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胆琴心》

第三章

作者:独孤红

客栈门口的系马墙上,拴着四匹蒙古种的健骑。

客栈对街的廊檐下暗影里,抱着胳膊站着个中年汉子,看得见人,看不清楚脸。

四黑衣壮汉两前两后,“押”着李燕月从客栈出来,拉过坐骑上马驰去。

那汉子顺对街廊檐下疾走,拐过一条胡同不见了。

李燕月一出客栈就看见了那汉子。

可是他装没看见。

          …………………………………………

五人四骑,在蹄声得得中,从正阳门进了内城。

李燕月高坐雕鞍,没事人儿似的边走边看。

内城跟外城不同,街道清静,房舍整齐,纵横一条条的石板大街上,很难看见一两个行人出现。

偶尔可以看见几个,不是穿号衣,佩腰刀的步军,就是打扮利落的便衣汉子,当然,那绝不是百姓。

就在“王府井”大街上,一座深宅大院,朱红两扇大门,铜环雪亮,一圈围墙丈余高,玉砌似的石阶十几级,上下站着八名挎刀士兵,由一名小武官带领着,宏伟的门头上,横额五个大字:“神力鹰王聆”。

这就是镇慑当朝,威震天下的“蒙古神力鹰王府”。

神力鹰王府前,谁敢骑马?

鹰王爷的贴身四护卫就有这个特权,五人四骑从侧门进了神力鹰王府。

“天上神仙府,人间王侯家’,“侯门一入深似海”,只一进这神力鹰王府的前院,马上就能体会出这两句话是事实了。

前院里,自有当值的卫兵接过四匹健骑去,四护卫则“押”

着李燕月直往后去。

转过几栋宏伟气派的建筑,进了一座敞厅,敝厅里的陈设不见华丽,却透着雅致,两边粉墙上还挂了不少名家字画。

一名黑衣壮汉道:“你在这儿等着。”

他走了,留下了另三个‘陪”着李燕月。

不一会儿,雄健步履响动,一个魁伟身影带着那名黑衣壮汉进来了,人未到,威势已先逼人,正是城外所遇大汉,神威震天下的蒙古神力鹰王。

厅里的三名黑衣壮汉恭道躬身:“爷!”

神力鹰王已经换了装束,海青色皮袍,卷着袖口,露出两段肌肉突起的小臂,豪迈之中带几分潇洒,他神光炯炯的环目盯住了李燕月,脸上没一点表情,道:“我就想到就是你,可没想到你这么不好请。”

李燕月淡然道:“要是我知道鹰王爷有个‘请’字,说什么我也不会那么不识抬举。’

“你很会说话,我这四个护卫,一向连王公大臣都不放在眼里。”

“江湖人不比王公大臣。”

神力鹰王浓眉一耸:“你要弄清楚,我这神力鹰王府,不是任何人显傲的地方。”

“鹰王爷也清明鉴,江湖人眼里敬的只是英雄,不管是什么人,什么地方。”

“那么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

“要是不知道鹰王爷是什么样人,我不会有失之交臂之感,没有失之交臂之感,我不会到鹰王府来,还请王爷最好不要让一个江湖草民失望。”

神力鹰王摇摇头道:“我承认说不过你,可是你要知道,我找你来,并不是要你来卖弄口才的。”

“王爷明鉴,江湖草民并非卖弄口舌,所说的是实话,站在一个理字上说话而已。”

“既然你知道我是神力鹰王,你就该知道,我不需要任何理由,就能治你的罪。”

李燕月淡然道:“江湖草民不会屈于威武,倘若真如此,江湖草民愿意瞻仰瞻仰王爷马上马下万人难敌的盖世神威,绝世身手。”

神力鹰王微一怔,环目炯炯,凝望李燕月,片刻,突然笑了:“你的确够做,我承认你有一身很不错的修为,但是一旦动起手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不过……你这脾气,倒是很对我的味,很投我的缘,更何况你救过我,我不能让人说铁海东不知好歹,恩将仇报--”

他走过去坐了下来,抬眼又瞪着李燕月:“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

“知道。”

“有人在我这儿告了你,我不得不管,别人的事我可以不管,他们也未必敢找我,可是这一位,算我怕她,只好管了,你可知道,你这个祸惹大了。”

李燕月道:“王爷大概不知道详细情形?”

“怎么?”

“要是王爷知道详细情形,以蒙古神力鹰王的刚直公正,绝不会说我这个江湖草民的祸闯大了。”

神力鹰王铁海东深深地看了李燕月一眼,道:“用不着谁告诉我详细情形,她的脾气我最清楚,是怎么回事,根据以往的经验,我也能琢磨出个八分,但是你碰上的是她,满朝文武,王公大臣,甚至连宫里都得让她三分,你说该怎么办?”

以蒙古神力鹰王的显赫权势,他能跟李燕月这样闲聊般的说话,足证他没有一点官架子,的确是宦海中难得的奇英豪。

但是,这句话听进李燕月的耳朵里,却大大的不是味道。

李燕月微耸双眉,淡然一笑道:“自古以来,我以为天下讲的是理,朝廷有朝廷的王法,要是这两样都能不顾的话,我这个江湖草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王爷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鹰王脸色微变,一拍座椅扶手,抬手指李燕月道:“你要知道,江湖上的那一套,搬到这儿来没有用,只有吃亏的份儿。”

李燕月道:“就算是吃亏,江湖草民认了,何况--”

“何况怎么样?”

“何况我未必吃亏。”

铁王霍地站起,环目威棱暴射,直逼李燕月;“你怎么说了?”

“那就要看王爷打算怎么办?”

铁王沉声道:“你要知道,这是我,要是换个旁人,根本不容你站在这儿,嘴强牙硬的说这么多。”

李燕月淡然道:“恕我直说一句,要不是因为是神力鹰王,也请不动我,要不是因为是神力鹰王,江湖草民我也不容他站在这儿跟我说这么多。”

鹰王暴怒,沉喝道:“大胆,你想--”

李燕月截口道:“神力鹰王刚直公正,盖世虎将,朝廷柱石,普天下敬为宦海奇英豪,没想到处理事情的态度如此令人失望,真是官官相护,自古难免啊!”

突然间,铁王的怒态减了三分:“毕竟她是个皇族亲贵,和硕格格的郡主。”

李燕月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皇族亲贵也是人,王子犯法尚已与庶民同罪,皇族亲贵不遵法,不讲理,何以御民?

紧接着,铁工的怒态完全收敛了:“你,你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

“会。但要看对什么人,什么事,更要看别人怎么对我?”

“阁下,大丈夫能屈能伸!”

“当伸则伸,当屈则屈,王爷一付宁折不屈的刚直脾气,因何教人在威讲面前低头?”

铁王坐了下去,旋即又站了起来,走两步,停住,环目凝望李燕月,片刻才道:“这样好不好,她现在在我这儿,我把她请来,你当面给她赔个不是?”

李燕月双眉陡扬,要说话,但旋即他改口淡然说道:“那位尊贵郡主等不及,已经不请自来了。”

铁王微一怔,略一凝神,跟着说道:“好敏锐的听力,我不如你。”

这句话说完,长廊上传来了轻快的步履声,转眼之后,香风袭人,那位刁蛮美姑娘带着那四个黑衣姑娘出现在敞厅门口。

四护卫立即躬身:“郡主!”

刁蛮美姑娘微一怔,娇靥变色,随即一步跨进敞厅:“好哇,他怎么还--我让你把他抓了来,是让你陪着他在这儿聊天的呀!”

铁王道:“你听我说--”

“我听你说什么?你把他抓来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你把他当什么了.当你神力鹰王的客人啊?”

接下来是一阵连珠炮似的,绷着脸,瞪着眼,很生气,模样儿却也十分动人。

李燕月没动没说话,冷眼旁观,有点想笑。

铁王的脸色渐沉下来了,容得刁蛮美姑娘的话声一顿,他冷然截了口:“你说完了没有?”

“说完了。”刁蛮美姑娘大声说道:“你不办他我来办他,来人! 给我拿下!”

四护卫没动,因为他们四个看看铁王,铁王看也没看他们。

或许是因为羞怒,刁蛮美姑娘脸都涨红了,霍地转脸对四黑衣姑娘:“你们聋了呀,我支使不动人家神力鹰王府的人,难道也支使不动我自己的人。”

四黑衣姑娘忙施礼:“婢子们不知道郡主是--”

“现在知道了,还不给我动手?”

“是!”

恭应声中,四黑衣姑娘就要动。

铁王淡喝道:“慢着!”

四黑衣姑娘立即停住。

刁蛮美姑娘叫道:“谁让你们停手了,我说话了吗?他的人不听我的,我的人为什么要听他的?”

李燕月想笑没笑。

铁王却忍不住笑了:“你怎么老跟小孩子似的?”

“我是小孩子,你是大人,我就是这脾气,改不了了……”

“不管是什么脾气,总得讲理。”

“讲理?我怎么不讲理了,我受了欺负,受了委屈,还落个不讲理,我为什么找你来了,要为讲理,还用找你!”

铁王道:“听听你说的,分明就是理曲--”

“我怎么理曲,他动手把我扯下了马--”

“他动手拉你了?”

“他敢,他揪着我的鞭子--”。

“那么老远,他怎么揪得着你的皮鞭?”

“你不用套我话,是我用鞭子抽他了,怎么样?”

“还是呀,是你先动手打人,还能叫受欺负,受委屈么?”

“你为什么不问问他,我为什么拿鞭子抽他?”

铁王望李燕月,李燕月淡然道:“还是让郡主说吧,我这个江湖草民的话不可信。”

铁王转望刁蛮美姑娘;“听见了没有?”

刁蛮美姑娘只好说了,还好,她倒是每一句都是实话,既不少,也不多,不折不扣的一段实话。

静静听毕,铁王摇了头:“你自己听听,别说找谁评理了就是三岁小孩儿,也听得出谁直谁曲,谁是谁非。”

刁蛮美姑娘话说了一大段之后,气似乎也消了些,闻言道:“不管怎么说,我是个郡主,我打小就从没受过这个。”

铁王道:“这我知道,可是你也要明白一点,皇族亲贵只是这个圈子里的皇族亲贵,在人家江湖人眼里,没有咱们这些皇族亲贵。”

刁蛮美郡主道:“谁说的。我到哪儿还不是--”

“我也知道,皇族亲贵不管到哪儿都是皇族亲贵,可是谁叫你偏偏碰上了他。”

刁蛮美姑娘眼望李燕月,突然扬了眉:“他怎么样?我就不信这个,今儿个他要是不跟我低头,不让我出这口气,我跟他没完,跟你也没完。”

铁王皱了一双浓眉。

李燕月突然道:“都主阁下不要让王爷为难,江湖草民给郡主阁下赔个罪就是。”

话落,他抱了抱拳。

刁蛮美姑娘道:“不行,没这么便宜--”

铁王伸手拦住;“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非让他给我磕头不可--”

铁王脸色一整道:“要是你坚持非让他磕头不可,那是你自找没趣,如今你面子都有了,还要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别处或许可以,在我这儿办下到,你要是不听我的,你跟他别处了去,我下管了。”

刁变美姑娘脸色大变:“铁海东,你、你可恶,你居然帮个江湖狂徒欺负我,我进宫见老佛爷去。”

一跺脚,她扭身走了。

四黑衣姑娘跟了去。

李燕月道:“没想到倒给王爷惹了麻烦,我很不安。”

铁王一摆手道:“别听她的,她是自找台阶儿,其实她见谁去都是一样,老佛爷就是再护着她,拿我也没办法,倒是你……”

炯炯目光一凝,道:“你是我生平仅见的一个江湖人物,人品、武功、胆识,都是我生平仅见--”

“那是王爷夸奖,要是没有别的事--”

“不忙,我要多跟你聊聊。”

“王爷--”

“我不敢说纡尊降贵,折节下交,你也一定不爱听,可是我话出了口,你总得要给我一个面子。”

“不敢,那是江湖草民的荣宠,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铁王脸上有了笑容,一摆手道:“这才像话,坐!”

“谢谢王爷!”

分宾主落了座,铁王道:“人家是深夜客来,以茶当酒,我是不管什么时候都以酒当茶,不过客人可以随自己的爱好,我有好茶,而且是贡品,你要酒还是要茶?”

李燕月道:“王爷,我是客随主便。”

“好一个客随主便。”铁王一招手道:“来酒、”

一名猛护卫应声而去,转眼工夫之后,端来了两个茶杯似的细瓷盖碗,式样像茶杯,恐怕别处没这么大的茶杯,只比头号的大海碗小了些。

李燕月看得一怔。

铁王笑道:“我是这么个人,小东小西的用着不趁手,喝酒嘛,一口就没了,老得倒,多麻烦。”

李燕月笑了。

铁王一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胆琴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