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11章

作者:独孤红

仲孙玉诸人面对强敌,正感焦虑惊急,苍劲话声入耳,精神不由大振,心中一松,方待转身喜呼。

六狼已自齐齐脸色一变,雷天云更是目射凶光地沉声喝道:“什么人敢在大爷兄弟面前说话如此不敬,还不与我滚出来领死。”

“好音牲!”苍劲话声怒骂一声说道:“你们六只狼儿敢是活得不耐烦了,就是你们四个老鬼师父在此,也不敢对我老人家如此说话,告诉你,我老人家这几天心情不好,你最好说话恭敬点,否则趁我老人家尚未生气前快滚。”

雷天云心中暗暗一懔,怯念方生,但旋即冷冷一笑说道:“尊驾是哪位高人,为何这般藏头露尾?请出容我兄弟一见如何?”

苍劲话声说道:“我老人家兄弟一向讨乞为生,充其量不过是个花子头儿,哪里称得上什么高人?你若有意见我,我老人家就在左近,你不会滚过来么?”

此言一出,六狼神情大变,雷天云强定心神,望空一揖,强笑说道:“晚辈当是哪位,原来竟是五位前辈侠驾莅临,晚辈等有眼无珠,尚望恕罪,今日之事,既是五位前辈伸手,晚辈等就是大胆也不敢不暂行放过,晚辈等就此拜别,来日有暇再行拜谒。”

说完,又是微一拱手,狠狠地盯了仲孙玉请人一眼,领着五狼,转身飞疾而去。

勾漏六狼身形方渺,王寒梅、仲孙双成二女方自娇呼一声:“师父!出……”

一阵震大大笑声中,一阵微风飒然,仲孙玉诸人面前已白飘然落下,胖、疯、瘦、跛、瞎,一代仙侠五老丐。

仲孙双成、王寒梅二女娇躯门处,齐齐扑投查仁怀中;杏仁双手轻扶_二女香肩,老脸上掠过一丝凄黯神色,强笑一声,尚未说话。

王寒梅已自娇嗔道:‘师父,都是您五位老人家,梅儿等正要收拾那六只畜牧,出口怨气,不想您这一来全都给吓跑啦。”

查位目睹爱徒娇态,心中不由稍感一丝安慰,微微一笑,说道:“”丫头不要空自选强,若不是你五位师父来得早一步,恐怕你们这条小命就要报销啦,四邪新练一种歹毒功力,岂容大意轻视?……”

话声至此,工寒梅瑶鼻微皱,甚为不服地轻哼一声。

查位微微一笑接过:“丫头你别不服气,不是师父吓你,四邪这种不知名的歹毒功力,即连我们五个老不死的,也怕难以讨得好去!……”

此言一出,仲孙玉诸人脸上,不由神情一震,霍然色变。

查仁目光一扫诸人,心中一凄,黯然一叹说道:“柳娃儿盖代奇村已逐流水,穷酸又不知隐身何处,看来这大好武林,从此……”

仲孙双成突然娇笑一声说道:“师父,您老人家可知道我们劳师动众的跑来此间干什么?”

查仁一怔忖道:“不过几天光景,丫头们怎地一个个戚容尽扫,双眉大展……”

微一摇头,神色困惑地道:“我们五个老不死的也即为你们劳师动众,招摇飞驰而来,却不知你们来此何干?”

王寒梅忍不住,秀眉一挑,方待开口;仲孙双成慌忙递过一个眼色,娇笑说道:“师父,我们不远千里关山若飞地来此是为了要雇船出海。”

查仁闻言又是一怔,尚未说话,“疯丐”查义突然怪叫道:“丫头,此时你们出海做甚,难道还有心情去……”

仲孙玉大步上前一揖笑道:“五位前辈且请先莫问,反正这是天大喜讯,此地非谈话之所,且请移驾船上,我们边走边谈如何?”

“怎么?”查仁一怔挑眉说道:“难道也要我们五个老不死的陪你们出海不成,仲孙老儿,你们到底弄什么玄虚?”

“跛丐”查智说道:“平日你叫我上刀山下油锅我都去得,单单这水,我瘸要饭的却是不愿招惹,一个不好,在海上遇着风浪,打个船底儿朝天,这种喂王八的事儿,我瘸要饭的不干,要去你们自己去吧。”

此言一出,请人忍俊不住,不由响起一阵大笑。

仲孙玉道:“此时前辈不愿登船出海,稍时若是晚辈等说出原因,恐怕晚辈等要拦还拦不住呢。”

王寒梅娇嗔说道:“四师父最气人啦,此时您老人家如若不愿登船,稍时如果改变了主意,梅儿可不依啊。”

“跛丐”查智人耳这一老一少二人两句话儿,不由心中疑云顿生,双目一瞪,怪叫说道:“仲孙老儿,你且将原因说出来与我老人家听听,如若不然,你就别想我们五个老不死的陪你们登船出海,说不定惹得我火起,连你们也不准上船。”

王寒梅挑眉笑道:“四师父又犯了不讲理脾气啦。”

查仁佯怒瞪了王寒梅一眼转向仲孙玉道:“仲孙老儿,你行行好先说出来罢,老要饭的都快给你们急死啦。”

仲孙王尚未说话,仲孙双成已自一笑说道:“好啦,好啦!您老人家别急,成儿这就说啦,我们急于在船出海是为了追赶一个人儿,可以了吧?师父请登船吧。”

“追一个人儿?”查仁轩眉诧声说道:“丫头你们追什么人儿?”

“哎呀!”王寒梅浅蹙黛眉,跺足说道:“您怎么老是打破沙锅问到底?快上船吧,到船上您一边儿饮酒谈笑,梅儿再一边儿为您细叙好不?”

“不行!”“疯丐”查义突然瞪目说道:“此时若不问个水落石出,丫头们,你们就别想我们几个老不死的上船!你们

也别想走脱一个!疯要饭的才不会上这个当呢!”

仲孙双成、王寒梅心中一急,莲足双跺,尚未说话,仲孙玉已自庄容说道:“兹事体大,前辈万勿等闲视之,晚辈等之所以急慾雇船出海,为的是追赶柳含烟。”

“什么?”老丐心神一震,身形齐闪扑近,查仁一把抓住仲孙玉手腕,沉声问道:“仲孙老儿你适才说要去追谁?”

查仁心神震憾之余,手上劲道不免用得大了点儿,仲孙玉一只右腕恍如上了一道铁箍,双眉微微一蹙忍痛说道:

“晚辈等为的是追赶柳含烟、”

这回五老丐可均听得清清楚楚,神情大震,须发皆张,齐齐颤声说道:“仲孙老儿,你……你是说柳娃儿未死?”

仲孙玉点头说道:“不错,含烟大难未死,随水流出‘北邙’,后为人所救。”

查仁突然瞠目喝道:“仲孙老儿,你可是哄骗我老人家?”

仲孙玉心中一震,勉强一笑说道:“晚辈适才说过此事体大,非同小可,晚辈即是天胆也不敢哄骗前辈。”

仲孙双成目睹乃父一付愁眉苦脸的神情,心中了然,娇笑一声,佯说道:“师父、您老人家松松手,再不,成儿爹爹那只手腕就要被您捏断啦。”

哪知五老丐竟然恍若未闻,五人身形泛起阵阵轻颤,默然不语。

半晌,查仁方始喟然一叹,放开仲孙玉,仰首望天,神情激动地颤声说道:“我老要饭的这不是做梦吧!柳娃儿大难未死……苍天到底有眼,看来我查仁那一句‘造物弄人’的话儿是得收回啦……”

“疯丐”查义突然怪笑一声,手舞足蹈涕泣泅流地叫道:

“老大,你还净在那儿发的哪门子怔?上船罢,你们哪个敢说个‘不’字我老二首先不答应!”

查仁恍若未闻,目光一注仲孙玉,庄容问道:“仲孙老儿,你刚才说柳娃儿到底是为何人所救?”

仲孙玉微微一笑,回身一指徐振飞祖孙,说道:“含烟昏迷中流经‘百家村’前,适被这位徐振飞徐老弟打渔窥见,乃与……”

查仁遥向徐振飞一揖,肃容道:“徐老儿,我们五个老不死的拙于言辞,不喜耍嘴皮功夫,大恩不言谢,五老丐永铭五内啦。”

五老丐位列一代仙侠,徐振飞既然身为武林人物,焉有不知之理,不恨仙凡路远,无福一睹仙颜,不想一念之仁,不但得见异人,而且对他竟还感激有加,心中原有惊喜得几疑置身梦中,举起手指,放在口中用力一咬,暗自忖道:

“我徐振飞则将人土之年,想不到却有如此福缘,虽死何憾

一眼窥见查仁向着自己遥遥施礼,心中猛地一震,强忍手指剧痛,一拉爱孙飞步上前,神情激动异常地躬身说道:

“晚辈徐振飞率孙云姑叩见五位老神仙……”

说着,即要行下大礼。

仲孙双成、王寒梅二女娇躯一闪带起一阵银铃娇笑,飞扑而出,一个人搀扶一个,王寒梅更是娇声说道:“老伯。

云妹快快请起,我师父五位老人家生性豪放不羁,不耐俗礼。”

徐振飞祖孙方自万般无奈地站起身形,查仁已自哈哈一笑说道:“徐老儿,柳娃儿到底是如何被你救起的,可愿为老要饭的一叙么?”

徐振飞尚未说话,王寒梅已自妙国微源地佯喷说道:

“师父,梅儿适才对您老人家说过,此事急促,耽误不得,您怎么还要在这儿问?等会儿上了船,让梅儿再为您老人家细叙不好么?”

杏仁双眼一翻,未来得及说话,“跛丐”查智已是哈哈一笑,挑眉说道:“丫头,说得好,走!你瘸师父笨鸟儿先飞,我先上船啦。”

目光一扫海边众船。回顾工寒梅一笑又遭:“你瘸师父只顾抢着上船,丫头,你要我上哪条船呀?”

王寒梅掩口“噗哧”一笑,玉手一指左前方停泊岸边多时,狄仁杰召来的那艘双桅帆船,说道:“偌!不就是这艘双桅帆船么?”

“破丐”查智龇牙一笑,目光一扫诸人说道:“乖乖!这只船儿委实不小,这下人马均可上船啦。”

一注查仁挥手叫道:“老大,走罢!你不是要急于一聆详情么?看样子咱们不上船,他们是不会平白糟蹋时间的,别空耗着啦!上船罢。”

查仁回顾王寒梅一眼,双眉一挑,佯怒说道:“这简直就是要挟绑架嘛!丫头,上了船你要是慢说一步,小心我扯烂你那张小嘴儿。”

话声一落,突然哈哈一笑,大步向那艘靠在岸边的双桅帆船走去。

他这一走,“疯”“瘦”“跛”三丐自然急步跟上。

王寒梅走至“瞎丐”身边,娇笑说道:“五师父,可要梅儿搀您上船么?”

“鬼丫头!”查信笑骂说道:“你何时听说过五师父走路要人搀扶的?躲开。”

微一挥手,踏着一双破草鞋,大步紧跟四丐身后走去,步履之间远较常人来得从容自如。

王寒梅向着查信背后皱了皱瑶鼻,佯嗔说道:“真是好心没好报,梅儿以后再也不自讨没趣啦。”

“疯丐”查义已至船边,突然回身笑道:“丫头活该,谁叫你尽是拍你五师父马屁。这回可好,人家不承情,拍在马腿上啦!哈,哈……”

哈哈一笑,转身上船。

气得王寒梅杏眼圆睁,瞪着查义背影,莲足连跺,空白气煞。

仲孙玉诸人睹状也自哈哈一阵大笑,笑声中,仲孙玉微

一挥手,示意诸人随五老丐身后一齐登船。

“仲孙大侠!”狄仁杰突然伸手一拉仲孙玉说道:“稍时上船后,尚烦……”

仲孙玉至此方始猛地想起,自己适才竟然忘了为狄氏三人引见五老丐,暗骂自己一声:“糊涂。”

向着狄仁杰干笑一声,满面歉然地道:“庄主,你看仲孙玉有多糊涂,竟忘了为三位介绍五位老人家了,庄主放心,稍时到船上,仲孙玉再为三位介绍罢。”

狄仁杰也自颇感窘迫地一笑,说道:“仲孙大侠万勿介意,实在是狄仁杰兄弟太以敬仰这几位前辈仙侠,往日只恨福薄,今日……”

“爹!”狄映雪突然娇声说道:“快上船罢,你看时刻都快近午了。”

此言一出,狄仁杰、仲孙玉二人不由神情微微一震,慌忙招呼诸人牵马上船。

骤雨初歇,强风渐息,海上轻纱薄雾渐渐飘散。

一艘双桅帆船,双帆高悬,在平静如镜的碧波中,缓缓驶离岸边。

宽敞雅致的船舱内,陈设可称富丽堂皇。

一色红毡铺地,枣红色桌椅摆设的井然有序,船舱两壁,且悬花卉山水,名人手笔堪称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十余幅字画之间,分隔六个雕搂精巧的窗棂,窗上各悬琴剑。

这种陈设,如此气氛,仲孙玉甫一进舱,便自由衷地暗暗赞叹不已,一双神目也自射出两道敬佩神色向狄仁杰射过。

狄仁杰淡淡一笑,说道:“仲孙大侠且莫以这等目光看我,这些庸俗不堪的东西,加上我这庸俗不堪人儿的摆设,实在有渎法眼,贻笑大方。”

仲孙玉摇头说道:“庄主人过谦了。”

杏仁突然说道:“仲孙老儿,如今你们已将我们五个老不死的骗上船来,你还不与我快快叙述个痛快?莫非要等我们五个老不死的急死不成?”

仲孙玉方自一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