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红》

第16章

作者:独孤红

查仁突然说道:“老贤任,由‘亡魂谷’至海岸,此岛上可有第二条路径么?”

狄仁杰一怔说道:“‘亡魂谷’至此只有此条路径,但由此至海边却是路径甚多,大师伯问此……”

查仁微一摆手道:“既是如此,咱们更应加紧赶赴‘亡魂谷’迎上柳娃儿,免得迟了失之交臂!”

王寒梅道:“师父,由此至‘亡魂谷’只有一条路径,看来咱们非从此林穿越不可,这林中虎豹难免是耽搁行程的一桩事儿。”

查仁略一沉吟道:“不妨,咱们走林上越过,老四、老五照顾徐老儿祖孙,走!”

话声一落,一个身形已自冲天拔起,向林顶落去。

狄仁杰轻注林内一眼道:“便宜了这几只畜生啦!”

双袖挥处与诸人齐齐飞上林梢,如飞而去。

眼下请人此时因为柳含烟相会在即,心中喜不自胜之余,身法步履之间不由加快了许多。

尤其仲孙双成诸女,“北邙”死别之后,至今未见个郎之面,早已倍尝断肠相思滋味,人在此处,几颗满含相思的芳心早已远在“亡魂谷”内,恨不得插翅飞越雾岭,眼下身

法已经捷逾闪电,但在诸女却仍嫌迟缓。

飞驰间,偶尔略一互觑,不时扬起数声满含喜悦的银铃娇笑,索绕长空,历久不散。

看得年老诸人不禁摇头暗叹“情”之一字,魔力如是之大。

然而这种情形并未持久,半盏茶功夫过去,笑声渐渐歇止,以至沉寂无声。

代之而起的是缓缓升自请人心底的一丝疑云,原本存在于诸人面上的喜容,各人两道眉儿与飞快的道径恰好成了反比。

越是驰近“亡魂谷”,请人心中疑云越浓,面上喜容越淡,各人的两道眉儿也自蹙得更深。

除此而外,诸人的心情也跟着渐渐地紧张起来,虽有佳兆在先,但那只是依理揣测,在未明事实真相之前,谁也不敢断言吉凶。

因为雾岭已在目前,使人万般悬念的柳含烟仍是踪迹未见。

诸人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尤其诸女心中更是万般焦急紧张,柔荑中渐渐地泛出汗来。

饶是如此,请人却仍是将日紧闭,一句话儿也不说,空气之中,除偶尔来的树涛及鸟兽呜吼外,再也难以听到一丝别的声响。

寂静得令人窒息!寂静得几乎可以听到彼此急促的心跳。

诸人尽管心中如何地紧张不安,但为了诸女,却是不愿说话。

诸女却是强自地按捺着,也不愿说话。

狄仁杰领着诸人飘上峻岭插天险势天生的雾岭。

道路奇陡,林立峻峨,坎坷不平小道,一望无底的断崖深渊,—一自诸人脚下滑过。

尽管惊险得常人望而生畏,里足不前,尽管惊险得令人心跳,令人心底直冒寒气,但在狄仁杰的领路下,加上诸人绝顶身手,无不化险为夷,安然渡过。

饶是如此,一段路下来,似仲孙双成姐妹这等绝代红粉也惊吓得花容惨淡、娇靥泛白,面上余悸未除。

徐振飞祖孙终年寄逆水上,何曾经历过这等路程,虽说分由跛、瞎二丐扶持着,可保百无一失,但也吓得面无血色,紧闭双目。

翻过雾岭,“亡魂谷”已经近在目前,老远便可看到两块石色赤红的如削峭壁矗立谷口。

谷口内林立着无数与峭壁同一颜色的峻峨怪石,再内,因为谷道蜿蜒,一时难以窥及全豹,不过,隐隐地透着一种阴森可怖,令人毛骨悚然的神秘气氛。

至今,不要说柳含烟的人影,就是柳含烟的一片衣角也未瞧见。

如死的沉寂,恍若有着千钧之重,直压得诸人有些透不过气来。

终于王寒梅忍不住啦!

她强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但听来仍觉有点颤抖:

“师父,他怎么……莫非……”

有些话儿,纵然她忍不住想说出,但却也不敢说出。

查仁闻言心中猛地一震,暗忖:“来啦!我准知道这句话儿迟早要来的,但是,让我如何回答啊……”

这位位列一代仙侠的五老丐之首,心中的焦虑不安与诸女不相上下,因为柳含烟是他生死故交的唯一后代,也是找寻这位生死故交的唯一线索,王寒梅这句话,显然令他万般作难,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方一迟疑,耳边又听仲孙双成颤声说道:“爹,您看烟弟他……”

倏听仲孙玉说道:“成儿放心,你烟弟相缘深厚,你更该相信爹爹以前对你说过的话儿,事情未到最后关头,且莫如此沉不住气,他此时也许仍在谷中,也许由另一条路出去,反正稍时便可揭晓,冷静一点!”

仲孙双成默然不语,查仁却乘势对王寒梅说道:“丫头,听见了么?这就是你要饭师父要说的话儿,冷静一点,事情如何即将分晓。”

王寒梅却未感满意地颤声说道:“可是秋伯伯适才分明说过,此间只有一条路儿,可……”

查仁强颜一笑,接道:“丫头你聪明一世,不想此时却

槽懂如此,看来‘心烦令智昏’这句话儿委实不差,咱们尚能办到,以柳娃儿一身功力,这些玩意儿岂能难得住他?”

此刻一切均属言之过早,臆测尤为多余。

王寒梅道:‘他放着唯一好路不走,为何偏择他途?”

查仁顿时哑口无言,半晌方说道:“这就难说了,也许他急着赶回中原,也许他另有所见,也许……唉!丫头!总之吉凶福祸稍时便知,你要饭师父担保还你个活生生的柳娃儿好么?”

若在平时,王寒梅早就娇靥飞红的娇嗔连连,然而此时她却一点也未在意,樱口数张,慾言又止,终于默然无语,妙目一霎,两颗晶莹珠泪滑落衣襟。

杏仁冷眼偷窥,悉数人目,只有暗地连连长叹,却也不敢再说什么。

其他诸人始终默然不语,疯、瘦、跛、瞎四丐面色木然,俏姑娘云姑亦是如此,齐振天、陆菱艳、狄仁杰兄弟及徐振飞几次张口慾言,但几次又强自咽下。

狄映雪却是被狄仁杰的数次严厉目光止住。

尽管诸人此际内心忧虑慾绝,但身形仍是奔驰如电,丝毫不为影响。

转瞬间谷口已至,诸人赫然发现林立谷口内的无数嗟峨怪石,泰半损坏折断,而且怪石上血迹斑斑,犹未全干,大小碎石更是远近都有,洒满一地,似被人用内家掌力震碎,又似为某种重物撞断。

诸人默然仁立怪石间,蹙眉深思,尽管心中疑问杂陈但却无一人说话,而谷深处也是沉寂若死,听不到丝毫声响,空气沉重得令人窒息。

突然,仲孙双成玉手前指地娇声呼道:“快看,那是什么?”

诸人正自深思中,闻声不由微微一惊,顺着仲孙双成手指望去。

右前方约莫二十余丈的一片半人高野草丛中,露出一节毛茸茸之物,毛色斑斓,不知何物。

诸人尚未说话,狄仁杰已自微笑说道:“我道是什么,原来一只死虎尾巴……”

话声方落,心中一动,又接着说道:“看来这些折断怪石及那只死虎,必是柳少侠人谷之时遇上……”

话犹未完,仲孙玉便自点头接道:“狄老弟说得不错,愚兄也做如是想,不过就眼下情况看来,含烟遇上的尚不止一只猛虎,必有……”

蓦地数声金铁相击从谷内划空传来,声音虽极轻微,但诸人均已悉数人耳。

听得请人方自脸色一变。

突然,谷内又传来一声震天大响,震得地皮微动,空谷回音,历久不散。

诸人不由神情大震,仲孙双成突然泛起一丝奇异念头,心胆慾裂,一声“烟弟”尚未呼出,樱口已吃仲孙玉一把掩住。

查仁更不怠慢,微一挥手,领着诸人如飞向谷内扑去。

虽然心急如焚,恨不得当时明了真相,飞驰间却仍是小心翼翼,一丝也未敢大意,生怕弄出一点声响。

一路上,目力所及,每隔数丈便是一具兽尸,尽是吃人以重手法拍碎头颅致死,鲜血脑浆,流遍一地,腥风扑鼻,显似死去未久。

怪!谷内自适才那数声金铁相击声及一声震天大响后竟一寂若死,一路行来再也未听到有丝毫声息。

俟诸人以万般沉重焦虑慾绝的心情,小心翼翼地驰近狄英杰所说怪人所居的那座石洞时,请人犹在二十丈外。

一幕景象震骇得诸人倏然驻足,魂飞魄散,张口结舌的做声不得。

原来,两片峭壁之间的旷场中倒卧了一片兽尸,为数不下数百,血流成渠,惨不忍睹,腥气更是中人慾呕。

群兽死状与先前谷内所见显似出自同一手法,只只头颅破碎血肉模糊。

更惊人的是接近洞口的一块数文方圆的大石上赫然僵卧一条巨大蟒尸。

这条巨螓也是吃人以重手法拍碎蟒首致死,浑身夷然无伤,而蟒尸五丈方圆以外却遍洒数百大小石块,想是巨蟒与人搏斗及临死之前兽性大发犹图挣扎时巨尾所扫落。

最使诸人震骇得心胆慾裂、魂飞魄散的,却是巨大蟒尸后面,峭壁上那个洞口前的另一幕景象。

洞口,不知为何业已从洞顶塌下。

而塞住洞口的那堆为数不下千百的赤红碎石中,赫然露着一片雪白衣角。

柳含烟与那名怪人俱已不知去向。

是吉?是凶?一时谁也不敢预料,更不敢妄下断语。

只是这片充塞谷内的凄惨死寂景象,隐隐地透出一丝不祥。

突然,数声凄厉哀绝的嘶呼发自仲孙双成。王寒梅、陆菱艳。狄映雪之口。

紧接着,这四位风华绝代,天仙化人般的姑娘,状如疯狂,一路哀号地向露在乱石外的那片雪白衣角扑去。

就中单单俏姑娘面色木然,状若痴呆地双目平视不言不动。

五老丐诸人为四女凄厉绝望哀呼惊醒,见状心神狂震,数声暴喝声中,蹑后闪电追去。

及至他们赶到,四女业已手执自乱石中扒出的那片雪白衣角,娇躯颤抖,已是慾哭无泪,摇摇慾坠。

疯、瘦、跛、瞎四丐一人扶住一个,杏仁却已劈手抢过那片衣角。

略一审视,更是虎胆尽碎,不知所以。

一望便知衣角犹新,而是一袭儒衫的下摆,而且上面血迹斑斑。

这断非那衣衫破碎褴褛,几乎不能蔽体的怪人所有。

仲孙玉、齐振天诸人也自哀痛慾绝浑身颤抖,老泪泅流,只是未哭出声来。

半晌,狄仁杰方自查仁手中要过那片衣角,只一注视,突然说道:“各位哲莫悲伤,这片衣角上的鲜血,乃是兽血,并非人血。”

诸人目中异采一闪,但旋即又黯淡下去,查仁声音微带颤抖地道:“那么,这片衣角又当何论?”

狄仁杰略一沉吟道:“高手过招难免有所失问,这场惨烈搏斗乃是在所预料,这片衣角也许是双方动手吃那怪人扯下或者为石尖扯下,也未可知。”

诸人闻之又是一阵默然,半晌,查仁突然心中一动,目光凝注诸人说道:“你们三个老儿且来助我将这堆碎石搬开。”

诸人闻言一怔,仲孙玉道:“前辈莫非怀疑……”

查仁微一点头,说道:“这是咱们目前唯一的希望,我要在这里求到答案,动手吧!”

回顾四女一眼,又道:“你们四个丫头且与我站向一

“旁”字未出,倏然发觉四女对自己话儿竟然听若未闻,不言不动,面色死白,目光呆滞得简直就像四尊石像。

顿时恍悟四女是悲伤过度,心神已经进人一种痴呆状态,再不施救后果堪忧,心中一惊,急忙提足真力,大喝一声,眼见四女神情微微一震,忙地运掌如飞,各在四女背后“命门穴”上拍厂一掌。

至此,四女方自“哇”地一声哭出声来!略一凝神,竟又要向那堆乱石扑去。

四丐眼明手快,八掌倏伸,一个拉住一个。

杏仁心中一凄,突然沉声说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往日的冷静理智到哪里去啦!你们不见老要饭的正要动手搬开这堆乱石一察究竟么?未到最后绝望时期,不必如此悲伤,设若柳娃儿真的遇险,徒自悲伤又有何用?最后落个心身两伤,人成搞木,柳娃儿未完遗志,师门血仇哪个去报?你们难道忍心让他含恨九泉,水不瞑目么?再说之事情并未到最后绝望关头,若是柳娃儿未曾遇险,你们这个样子哭大号地,岂不是天大笑话。”

查仁说话间暗中掺入三成半生修为的内家真气,故而一字一句莫不如千钧重锤敲在四女的心上,耳膜更是震得嗡嗡作响,震得一个个灵智尽复,强忍心中万般悲伤,齐齐颔首,默然不语。

话声方落,陆菱他倏抬螓首,睁着一双血红妙目,肃然说道:“多谢大师伯金玉良言,当头棒喝,使得艳儿姐妹冥顽尽退,灵智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