李燕月这才欠了身:“格格。”

“你还认得我这个格格,李燕月,你好大的架子。”

“我永远尊敬格格,但是格格的话我不懂。”

“你不见我来了半天了,你为什么现在才出来?”

“要没人禀报,我根本不知道格格凤驾莅临,如果格格知会一声,我会在营门外恭迎。”

“稀罕你恭迎,你以为我是来干什么的,来巡视的,来玩的,告诉你,我是来骂你,来打你的。”

“骂我?打我?我得罪你没犯法。”

“我就不能骂你,不能打你?”

“能,不过请格格给我留个面子。”

“面子,你还要面子,摸摸你的良心你做的是什么事,对的起谁?”

“格格。”

“住口!”

李燕月淡然道:“如果格格不让我说话我不敢不遵命,但是我的格格这时候到这儿来一定不会是只让我听,不让我说的。

“废话,”玉伦碎牙骂道既气又恨,水葱也似的玉指,指着李燕月道:“李燕月,你最好不要跟我耍,当然我到这儿来不是要你装哑巴的--”

“既是这样,格格是不是应该让我畅所慾言?”

“我没有不让你说话,你说。”

“谢谢格格,格格可否先请坐下。”

“用不着站着听也是一样。”

“既是格格非要站着不可,我不敢勉强--”

顿了顿接问道:“在我没说话之前,是否先请格格示下来意?”

“我示下什么来意?”

李燕月道:“想要让我先知道一下,格格是来干什么的,我才好说话,否则说得无关痛痒,甚至牛头不对马嘴,岂不是又惹格格生气。”

玉伦紧咬贝齿道:“李燕月,你会不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

“格格没明示,我不敢胡乱推测。”

“李燕月,你敢跟我装糊涂?”

“燕月不敢,还请格格明鉴。”

“好,我就告诉你,看你怎么再装。”

顿了顿,接道:“一句话,我是来问罪的。”

李燕月微点头:“看格格气成这个样子,我原也这么猜想,不过我却实在想不出,格格问的是什么罪?”

“什么罪?你还装糊涂?”

“格格,我说过,我不敢。”

‘好,”玉伦气得娇躯颤抖,“李燕月,我待会儿再跟你算帐,我问你你为什么投身在他们手下,为他们卖力卖命?”

李燕月冷冷道:“格格说话最好小心点。”

“叫我小心点,笑话,我说话从不必有任何顾忌,就是在宫里也一样,我不怕,正想看看谁有本事奈何我!”

“既是格格这么说,我斗胆要反问一句,我为什么不能投索大人手下,为什么不能为大人卖力卖命?”

“因为皇上召你进过官,因为皇上希望你替皇家效命。”

“格格,索大人是辅政,我替索大人效力,不也就等于为皇效命一样。”

“李燕月,你明知道不一样。”

“格格,怎么个不一样法?”

“很简单,他们扶天子以令诸侯,他们想谋篡造反。”

李燕月睑色微沉:“格格,这话可不能乱说。”

“我刚说过,你没听见?我正想着看谁有本事奈何我。”

“自然有人,不过我不能不承认,我没本事奈何格格,我也不敢。”

“说你也不敢。”

“格格认为几位辅政挟天子以令诸侯,想谋缔造反?”

“本来就是。”

“格格的意思也就是说,皇家的势力不如几位辅政大人?”

‘目前的情势是这样。’

“那么格格还用问我为什么投身索大人手下,为索大人卖卖命。”

玉伦脸色陡一变:“你趋炎附势--”

“格格,那四个字难听,应该说我识时务知进退。”

玉伦脸色大变:“李燕月,你--”

扬玉手就打。

李燕月往后退一步,躲了过去。

玉伦跟上去扬手又打。

李燕月没再躲,伸手抓住玉伦的皓腕:“格格--”

玉伦惊怒道:“你敢--放开我--”

“格格,人各有志,几位辅政手下这么多人,难道你人人……”

“别人我不管,我只管你。”

“格格--”

“放开我。”

李燕月手一松,玉论把手收了回去,没再打,而且转眼间,她神色趋于平和,但是谁都看得出来,那不是真平和,而是极力地压制着,只听她道:“李燕月,你为什么会这样?”

“格格,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爬。”

“还有什么地方比皇家更高的?”

“但是你也知道,如今的皇家,远不及几位辅政。”

“那是如今。”

“格格人都只顾眼前,有几个会顾及以后。”

‘李燕月,你不该是这种人。”

“格格,我总是人。”

玉伦眉梢儿一扬:“李燕月,这条路你要是再走下去,你就不能算是人,甚至连禽兽都不如了。”

李燕月淡然一笑:“格格骂我,我能听,也该听,但是我奉劝格格,说话小心-一”

“我说过……”

李燕月脸色微沉:“格格或许不怕,但是格格要是不知道收敛,那是为皇家招祸,到那个时候,恐怕格格的罪过比任何人都大。”

玉伦脸色大变,娇躯轻颤着低于头去,但是旋即她又抬起了头:“只能消除姦妄,保住皇胄,我不惜死,甚至不惜下十八层地狱。”

虽是彼此立场敌对,对这么一位女子,李燕月也不禁由衷地敬佩。

虽然这么想,表面上不做一点流露,淡然道:“奈何格格的做法跟想法背道而驰。”

玉伦娇靥上突换上一片哀求色:“李燕月 要怎么样才能让你投皇家,只要你说我都愿意的。”

李燕月听得心头一震:“格格为什么单找我-一”

“就因为你是你。”

李燕月心神再霞,道:“格格不是不知道我为的是什么,求得是什么?”

“荣华、富贵,皇家都能给--”

“但那虚而不实。”

“或许目前虚而不实,但却是长远的。”

“格格,我说过,人都只顾眼前--”

“你--”

“格格,我是个江湖人,尤其现在接掌‘查缉营’,更要刀口舔血,朝不保夕,我不能不过一天是一天。”

玉伦格格娇靥上浮现起失望神色,也浮现起莫大的悲愤,沉声道:“好,李燕月,我算认清了你,不要以为我拿你没办法,晚上我要是不把你‘查缉营’闹得天翻地覆,我就--”

话说到这儿,她转身就走。

李燕月眼明手快,一把拉住:“格格干什么去?”

“你眼不瞎。你可以着,放开我。”

“格格,你真要为皇家招祸?”

玉伦娇躯暴颤:“我顾不得那么多了,放开我。”

“ 格格。”

玉伦嘶声大叫:“李燕月,放开我。”

她转身扬手,手里握把匕首,照李燕月心口就扎。

李燕月绝没想到美格格会这样,刚一怔。

一声震雳大喝传了过来:“住手。”

震天摄人,李燕月心神一震,玉伦娇躯也一震,手上匕首为之一顿。

抬眼望去。厅里多了一人魁伟高大,威态若神,赫然是铁王。

李燕月忙道:“王爷-一”

铁王一步跨到:‘李燕月,放手。”

“是。”

李燕月松了玉伦。

玉伦道:“你来得正好-一”

铁王伸出了手:“把匕首给我。”

玉伦一怔。

“把匕首给我。”

铁王擦掌如电,一把把匕首夺了过去。

玉伦惊急道:“你-一”

铁王双目炯炯,成态慑人,沉声道:“玉伦,谁叫你上这儿来的?”

“我自已要来的。”

“谁叫你这么做的?”

“也是我自己。”

“有用么?你杀得了他,就算你能,杀一个还有无数个,你能都杀了?”

“我能-一”

“玉伦,改改你的脾气。”

“改不了,为什么改,难道我错了,忠于皇家这么多人,总该有一个出头的。”

“说得好,那么我问你,忠于皇家这么多人,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出头,难道只有你一个人真正忠心耿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胆琴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