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10章

作者:独孤红

旭日东升,透云晨曦为茫茫大海,无壤碧波,平添千万点鳞鳞金光。

这是柳含烟乘船出海的第三大拂晓。

两日来,柳含烟虽然间或盘坐舱内,运功调息,依然精神焕发,英挺俊拔,毫无一丝倦意。

但是老渔人却是一连两日夜掌舵,不眠不休,连眼都未敢合一下。

老渔人花甲年纪,尽管谋生海上,终日与惊涛骇浪搏斗,一身筋骨较常人壮健得多,但一个血肉之躯,并非铁钢,到底精力有限,眼看身形已是摇摇慾堕,神情疲惫已极。

但为着这位自己敬佩已极的盖世奇男,他却仍然苦自支撑。

柳含烟早先已经数次要他躺下歇息,自己试着掌舵,但均为老渔人以不谙水性,不善操舟为由加以婉拒。

此时,他再也忍不住了,他天性淳厚,岂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么一位年逾半百的善良老渔人为自己疲累如此。

霍地站起身形,说道:“老丈,你还是进舱歇息去吧,容小生为你老代劳。”

老渔人吃力地抬起头,勉强一笑,有气无力道:“少侠,恕老汉斗胆说一句失礼的话儿,论武学相公委实称得上旷古绝今,技比天人,若论操舟,少侠恐难及老汉万一,少快且莫轻视这一叶扁舟在老汉手中操纵自如,若是到了相公之手,恐怕这只小船即刻不听指挥,咱们置身茫茫大海,不比行船江河,少侠请看,除了咱们这只小船外,四望海天相接,还能看到什么?一个不慎弄翻了船,老汉年届人士,能为少侠效劳,虽死无憾,但是少侠年纪轻轻,前途远大无可限量,加以又有重务在身,却是绝不可轻率冒险。”

一番话儿说得柳含烟深蹙剑眉,默然不语。

老渔人微微一笑,又道:“老汉虽然终日打鱼,但那俱在近海操作,离岸一里,路程便即茫然,少侠可知咱们还有多少路程?”

柳含烟此刻心中除了对他无限感激之外,并还有着无限歉疚,闻言忙赔笑说道:“小生两日观察咱们方向不差,如果小生估计不错,咱们今日以内便可抵达无名孤岛。”

老渔人精神一振,一笑说道:“那是再好不过,少侠放心,老汉自忖最少还能支持两天,既然今日之内可达无名孤岛,那便绝无问题。”

柳含烟星目中射出无限感激,万般歉疚神色,一注老渔人说道:“为小生私人师门恩怨,竟劳累老丈如此,小生心中委实……”

老渔人一笑,肃容说道:“少侠何出此言,此乃老汉心甘情愿之事,何言劳累?再说能为少侠效劳,毕生荣宠,老汉足慰平生,少侠既称师门恩怨,将必诛绝者也必十恶不赦之辈,既是十恶不赦之辈,少侠除报师仇以外,无异为武林除害,为人群造福,泽及天下,无人不披,老汉感恩图报犹恐未及,纵有劳累,又算得了什么?”

一番话儿说得柳含烟两眶英雄泪险些夺眶而出,暗忖一声:“想不到小小一处蓬莱竟会有着这么一位古道热肠侠义可风的人物,夫子所谓:‘十步以内必有芳草,十室之中必有忠信。’委实半点不差,此间事了,我定要好好结交结交!”

强捺心中激动,肃然说道:“老丈的这种胸怀委实令柳含烟感佩得无以复加,今后当永铭心中,终生不忘。”

老渔人怫然不悦地道:“少侠若再如此说,老汉斗胆可要生气啦!”

一顿,喟然一叹又道:“其实少侠这句话儿太令老汉汗颜,老汉这点心意只不过略表敬慕寸心罢了,怎及得少侠悲天悯人,伟大胸怀之万一啊。”

柳含烟淡淡一笑,尚未开口。

老渔人精神一振,一揉老眼,指着柳含烟背后,突然欢悦道:“少侠快看,远方云霞下那团隐约黑影,不知可就是那座无名孤岛?”

柳含烟闻言一怔,倏然转身,星目注处,远方一片淡乌云霞之下,果然隐约地可看到一团岛影,色呈深绿,而非老

渔人所说“黑影”。

转回身形一笑说道:“老丈眼力之佳,委实令人佩服,不过,那团绿影正是隐于云霞的岛屿一角,是否就是那无名孤岛,小生目前尚不敢妄下定论,不过若以航行时间与方向来说,应该不致有错才对。”

老渔人闻言精神大振地哈哈一笑,掠臂说道:“有此发现,不管是否那无名孤岛,是块陆地却绝不会错,老汉如今不知为何,两日来疲累一扫而空,倒觉精神充沛已极,恍似刹那间年轻了二十岁一般,少快且请坐稳,老汉这就要加速前进啦!”

其实他这句话儿说得多余,普通一个二流角色站立船头,也能将身形牢牢钉在船头,何况是这位技绝无人的盖代奇才。

老渔人话声一落,双臂把橹,猛地一阵晃摇,小船前进之势顿疾,在这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茫茫碧绿海面,竟然溅起雪白浪花,飞快滑进。

柳含烟此时心情更为开朗,连日烦闷一扫而光,负手船头,仰首一声龙吟长啸,衣袂飘风,星目凝注远方云霞下的那团绿影,一任小舟在大海中飞滑前进。

日方偏西,绿影已近在目前,此时看来较先前那团绿影相差何止亿万?

一座庞大绿岛矗立目前,岛上崇山峻岭,其势插天,其色碧绿,尤其居中一峰,更是笔直上干云表,云封雾锁,其上又不知高出云表几许。

岸边是一片平铺沙滩之上,横放数只残破木船,再向内,是一片古木参天,野草长有人高的谷地。

谷口,由两块巨大峭壁如削的围成,青苔满布,滑不留手。

目睹斯情,柳含烟置身离岸边约有百丈外的渔舟上,遥指那座云封雾锁的插天峻峰,欢声说道:“老丈,一点不差,此岛正是那座无名孤岛,那座高峰便是此岛中最高的一座山峰,名唤雾岭。”

老渔人轻“哦”一声说道:“少侠对此岛倒是颇为熟悉,少侠以前来过此处么?”

柳含烟失笑道:“在下若是来过,也不致至今方能断言此处即是无名孤岛了,只不过听人说过罢啦!”

老渔人正自暗责糊涂间,一眼瞥见沙滩上那几只残破木船,任了一怔,讶然说道:“怎么?这岛上竟住的有人么?”

柳含烟微微一笑,点头说道:“不错,三年前确实有人在此居住,然而如今却都已迁往内地去啦!”

老渔人闻言一怔说道:“少侠怎知此处有人居住,而且是三年前迁住内地?”

柳含烟一笑说道:“在下适才所以知道那座高峰名唤雾岭,便是那些人告诉在下的。”

老渔人状似恍悟地轻“哦”一声,摇头说道:“这般人也傻得可以,放着这么一座媲美蓬莱仙境的世外桃源不住,

干什么好好地迁进那人心险恶,世风日下,处处勾心斗角的内地做甚,若是老汉我,宁愿老死此处,落个埋骨青山,傍依山林,也不愿迁进那到处乌烟瘴气的内地。”

柳含烟闻言星目一霎,失笑道:“老丈说得不错,此处委实可以媲美蓬莱仙境,世外桃源,那些人世居此地,流恋故土,自然不是无故轻离……”

老渔人自然听得出这弦外之音,怔了一怔,诧声说道:

“少侠之意,莫非他们是被迫离开此地?”

柳含烟微一颔首说道:“不错,他们确是被迫离此。”

话声一顿,易目一注,一脸讶然,张口慾吐的老渔人,淡淡一笑,又道:“只因此岛被人幽禁了一个武学高深莫测的怪人,他们的生命财产受了威胁,方始不得不忍痛离开故土。”

老渔人人耳此言,想是被这一句“武学高深莫测的怪人”给吓呆了,怔了半晌,方始突然问道:“少侠,那怪人武学比之少侠如何?”

柳含烟料不到他会突然有此一问,一怔之后淡淡一笑,扬眉说道:“足可惊世骇俗,柳含烟望尘莫及。”

“哎呀!”老渔人一声惊呼,惊骇慾绝地说道:“少侠,你莫非故意吓老汉的吧,就老汉所知,举世之中少侠功力已鲜有敌手,怎会有这等事情,如果此事果真,少使那还冒险登上此岛做什么?”

柳含烟一笑说道:“有道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武学一道,更无止境,柳含烟这些微末技能,又算得了什么?沧海之一粟,渺小已极!……”

微微一顿,一笑又说道:“多谢老丈关怀,柳含烟虽然明知功力不敌,但却有势在必来之理由……”

话犹未完,猛觉船一转,原来直驶孤岛的一只小船,竟然改为头后尾前地倒滑回去u

柳含烟一怔,不由急道:“老支,你这是……”

老渔人面色木然地轩眉说道:“请原谅老汉斗胆,找要摇回去了。”

微微一顿,沉声又道:“既是此岛危险,说什么老汉也不能让少侠贸然登上,少侠若有个好歹,老汉一身级孽可就大啦!”

说完,径自拼命摇橹,生似恨不得早些离开这座孤岛。

原本在二人谈话间已离岸边沙滩不到三十丈的小船,吃老渔人一阵拼命摇橹,一瞬又滑出五六丈去。

柳含烟一时感激,惊急,啼笑之情俱来,心知这老渔人生性固执,自己说破了嘴也是无用,对着这么一位善良老渔人又不能用强,正自手足无措间,脑中灵光一闪,倏有所得,扬眉一笑说道:“老丈慢走,在下要上岸啦!”

话声一落,儒袖微挥,一个身形突然拔起,老渔人方自一声惊呼,柳含烟便自飘然若仙,一掠数十丈地落在沙滩上负手含笑仁立。

老渔人一声惊呼过后,想是被这前所未见的绝世身法吓

呆了,双手忘了摇橹,瞪目张口地半晌说不出话儿来。

尽管这位善良老渔人明知柳含烟身负绝世功力,但对一个平凡之人来说,他毕竟不知柳含烟一身功力到底高到什么程度,在他眼里所见过的充其量不过二流角色的把式,纵或看过所谓飞檐走壁,几曾看过这般一掠即是数十丈?

半晌,他方自定下神来,揉揉老眼,凝注岸上衣袂飘扬,含笑仁立的柳含烟,喃喃说道:“乖乖,这位柳少侠怕不已快成了陆地神仙啦!”

突然顿足一叹,悔恨万端地又道:“早知如此,我就是赔了这条老命也不会送他来此,他若有个三长两短,我就等于断送了这么一位万人敬仰的奇人,这身罪孽叫我如何受得了啊2唉!真是,真是!”

说完,万般无奈地狠狠盯了柳含烟一眼,又把小船掉过来,缓缓地摇向岸边。

甫抵沙滩不到一丈之处,小船便自搁浅,无法再进。

老渔人犹存万分之一的希望,方自神情焦虑地张口一声:“少侠!

柳含烟已自一笑说道:“事出无奈,还望老丈谅有,老丈船上可还有干粮?”

老渔人不明所以,一怔说道:“老汉船上吃的东西尽多,足可维持十天八天,怎么?少侠可是要……”

柳含烟微一摇头,说道:“在下这就放心了,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老文若是不急着回去,就请在船上候我三天,但此岛猛兽甚多,老丈却不可轻易离船,在下三天若是不至,即请老丈驾船自回,不必再行空等,老丈多保重,告辞!”

随手一挥,掷落船上一颗卵大明珠,一掠而去。

及至老渔人一声:“少侠多小心!”尚未来得及呼出,柳含烟雪白身形便已隐人那片古森林中不见。

老渔人呆立半晌,方始一声长叹,缓缓收回目光,入目船舱中一颗卵大明珠,不由又是一阵激动,抬起头来,凝注柳含烟身形逝去的那片古森林,声音颤抖地喃喃说道:“苍天有眼,好人长寿,保佑柳少侠安然归来……”

蓬莱,熙来攘往的街道上倾盆大雨中,突然驰来二十余匹高头健马。

乘坐马上的一眼便可看出是清一色的武林人物。

为首的是五位精神矍铄的老者,居中是五位清丽脱俗的绝色少女,殿后的是一十二名天蓝劲装,神情英武的中年大汉,一个个俱是风尘满面,神情焦虑。

这一支庞大而奇异的队伍,在路人纷纷闪烁的讶异目光中,溅起一路尘灰,如一阵风般疾掠而过,风驰电掣的向海边驰去。

甫抵海边,居中一位像貌清奇的葛衣老者便自飘身下马向左近一艘渔船急步走去,与一位正自仁立船头修补渔网的壮年渔民低声交谈数语。

那名壮年渔民向着海中指手画脚方说两句,葛衣老者已自急步走回,向着一位美髯拂胸,慈眉善目灰衣的老人蹙眉

说道:“仲孙大侠,咱们一路急赶,仍是晚来一步,柳少侠顿饭之前,方始雇了一艘渔船出海啦!”

灰衣老人闻言神情一震,一双灰眉蹙得更深,目光深注为水雾弥漫,难以及远的茫茫大海,默然无语。

突然一位彩衣绝色少女策马冲至灰衣老者身边,深蹙娥眉地忧声说道:“爹,大雨如注,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