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13章

作者:独孤红

陆菱艳微微一笑说道:“晚辈适才想了半天,觉得这个法儿虽然笨得可以,但此时此地却不失为一条权宜之计

话锋微顿,妙目一扫诸人,接道:“今夕无月,夜必黝黑难以远视,咱们或可利用如漆夜色摆脱他们也未……”

诸人神情一喜,尚未说话,“瞎丐”查信突然一笑,摇头接道:“此法虽然未尝不可一试,而且是咱们眼下唯一可行之法,但却未必能收到效果……”

诸人神情方自一怔,王寒梅已自秀眉双挑接道:“五师父净会泼人冷水,自己却闷个一旁,各自思忖良策。”

查仁蹙双眉微一点头,道:“梅丫头说得是,老五,你屡次总觉得人家的计划这里不好,那里不通,你自己倒是

话未说完,查信便自冷哼一声,道:“老大且莫为丫头帮腔,须知我瞎要饭的说它不一定有效,自有我的道理在。”

查仁道:“你吝于思忖良策,却是在一旁专门挑剔别人的话儿,我却想不出艳丫头的法儿有什么值得挑剔难以收到效果之处。”

查信冷笑点头说道:“自然、自然,如果咱们眼下每个人均像你一般地偏在此时糊涂,咱们这次在人家面前便算栽定啊……”

其实请人尽皆俊智之士,只是此时此地灵智蔽昏,方寸已乱罢啦。

闻言方自俱感脸上一热,查信已自冷冷一笑,又道:

“老大,咱们虽然可以熄灭全船灯火,乘着今夕黝黑色摆脱他们,但是你可曾想到,凡是船上必然藏有光能及远的照明灯之类?那批东西心机不在咱们之下,说不定早已将这些灯儿取出备用,如果是,咱们这艘船儿势难道形,艳丫头的这条计儿。岂不是未必将能收到效果?’”

查仁闻言将头连点。与诸人一样的双眉蹙得更深,各自低头沉思,默然不语。

陆菱艳嘴边噙着一丝成竹在胸的微笑,目光一扫诸人。

“五师伯的卓见的是高明,但咱们却不必为几句话儿这般颓丧,五师伯的顾虑,我早已想到了……”陆菱艳意犹未尽地说。

但话声至此,却故意倏然住口,娇靥堆笑,一双妙目跟着盯在船舱两壁那些幅字画上,霎也不霎,似在欣赏。

诸人自然听得出她那智珠在握的话意,不由齐齐抬头,数十道诧中带喜的冷电目光齐齐射过去。

入目陆菱艳神色,却又不由俱感一怔。心以为她是在思忖适当辞句,只得强忍一腔焦急,一时也未敢加以打扰。

哪知等了半天,陆菱艳神情依然如前,不要说说话了,

连那两片鲜红樱chún也未翕动一下。

王寒梅首先忍耐不住,轻蹙双眉,方自低呼一声:“艳妹妹……”

诸人顿悟她是故意放刁,查仁方自佯怒一声:“艳丫头!

陆菱艳噗哧一声银铃娇笑,妙目一瞟诸人,转向查仁带笑挑眉说道:“大师伯,您老人家可不能埋怨艳儿故意放刁,我都让五师怕给说寒心啦。”

查仁闻言一怔,随即恍悟地笑骂道:“鬼丫头,真是好机灵的一张小嘴,你要饭师伯听你的就是……”

微微一笑,转向查信,道:“老五,这回你可不许再行泼人冷水,否则这办法你来想。”

查脑已知自己这位宝贝师侄女儿使坏,故意先让老大急堵住自己的嘴,此时他心中也自暗暗地急于一听陆菱艳的法儿到底如何,故而闻言毫不迟疑地点头说道:“好,好,好,鬼丫头,算你厉害,我不插嘴就是,不过如果法儿失灵,你可别怪你瞎师伯闷坐不响。”

说完,拿起牙箸尽管吃喝起来,竟真的一语不发。

查仁睹状哑然一笑转顾陆菱艳道:“丫头,你这条计儿已经行通了,且说说那条吧。”

陆菱艳得意地妙目一膘查信,一笑说道:“大师伯,您老人家可能担保我五师怕不插嘴?”

查仁略一颔首道。“这个自然,你大师伯令谕已出,谅他不敢违抗。”

查信轻哼了一声,端起一杯美酒一仰而干。

陆菱艳心中一动,故意娇靥一整地道:“设若我五师怕不遵令谕呢?”

查仁一怔说道:“丫头你敢是真的被你五师伯说寒了心了?我深知你五师伯性情,他向来说一不二。”

陆菱艳仍似未能放心地微一摇头说道:“常言说得好,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我五师伯忘了你老人家令渝呢?”

“忘了”而不是“违抗”。

查仁双眉一挑,尚未说话,查信突然笑骂说道:“丫头,你瞎师伯对你这很能将死人说得复活的小嘴儿,已经表示臣服,你不要得理不让人,须知……”

陆菱艳倏地扬起一阵格格娇笑,道:“大师伯,看!五师伯又插嘴啦,似这般违抗大师伯令谕,大师伯将……”

至此倏然住口,一双妙目却紧紧地盯住查仁,静待答复。

查仁、查信至此方恍悟二人俱已落入圈套,查信倏然住口,运箸如飞,连忙偏过头去吃喝,查仁却是一时啼笑皆非颇显窘地怔坐当场,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才好。

诸人睹状不由暗暗窃笑不已。

舱门外狄一风突然说道:“禀庄主,那艘船儿已经逼近六十丈内。”

诸人闻言不由一震,查仁冷哼一声道:“魔崽子们果然

机灵,他们也深恐咱们趁黑夜将他们摆脱呢!”

话声方落,倏觉舱外奇光一闪,紧接着舱门外狄一风惊怒说道:“禀庄主,那只船儿上已经架起两盏光度极强的照明灯啦。”

狄仁杰沉声说道:“知道了,注意情况。”

随即将两道探询目光向查仁望去。

查仁冷哼一声,轩眉狠声说道:“好兔崽子,果然不出老五所料……”

查信突然怪笑一声说道:“如何?你能怪我瞎子尽是泼人冷水?”

王寒梅倏地站起娇躯,向外便走。

“回来!”杏仁一声轻喝,说道:“丫头,你要做什么?”

王寒梅站住身形,头也不回地冷哼说道:“梅儿要以囊中这些……”

查仁扬眉一笑接道:“丫头槽懂,来船距离咱们仍在五十丈外,凭你那腕力,能将那两盏灯儿打碎么?不要说你,即连我们五个老不死的也不敢出此大言,你怎不想想他们为何此时不将船儿驶近?即或你的腕力能将囊中那些玩意掷向来船,却已成强弩之末,无济于事,再则,那些兔崽子们也断不会如此轻易地就让你将那无殊双目的灯儿击碎。”

王寒梅不答查仁说话,倏地转过桥躯向着陆菱艳庄容说道:“艳妹请速将法儿说出,姐姐我可等不及啦。”

陆菱艳向着王寒梅微微一笑,转向狄仁杰说道:“烦请您老人家传谕下去,船外之人不必惊慌浮躁,只须趁此黑夜将本船忽左忽右地加速行驶即可。”

狄仁杰虽然甚表不解,但到底还是依话传谕出去。

诸人满怀不解地方自互一相觑,查信已自崽眉诧声说道:“艳丫头,你这是何意,如此这般地便想摆脱他们?”

陆菱艳淡淡一笑,沉默不言。

查信未闻答复双眉一轩,又道:“艳丫头,你听到了瞎要饭的话儿了么?”

“丫头,你聋了不成。”

“疯丐”查义突然说道:“老五,你鬼叫什么!闭上你那一张嘴,闲事休管,只要咱们能摆脱那批魔崽子就行了,且莫冷落了面前美酒佳肴……”

端起一杯美酒,一仰而干,看了陆菱艳一眼,一抹嘴,自言自语地接道:“这鬼丫头大概是从哪儿学来障眼法儿啦!

疯要饭的就不信这样便能摆脱那批素性狡猾的兔崽子们。”

“疯丐”满怀不解地顾盼间,一双眼神突然触及陆菱艳两道满含自信的清澈目光,不由脱口说道:“我疯要饭的虽然此时不知这丫头葫芦里卖的什么妙葯,但却深信咱们必能摆脱那批兔崽子们。”

查仁闻言顺查礼目光望去。

查义闻言一怔,尚未说话,查仁已自一笑说道:“我与老三意见相同、也深信我们必能摆脱他们。”

查义猛呷一口美酒,咧嘴一笑,说道:“也许你们慧根独具,疯要饭的肉眼凡胎,看不出所以然来,要信你们只管请信,我疯要饭的吃喝要紧。”

说完,径自埋头吃喝,不再发一言。

陆菱艳对这两方意见一直恍若未闻,此际却突然转向狄仁杰一笑说道:“狄伯伯,设若彼此两只船儿均全速行驶,咱们可能较来船为快?”

狄仁杰不明就理一怔说道:“不敢当!来船单桅,本船双桅,速度上自较对方为快,不过,来船不知载重如何,本船却因人马众多对速度不无影响,要快也快不了多少。”

陆菱艳展颜一笑,说道:“晚辈不敢有太多要求,只要一夜之间能将他们抛后得看不见本船即可。”

狄仁杰又是一怔,笑道:“抛后太多老朽不敢说,这一点却是绝无问题。”

陆菱艳颔首说道:“那就好。”

目光一扫诸人,又道:“现在请各位随我出舱,一同欣赏这人生难得几回见的海上夜景。”

话完,径自轻迈莲步向舱外船头走去。

诸人人耳此言,虽然不知她弄的什么玄虚,但此时均已心知她必有道理,互一相觑,不由纷纷站起跟在她身后走去,只有“破丐”查智、“瞎丐”查情、“疯丐”查义寂坐不动。

“疯丐”查义突然怪笑一声,说道:“正好,正好,你们赶快出去,这佳肴美酒我疯要饭的乐得一人独享,乐得大快朵颐。”

查信、查智同声冷冷说道:“老二先别空自欢喜,还有我们二人在此分享呢。”

陆菱艳方至舱门,闻言倏然住足,转回娇躯。一笑说道:

“三位师伯高兴得太快了,全船舱内外灯火即刻之后就要全部熄灭,恐怕黑暗中不便……”

话未说完,查义便即怪叫说道:“鬼丫斗,你敢!”

“怎么不敢?”陆菱艳一笑说道:“艳儿已奉大师伯令谕,即连四位师伯此时也得听命于我呢!”

查义一征说道:“胡说,你大师伯何时有……”

查仁突然怒声说道:“就是此时,怎么?嫌晚么?”

查义又是一怔,嘿嘿赔笑说道:“不晚,不晚,、一点儿也不晚,正是时候,嘿嘿。”

内心里却不由暗暗骂道:“且容你们一老一少搞鬼,稍时若是法儿不灵,看我疯要饭的不整你们俩才怪……”

面色一庄,煞有其事地霍然站起身形,又道:“疯叫化查义听候丫……姑娘令谕。”

陆菱艳人目这位滑稽突梯的二师伯疯态,强忍笑意,一整娇靥,娇声说道:“二、四、五三位师伯听令,即刻出舱欣赏海景,不得有误……”

“疯丐”查义捏着嗓子,学着陆菱艳动人娇态,清脆话声,接道:“即刻出舱欣赏海景,不得有误……”

一放手,怪叫说道:“此时此地如此这般地欣赏海景,疯叫化毕生首逢,老四、老五,咱们走啊。”

依然不舍地干了一杯美酒,一手锡壶,一手鸡腿,大踏步向舱门走去。

查智、查信,满怀不愿地各自轻哼一声,站起跟后而去o一

陆菱艳若非柔荑掩得快,一声银铃娇笑险些出口,随即一声轻喝:“且慢。”

“怎么?疯要饭的走得太快了么?”查义一怔驻足,诧声说道。

“不快不慢恰到好处!”陆菱艳道:“此时欣赏海景,非比寻常,况且今夕无月,更不必举杯相邀,二师伯且请将手中物放回原处。”

查义又是一怔,脸色一沉,随即怪笑一声,挑眉说道:

“怎么你雅人不懂雅事,丫头,疯要饭的手中酒菜当真不准带出?”

陆菱艳心中暗暗一紧,硬着头皮点头说道:“不错!错过今夕,二师伯但请放量。”

“丫头!”查义哈哈一笑,说道:“你当我真的不知道吗?

疯要饭的人疯心不疯,丫头,你公报私仇,想藉此出出胸中那口被人不信的怨气可对?丫头,你二师伯终日打雁,若是让你这只小雁儿啄了眼睛,那我还混什么?不准携出没有关系,我疯要饭的在此先吃喝个净光,这总行了吧?”

一仰首,一壶美酒一口气饮干,一阵狂啃,一根鸡腿顷刻净光,双手微抬,鸡骨、锡壶,轻飘飘地四平八稳地飞回桌上,一点声息也无。

举起破袖,一抹嘴,一拍大腹,咧嘴一笑,说道:“丫头,你疯师伯将美酒佳肴装在此处带出舱,你该不会反对罢,哈!哈!……”

一声怪笑,身形一闪,一阵风般已自人隙中掠出舱外,笑声直透夜空,历久不散。

诸人互视一笑,鱼贯走出舱门。

此际海空相连,一片黝黑,碧绿海水此刻茫茫乌黑一片,天空中群星闪烁,除了这时船上尚未熄灭的灯火以及后船射来的两道极强灯光外,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