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胆琴心》

第九章

作者:独孤红

贺蒙道:“除非能牺牲整个大刀会。”

李燕月心的一震:“我不能那么做。”

贺蒙道:“那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阮玉道:“要是可以牺牲大刀会呢?”

贺蒙沉声道:“小五儿--”

阮玉道:“二叔您能不能听我说?”

“你要说什么?”

“二叔,您是知道的并不是每一个组合都是真为国复大业尽心尽力,有不少组合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的。”

“这我知道可是你又怎么知道‘大刀会’--”

“我不敢说他们是,可是您又怎么知道他们不是?”

“但在没有摸清楚之前总不能贸然--”

“那当然,我也不敢这么说,但是少令主执掌日月令,他的成败关系着整个匡复大业,值得咱们去摸一模大刀会!”

贺蒙脸色凝重,转望李燕月:“少令主--”

李燕月吸了一口气:“贺二爷,我愿意去摸一摸人刀会,但是我宁愿他们不是可以牺牲的一个组合。”

话落,他站了起来。

贺蒙跟着站起,道:“少令主,是否要分舵--”

“不,我不希望把贵帮扯进去还是让我一个人来吧,告辞。”

他一抱拳,要走。

阮玉道:“少令主,您跟大刀会的那位照过面了 他们也想拉拢您,我看您只进那家古玩店逛一逛,不必有任何表示,他们准会找上您。“

李燕月道:“但愿如此。”

口 口 口

盏茶工夫之后,李燕月出现在琉璃厂。

琉璃厂一带都是古玩字画店“古朴斋”的招牌不算大,但是黑底金字,笔力很雄浑顶显眼。

李燕月跟在几个客人之后,背着手进“古朴斋”。

“古朴斋”的店面不小,墙上,几排漆架上,往的、摆的、琳俐满目,美不胜收。

柜里一个瘦老头儿,相外两个年轻伙计照顾生意,每一个都多知多懂,每一个都能跟客人说上一大套。

本来嘛,干哪一行的,当然得熟哪一行。

两个伙计分不开身,柜里出来了瘦老头儿迎着李燕月躬身哈腰,赔上了满脸笑:“这位您是要--”

李燕月道:“让我先看看。”

“ 是是,您访,您请。”

李燕月背着手漫踱步,一步一步的走,一样一样的看。

瘦老头儿好耐性,居然陪着李燕月,一声不吭。

做生意,本应如此。

突然,李燕月说了话:“宝号收不收古玩?”

“收收,您”

“我有样传家宝,本舍不得,但是最近极需钱用,只好忍痛割让了。”

“好说,好说,府上传家的那样宝贝是--”

李燕月道:“您是--”

瘦老头儿忙道:“老朽是小号的掌柜,姓刘,卯金刀刘!”

李燕月道:“呢,刘掌柜的--”忽然压低了话声接道:“掌柜的,你我是不是可以私下谈谈?”

瘦老头儿迟疑了一下,随又满脸堆上了笑:“可以,可以,您请。”

他举手往后让。

李燕月一进来就看见了,靠后壁上有一扇门,关着,可是通往后头。

他当即走了过去,快到门前的时候,瘦老头儿抢先一步。

过来推开了门。

李燕月跨进了门,才发现这扇门并不是通往后头的,门后只是个布置相当精雅的小客厅。

瘦老头儿把李燕月让坐下,先倒来一杯茶,然后又捧过擦得发亮的水烟袋让客。

李燕月忙道:“谢谢,欠学。”

痛苦头儿忙把水烟袋又放了回去,这才落座,堆着一脸笑意望李燕月,只等李燕月开口。

李燕月笑了笑道:“掌柜的,在外头不好说话不瞒你说,我是应邀而来的。“

瘦老头儿一怔:”您是应邀而来的?小号之中,有您的朋友?“

李燕月道:“是这样的有天晚上,我在‘南下洼’遇上件急难,有位姑娘及时给我援手,赐了我一臂鼎力,事后那位姑娘表示,想让我多认识一些她的朋友--”

瘦老头儿愣愣地笑道:“您把我弄糊涂了,您是说,那位姑娘是小号的人。”

“应该是。”

瘦老头儿疑惑地盯着李燕月:“您别是弄错了吧,小号里都是男丁,没有女眷--”

“那许是贵东家--”

“小号是老朽开的,也由老朽自己经营。”

李燕月道:“呢,那许是我弄错了,打扰之处,还请原谅,告辞。”

他站了起来。

瘦老头儿忙跟着站起:“好说,得能相逢便是缘,从今个儿起,咱们也是朋友,往后还请多照顾,常米坐坐。”

李燕月谢了一声,走了出去。

瘦老头儿直送到店门口,等李燕月一走,他就马上进去了。

是穷家帮京城分舵的人弄错了,还是大刀会过于小心?

这种事,穷家帮京城分舵不可能弄错。

那么就是大刀会的人过于小心了。

如果是后者,他既人宝山,就不会空手而回。果然--

还没走多远,背后就传来个低沉话声:“朋友,请等等!”

李燕月停步回身,一个穿长袍的中年瘦汉子,从行人中到了眼前。

李燕月道:“尊驾是叫我?”

那长袍中年汉子道:“不错。”

“有何见教?”

“不敢,我刚也是‘古朴斋’的客人之一,听朋友说,有件传家宝想出让。”

“是的。”

“我看朋友进去没多久就出来,是不是价钱没谈拢?”

“我是觉得他们这一家心口不一,没诚意。”

做生意的都一样在商言商,没摸清楚来处,谁都怕上当。

李燕月淡然一笑,没说话。

“朋友可愿意跟我谈谈?”

“尊驾。”

“我好收藏古玩字画,只知道哪有珍品,我是求之若渴,非想法子弄到手不可,我不是生意人,跟我谈,应该比跟他们谈投机得多。”

李燕月道:“听尊驾这么一说,我愿意跟尊驾谈谈。”

“好极了。”

长袍瘦汉子两眼一亮:“蜗居就在前头,如不嫌弃,请去坐坐,喝杯茶。”

李燕月欣然道:“恭敬不如从命,只好打扰了。”

长袍瘦汉子的住处,还是真不远,东弯西拐转眼后,两个人进了一条窄胡同靠右两扇窍门倒像是宅后胡同的后院。

果然--

长袍瘦汉子把李燕月带进了门,眼前居然是个小花园。

小虽小了些,可是亭、台、楼、棚一应俱全。

长袍瘦汉子把李燕月让进了紧挨一池碧水的那座八角小亭,道:“请坐坐,马上会有人来跟朋友谈。”

说完了这句话他突然出亭走了。

把个陌生人带进家门,然后又把他一个人留在这儿,这种事应该是绝无仅有。

难道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

李燕月明白绝对有人隐身在暗处监视。

没有错--

凭李燕月的敏锐耳目,已经觉察出,至少有五对税利的目光在暗中盯着他。

后门外至少有一个人在,当然,那是为断他的退路。

李燕月装不知道,背着手在小亭中来回走动着,东看看,西看看,泰然悠闲。

片刻工夫之后轻捷步履声响动,适才那长袍瘦汉子,陪三名身穿裤褂几,卷着袖口的秃顶矮胖老者走了过来

矮胖老者肤色白皙,脸色红润,头发秃着的一块闪闪发亮,脚下轻捷矫健,一看就知道是个修为相当不错的练家子。

一进小亭,矮胖老者两眼紧盯李燕月,上下打量。

长袍瘦汉子则含笑道:“这位就是来跟朋友谈割让事的!”

李燕月含笑抱拳。

矮胖老者拱手答礼:“请教。”

“不敢,李燕月。”

“李朋友,请坐。”

两个人隔着石几,对坐在小亭石凳上。

那长袍瘦汉子则垂手站在矮老者身旁。

矮胖老者紧盯着李燕月道:“真人面前,我不必再说假话,李朋友既是找朋友来的,我们自当待李朋友如朋友,也毋任欢迎--”

李燕月截口道:“这么说,两位就是大刀会的朋友?”

矮胖老者未置是否,道:“请李朋友先告诉我作是怎么找到‘古朴斋’去的?”

李燕月笑笑道:“记得贵会那位姑娘。曾经许我是个少有的特殊人物,特殊人物,自当有他特殊的一套。”

矮胖老者淡然道:“李朋友,我们欢迎朋友,但是朋友若不能用诚,我们便不敢拿你当朋友了。”

李燕月站了起来:“既是这样,容我告辞。”

矮胜老者坐着没动,道:“李朋友不像个特殊人物,特殊人物不信不懂像我们这种组合的规矩。”

“我懂。”李燕月道:“这一类的秘密组合,不沾便罢,一经沾上,不是朋友便是敌人,就像我现在贵会绝不容许我活着出去。”

矮胖老者淡然道:“李朋友懂就好。”

李燕月道:”我是懂,不过阁下最好也要明白,照眼下这看不见的几处埋伏,是拦不住我的啦。“

矮陆老者脸色微变:“朋友好敏锐的耳目,好。”

他这里一声“好”。

长袍瘦汉子倏扬冷笑:“李朋友,你试试看。”

出手如风,探掌当胸就抓。

李燕月笑道:“咱们都试试。”

他翻掌迎上,一格轻拍。

长袍瘦汉子站不稳了,立即跄踉冲出小亭。

矮胖老者重地站起。

他站是站起了,可是他没李燕月快还没来得及出招,李燕月的右手已然搭上了他左肩,他脸色大变,乖乖地又坐了下去。

他喝声中,四五条人影飞凉而至,成一团地落在小事外,清一色的中年汉子,每人手里握把柄飘红绸的雪亮大刀。

长袍瘦汉子喝道:“放手,否则你绝出不去。”

李燕月道:“不管放不放他,我照样出去,不过我现在还不想出去,我要见见那位姑娘,当面问问她她的话还算不算?”

矮胖老者道:“她没空见你,也不必见你。”

“这话怎么说?”

矮胖老者道;“我没有必要解释。”

李燕月暗想:“像目下这种情形,那位是大刀会首脑人物的姑娘,无论如何是该现身出面的她该现身出面而没有现身出面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她根本不在,一是她邀约李燕月加人大刀会的事,发生了变化。”

如是她根本不在,那还不要紧。

如果是发生了变化,那就值得深究。

一念及此,李燕月道:“以目下的情形看,恐怕你是非解释不可。”

“有这一说么?”

“当然有,她邀约我来的,总该给我个答复。”

“ 我的话,就等于她的答复。”

“你做得了她的主?”

“你以为她是谁?”

“当然是你们大刀会的会主。”

“曾经是,现在已经不是了。”

李燕月听得一怔:“曾经是现在已经不是了。”

“不错。”

“为什么?”

“不为什么。”

“我不愿意难为你,你最好不要逼我。”

“你如敢动我分毫,绝出不了这个花园。”

李燕月冷冷一笑:“我没想到你还挺硬的,咱们试试。”

他五指微一用力。

矮胖老者只脸色微变,但没吭一声。

李燕月道:“你要不要尝尝一指搜魂血脉倒流的滋味?”

矮胖老者一惊道:“我不信你--”

李燕月手往下一落,一指点出。

矮胖老者机价暴颤:“她违反了大刀会的会规--”

“她违反你们大刀会哪一条会规?”

就这一句话工夫,矮胖老者已额上见汗混身俱颤。

亭外的人只有看的份儿,没一个敢轻举妄动。

只听矮胖老者颤声道:“她,她不该杀,杀那两个--”

李燕月又一怔:“你们大刀会的会规是什么?不就是为匡复,不就为报国化家恨么?”

矮胖老者几已泣不成声:“不,大刀会里有,有--”

亭外长袍瘦汉子一扬手,一把飞刀直奔矮胖老者后心。

李燕月心神一震,左手疾挥,那把飞刀电射而回,正中长袍瘦汉子的咽喉,长袍瘦汉子翻身栽倒在地。

另五名汉子惊喝声中,挥刀就扑。

李燕月一指闭了矮胖老者“昏穴”,旋身疾点,五名汉子的大刀脱手飞出,五个人则倒地寂然不动。  http://210.29.4.4/book/club

李燕月先拍顺了矮胖老者的血脉 然后又拍活了他的穴道,道“说下去。”

矮胖老者混身湿透,人似大病初愈,虚弱已极,嘴张了几张,才说出话来:“大刀会里有满虏鹰犬,大刀会已被他们控制。”

往亭外一指:“他就是一个,他们则是丧心病狂,卖身投靠的。”

“还有呢,都在哪里?”

“他们带着人出去了。”

“上哪儿去了,干什么去了?”

“不知道,不过他们会回来的。”

“那位姑娘呢?”

矮胖老者抬手前指道:“在,在--”

“带我去。”

李燕月伸手把他扶了起来走出了小亭。

矮胖老者无力的指点着,绕过一排房子,拐进一座跨院,从跨院一间屋的衣橱下,顺秘道进了地窖。

地客一堆干草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胆琴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