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胆琴心》

第十七章

作者:独孤红

索尼道:“难道富衡待你那么周厚?”

“当然,我这个大班领就是统带给的。”

索尼两眼一眯:“富衡是苏克的人,恐怕你是替苏克报仇吧。”

马庆云脸色一变。

“你一个人势单力薄,想藉别人之力为苏克报仇,所以你才甘心为他们效命,对不对?”

马庆云低下了头,没说话。

不说话等于是默认了。

李燕月道:“大人,他招认过,他是遏必隆的人。”

索尼一拍座椅扶手;‘拖出去,砍了。’

轰然一声答应,两个查缉营的弟兄拖起了马庆云李燕月一个眼色递过去,两个弟兄把人拖了出去。

然后听见马庆云一声惨叫。

李燕月道:“人头不必交验了。”

跪在地上的几个人,脸色都变了。

索尼一拍座椅扶手,望着说书的沉喝道:“说,你是受谁指使?”

说书的不含糊,居然没说话。

索尼还待再问。

李燕平一指说书的徒弟道:“你说吧。”

说书的徒弟一惊:“我-一’

“刚才那声惨叫。马庆云的惨叫,你听到了吧?”

说书的徒弟一哆咦,说书的适时一声冷哼,说书的徒弟马上低下了头。

显然,做师父的拦了徒弟。

李燕月一扬眉道:“好,你不让他说,你说。”

说书的冷冷道:“我没什么好说的。”

“未必。”

李燕月道:“我会让你有好说的。”

而来走到说书的面前,伸出一指道:“想当初马庆云受不了这个,我不相信你受得了。”

说书的必是个行家脸色大变,道:“我听令于那个姓胡的女人。”

“那个姓胡的女人又是什么人?”

“我只知道她是遏必隆的情妇。”

李燕月一笑望着索尼,“好个遏必隆,他倒先下手为强了,那姓胡的女人呢?”

“只有她跑了,不过您放心,她不会回到遏必隆身边去。”

“怎么见得?”

“你以为那种女人那么重情义,明知遏必隆要垮,她还会去着他倒霉?”

索尼还待再说。

“够了,大人。”

李燕月道:“这几有三个人证,再加上一个玉伦格格,遏必隆几张嘴也说不清了。”

“福筠没有用。”

“有点用,不过当然不如马庆云。”

“马庆云已经砍了。”

“没有这么一个大好人证,卑职怎么会让您杀了他,在外头等着呢。”

索尼一怔。

李燕月道;“大人,事不宜迟,早动早好。’

索尼猛然站起;“押着人犯,跟我走。’

口    口     口

索尼带着人犯走了。

当然,李燕月没有去,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干净衣服,等候好消息。

当夜,消息传来,铁王震怒,御前大闹,当着皇上跟几位大人要打遏必隆。

鳌拜、索尼也都认为遏必隆罪无可恕,里外夹击之下,遏必隆垮了。

更高兴的是李燕月。

他怎么高兴,别人不知道也看不出来,因为他把自己关在他住的那个小院子里,严禁任问人打扰。

他点着灯,一个人对何静静坐着。

二更刚过他两眼忽闪异采。

紧接着,外头响起一十大限甜美的轻柔话声;“今夜月色不错。”

李燕月接口道:“不如灯下做长谈。”

微风飒然灯影轻动,兰麝袭人,司徒霜一身淡雅打扮 ,已站在眼前。

李燕月含笑站起:“姑娘请坐。”

“你知道我会来?”

“姑娘一定会来道贺一番。”

“恭喜,贺喜。”

“谢谢姑娘。”

两个人隔几而坐。

司徒霜目光一凝:“恐怕又要高升了。”

“也许。”

“也获得娇美香格格的感激。”

“她是皇家人,我替京大人效命,她恐怕不会有什么感化。”

“真要那样,她也就不会来闹了,是不?”

李燕月心头一震:“姑娘知道的真不少。”

“但却唯独摸不透你这个人。”

“总之,姑娘把我当朋友,就不会错。”

“我也这么想,可是我就是想不透,你把夹天子、令诸候的几个辅政整了下去,对匡复大业有什么好处?”潇湘书院

“有啥,姑娘,这几个辅政可比现在这位皇上难对付得多,一旦他们取而代之,姑娘以为会怎么样?”

司徒霜眨动了一下美目:“你的话,似乎颇具说服力。”

“理与事实,由来如此。”

“我只知道让他们乱乘他们乱,是上策。”

“姑娘错了。”

“我怎么错了?”

“他们尽可以自己乱,但一旦发现有旁人乘乱而起,他们马上就不乱了,不但不乱,甚至还会同心协力对付外人,姑娘这上策,恐怕会弄巧成拙。

司徒霜呆了一呆:“这我倒没想到。”

“我比姑娘想得多了点。”

司徒霜沉默了一下,道:“我摸不透你,不能不暂时承认你说的是理,但是--”

“姑娘又静极思动了?”

“这样的日子,我受不了,日夜难安。”

“那么姑娘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可是--”

“我跟姑娘做个约定,如何?”

“什么约定?”

“姑娘要重整旗鼓,请等这几个辅政都倒下去之后。”

“到时候你就不再拦我?”

“不错。”

“为什么非等到那时候不可?”

李燕月道:“如果现在我答应姑娘,那就是跟我自己为难,到很对付姑娘或制止姑娘,并非我的意愿,如果我对姑娘不采取行动,我更无法往上交代,到那侍候,如果我吃了罪,或者是被革了职,对整个匡复大业来说,将是一个莫大的损失,姑娘明白么?”

司徒霜道:“我明白了,不过你应知道,致力于匡复的组合,不是一个大刀会,我的意思是说,让你为难的不是我。”

李燕月微笑摇头:“姑娘错了,致力于匡复的组合是不少,但也等于没有。”

司徒霜微一怔:“等于没有?”

“姑娘难道没有发现,到现在为止,他们个个按兵不动,因为实际上他们是受查缉营的控制,没有查缉营的令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姑娘猜想,有这么多致力于匡复的组合.是不是等于没?”

司徒霜呆了一呆,谏然道:“我怎么忘了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难道就任他们长时控制这些组合?”

李燕月道:“姑娘不必急,也不必担心,没有查缉营的令谕,他们对整个匡复大业,也构不成危害,如果等这几个辅政都倒下去之后,对他们,我也有我的安排。”

“你是怎么安排的?”

李燕月笑了笑,没说话。

司徒霜道:“我可真没记性,冲着你,现在我可以不问,不过有件事我要提醒你--”

李燕月道:“姑娘说,我洗耳恭听。”

司徒霜道:“你别忘了,洪门天地会已经不在他们控制之下了,而那位双龙头马大爷,也失掉了唯一的爱女。”

李燕月的心为之一阵痛。道:“多谢姑娘,姑娘的意思我懂,我会随时留意的。”

“ 那就好--”

司徒霜站了起来,道:“时候不早了,我走了。”

李燕月跟着站起。道:“请代我问候刘、欧阳二老。”

“谢谢。”

司徒霜投过深深一瞥,转身行了出去。

李燕月没出去,是因为司徒霜那临去的一瞥,使得他心神为之震动。

定过了神,熄了灯躺上床,一时间他想了很多,他想姑娘马丽珠,也想到了玉伦、还有刚走的司徒霜。

口 口 回

昨天晚上不知怎么睡着的,今天早上,是被人叫醒的,醒来时,日已上三竿床前站着营管事瑞成,瑞成赔着满脸笑:“总座不得不叫醒你--”

李燕月忙坐了起来:“我怎么一觉睡到这个时候。”

瑞成道:“这两天你太累了,人不是铁打的金刚,哪有不累的,瞧你,衣服都没脱你就睡着了。”

李燕月这才想到,昨夜司徒霜走后他是和衣躺上了床道:“营里有事儿?’

瑞成双手递过一张大红烫金的帖子道:“来人说的时候是今天中午都这时候了,不叫你怕耽误了。’

李燕月接了过去,道:“这是--”

“福王府派人送来的。”

李燕月一怔,忙抽出帖子来,一看之下又一呆,做东请客。

具名的是福王,酒席却设在铁工的‘神力鹰王府’。

堂堂一位和硕亲王,下帖请一个查缉营的总班领,这是绝无仅有的事。

可是,以现在的情势,整个皇家控制在几个辅政大臣之手,而李燕月又是辅政之中具相当实力的索尼面前的大红人,当然是另当别论。

李燕月明白,明白福王为什么下帖请他,也明白为什么席设“神力鹰王府’。

他只不明白,铁王为什么准许福王这么做。

他是索尼面前的大红人怎么能跟皇族李贵有这种来往。

定了定神,李燕月道:“索大人不在营里吧?”

“您找京大人有事?”

“我不想赴这个宴,不过得听听大人怎么说。”

瑞成道:“大人还没到营里来这会儿恐怕已经进宫,要是还没进宫,就在府里。”

这话等于没说。

索尼进了宫,不便去找,还在府里,又不愿为这点事去找他。

李燕月沉默了一下,道:“没事,你去吧。”

瑞成答应一下,可是还没动,哈着腰赔笑;“您的早饭,我叫回房--”

李燕月道:“这时候了,不吃了。”

“是。”

瑞成这才恭应一声,退了出去。

李燕月站了起来,来回踱步,他在想,去还是不去。

福王邀宴请客,他可以不理不去,但是冷设“神力鹰王府”

他却不能不“赏这个光”。

只因为,铁王既准许福王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所以,他决定了,去。

他到前头找到了瑞成,吩咐瑞成给准备四色礼品。

瑞成微一怔:“怎么,您打算--”

“我打算去一趟。”

“您不先见大人了?”

“来不及,去过之后再说吧。”

瑞成还待再说。

李燕月淡然道:“索大人不在,我是不是得先听听你的意见?”

瑞成一惊,忙道:“不敢,不敢,我就给你准备礼品去。”

瑞成哈着腰,赔着笑退着走了。

李燕月又回到了他的住处,梳洗梳洗,换了件衣服,他并没有刻意刀尺,但就这,人已显得超拔不群,临风玉树似的。

瑞成办事快,这里李燕月刚换好衣服,他那里已经提着四色礼品进来了,进来就是一怔,然后赔笑挑了拇指:“总座,没说的,数退九城,您是美男第一。”

瑞成绝不是阿谀奉承。

但是李燕月不爱听这个,接过四色礼品来就往外走。

瑞成还急步跟在后头:“总座,您要不要带个人去?”

“不用了。”

李燕月淡然道:“就算是‘鸿门宴’我不信谁能吃了我!”

“那--马给您备好了。”

“我走路去。”

瑞成没敢再说什么,但是他一直跟在后头,走出查缉营的大门。

李燕月提着四色礼品安步当车,没一会儿工夫,已到‘神力鹰王府’,看看时候,也快中午了。

铁王的护卫把他带进了府,刚进后院,花厅里迎出了两个人,铁王跟玉伦。

铁王脸上看不出什么来。

玉伦却是春风满面,娇靥上全是喜意。

李燕月抢先递出了四色礼品:“王爷,不成敬意。”

铁王微一怔,什么都没说让护卫接了过去。

玉伦可微沉了脸:“这是干什么,你还跟我客气?”

李燕月淡然一笑:“不,席设铁王府我是跟王爷客气。”

铁王想笑,但却没笑,“进里边坐吧。”

玉伦跟着道:“我阿玛在里头。”

李燕月原也猜着了几分,三个人进了花厅,厅里只坐着一十人一个便装清瘦老者,而青色长袍四花黑马褂儿年纪在九十以上颇有飘逸之慨

当然,这一定是福亲王。

李燕月没等引见上前躬身:“卑职,查缉营李燕月,见过王爷。”

见亲王既不跪拜,也不打千,铁王、玉伦都不会见怪,福王脸上也没异样,微微含笑抬手:“李总班领少礼。”

“谢王爷。”

玉伦像小鸟儿似的 ,飞到了福工身边:“阿玛,他就是李燕月。”

福王仍然微微含笑:“李总班领刚才自己说过了。”

玉伦微一怔娇靥也为之一红:“再告诉您一声,有什么要紧?”

铁王把话接了过去:“李燕月,王爷今天是谢你救玉伦格格。”

李燕月一听这称呼:“心知福王是什么也不知道,所以笑脸对他,一方面是为身分,另一方面恐怕也是为大局,当即道:“卑职的份内事怎么敢当王爷的赏赐。”

“王爷谢你,所以用设我这儿,是为了方便。”

“是的。”潇湘书院

玉伦道;“我阿玛想跟你说说话。”

福王道:“开席吧,边吃边聊。”

显然,福王是不愿跟李燕月多说话,所谓边吃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胆琴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