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胆琴心》

第十六章

作者:独孤红

美艳少妇娇躯微扭,随手一扯,“刷”地一声,四周立即被五彩纱缦所包围。

眼前光线微暗,但暗得令人心跳。

芳泽微闻,美艳少妇就在身侧,眼神充满挑逗的望人。

此情此景,世上有几人把持得住?

李燕月心神微震,淡然笑道:“这是--”

美艳少妇瞟了李燕月一眼,轻笑道:“这暗扣着一句话可知道是什么?”

李燕月道:“当是入幕之宾。”

美艳少妇媚眼一抛,格格一笑,旋身至床头小柜里取出一十琉璃瓶两只玉杯,琉璃瓶内,色呈瑰油,看上去极美,令人爱煞。

她拔开琉璃瓶塞,在两只玉杯里各倒了半杯,伸玉手,翘玉指,轻捏玉杯,递一只给李燕月,玉手,玉杯浑然一体,娇颜上的笑意,比杯里的还要醉人:“酒能助兴,先喝一杯。”

李燕月是来厮杀的。

救人能不厮杀?

没想到会碰上这种阵仗。

这哪像厮杀,又哪会厮杀?

但是李燕月明白,这种阵仗比厮杀来得可怕。身周围都是无形的利刃,随时随地能要人的性命。

他接过玉杯,两眼凝望着美艳少妇。

美艳少妇香chún边含着煞笑,一双目光像两股火焰默默地举起了手中玉杯。

李燕月没动。

“怎么?”

美艳少妇轻轻道:“怕有穿肠毒葯?”

李燕月微笑着没说话。

“我承认酒里放的有葯,可绝不是毒葯,没听我说么,它能助兴。”

李燕月淡然笑道:“我没想到会受这种款待,要不然我早就这儿来了。”

“你现在来的也不迟。”

“看起来是这样,不过,我听说姑娘是遏必隆大人的人?”

“我不否认,他在这儿,我是他的人,他不在这儿,我中意谁,是谁的人。”

“这倒出乎我意料之外。”

“只要有心人,都该在他意料之中。”

“这话……”

“你见过他么?”

“没有。”

“那就难怪了,他比你们索大人年轻几岁,但是身子骨却比谁还老迈,他来,是为他,从不为我,所以,他不在的时候,我不能不为自己打算。”

“原来如此,只怕是他把心力都用在争权夺利之上了。”

“他求的是那些,但是各有所求,各取所需。”

李燕月踱了两步:“姑娘认出了我是姑娘的对象?”

“我不刚说过么,你十全十美。”

“那只是看。”

“我从不会看错人。”

“姑娘不怕他们知道?”

“这是我跟他说好的,要不然,荣华富贵真不足让我为他卖力卖命。

“那么,姑娘何以酬我?”

“你给与我的需求,同时你也得到了报酬。”

“别人都是这样?”

“不,以往,每个人都认为他们得的是重酬。”

“姑娘这一次恐怕是走眼了。”

“怎么说?”

“我不好这个。”

‘呗。 我不敢相信!”

“那么姑娘应该推翻自己的看法。”

“什么?”

“姑娘说。我是十全十美的人。”

“恐怕你我对十全十美看法不一样。”

“也许,不过姑娘现在总明白我是个怎么样的人了。”

“你是上上人。”

“我不敢,只不过,道理跟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一样。”

美艳少妇笑了,花朵怒放似的:“怎么见得你现在是取之无道?”

“姑娘不会明白。”

美艳少妇凝望李燕月,美目中异彩连连闪动,令人难以言喻,片刻,她突然点了头:“好吧,就因为你是你,我让步,你想要什么为酬?”

“姑娘知道我的来意。”

“你要那个丫头?”

“我要玉伦格格。”

“可以,我答应。”

李燕月微一怔:“姑娘将何以向他交代?”

“那是我的事,是么?”

不错,这的确是她的事。

“我怎么信得过姑娘?”

“你怕事后我赖帐。”

“不错。”

美艳少妇突然放声格格娇笑,声如珠走玉盘,笑得弯了柳腰,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这种事情,跟我,居然还有人怕吃亏,你真是我生平所见的头一个--”

“恐怕也是仅有的一个。”

“我相信,我绝对相信。”

“那么姑娘怎么说?”

“总不能让我把人交给你。”

“怎么不能?”

“我也怕你赖帐。”

李燕月淡然~笑:“这种事,姑娘家怕赖帐的,恐怕姑娘你也显仅有的一个。”

不知道美艳少妇没听懂李燕月语带讥讽还是怎么,她吃吃一笑道:“我就是这么个人,你说怎么办?”

李燕月淡笑道:“很麻烦,我没有办法。”

美艳少妇媚眼一瞟道:“那就照我的办法。”

李燕月道:“为什么不照我的办法?”

美艳少妇目光一凝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死心眼儿,为索尼卖命,有什么好处?”

“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江湖人,一跃而为‘查缉营’的总班领,平步青云,你以为这是谁的赏赐?”

美艳少妇摇头道:“你整了“查缉营’,从而让索尼整倒了苏克,要以我看,这是你自己换来的,不是谁的赏赐。”

‘受禄必得有功,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可是你要是舍索尼而就我那一个,你不必有功,就能拥有强过如今的--”

李燕月淡然一笑道:“姑娘是拿我当三岁孩童,还是拿我当傻子?”

美艳少妇圆睁妙目望李燕月:“这话怎么说?”

“我要是此刻舍索大人而就遏必隆,玉伦格格就永远回不去,玉伦格格回不去,‘查缉营’就背定了这口黑锅,‘查缉营’背了黑锅,索大人必犯众怒,遏必隆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扳倒索大人,怎么说不必有功,这是天大的功劳啊!”

美艳少妇妙目中异采暴闪,诱人的香chún边泛起一丝冰冷笑道:“不要自作聪明,恐怕你是想错了。”

“我怎么想错了?”

“你可知道,就算你不舍索尼,玉伦也是永远回不去,既是这样,你舍了索尼还能算是功么。”

“咂,就算我不舍索大人,玉伦格格也回不去?”

“不错。”

“这倒很出我意料之外,看起来,姑娘相当有把握。”

美艳少妇笑笑道:“我要是没把握,早在书棚有人来信儿的时候就躲了,还会留在这儿等你找上门来。”

“姑娘凭仗的是什么,就是姑娘这蚀骨销魂的一套?”

突然间,美艳少妇笑得好媚:“自从我凭仗这一套以来,从没有失过效。”

“姑娘刚才说我为头一个,也是仅有的一个。”

“我所说的头一个,仅有的一个,只是指你沉得住气,不那么急,有些人好面子,哪怕是心里再想,也总要耐着性子做作一番的。”

李燕月一笑道:“姑娘看,我那一番做作,到如今是不是也够了?”

“应该是够了,一个人的耐性,总是有限度的。”

李燕月笑道:“姑娘说了半大,只有这一句是说对了。”

突然擦掌抓了过去。

美艳少妇泞不及防,嫩藕似的小臂立即被李燕月抓个正着。

她没有惊慌。只是微一怔。

就在她微一怔的当儿,李燕月只觉她的粉臂奇滑奇柔,使人无从着力,一下就滑出了手,握在手里的,只是衣袖,他用力稍微大了些,‘嘶!’地一声衣袖竟被他齐肩撕下,那晶莹滑腻柔若大骨,欺雪赛霜的整条粉臂,立即呈现眼前。

李燕月为之心神震动,他震动的不是因为这只粉臂的美,也不是这只粉臂的动人,他震动的是这位妖媚冶艳少妇的奇特武功,竟能从他的掌握之中,毫不费力的滑溜出去。

他不敢说放眼当今无对手。

但是,既入他掌握而又能如此脱身的,恐怕是绝无仅有。

美艳少妇衣袖被扯落,如花的娇靥上毫无值意,反而极其媚荡地吃吃一笑道:“瞧,终于现了原形,我就说嘛谁能逃脱我这一套,可没想到你一发作比谁都吓人,别急,再咬牙忍一会,你还没给我答复呢?”

李燕月定过了神,两眼威棱直逼美艳少妇。

美艳少妇道:“你恼什么?放心,我不气,真的一点儿也不。

不但不气,反而喜欢,我喜欢你这股吓人的劲儿。”

李燕月道:“我低估了你。”

“本来就是,待会儿更让你刮目相看,也保你永生难忘。”

李燕月听若无闻,道;“你是‘西天竺’密宗一派。”

美艳少妇神情一震,媚荡之色立即灭了几分,但仍吃吃笑道:“看来你不但是个此道老手,还是个强中手,那一套还分什么宗派么,我怎么没听说过?”

李燕月双眉微扬道:“这可是出我意料之外了,怎么也没想到,遏必隆搬来‘西天竺’密宗高手为助,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头一次只能算侥幸,作绝无可能第二次从我手里逃出去。”

美艳少妇仍然笑容满面:“我的总班领,要不要试一试?”

李燕月道:“咱们彼此都试试。”

手随话动,二次探掌抓了过去。

头一次,美艳少妇是狒不及防,这一次,她当然有了防备,不过她没躲,不但没躲,竟然抬起粉臂向着李燕月的手掌迎了过去。

一抓一迎当然是既容易又快地就被李燕月抓个正着!

粉臂人李燕月的掌握,李燕月马上又觉得捐难留手。

但是这一次,他五指并不紧扣。手掌徽松,整个手掌刚触到那滑腻的肌肤。

她滑。

他随她移动。

滑动顿疾,刹那间连续换了六个方向。

但是,枉然,李燕月的手掌似乎吸附在她一条粉臂上,她不但没能滑脱李燕月的掌握,甚至没能让李燕月的手掌,在她粉臂上移动分毫。

她不动,娇靥靥上的颜色变了。

李燕月淡然笑道:“怎么样?”

她立即转趋平静,娇靥上再度浮现媚荡笑意:“希望你不要忘了,玉伦还在我掌握之中。”

“怎么样?”

“你敢动我毫发,玉伦就要付出十倍的代价,相信那不是你乐于见到的。”

李燕月脸色一沉,两眼暴射寒芒:“你最好也明白。玉伦格格但有毫发之伤,铁王的精锐蒙古铁骑就会大举入京,到那个时候他要对付的,绝不只索大人一个。”

美艳少妇吃吃笑道:“我那一位时常说一句话,有好处大家分,否则,谁也别想落着一丁点儿,我懂他的意恩,那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李燕月脸色倏变,双眉方扬。

只听美艳少妇叫道:“你真不顾玉伦了?”

李燕月不由心头一震。

就这心头一震的刹那间,美艳少妇另一只粉臂像灵蛇,倏然一圈一伸,玉手已抵达李燕月心口要害。 http://210.29.4.4/book/club潇湘书院

李燕月心头再震微侧身。

也就在这时候,美艳少妇握在李燕月右掌里的粉臂像吹了气突然一涨倏缩疾快如电地滑出了李燕月的掌握,接着两手并用,双学翻飞,一连向着李燕月攻出了八掌,掌掌罩着李燕月致命的要害。

李燕月脚下不动,上身移挪,一连躲了八掌。

美艳少妇突然收掌后退:“你为什么不还手?”

李燕月道:“你应该明白。”

“你要让我自知不是敌手。”

“不错。”

“你既知‘西天竺’密宗,也就该知道‘西天竺 密宗一派对敌,不到双方任何一方倒下是绝不会罢手的。”

李燕月心头为之一震。

他明白,美艳少妇没说错, 西天竺密宗就是这么一个近乎残酷的奇特宗派一目与人动手不到倒下任何一方绝不罢手。

他这里心头方震,美艳少妇又自出手,这一次,攻势较刚才更见凌厉。

李燕月出手了,闪电似的三招,立即将美艳少妇逼倒在软榻之上。

李燕月收手道:“你是不是可以算倒下了?”

美艳少妇道:“你为什么不伤我?”

李燕月还没答话,美艳少妇吃吃一笑又道:“我明白了,你还想领略我那一套对不对?好,你上来吧。”

话落双脚轻跷,直取李燕月两腿之间的要害。

李燕月往上一冲,双掌并挥,飞快地抓住了美绝少妇的一双小腿。

“哟!你想来--”

美艳少妇带着笑,话还没说完,李燕月双手一抖,美艳少妇尖叫一声住了口。

因为,李燕月从大腿根儿卸下了她两条腿。

卸腿只是疼了一下,美艳少妇尖叫一声之后,娇靥上颜色不变哈哈笑道:“这么一来,我这两条腿还怎么用劲儿了?”

她居然一点儿也不在乎。

现在不怕她跑了,李燕月松了手,道:“事已至今你也不用再跟我来这一套了。”

美绝少妇目光一换道:“你真一点怜香惜玉之心都没有么?”

李燕月淡然一笑道:“我这个人最有怜香惜玉之心了,不过那要看什么时候,什么事,对什么人?”

美艳少妇哈哈大笑地道:“照你这么说,你所以如此是因为时、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胆琴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