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胆琴心》

第六章

作者:独孤红

李燕月刚接过连珠,两眼突闪寒芒道:“王爷,恐怕有不该来的人来了!”

一阵急促步履声传了过来,至外而止,随听见外面有人扬声发话:“老中堂到!”

一听这话,太后跟皇上脸色都变了。

铁王道:“是他们四个里的哪一个?怎么偏在这时候……”

玉伦道:“他们都是内大臣,是御前侍卫之长,宫里的一动一静,哪能瞒过他们!”

太后站了起来道:“咱们快--”

铁王道:“老佛爷,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您请坐着,自有管海东来应付。”

太后似乎一时也没了主意,只好又坐了下去。

李燕月看在眼里,对这位爱新觉罗氏的皇家,不由为之一阵悲哀,当初多尔衮摄政,身为皇帝的顺治,受够了气,如今顺治逊位,以四个内大臣辅政,他的儿于康熙,照样也是受足了气,堂堂的皇家,竟一厥不振如此,怎不令人悲哀。

太后这里刚坐定,一名穿戴整齐,五十上下的瘦削人员带着两名大内侍卫走了进来,两名大内传卫停在门边,瘦削大员则面无表情的直走进来,先向大后跟皇上行下大礼:“臣索尼叩见太后、皇上。”

皇上有点不自在,太后倒相当平静:“索大人请起。”

“谢太后、皇上。”

瘦削人员索尼站了起来,微欠着身道:“臣听说太后跟皇上深夜在这儿议事,特来卫护左右,不过既有铁王爷在这儿臣来得是多余了。”

这句话显然话里有话。

太后跟皇上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答。

铁王浓眉一掀道:“有我在这儿,您这位辅政大臣大可以放心,请回吧!”

铁王这话是针锋角对.不要掉,也不客气。

哪知索尼担没听见似的,转眼就盯上了李燕月道:“这个人是谁?”

太后、皇上都没说话,因为也不知道该怎么答才好。

铁王老实不客气:“江湖人李燕月。”

一听这话,索尼脸色马上一变:“江湖人?他是谁带进宫来的?”

铁王道:“你连太后跟皇上在这儿都知道,还能不知道他是谁带进宫来的么?”

索尼沉着脸道:“鹰王爷,禁宫之内,怎么能带个江湖人随便进去……”

铁王环目一睁,威棱外射:“索尼,你这是跟谁说话?”

索尼脸色马上好看了些,道:“鹰王爷,我是好意,我是带刀御前侍卫的内大臣,你肩负禁宫大内之卫护,职责所在……”

“你肩负禁宫大内只卫护,难道我就回危害到禁宫大内跟皇上,人是我带进来的,自有我在,倘若任何差错,也自有我一肩承担。”

“铁王爷,江湖人个个能高来高去,真等出了什么差错,谁承担也来不及了。”

铁王爷冷冷一笑道:“要是连我都制不住,你带这些人,哪一个是他的对手,他不是照样能随意进出禁宫大内。”

索尼为之一时无同以对,脸色变了一变.旋转向皇上:“皇上”

皇上突然间变的相当平静道:“是我召他进宫的。”

索尼道:“皇上怎么可以随便召个江湖平民进宫?这有违皇家王法,朝廷体制……”

铁王道:“皇上年轻,皇家家法,朝廷体制一时记不了那么多,要你们四个铺政大臣是干什么的,就是要你们随时提醒皇上的,这也是你们的职责。”

索尼正色道:“鹰王爷,卫护禁宫大内也是我的职责,这件事我不敢不追究到底。”

铁王冷笑道:“索尼,不要仗持你是辅政大臣,处处以你的职权胁迫皇上,这个人在京外打死了围猎猎获的人熊,救了我的命,皇上嘉许神勇,难道不该召见。”

索尼呆了一呆转望李燕月:“那头人熊是你打死的?”

李燕月淡然道:“是的。”

“你叫什么名字?”

真是贵人多忘。

“李燕月。”

“你是从哪儿来的?”

“草民来自江湖。”

“你到京里来是来干什么的?”

“江湖人兴之所至,飘泊四海。”

‘你住在什么地方?”

“永定门内京华客栈。”

索尼转向太后、皇上:“臣不知皇上是为打死人熊的事召见这个人.容臣告退,时候不早,也请太后跟皇上早些回宫吧!”

他大礼一拜,转身往外行去。

铁王浓眉一掀,要说话。

太后忙施眼色,铁王到了嘴边的话又忍了下去

等索尼带着两个侍卫都出去了,太后才说道:“算了,就让他去吧,咱们受这种气也不是一天了。”

玉伦道:“索尼这样盘问他,是什么意思?”

这,谁都注意到了,谁都觉的不对,只有玉伦先说出来了。

按理说,以索尼的身份地位,以及在皇宫内外的跋扈,对个江湖人,是不会理会这么多的。

铁王道:“只有一种可能,他看上了李燕月。”

李燕月为之微一怔。

玉伦也为之一怔。

太后道:“海东,你这话--’

铁王道:“他看上了李燕月能打死人熊的一身好本领,好能耐,他们手下的‘巴图鲁’,没有一个有这种能耐。”

太后脸色一变。

玉伦叫道:“可不能让他们把他拉过去。”

铁王道:“你想他们拉得过去吗?”

玉伦道:“我不比你糊涂,照这情形看,他们一定会找他,只等他们找上了他,他就得非听他们不可,要不然他就别想在京里待了。”

太后涑然道:“这倒是。”

皇上道:“他们也怕宫里安置了李燕月。”

太后道:“海东,真要是这样,还真是麻烦。”

铁王道“我就不信--”

玉伦道:“别又使你的倔脾气,这不是你使脾气的时候,真要等在燕月在京里没办法待了,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铁王道:“那么你说,该怎么办”

玉伦道:“以我看不如--一”

李燕月突然截口道:“郡主放心,我要不想在京里待了,谁也留不住我,我要是想在京里待下去,谁也赶不走我。”

铁王望着玉伦道:“听见了没有?”

玉伦怒视李燕月,高挑着一双秀眉叫道:“你还这么神气,还这么了不起--”

“郡主,这不关神气,也不关了不起,我说的是实话。”

“好,我非看看到时候你怎么在京里待下去不可。”

李燕月没说话,当着太后跟皇上,他不好再说什么。

太后道:“这不是动意气的事,万---”

铁王道:“李燕月既然能这么说,他就有他的把握,您请放心就是。”

玉伦叫道:“他们要是动用官家的势力,随便给他安个罪名满城抓他呢!他走不走?他总不能请出逊皇帝的信物来?”

李燕月道:“这种事已经有过了一回,到那个时候,王爷可以出面保我,谅他们也不至于为了一个江湖草民跟鹰王爷直接冲突。”

“那他们要是在暗地里对付你呢?他们在京城里,培植得有民间势力,三教九流的,什么人都有--”

李燕月道:“郡主,我就怕他们不用这手法。”

玉伦道:“就怕他们不用这手法,你什么意思?”

“直要那样,我可以循线追击,先扫除他们的民间势力。”

“你只一个人--”

“请郡主看我一个人扫除。”

“好,你永远神气,永远了不起,我会睁大两眼看着。”

“绝不会让郡主失望。”

玉伦有了真火,叫道:“你--”

太后道:“玉伦。”

玉伦道:“老佛爷,您听气人不气人。”

“为什么要气,咱们皇家不是正需要这样的人吗?”

玉伦一怔,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太后转望李燕月:“李燕月,你有把握?”

李燕月道:“太后,逊皇帝信得过草民。”

大后呆了一呆道:“你跟铁王出宫去吧。”

“是。” http://210.29.4.4/book/club

铁王也没再多说什么,带着李燕月告礼告退,刚转过身。

大后道:“李燕月。”

李燕月跟铁王停步回身。

太后道:“皇家全仗你跟铁王了。”

李燕月道:“草民不敢,但请太后放心就是。”

太后道:“那就好,你们去吧!”

铁王偕同李燕月往外行去。

望着铁王,李燕月,一魁梧,一圻长两个身影出了殿门,玉伦说道:“老佛爷,你就这么相信他……”

太后道:“我不是相信他,我是相信逊皇帝,连海东都这么推崇他,不会没有道理的。”

玉伦还待再说。

太后伸出了手道:‘时候不早了,跟我回宫去吧!”

玉伦只好改口答应,扶着太后往外行去。

皇上带着小如意跟在后头--

口 口 日

特许紫禁城骑马,可是铁王没骑马,跟李燕月拉着坐骑往前走。

边走,铁王边道:“你没有说错,在宫里,他们真是眼线广布,耳目众多。”

李燕月道:“说不定,现在就有不少在监视着咱们。”

“让他们监视吧,最好能缀着一直到我鹰王府。”

李燕月笑笑道:“恐怕他们没这个胆。”

铁王吁了一口气道:“你看见了,太后跟皇上的日子怎么过!”

李燕月没说话,他能说什么?

铁王又道:“你真打算这么干?”

“你是说……”

“刚你告诉玉伦的。”

“你有什么高见?”

“只有一点,到时候手下别留情。”

李燕月笑了。

“不是我不够仁厚,实在是我恨透了他们。”

李燕月道:“您放心,这一点我做得到。”

“那就好,替皇家出口气也算替我出口气--”

不知不觉间,两个人出了宫门铁工翻身上马,李燕月道:“王爷,我能不能不上您那儿去了?”

“怎么?”

“太晚了,我想早一点回去歇息。”

”这匹马--”

“只有烦劳您带回去了。”

“也好。”

铁王从李燕月手里接过星绳,径自骑一匹、拉一匹走了。

李燕月一个人直奔外城,这时候内城九门早关了,还好,李燕月是去鹰王府的,凭这块招牌照样开城让他出去了。

刚进客栈门,相房里站起两个人,一个黑衣老者,一个黑衣壮汉。

黑衣老者一双锐利的目光盯上李燕月:“李燕月。”

“不错。”

黑衣老者道:“走吧,跟我们走一趟。”

李燕月一听这话,简直想笑,自从他抵京,住进这家京华客栈以来,始终没好好在客栈里歇息过,也不能回到客栈来,只一回客栈来,每次不是有人等着,就是有人找上门来,把他“带”走。

李燕月想笑,可是他没关,不但没笑、反而表现得冷淡异常。因为他已经猜到了,他道:“跟你们走,我跟你们两位素昧平生--”

黑衣老者截口道:“不用多问,只管跟我们走就知道了。”

李燕月道:“阁下这话说得对,我不认识两位,甚至连两位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怎么能无缘无故跟两位走?”

黑衣壮汉道:“有什么不能的,谁又不会害你!”

李燕月道:“我怎么知道两位是不是会害我?”

黑衣壮汉似乎脾气不大好,脸色一变,又要再说。

黑衣老者却先说了话:“你尽可以放心,老实告诉你吧,你的运气来了别人求不到呢!跟我们走一趟,包管有你意想不到的好处。”

李燕月道:“这话我就不懂,我连两位是什么人都还不知道,好处怎么会落在我的头上?”

黑衣壮汉瞪眼道:“您不要跟他罗嗦了--”

黑衣老者冷冷看了他一眼:“你急什么,难道说我当差这么多年,连件事都不会办?”

黑衣壮汉马上不吭气儿了。

黑衣老者转望李燕月道:“你是够小心、够谨慎的,看来你的江湖经验、历练都不差,也难怪,既不认识人,又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京里卧虎藏龙,什么稀奇怪事都有,搁我我也不会贸然跟人走,我这么说吧,今大晚上你进过宫,是不是?”

李燕月越发认定他猜的没错,他故作一怔,道:“阁下怎么知道?”

黑衣老者微显得意,淡淡的笑了笑,不答又问:“除了太后、皇上、神力鹰王、玉伦郡主之外,你还见着谁了?”

李燕月道:“索大人,难不成两位是--”

黑衣老者道:“不能说我们是索大人的人,只能说我们是索大人派来的。”

“呃,原来两位是索大人派来的。”

“现在你明白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这么说,是索大人要见我?”

“我不敢这么说,不过既然我们是索大人派出来的人,不管到时候你见到谁,也就眼见到索大人一样。”

李燕月摇摇头道:“我一介江湖小民,哪有这种资格,哪有这种福缘去见索大人。”

黑衣老者微微一笑,笑得有点怪:“你过谦了,都能进宫去见太后跟皇上还能不够资格去见索大人,再说,既然见了太后跟皇上,你也该去见见索大人。”

“我能不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胆琴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