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14章

作者:独孤红

蓦地,一声冷笑划空传来:“好一批狡猾的东西,你以为如此这般地龟缩装死就能利用这夜色浓雾瞒过老夫么?这岂非痴人说梦?老夫练就‘天眼通’神功,早将你们一个个看得清清楚楚了,偌!你们不是一个个畏缩可怜地位立船头么?”

诸人入耳一声“天眼通”方自心中一紧,但旋即听出西门豹话声是从船舷左方海面透过浓雾传来,而且听出他仍是面向西北发话,不知请人乘坐的这艘船儿,此际正在他右方不到卅丈余,心中却又不由一松地暗吁一口大气。

王寒梅忍不住方慾轻骂一声:“真个皮厚得可以。”

“真”字未出,“膀丐”查信却已传音诸人,笑骂说道:

“这兔崽子委实狡黠的可以,老要饭的竟险些中了他的诈术,他这份皮厚功夫却也委实令人佩服,空有一双狗眼,却连我瞎子都不如……”

诸人方自相视,哑然一笑。

西门豹话声又起:“你们这批东西的忍耐功夫委实高人一等,要是我拼上这条老命也要保全自己半世英名。”

查仁闻言,不由双眉倒挑地咬牙暗忖道:“好一张狗嘴,错过今夕老要饭非要与你拼个死活不可。”

“瘦丐”查礼人目查仁神情,以为他已难以忍耐,微微一笑,忙地传音说道:一老大,我已想开了,童言无忌,任他骂吧,反正不痛不痒,他那条狗命不值钱,我却想多活两年呢。”

查仁将目光转注查礼,方一微笑颔首。

“怎么?还不出声?好!既是如此,查老鬼你可莫怪我西门豹不择手段,云儿,你兄弟与我尽情骂罢!”西门豹话声已自左前方约十余丈海面来。

显然,“四邪”乘坐的那条船儿已在夜色浓雾中失去猎物,渐渐偏向西北而去。西门豹话声甫落,修闻“青面狼”雷天云故作嗫嚅地说道:“师父,那只船儿上坐的是宇内仙侠五老丐及多位高人,云儿怎敢轻捋虎须。”

“什么虎须,如今已是老鼠胡子,所谓‘虎’者,不过应有其表而已,你们六兄弟只管尽情的骂吧。”

“师父,你老人家此话欠妥。”

“怎么?”

雷天云嘿嘿一笑道:“师父,请想错过今夕,冤家路窄,狭路相逢,云儿兄弟若是与你老人家在一起,那五个化于头儿自然不敢欺侮云儿兄弟,但若是云儿等……”

“云儿你不要说啦!”西门豹哈哈一笑说道:“五个老不死正是那种专门以大欺小,畏强凌弱之辈这倒不可不防,这样吧!五个化子你们不敢骂,骂骂别人也好,谅他们不放轻哼一声。”

查仁自暗忖一声:“你这六条狼儿倒有自知之明,若是敢对我们五个老不死的出言不逊,老要饭不把你们六条畜牲剥皮抽筋才怪。”

仲孙玉清人闻言,方自双眉一挑。

番天云已自遥遥一声:“云儿遵命。”

话声微顿,嘿嘿一笑,声调一转卑鄙下流地又道:“在下‘四义’门下,‘勾瞩六狼’‘背面狠’雷天云敢请前面那只船儿上的几位美似天仙的姑娘们说话。”

诸人闻言一怔之后,随即恍悟对方用心,不由怒火向上一冲,切齿暗骂之余却不由暗暗担心几位冰清玉洁,外柔内刚的姑娘是否受得了这一番无耻下流的谩骂。

果然,仲孙双成诸女闻言.刹时寒霜堆上娇靥,几双妙目几慾喷出火来.即连原先瞩众忍耐的陆菱艳一双秀眉也自微微一剔,目中神光一闪即隐。

诸人睹状不由更为气怒,也更为担心,查仁更是狠声传音,劝慰说道:“为了柳娃儿,丫头们务必千万忍耐,只要错过今夕,老要饭的保证必使你们出此一口怨气……”

话声方落,划空传来六狼的一片谩骂,尽是些不堪人耳的污秽难听的活儿,极尽卑鄙下流之能事。

几位姑娘一个个俱是风华绝代的巾帼红粉,冰清玉洁,平素姐妹之间且不苟言笑,如何能受得了这片不堪入耳婬秽谩骂。

一个个气得娇躯颤抖,花容失色,银牙碎咬,妙目尽

赤,但却为顾全大局,一个个尽管怒火高涨,杀机狂炽,却是犹自强忍着。

即连身为男人的五老丐、仲孙玉诸人人耳对方这番话儿,也恨不得将他们抓在掌中,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六狼话声渐去渐远,渐渐地已出卅丈外。

五老丐诸人一方面将六狼恨之入骨,一方面目光却满含万般怜爱地注定几位姑娘,暗暗赞叹姑娘们果然深明大义,能忍人所不能忍,暗忖只要能再换过片刻,待对方船儿去远,一切就算过去啦。

六狼谩骂声中,俏姑娘突然自乃祖背后跨出,妙目异采毕露地一扫诸女,愤然说道:“你们忍得住,我可忍不住了,我非要先骂他们几句出气不可……”

倏地转过娇躯,方待扬声慾骂。

仲孙玉眼明手快,不暇思忖,手随意动,遥空一指点向云姑昏穴,闪过身形,扶住云姑娇躯交与徐振飞,歉然一笑,低声说道:“事非得已,徐老哥万勿见怪。”

徐振飞自己拦阻不及,正感羞惭间,闻言见状,忙地接过爱孙女,愧然说道:“仲孙大侠此话岂非更令徐振飞羞愧慾绝,若非仲孙大侠及时拦阻,我祖孙一身罪孽重矣。”

仲孙玉闻言肃然起敬,一笑说道:“徐老哥暂勿拍开云姑穴道,以免她难以忍受之下有甚差错。”

徐振飞满怀感激地点头,说道:“这个小老几省得……”

目光_注怀中昏迷的爱孙,一叹接道:“这丫头父母早丧,小老儿又是娇纵过甚,有甚差错请仲孙大侠多担待。”

仲孙玉笑道:“徐老哥怎地见起外来?此乃人之常清,何过之有,再说……”

倏听身后传来数声问哼,忙一回顾,原来自己爱女博人,均由五位仙侠出手点了穴道,心知五位仙侠乃是目睹自己措施,被触发灵智,迫不得已出手,以防万一。

暗暗一叹,接道:“徐老哥请看,小女及诸位姑娘何尝不是……”

话未说完,六狼骂声顿寂,接着划空传来西门豹急怒话声:“查化子,你们这份忍耐功夫,确令西门豹叹服,不过先不要得意,老夫总有法儿迫你们出声。”

查仁心中一动,不由暗道一声:“要糟。”

方慾传音请人运功准备,远方海面突然传来一种极其尖锐的奇异啸声。

查仁心中一震,方自暗道:“‘摄魂啸’!好歹毒的东啸声突然一变高昂,上透云霄,响观大海,碧水为之起波,浓雾为之激扬。

诸人骤不及防,修地头脑一昏,一颗心几慾夺腔而出。

查仁自然识得此种功力之歹毒霸道,心知眼下诸人除自己五兄弟尚能运功抗拒顿饭功夫外,其余诸人片刻之后,必然忍受不了这锥心刺骨的痛苦,而至神智昏迷地狂呼出声。

心中一急,忙自传音说道:“老二,你们还不快出手!

突然,徐振飞身形一晃,首先仆下,紧接着仲孙玉诸人也自身形摇摇慾坠,船尾接着传来数声轻微闷哼。

查仁心中一惊,顾不得再照顾诸人,身形一晃,闪电般向船尾扑去。

其他四丐跟着闪身,出手如电,运指如风,连点诸人穴道,刹那间躺下一大片。

不过转瞬功夫,查仁已至船后点了狄氏诸人穴道,去而复返,与其他四丐同时跌坐船板上,运功抗拒秃鹰西门豹歹毒霸道无伦之“摄魂啸”。

此际,西门豹“摄魂啸”声转得更为高昂,直如一缕尖音,一缕游丝。

“叭!”“叭!”数声轻响起处,船舱木板已自龟缩数块。

闭目趺坐的一代仙侠五老丐,浑身倏起一阵轻颤,五人额上也自渐现汗迹。

好在秃鹰这种“摄魂啸”也是一种极为耗费真元的功力,不能维持过久,顿饭之后,一方面因双方距离已经拉得甚远,一方面也因秃鹰本人难以久持,啸声遂渐趋于低落,慢慢沉寂,接着隐隐传来西门豹嘶声大骂。

至此,五老丐方自睁开双目,缓缓站起身形,齐一挥汗,运日一望,不由余悸犹存地各自暗道一声:“好险!侥幸。”

船板上昏迷诸人,个个酣睡未醒,夷然无伤,但船舱木板俱已四迸五裂,损坏无整,高悬双帆也自变为裂帛数片,迎风招展。

查仁收回目光,面色凝重异常地暗自忖道:“一别数载,这魔崽子功力进境竟然如此惊人,四邪中功力仅列三四的西门豹尚且如此,其他三邪可想而知,看来柳娃儿不得‘玄玄真经’难以报仇雪恨,扫荡群魔之言不虚,柳娃儿此去如何?又令人难以预卜,唉!但愿他如愿以偿,早日将这些东西除去,否则魔劫一兴,侠义中人将无瞧类啦……”

至此,暗暗一叹,转向其他四丐又道:“你们四个暂时且慢拍开他们穴道,容我先至船后看看再说。”

说完,闪身而去。

转瞬间又自折回,目光一扫船板上请人说道:“我已拍开船后诸人穴道,嘱他们加速行驶,以便天亮以前驶离老秃子那班兔崽子视线以外,这些娃儿暂勿动他,索性让他们睡上一觉,俟快天亮时再行拍醒他们,免得他们醒来以后,忆起前情再出差错。”

略一思忖,又道:“稍时他们醒来,咱们几个老不死的千万不可将心中的忧虑现于面上,以免……”

“疯丐”查义突然抬手一指船舱说道:“没有用,娃儿既不是瞎子,一个个又俱是鬼灵精,他们醒来后,一见龟裂船舱与那迎风招展的船帆,焉能……”

查仁心中想是烦躁已极,一挥手止住查义话头,轻声一叹说道:“事到如今,也只有听其自然啦……”

微微一顿,略一四望,又遭:“此刻离天亮尚早,咱们就此席地打坐养养神吧!万一咱们甩不掉那些兔崽子,天亮以后说不定有一场剧烈搏斗……”

话声至此,面色一庄,国射神光地接道:“如果明日万一动起手来,断不能令这些娃儿们出手,你们记下了。”

查信突然一笑,说道:“老大,你这交待算是多余,你想我们几个老不死的会让这些娃儿们冒险么?”

查仁望了查信一眼,苦笑一声,一言不发,席地坐下。

他这一默然坐下,四丐自然也随之坐下。

不知过了多久,这五位仙侠方始渐渐醒来。

经过半夜调息,俱感精力充沛,疲乏一扫而光。

睁眼一看,雾已渐趋稀薄,依稀可以看出海天相接之处,天色已泛鱼肚白。

查仁首先站起身形,深吸一口清新空气,略一眺望视力范围内连一点影也看不见,心中不由大定,径自大步走向船后,看看掌舵狄氏请人情形。

方至船后,秋一风已自急步迎前躬身说道:“老神仙起得好早,再说昨夜曾至前舱探视,见五位老神仙俱在打坐,故而未敢惊动。”

查仁带笑向着狄氏诸人点头一声:“各位辛苦。”

转注狄一风说道:“小娃儿,一夜未曾合眼,可觉有些疲累么?”

狄一风道:“再晚自幼生长于海上,终日与浪涛搏斗,这种日子过惯了,三两夜不眠那是常事,故而未觉有一丝疲乏。”

查仁望着眼前这皮肤黑亮,神情粗犷中带着一份稚气的青年,微笑点头说道:“好!好,辽阔大海不但能锻炼一个人的体魄,且能开阔一个人之心胸,我以前最讨厌水上生涯,一日夜来目睹这些陆地上任何等一处均难比拟的天生奇景,倒渐渐地有些喜爱起它来,若无大风大浪,老化子倒真愿终年寄迹海上……”

尽管心中是何忧虑,面上却是一丝也未带出,恍若昨夜之事一场恶梦一般。

微微一笑,转目向前略一眺望,接道:“狄娃儿,依你来看,咱们何时方能抵达孤岛?”

狄一风道:“如若无甚变故,咱们今日过午便可到达。”

查仁闻言神情方自一喜,狄一风忙又说道:“再晚这变故二字乃是指海上一切自然变化,譬如风雪……”

查仁微一摆手,笑道:“这个老要饭的知道,其实,除了这些令人束手的自然变故外,别的无论什么力量也无法阻住咱们的行程。”

狄一风突然笑容一敛,神色一转,愤然地指着龟裂船舱说道:“老神仙,那条船儿上究竟是什么人,这般可恶,好好儿一条船儿……”

查仁人目秋一风神色,暗暗一怔,道:“你难道没有听过武林中人谈虎色变的‘勾漏四邪’么?”

狄一风道:“再晚未听到过,不过顾名思义却知道他们必是邪恶之辈,而且也知道他们的功力甚高。”

查仁点头道:“不错!他们委实不是好东西,武林中人虽然表面上极为畏惧他们,但内心却无不恨之入骨,正如你所说他们功力很高,所以尽管恨之入骨但却无一人敢轻捋虎须,狄娃儿你怕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