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胆琴心》

第十五章

作者:独孤红

李燕月从里头闪身而出,道:“王爷,破绽百出,玉伦格格绝不会事先告诉他,他一定是事后才知道的,很可能是‘查缉营’有通风报信。”

“那么你打算--”

“王爷这一番问话,足够他惊心动魄的了,我要去跟他看看他会去干什么!”

“要不要我帮什么忙?”

“到了时候,我自会来请求王爷助一臂鼎力,告辞。”

他施一礼,走了。

铁王没留他,当然不能留。

李燕月出了铁王府,一眼就着见了福筠。

福筠正顺着大街往东走。

没坐轿,也没骑马。

不过一个王府的总管,又是被叫到铁王府出问话,福筠他还没那个坐轿骑马的排场。

李燕月跟了去,不即不离。

富筠起先是往东走,走的很快,走完铁王府前这条大街就拐了弯,拐向了南。

内城之中,到处是“查私营”巡街的,谁不认识总领班,无不上前躬身施礼。

好在福筠一直没回头,没看见。

福筠没回福王府去,竟然出了内城,去了外城。

这就不对了。

李燕月明白,这一趟应该不会没有收获。

“正阳门”站班的,除了步军之外,还有“查缉营”的便衣,一见总班领来到,带班的班领忙着弟兄迎了过来,大家伙施一礼,那名班领道:“总座要出城去?”

李燕月嘴里答应着,目光可不离城外,在前门大街急走的富筠。

“你怎么一个人,要不要派两个兄弟……”

李燕月截口道:“不用了,我去办点私事,一会儿就回去。”

说了两句话,李燕月出了‘正阳门’,直跟福筠而去。

富筠这一趟跑的真不近,居然是直奔“天桥”。

“天桥”是个热闹的地方,也是个卧虎藏龙,甚至龙蛇杂居的地方。

李燕月一进‘天桥’,就碰上了“穷家帮’北京分舵的弟子李燕月认出了他,没打招呼。

富筠进了一座说书棚子,李燕月也跟了进去,书棚里卖个满座,说书的是个瘦削中年人,鼻梁高,两眼特别犀利。

福筠不是来听说书的,从旁边进了棚后。

李燕月没跟进去。

正好说书的这时候说到了‘扣儿’,进后头去了,自有个年轻人托着盘儿向大伙儿收钱,李燕月也给了几大枚。

没一会儿工夫福筠又出来了,李燕月间到柱子后,让福筠出去之后才跟出去。

出了书棚,一眼看见不远处站着阮玉。

显然,阮玉是刚才那名弟子叫来的。

穷家帮的弟子都够机灵,他们看见李燕月到天桥来认为李燕月一定有事。

让福筠前头走,李燕月向阮玉点了点头。

阮玉会意走过来向李燕月伸了手:“这位爷赏几个吧。”

李燕月手往阮玉手里塞了一下,低声道:“留意这个书棚,监视他们任何动静。”

说完话李燕月走了。

阮玉站在身后,躬身哈腰,千恩万谢。

李燕月又跟着福筠回了内城,一进正阳门,李燕月就向迎过来的那名查缉营班领道:“跟过去,把他弄进胡同里抓起来。”

那班领一怔道:“总座。那个人是福王府的总管。”

李燕月道:“我知道,一切由我担当,抓。”

“是。”

那名班领带着两个弟兄过去了,过去赔着笑跟福筠说了两句话,就把福筠骗进了胡同里。

李燕月跟过去进了胡同,他进胡同的时候,两个弟兄已经架了福筠,福筠正惊怒挣扎:“你们这是干什么--”

那名班领道:“我们总座来了,你跟我们总座说吧。”

福筠忙望李燕月:“总班领,我是福王府的总管富筠--”

李燕月道:“我知道,你要是跟福王府没关系 我还不抓你呢。”

“你们究竟--”

“你们格格失踪的事你是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听说就是你们--”

“说话小心点儿,就是因为有人害‘查缉营’背了黑锅,所以我才查这件事。”

“有人害你们背了黑锅?谁害你们背了黑锅?”

“我正想问福总管你。”

福筠脸色一变,道:“问我?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刚你到‘天桥’干什么去了?”

福筠睑色大变:“原来你们跟着我--”

“知道就好,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你前脚离开那个书棚,后脚那个书棚里的就被抓了,马上他们就会和盘招供,为了你自已,我看你还是说老实话好。”

福筠大惊,张嘴要叫。

李燕月伸手扼住了他的喉咙,道:“别忘了,大街小胡同里都是‘查缉营’的人,把他们叫来救不了你。”

他松了手。

福筠瞪大了眼,满是惊恐之色,没再叫。

李燕月道:“以我看,你只是个通风报信的角色,我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福笃忙道:“对,对,我只是个通风报信,我只是个通风报信。”

‘那么,你是给谁通的风,报的信?’

‘就是‘天桥’那个说书的。’

“这么说,玉伦格格是他们弄去了?”

“是不是他们,我就不知道了。”

“这话怎么说?”

“我只管通风报信,别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以玉伦格格的脾气,她到‘查缉营’闹事去,事先绝不可能告诉任何人,那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我是事后才知道的。

“事后格格没回府去,她被铁王爷带了去,从铁王府出来之后就不见了,事后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一是有人告诉了我。”

”谁、谁告诉你的?”

“你们‘查缉营’的马庆云。”

那名班领失声叫道;“马大班领。”

李燕月刹时明白了,“查缉营”两名大班领,白凤起跟马庆元李燕月接事以后,白风起挺接近,马庆云老是有意无意的避开他,这个道理,李燕月现在明白了。

他冷喝道:“押走,把他押回营去!”

那名班领定神恭应:“是。”

福筠忙道:“总班领,你说过让我将功赎罪的。”

“不错,话是我说的,可是我得带你回去跟马庆云对质去,”

这时候还由得了福筠?他只好乖乖的跟着走了。

到了“查缉营”边上,李燕月吩咐,把富筠从偏院们门带进去,他自己则从前院进了“查缉营”,签押房一坐,立即传两位大班领。

单叫一个怕马庆云动疑。潇湘书院

转眼工夫,两名大班领白凤起、马庆云双双走进而人,近前施礼:“总座!”

李燕月抬抬手:“两位坐!’

白凤起、马庆云林谢落座。

李燕月道:“玉伦格格失踪,外头传言是‘查缉营’干的,这件事,两位已经知道了!”

白风起道:“总座,这件事关系重大,咱们不能背这个黑锅。”

“那是当然,我已经着手去查,请两位来,也就是为这件事!”

白凤起道:“总座!您尽管吩咐-一”

李燕月抬手拦住了他,说:“马庆云,马大班头,福王府的总管福筠,你可认识?”

马庆云脸色微一变:“见过,不熟!”

“ 他是个通风报信的,据他说,玉伦格格到营里来闹事的事是你告诉他的!”

白风起一怔望马庆云。

马庆云很平静:“总座,他胡说。”

白凤起赶忙也道:“总座,玉伦格格来闹事、告诉谁有什么要紧……”

“要紧得很,有人要嫁祸查缉营,必定要找个可乘之机,这就是可乘之机,玉伦格格来闹事,事后她失踪了 任何人马上就会想到‘在缉营’。”

白风起明白了,道;“但是我不信庆云会--总座,事关重大,可别让他们乱攀扯。”

“当然,我不容任何人诬攀本营的人,难得马大班领好脾气,居然能不生气,不动人--”

一顿,喝道:“带进来。”

那名班领带两名弟兄,立即拥进了福茂。

白凤起、马庆云都站了起来。

福筠一指马庆云就叫:“总班领,就是他,就是他告诉我的……”

马庆云喝道:“你找死。”

扬掌就劈。

李燕月挺腰而起,一步跨到,伸手拦道:“马大班领,刚说你脾气好血,怎么就动了杀机呢?”

马庆云道:“总座---”

李燕月道:“是非曲直我自会判断。”

马庆云默然未话。

李燕月指马庆云,望福茂:“就是他?”

福筠忙点头:“是他,就是他。”

李燕月道:“福总管,我‘查缉营’的人可不客乱攀扯。”

“总班领,我说的是实话,真是他。”

“那么,他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告诉你的?”

“就是在格格来了‘查缉营’之后他上福王府去找我的,我和他在后门外见的面--”

“有难看见了?”

“没有,这种事怎么能让别人知道!”

“这么说,你是空口无凭了?”

“总班领,我是举不出人证来,但是我说的都是实话,要不然就叫我遭天打雷劈。”

李燕月道:“他就是这么上福王府去找你的,不会吧?既然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怎么会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去找你?”

福筠道:“我们约的有暗号,只听见三声卖菜的哈喝。就知道有人联络来了。”

李燕月笑笑道:“还有这种事,批下去。”

李燕儿似乎没当一回事,福茂可急了,直嚷嚷说的是实话,可是他嚷他的,还是押走了。

李燕月含笑转望马庆云:“马大班领,你怎么说”

马庆云平静地道:“总座应该听得出来,他根本就是胡拉。”

“马大班领跟他,过去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那倒没有。”

“那么‘查缉营’这么多人,他为什么单证攀你?”

马庆云目光一凝道:“听总座的口气,好像是相信他说的。”

李燕月一摇头:“我倒不是相信他说的,‘天桥’有座书棚,里头有个说书的也让我抓来了,怎么他也指你-一”

马庆云脸色大变。一声没吭,飞起一掌猛击李燕月心口要害。

白凤起一怔。

李燕月笑了:“马庆云,你不该这么嫩。”

抬掌封架,砰然一声,震得马庆云一晃,他一只右掌灵蛇似的跟进,抓住马庆云的腕脉一扭一抖。

马庆云再也站立不住,身躯一转,砰一声摔倒在地。

李燕月喝道:“拿下。”

白凤起眼明手快上前去一脚踩住马庆云的背背.右掌扣住“肩并’,把马庆云拉了起来,怒声道:“庆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

李燕月截口道:“是个卧底的,而且还是个‘查缉营’的大班领,马庆云,要怪只能怪你沉不住气,说吧,你是为谁卖力卖命?”

马庆云脸色铁青,道:“别硬把我扯进去,我只是为统带报仇雪恨。”

“再想狡赖已经迟了,真是为前统带报仇雪恨,你不可能知道富筠的身分,也跟天桥那个说书的绝扯不上关系。”

马庆云道:“话是我说的,信不信在你……”

李燕月道:“我当然不信.说,玉伦格格是谁治去的.现在在哪儿?”

马庆云道:“我不知道。”

尽管共事多年,但是白凤起不满意马庆云是个卧底的内姦,他不仅有被骗的感觉,也更不满意马庆云如今这种态度,当即抓在马庆云“肩井”的五指一紧,沉喝道:“说。”

马庆云疼得脸色一变,道:“白凤起,你可真是用脸不认人啊。”

白凤起怒声道:“少废话,多少年来,我一直拿你当朋友,连刚才我还帮你说话呢,可是你拿我姓白的当什么了?”

马庆云道:“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任由你们了。”

白凤起道:“怕你不任由我们,说!”

“不知道!”

这倒干脆。

白凤起脸色刚变,李燕月抬手拦住了他,望着马庆云道:“马庆云,各为其主,我不怪你、如果你能老实说话件,让我救出玉伦格格,甩掉背上这口黑锅,我相保你什么事都没有,还是你的‘查缉营’的大班领。”

马庆云没说话。

白凤起道:“姓马的,总座这么恩厚,你还要他怎么样?”

马庆云仍然没说话。

白凤起怒喝道:“姓马的--’

李燕月拦住了白凤起,道:“马庆云,总要让我知道一下,你不愿意,还是信不过我?”

马庆云道:“不管是谁,总会有一两个靠得住的人。”

白凤起勃然色变,扬掌慾劈。

李燕月伸手架住了白凤起的手掌,双眉微轩道:“这么说你愿意把自己一并算上?”

马庆云道:‘我话说得已经够清楚了。’

李燕月只架住了白凤起的手掌,可没能拦住白凤起紧扣马云‘肩井’ 的五指。

只听白凤起一声怒哼,随听“叭’地一声。

马庆云肩骨碎了,可是他只脸色变了一变居然没哼一声。

李燕月淡然道:“马庆云,你是个硬汉子,可惜你投错了主,卖错了命,为了我,为了‘查缉营’,为了索大人,我不能不逼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胆琴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