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胆琴心》

第十八章

作者:独孤红

李燕月道:“不用了,你搁这儿歇息去吧。”

“是”

瑞成搁下手里的帖子,退了山去。

李燕月把一大叠红烫金的帕子往怀里一揣,跟着也出了签押房到了前院,派个人把大班领白凤起请了过来。

白凤起三脚并两步赶到,躬身一礼道;“总座,您找我?”

李燕月道:“后天我在顺来楼宴客,请的都是王公亲贵,你派几班弟兄负责禁卫,一早就去设立岗哨,闲杂人等不许近顺来楼。”

“是。”

“弟兄们经验历练都够,用不着我多交代,总之一句话,绝不能出半点事。”

“您放心交给我就是。”

“就这么说了,我出去一下,会儿就回来。”

“是。”

李燕月出了查组营,又去了神力鹰王府,他没多耽搁,把贴子往铁王手里一交,说了几句话就辞出了。

回到了查缉营,营里没事,只见白凤起召集了几班弟兄在前院里训话心知一定是为后天请客禁卫的事,他也没多停留,受了大家一礼就回到他的小院子。

口 口 口

当夜,初更刚过,李燕闯正在灯下坐着,忽然就见院子里来了人,他一听就知是谁来了,轻微一声道:“请进。”

微风飒然,香风袭人,司徒霜翩然而入。

李燕月含笑而起:“姑娘请坐。”

司徒霜道:“不坐了,我待不了多久,主人你也不会留客多久。”

李燕月听出话中有话,刚要问。

司徒霜又道:“有我的份儿么?”

李燕月微一怔:“姑娘是指--”

“你不是后儿个要在顺来楼宴客么?”

李燕月又一怔:“姑娘怎么知道的?”

司徒霜微一笑道:“说穿了不值一义钱,穷家帮有人告诉我。”

李燕月更说异了:“穷家帮北京分舵怎么知道姑娘住在这。”

司徒霜含笑道:“北京城里,很少有事能瞒得过他们那个分舵的。”

“他们又怎么会把我请客的事告诉姑娘?”

“怎么,不能说,能瞒我?”

“倒不是,假顺来楼请客,还能瞄准,我是说他们怎么会白无故的告诉姑娘这个?”

司徒霜微一摇头:“不是平白无故。”

“咂,那是--”

“他们让我过来给你送个信儿。”

“他们托姑娘给我迷信儿,送什么信儿?”

“他们托我告诉你,张家口有人来了。”

李燕月心头一震。

“还有,他们拦过,但是拦不住。”

李燕月心头又一震:“张家口来人,现在在哪儿?”

“我就不清楚,但穷家帮的人还在我那儿等回话你要不要去见见他?”

李燕月没有犹豫,道:“走。”

司徒霜深深一瞥,转身走出去了。

李燕月抬手熄灯,快步跑了出去。

司徒霜前行带路,两个人翻墙而过,一进堂屋堂后用站起个人刘天池、欧阳奇,还有一个穷家帮弟子,那穷家帮的弟子,赫是阮玉。

刘天池、欧阳奇分别招呼,阮玉机灵,只躬了躬身,没做称呼。

李燕月招呼过刘天池、欧阳奇后,径向阮玉道:“听说张家口有人来了?”

“是的。”阮玉道:“是赵风送来的消息,他们这趟来京,是分批行动,来得极秘密,不是赵风送来消息,我们还不知道呢。”

“来了多少人,都是谁?”

“马大爷亲自带领,好手都来了。”

李燕月心头震动,道:“在哪里落脚,住哪家客栈?”

“他们没住客栈,落脚在前门大街一个宅子里。”

“知道地方么?”

“知道。”

李燕月道:“走带我去一趟。”

“是。”

阮玉抱拳向司徒霜、刘天池、欧阳奇施一礼转身走出堂去。

李燕月打了个招呼跟了出去。

司徒霜没理,也没说什么,送客送到院子里,望着李燕月身影不见她娇靥上深现了一片不解的疑惑神色-一

口 口 口

为防碰见查缉营的弟兄,李燕月跟阮玉专走僻静小胡同,没一会儿就到了前门大街。

阮玉带李燕月拐进了东边一条胡同里,他没往里走,往后一招手人贴进了胡同边的暗影里了。

李燕月心知必有缘故,也跟在阮玉之后贴进了暗影里。

阮玉抬手一指,胡同深处一家门前有个卖小吃的小摊儿挂一盏风灯,在黑胡同盟既亮又显眼。

阮玉低声道:“就是摊儿后那一家摆摊儿的是他们的人。”

李燕月明白了,当即道:“剩下就是我的事,你回去吧。”

阮玉恭应一声,悄悄退出了胡同。

李燕月从眼影处走出,直往那卖小吃的小摊儿行了过去。

走近三丈内,看清楚了,那卖小吃的是个中年壮汉,一脸的络腮胡,颇为威猛。

任何一个卖东西的,见有人走近,总会哈腰陪笑,这个居然招呼都不打一个。

他不打招呼不要紧,李燕月走近招呼他:“辛苦!”

那威猛汉子还不抬眼:“好说!”

李燕月没说话,走过去就要敲门。

那威猛汉子这回不但抬了眼,而且动作还挺快,伸手就拦住了李燕月,:“找谁?”

李燕月道:“找朋友!”

“这儿有你的朋友?” 

“不错。”

“我在这儿多年,怎么从没见过你?”

“我是头一回拜访!”

“是么?”

随着这声问话,威猛汉子胳臂一翻,手掌扬起,劈胸就抓。

李燕月微一笑:“这是干什么?”

抬掌一封,顺势搭上了威猛汉子的腕脉,五指一紧,威猛汉子在闷哼声中,半截铁塔的身躯矮了下去。

李燕月手一松,道:“代我叩门,往里通报,后生晚辈李燕月,拜见马大爷。”

威猛汉子没敢再动,闻言却一变:“你找错了人家,这儿没什么马大爷。”

李燕月含笑道:“何必呢?朋友,我要是没摸清楚,也就不会 上这儿来了,恐怕你还不知道。我来京之前,经过张家口,曾经拜访过马大爷,我叫他一声马叔。”

威猛壮汉微一怔,上下打量了李燕月两眼,没再说话,举手叩了门环。

门环一阵响,夜静时分能传出老远。

只听门里有人沉声问道:“谁?”

威猛壮汉应道:“摆摊儿的。”

门里响动,两扇大门开了,只开了一半门里一前二后站着三个人,藉着摊儿的灯光月以看得很清楚。

三个人,前头一个,是个豹头环眼的络腮胡壮汉长相比摆摊儿的还威猛,后头两个,左边是个英武小胡子右边则是个瘦高如竹,一张脸白得泛青的汉子。

这三个,李燕月认得,经过张家口的时候朝过面,是索超、崔玉衡跟马天风。

三个人见李燕月一怔,索超浓眉一掀,两道如炬目光直逼摆摊儿的威猛壮汉。

威猛壮汉一惊忙道:“他说跟大爷是故旧。”

索超怒声道:“他说你就信?”

李燕月淡然笑道:“这位不认识我还有可说三位不该也不认识我?

三个人再看李燕月,都一怔,崔玉衡脱口道:“是你?”

李燕月道:“还好,终于有人认出我来了。”

索超沉声道:“这个门里的,没人认识你。”

随话就要关上两扇大门。

李燕月一怔,抬手抵住大门,别看索超个头儿大,壮得什么似的,可是这时候他就是难把两扇门关动分毫。

李燕月道:“这是什么意思?”

索起脸上变了色,道:“没什么意思,没人认识你,就是没人认识你。”

崔玉衡上前一步迈:“再不收手,咱们可要动手。”

李燕月一听不对,还待再说。

只听一个冷冷话声传了过来:“ 什么事,是谁在那儿嚷嚷,也不怕吵了左邻右舍。”

李燕月一听就听出来是谁来了,索超还没来得及答话,他就开了口:“祁老,李燕月拜望马大爷.”

话声方落,人影疾闪,索超身边多了个人,一个手持旱烟袋的乡巴瘦老头儿,不是祁奇是谁?

索超等忙躬身:“总管。”

李燕月道:“祁老,是我。”

祁老脸上闪过一阵激动,刹那间恢复平静,近乎冷漠的平静:“后站。”

恭应声中,索超、崔玉衡、马天风一躬身,退后站立!

祁奇也侧身退了一步让出了进门路:“请。”

李燕月更觉出不对来了,想说什么,但转念一想,待会儿有的是说话的机会,当即迈步行了过去 。

祁奇道:“关上门。”

转身往里行去,没再招呼李燕月。

李燕月没在意,随即跟了进去。

相当大的一座老院房,转过了影壁场,两边的厢后有灯,廊檐下排满了,冷肃地站着十几廿个人。

堂屋遥遥在望,堂后门口,背着灯光,一前二后地站着三个人,后头两个是精壮中年汉子,前边一个老者隐透摄人威严,正是“洪门大地会”的双龙头马鸿元马大爷.

只见马大爷抬手一摆,两边厢房廊檐下的,立即退入了厢房。

李燕月则跟着祁奇直到堂屋之前。

祁奇站在一旁没说话。

李燕月躬了身:“马叔!”

马鸿元没答话人冷地看了李燕月一眼,也没说话,转身进了堂屋。

李燕月迈步跟了进去。

祁奇站在院子里没动。

李燕月跟进堂屋,大爷马鸿元背着手,背着身站和两个精壮汉子,看着李燕月,充满了敌意。

李燕月双眉激扬:“马叔,丽珠的事 我比您还心疼,还难过!”

马鸿元冷冷道:“没人比得了我,她是我的独生女。”

李燕月还待再说。

马鸿元话锋忽转,问道:“我行动够机密,没想到还是让人知道了,是穷家帮的人告诉你的吧!”

李燕月道:“是的。”

“我跟他们一向井河不犯--”

“马叔,不能怪他们,是我的交代。”

“你料准了我会上京里来?”

“不只对您。我交代他们监视任何一个组合。”

“哦”

“马叙,丽珠的事--”

马鸿元用始转身过来,刚才背着灯,看不真切,现在看清楚了,马大爷憔悴了,两眼里也有了血丝。

李燕月为之一阵难受。

只听马大爷冰冷道:“不要再提丽珠的事!’

李燕月道:“您来的就是为她的事,怎么能不提?”

“我来京里是为她的事,你来见我又为什么?”

“马叔--”

“我并没有怪你,你来见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马叔主要是没有怪我,上下不会以这种态度对我。”

马大爷没说话,脸色冰冷苍白。

李燕月道:“现在谈怪谁,那是多余,也是令人痛心的事,但是我实在想不出您有任何怪我的理由。”

马大爷脸上闪回抽搐,神情一黯,道:“我不怪你,不但任何人,但要说起来,怪我,怪我自己出了眼,惜用姓郎的,还打算把丽珠许给他--”

“马叔,事用已经过去了,我刚说过,这时候再谈怪谁,那太多余--”

马鸿元双眉忽掀,眉宇间杀机洋溢,道:“不管怎么说.丽珠是死在满虏手里,这仇我不能不报,因为你杀了姓郎的,代我惩治了洪门不肖,还派人回来通知我,我很感激,基于这一点,你今天自己到我面前来,我也不动你,可是从此你我扯平,再见面便是仇敌,你走吧!”

李燕月呆了一呆道:“马叔,您既不怪我,怎么--”

“你总已是满虏的人了,而且位居查缉营的总班领,不是么?”

原来是为这!

李燕月吁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了.只是,马叔.小月是老人家的传人,您也等于看着我长大,您以为小月是弃宗忘祖,卖身投靠的人么?”

“难道你不是?”

“ 如果小月真是,别说是您,就是老人家也烧不了我,是不是?如果小月真是,穷家帮素称忠义,又怎么前听小月的了”

“可是你位居--”

“马叔,难道您还不明白--”

马鸿元目光一换:“真的?”

李燕月道:“老人家能容我至今,就冲这一点难道还不够?”

马鸿元老脸上再门抽搐,微徽抬起了手:“小月你坐。”

不用多说什么,就这一句,应该已是说明一切。

“谢谢您。”

马大爷、李燕月双双落座,李燕月要说话。

马大爷一抬手:“不谈过去,谈眼前,谈未来,你明知道我怪不着你,那么你来见我,就绝不是来跟我解释的。”

“我是来请马叔回张家口去。”

“谁让我回去是你还是--”

“是我,别人还不知道。”

“为什么要我回张家口去?”

“您的来意是什么?”

“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

“您打算怎么做?”

马大爷道:“血债血还,以满虏的鲜血,为我女儿报仇雪恨。”

李燕月道:“郎玉奇已经死了他的顶头上司也已经下了狱,下场比死还惨。”

“满虏还有别的人。”

“马叔,冤有头,债有主。”

“对,我没有能手刃冤头债主,若加上国仇家恨,他们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胆琴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